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缅甸风灾死亡人数有可能上升到100,000人,早上从电视上看到这个新闻,让我头皮发麻。虽然CNN和BBC都把这条新闻放在头条或者靠前的位置,可是只用了短短几分钟,让人心情沉重。毕竟,那是一个南亚小国的人命。美国人更关心的是希拉里还能坚持多久,澳洲人还在关心一个星期前港口遇难的六个澳洲人——好在还有世界各国慈善机构以及政府伸出援手,包括中国政府和台湾的好几个慈善机构,已经采取行动。
   
   据报道,联合国要求缅甸执政的将军尽快发放入境签证,让来自世界各地主要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救援人员和物资进入缅甸。美国将在联合国的授意下动用几艘海军救援舰艇紧急救援(我曾经在几年前参观美国洛佛克海军基地当时美国海军最大的流动医院,那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舰艇医院,可以同时救援上万伤员。可惜这次在救援舰艇中没有看到它的名字)。但问题在于,没有缅甸军政府的点头,不管是救援人员还是物资都无法第一时间进入缅甸。
   
   缅甸是世界上最穷最落后的国家之一,风灾过后,目前食物短缺,很多受伤的人亟待救援,尸体还没有收拾,已经发臭,现在死亡人数继续上升,其中大部分是因为伤病无法治疗,以及营养不良,缅甸向国际发出救援请求。问题在于,这样的救援一直以西方为主,就算把物资给缅甸政府,他们也没有能力及时救援,这是需要学问和经验的。也就是说,物资和救援人员必须一起进入,才能保证做大限度的成功救援。

   
   可问题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在批评缅甸军政府(1962年政变上台)恶劣的人权纪录。在这个时候,西方要求缅甸军政府大量放行救援人员,缅甸军政府会配合吗?
   
   美国国务卿奈斯在发言中说,这不是政治,这是人命关天的人道救援。美国媒体也说,现在面点灾民的命掌握在军政府手里,我们看他们怎么办。据CNN报道,风灾过后的头几天,国际观察家竟然没有看到缅甸军政府派出军人救援,错过了最大的救援机会。现在国际上积聚人力物力前往驰援,却不能得到军政府的配合。大家都知道,这样的灾难,缅甸军政府根本没有办法独自处理。国际观察家说,多拖一天,缅甸灾民就会多死不少人。
   
   我已经注意到,风灾过后,世界各国确实把政治暂时抛在后面,但这几天的新闻已经让我感觉到,政治又冒头了。美国第一夫人在白宫草坪发言,指责缅甸军政府对自己的人民漠不关心,不积极救援。我想,如果缅甸军政府在考虑主权的时候而不积极配合西方的救援,政治议题可能会发酵。然而,西方的批评则又让缅甸军政府紧张不安,这也是不容怀疑的。
   
   现在我使用设身处地的方法,只想把我和读者放在几个不同的位置上思考一下:
   
   如果我是缅甸军政府,也就是统治者的话,我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毫无疑问,主权问题是第一重要的,否则西方国家早就以人权为借口把给和平演变了,但救援工作也是刻不容缓,不管是什么性质的政府,总不会愿意看到自己的人民一个一个死亡吧?
   
   问题在于,主权事大,还是多救几个国民更重要?摆在那里的事实是,及时配合以美国为主的西方的救援(以联合国的名义),肯定会多挽救不少缅甸人的生命。然而,这会给缅甸军政权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或者潜在威胁?会不会颠覆缅甸军政府——这些都是作为缅甸政府不能不思考的。毕竟,在缅甸和北朝鲜这种国家,就算死再多国民,一般不会影响政府的权力,也不会影响社会稳定,因为他们控制得比较好。例如北朝鲜,至今大家也不知道十年前的饥荒让多少鲜活的生命在饥寒中孤独地消失了。
   
   现在再假设我和读者是以美国为主的西方政府,我们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我想,救命第一,这应该不是问题,我们不用怀疑西方的价值观确实把人权和个人生命看得比较重。而且,西方参入救援的绝大多数组织和机构都是纯民间的,根本和政府挂不上号,有些甚至在政治理念上和政府唱不同调。
   
   可是问题就来了,毕竟从1962年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直反对缅甸军政府。如果他们有机会,在不流血的情况下,他们是否会利用这次风灾渗透缅甸社会,颠覆缅甸军政府,或者把人权的概念和救援物资一起送进去?对于缅甸军政府,救援物资不进来,最多再死几万人,或者更少的人,可是,如果把美国的一些观念直接送进来,也就把不稳定和破坏和谐的东西一起送了进来,这个政府就有可能玩完。大家设身处地地把自己放在西方政府的立场上,如果你反对一个违反人权的国家几十年而不得,甚至无法进入这个国家,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你会怎么做?
   
   这是超级悖论,所以,在联合国里,美国等提出要求不理睬缅甸军政府,紧急救人的提议已经被来自中国等亚洲国家否定。目前还在等待缅甸军政府的决定。中国的态度应该很明确,主权重要,人权和救援也重要,但国际救援必须经过缅甸军政府,通过外交。这是中国的一贯立场,也符合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外交方针。
   
   写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在我的资信不充分的情况下,我不愿对什么事都下结论,我觉得,有些思考应该留给读者自己完成。
   
   不过在结束前,大家应该注意到,我上面提到了缅甸政府的态度和想法,提到了美国等西方的看法和要求,也提到了中国政府的观点,并且把自己,也把我的读者放在他们的位置上设身处地地思考,应该很全面了,是不是?
   
   如果你这样认为,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我故意遗漏了一个最重要的一方——那就是没有被风灾带走生命而活了下来、可是现在他们的生存权正在被灾后的食物短缺、缺乏救援逐渐剥夺的缅甸灾区人民——
   
   按照很多人思维逻辑,在把自己放在缅甸政府、美国政府和西方政府位置上思考过后,就以为全面思考了,却忘记了,我们不是任何政府,而当我们面对那样的灾难,当我们面对艰难和死亡的时候,我们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本来最不应该忘记的是——人,缅甸的人,缅甸灾区正在经历炼狱的苦难的人!
   
   希望我们永远不会真地处在那种处境下去思考人权、主权和生存权,可是,我很怀疑,如果我们不能真正把自己放在缅甸灾区人民的位置上,我们能够弄清楚主权、人权和生存权的内涵?!
   
   杨恒均 2008-5-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