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关于帐篷,提一点不成熟的建议

   
   目前灾区最缺的是帐篷。我在新闻上看到的也是路边挤在帆布和编织袋那种薄膜下的男女老少灾民,足显帐篷严重缺少。中国政府已经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考虑到这次无家可归的灾民的规模达到五百万之众,缺少帐篷并不出人意料。
   
   然而,正因为如此,也许有我们值得反思的地方(不一定需要追究)。作为中国的救灾总指挥部——这个机构应该有吧,应该在第一时间里(甚至是前24个小时)摸清这次受灾的范围和人数。和普通民众不同,他们不但掌握卫星系统,还可以乘坐直升飞机空中巡视,那么加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对自己某个地区的房屋(中国的每一栋房子都有房产证,特别是乡镇以上的)以及民众(绝大多数民众有户口)有统计数字,也就是说,在24小时内或者72小时内确定有多少民众将会因为地震灾害而无家可归,将是我们13亿人大国的救灾总指挥部在第一时间统计出的最基本数字。

   
   有了这个数字,很自然而然地就能够在决策中做出决定,在各项救灾工作展开的同时,救灾总指指挥部将在地震发生后24小时内向有关单位发出指令(这些指令应该是强制性的):必须加快生产(一些帐篷生产厂家或相关的厂家)、停产(有可能影响帐篷生产的产业)、转产(那些可以立即转产生产帐篷的产业包括军工产业),生产帐篷。
   
   作为一个公民,我想,这个时候,是否可以问一下,救灾指挥部在地震后多少小时才考虑到这个问题?考虑后发了几道命令要求生产帐篷?有没有原始 的文件?一般民众无法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大家并不知道地震规模、受灾人数,这些一定是国家级机构掌握的。那么我们是不是还可以问,如果救灾总指挥部第一时间考虑到这个问题并发出了指令,那么我们国家相关单位多久做出了回应?是否雷厉风行?现在有多少家工厂因为地震而在赶制帐篷?什么时候开始的,规模如何?
   
   一个外台在提到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要求更多帐篷的呼吁时,节目主持人感到不可思议,他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就在地震灾害发生后这近两个星期里,中国的出口到世界各地的产品并没有因此而锐减,可是对于工序最简单的帐篷,中国的工厂至今还没有能够大批量生产。这位节目主持人的话有些偏见,因为生产再快,也没有直接调用现成的来得快。但他的话里也有一定道理,毕竟制造帐篷不需要复杂的技术和设备,简易帐篷的制造就更加简单了,如果以赶制战略物资的速度,我们应该可以应付得来。这次救灾总指挥应该在此事过后思考一下,问题出在哪里。
   
   关于帐篷,我还有一个看法,但由于信息有限,只能提出一个大概,如有错处,请内行指正。就我目前在电视和图片中所见,我见到的所有帐篷都是民用帐篷以及标有“救灾”字样的帐篷。我相信,这次灾民的数量已经把全国这两类帐篷都调用完了。但是,至今为止,我没有看到另外一种帐篷——那就是作为战略物资的军事用帐篷。
   
   如果按照一般军队配备来计算,考虑到我们国家的野战军数量,我军目前拥有的现役或者备用帐篷,足足可以容纳超过30万到50万军人,这个数量是惊人的。陆军作战时,都需要搬出营房,野外安置,他们的帐篷是属于武器一样必不可少的。
   
   当然我充分理解,作为军用物资,被调用必须要经过严格程序,但是,在目前和平环境下,是否可以紧急调用部分甚至大部分军事用帐篷,我认为可以讨论。毕竟军事用帐篷不但质量高,而且容纳的人还可以增加。当然在说到这个问题时,我之所以说不能确定,也是有原因的:第一,我不知道是否军事用帐篷已经调用了,只是因为保密等原因,电视上没有出现(有些军事用帐篷需要保密,因为有高科技成分),或者我自己没有看见;第二,也许我们军队没有配备那么多帐篷,这显然不合常理,但并不是不可能的,因为和平久了,我们谁也想不到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安营扎寨;第三,我们高层考虑国家安全,不轻易调动军事用品等。
   
    * * * * * *
   

下面再说“血、汗、钱”三个方面

   
   这次救灾,全国人民沸腾,而且不光是反映在思想和情绪上,更多的是反映在行动上,捐钱、捐物、捐血,让我们看到的是人性的光辉,民族的精神和国家的希望。
   
   但如何监督自己捐献的钱,这些钱是否能够达到灾民手里,越来越引起民众的关注。有一个事实不能忽视,无论是人性的光辉、民族的精神还是国家的希望都不一定能够掩饰制度上的缺陷,在这种大规模的救灾中,一个完善的制度显得尤其重要。但是在这方面,我们显然没有做到最好,也和国际上通用的标准相差甚远。全国人民在激动之余都心里有底:那些贪官污吏不会因为你在被爱国热情燃烧的时候就停止贪污腐败,甚至可以说,在你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灾区的时候,他们更加洋洋得意的贪污腐败和胡作非为也是有可能的。否则你无法解释,我们的国歌一直在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可那些贪官污吏还在前赴后继地贪污腐败和被绑缚刑场。
   
   ——可是,多于长期折磨国人的贪污腐败我们可以暂时放下,也管不过来,问题在于,现在大家关心的是自己捐献的钱(不管多少,哪怕你只捐献了一块钱)会怎么使用?是否会被浪费,甚至被贪污腐败一些?
   
   我想大家都和我有一个同样的心思,平时你贪污了哪怕几百万(也是大家的钱)大家也许见惯不惊,可是这个时候,如果你错用了一分钱善款,贪污或者浪费了大家捐献的哪怕一块钱的善款,你造成的伤害可能是无法估量的。所以,我认为,要从这次地震救灾开始,把所有救灾的金钱和物资完全透明化,例如某个机构收到了多少钱,如何使用的,必须一条一条罗列清楚,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让灾民来签字监督——例如,你说给灾民发放了补助,那么必须有灾民的签字认可。把所有结果对社会大众公布,上网接受监督。千万不要告诉大家,某地政府高度重视,某地纪律检查部门已经开始监督,其实,你不明白,民众最不相信的就包括你所说的这些某地政府部门和纪律监督部门!
   
   我们不妨以此为契机,不但在这次救灾中透明民众的捐款和使用细目,而且把今后国家拿出的救灾物资和金钱也透明化。毕竟,所有国家的救灾物资和金钱每一分也都是来自全国人民的。在共和国历史上,就算最近一些年,不是没有出现过国家救助贫困县的专款最后给政府豪华大楼添砖加瓦了的事例。我强烈建议,政府和民众一起,从这次地震救灾开始,完全透明用于救灾和救助的各项善款。让浪费和贪污腐败无所遁形。
   
   * * * *   * *
   

说了金钱,再说一下你的血

   
   这次全国民众踊跃捐献的除了金钱和物资以外,还有无偿献血。这一点特别让人感动,要知道,对于很多靠工资来生活的年轻人,他们已经拿出了最大的捐献份额,可是他们心里往往还感到不够,有好几个网友对说,杨老师,别嫌我捐的少(其实他们捐的并不少,按照他们的收入和存款比例,他们比李嘉诚捐的比例还高),我还有血。我听后很是感动。果然,全国各地的献血点都排起了长龙。不到两天,各采血点都宣布,血库已满。听后让人更加感动——我们国家的血库什么时候满过?不但中国的,世界各个国家的血库几乎从来没有满过的,而且经常发生血库存量短缺,医药救命用血出现危机的事件。
   
   今天我要讲一件事,那就是对于民众捐献的金钱我们要实行监督,而对于这些热血,我们更是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同样要问一声:捐献的血都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不是我提出的,而是美国人在911后提出来的。大家知道,911后, 美国也出现了民众排队献血的情况。美国的血库一直存量不足,911后短短一段时间,民众献出了大量的爱国血,血库存量大升。大家知道,911恐怖袭击中死亡人数达到两千多,但受伤的并不多,也就是说,需要输血的受伤人员没有多少。但是美国民众却一下子义务献出这么多血,让美国血库第一次满满当当。这事按说皆大欢喜,应该放下不表了,可是——
   
   大概一年多后,我突然从一个美国电视上看到一个辩论节目,那个节目中,一位美国学者质问美国政府一个负责慈善的官员:请问,民众为911义务所献的血,到哪里去了?你们是否跟踪每一袋凝聚了美国人爱国热情的鲜血?它们被什么人使用了?免费的?还是支付了大量的金钱?那些金钱呢?
   
   我很吃惊,坐下来看了整整半个小时和我毫无关系的电视辩论节目(当时确实和我毫无关系)。从那次节目中我了解到,血库存血是有时间期限的,在一定时间内必须用完一些存量。而义务献血,特别是针对911这种灾难的爱国献血,如果使用在救助911受伤人员身上,是绝对不收取费用的。
   
   可是,在平时医疗中,输血却收取相当高的费用。这样就出现一个问题,911恐怖袭击中美国民众义务献出的血如果没有用完(肯定用不完),那么当然也不会甩掉(也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下,那些爱国血现在到哪里去了?
   
   答案很简单,用于其他的慈善用途,或者用于医疗救命。可是,由于当时没有其他的慈善项目需要那么多血液,而美国的所有医疗救命输血都是要收取高额费用的。这样问题就出现了,他们把民众义务献出的爱国血又用高价卖给医疗机构(这些病人不属于大家义务献血的对象),合法吗?合理吗?
   
   那个电视节目我没有跟踪下去,据说,后来那些慈善机构把无法存放的血浆卖给赢利机构如医院后,收取的所有费用仍然当成救灾用的“善款”,一分钱不挪用。但,这种情况是本来就发生的,还是在一些民众质疑下而促成的,就不得而知了。
   
   当大家捐献的金钱能够透明的时候,我想是不是提醒一些“慈善机构”,一定更要珍惜民众们比金钱更加珍贵的“热血”,确保这些来自民众的热血能够流进受伤灾民的血管,或者变成钱后,仍然用之于地震灾民!
   
    * * *      * * * *
   

血、汗、钱,还少一个“汗”

   
   说了钱,也转弯抹角地说了热血,再说一下“汗”,也就是我们说的“血、汗、钱”。对于热血的民众,他们出了钱,也流了血,但因为无法为灾民出汗出力,总觉得过意不去,我想大家都有这种感觉,完全可以理解。可是,救灾是一种非常专业的工作,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包括年轻人,如果贸然冲到第一线,说实话,不但对救灾没有作用,很可能会成为人家专业救灾人员和军队救助的对象。到目前为止,我们最主要的救灾力量是军队,已经动用了11万人次(引用温总理的话),如果救灾前线真需要更多的人员,大家不要忘记我们有几百万军队,11万人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比例。所以说,目前救灾可能是物资缺乏,交通工具跟不上,交通道路没有恢复,以及经验缺乏等等,但绝对不是人员缺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