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杨恒均之[百日谈]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关于帐篷,提一点不成熟的建议

   
   目前灾区最缺的是帐篷。我在新闻上看到的也是路边挤在帆布和编织袋那种薄膜下的男女老少灾民,足显帐篷严重缺少。中国政府已经向国际社会发出呼吁。考虑到这次无家可归的灾民的规模达到五百万之众,缺少帐篷并不出人意料。
   
   然而,正因为如此,也许有我们值得反思的地方(不一定需要追究)。作为中国的救灾总指挥部——这个机构应该有吧,应该在第一时间里(甚至是前24个小时)摸清这次受灾的范围和人数。和普通民众不同,他们不但掌握卫星系统,还可以乘坐直升飞机空中巡视,那么加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对自己某个地区的房屋(中国的每一栋房子都有房产证,特别是乡镇以上的)以及民众(绝大多数民众有户口)有统计数字,也就是说,在24小时内或者72小时内确定有多少民众将会因为地震灾害而无家可归,将是我们13亿人大国的救灾总指挥部在第一时间统计出的最基本数字。

   
   有了这个数字,很自然而然地就能够在决策中做出决定,在各项救灾工作展开的同时,救灾总指指挥部将在地震发生后24小时内向有关单位发出指令(这些指令应该是强制性的):必须加快生产(一些帐篷生产厂家或相关的厂家)、停产(有可能影响帐篷生产的产业)、转产(那些可以立即转产生产帐篷的产业包括军工产业),生产帐篷。
   
   作为一个公民,我想,这个时候,是否可以问一下,救灾指挥部在地震后多少小时才考虑到这个问题?考虑后发了几道命令要求生产帐篷?有没有原始 的文件?一般民众无法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大家并不知道地震规模、受灾人数,这些一定是国家级机构掌握的。那么我们是不是还可以问,如果救灾总指挥部第一时间考虑到这个问题并发出了指令,那么我们国家相关单位多久做出了回应?是否雷厉风行?现在有多少家工厂因为地震而在赶制帐篷?什么时候开始的,规模如何?
   
   一个外台在提到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要求更多帐篷的呼吁时,节目主持人感到不可思议,他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就在地震灾害发生后这近两个星期里,中国的出口到世界各地的产品并没有因此而锐减,可是对于工序最简单的帐篷,中国的工厂至今还没有能够大批量生产。这位节目主持人的话有些偏见,因为生产再快,也没有直接调用现成的来得快。但他的话里也有一定道理,毕竟制造帐篷不需要复杂的技术和设备,简易帐篷的制造就更加简单了,如果以赶制战略物资的速度,我们应该可以应付得来。这次救灾总指挥应该在此事过后思考一下,问题出在哪里。
   
   关于帐篷,我还有一个看法,但由于信息有限,只能提出一个大概,如有错处,请内行指正。就我目前在电视和图片中所见,我见到的所有帐篷都是民用帐篷以及标有“救灾”字样的帐篷。我相信,这次灾民的数量已经把全国这两类帐篷都调用完了。但是,至今为止,我没有看到另外一种帐篷——那就是作为战略物资的军事用帐篷。
   
   如果按照一般军队配备来计算,考虑到我们国家的野战军数量,我军目前拥有的现役或者备用帐篷,足足可以容纳超过30万到50万军人,这个数量是惊人的。陆军作战时,都需要搬出营房,野外安置,他们的帐篷是属于武器一样必不可少的。
   
   当然我充分理解,作为军用物资,被调用必须要经过严格程序,但是,在目前和平环境下,是否可以紧急调用部分甚至大部分军事用帐篷,我认为可以讨论。毕竟军事用帐篷不但质量高,而且容纳的人还可以增加。当然在说到这个问题时,我之所以说不能确定,也是有原因的:第一,我不知道是否军事用帐篷已经调用了,只是因为保密等原因,电视上没有出现(有些军事用帐篷需要保密,因为有高科技成分),或者我自己没有看见;第二,也许我们军队没有配备那么多帐篷,这显然不合常理,但并不是不可能的,因为和平久了,我们谁也想不到需要在自己的土地上安营扎寨;第三,我们高层考虑国家安全,不轻易调动军事用品等。
   
    * * * * * *
   

下面再说“血、汗、钱”三个方面

   
   这次救灾,全国人民沸腾,而且不光是反映在思想和情绪上,更多的是反映在行动上,捐钱、捐物、捐血,让我们看到的是人性的光辉,民族的精神和国家的希望。
   
   但如何监督自己捐献的钱,这些钱是否能够达到灾民手里,越来越引起民众的关注。有一个事实不能忽视,无论是人性的光辉、民族的精神还是国家的希望都不一定能够掩饰制度上的缺陷,在这种大规模的救灾中,一个完善的制度显得尤其重要。但是在这方面,我们显然没有做到最好,也和国际上通用的标准相差甚远。全国人民在激动之余都心里有底:那些贪官污吏不会因为你在被爱国热情燃烧的时候就停止贪污腐败,甚至可以说,在你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灾区的时候,他们更加洋洋得意的贪污腐败和胡作非为也是有可能的。否则你无法解释,我们的国歌一直在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可那些贪官污吏还在前赴后继地贪污腐败和被绑缚刑场。
   
   ——可是,多于长期折磨国人的贪污腐败我们可以暂时放下,也管不过来,问题在于,现在大家关心的是自己捐献的钱(不管多少,哪怕你只捐献了一块钱)会怎么使用?是否会被浪费,甚至被贪污腐败一些?
   
   我想大家都和我有一个同样的心思,平时你贪污了哪怕几百万(也是大家的钱)大家也许见惯不惊,可是这个时候,如果你错用了一分钱善款,贪污或者浪费了大家捐献的哪怕一块钱的善款,你造成的伤害可能是无法估量的。所以,我认为,要从这次地震救灾开始,把所有救灾的金钱和物资完全透明化,例如某个机构收到了多少钱,如何使用的,必须一条一条罗列清楚,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让灾民来签字监督——例如,你说给灾民发放了补助,那么必须有灾民的签字认可。把所有结果对社会大众公布,上网接受监督。千万不要告诉大家,某地政府高度重视,某地纪律检查部门已经开始监督,其实,你不明白,民众最不相信的就包括你所说的这些某地政府部门和纪律监督部门!
   
   我们不妨以此为契机,不但在这次救灾中透明民众的捐款和使用细目,而且把今后国家拿出的救灾物资和金钱也透明化。毕竟,所有国家的救灾物资和金钱每一分也都是来自全国人民的。在共和国历史上,就算最近一些年,不是没有出现过国家救助贫困县的专款最后给政府豪华大楼添砖加瓦了的事例。我强烈建议,政府和民众一起,从这次地震救灾开始,完全透明用于救灾和救助的各项善款。让浪费和贪污腐败无所遁形。
   
   * * * *   * *
   

说了金钱,再说一下你的血

   
   这次全国民众踊跃捐献的除了金钱和物资以外,还有无偿献血。这一点特别让人感动,要知道,对于很多靠工资来生活的年轻人,他们已经拿出了最大的捐献份额,可是他们心里往往还感到不够,有好几个网友对说,杨老师,别嫌我捐的少(其实他们捐的并不少,按照他们的收入和存款比例,他们比李嘉诚捐的比例还高),我还有血。我听后很是感动。果然,全国各地的献血点都排起了长龙。不到两天,各采血点都宣布,血库已满。听后让人更加感动——我们国家的血库什么时候满过?不但中国的,世界各个国家的血库几乎从来没有满过的,而且经常发生血库存量短缺,医药救命用血出现危机的事件。
   
   今天我要讲一件事,那就是对于民众捐献的金钱我们要实行监督,而对于这些热血,我们更是不能掉以轻心。我们同样要问一声:捐献的血都到哪里去了?!
   
   这个问题不是我提出的,而是美国人在911后提出来的。大家知道,911后, 美国也出现了民众排队献血的情况。美国的血库一直存量不足,911后短短一段时间,民众献出了大量的爱国血,血库存量大升。大家知道,911恐怖袭击中死亡人数达到两千多,但受伤的并不多,也就是说,需要输血的受伤人员没有多少。但是美国民众却一下子义务献出这么多血,让美国血库第一次满满当当。这事按说皆大欢喜,应该放下不表了,可是——
   
   大概一年多后,我突然从一个美国电视上看到一个辩论节目,那个节目中,一位美国学者质问美国政府一个负责慈善的官员:请问,民众为911义务所献的血,到哪里去了?你们是否跟踪每一袋凝聚了美国人爱国热情的鲜血?它们被什么人使用了?免费的?还是支付了大量的金钱?那些金钱呢?
   
   我很吃惊,坐下来看了整整半个小时和我毫无关系的电视辩论节目(当时确实和我毫无关系)。从那次节目中我了解到,血库存血是有时间期限的,在一定时间内必须用完一些存量。而义务献血,特别是针对911这种灾难的爱国献血,如果使用在救助911受伤人员身上,是绝对不收取费用的。
   
   可是,在平时医疗中,输血却收取相当高的费用。这样就出现一个问题,911恐怖袭击中美国民众义务献出的血如果没有用完(肯定用不完),那么当然也不会甩掉(也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下,那些爱国血现在到哪里去了?
   
   答案很简单,用于其他的慈善用途,或者用于医疗救命。可是,由于当时没有其他的慈善项目需要那么多血液,而美国的所有医疗救命输血都是要收取高额费用的。这样问题就出现了,他们把民众义务献出的爱国血又用高价卖给医疗机构(这些病人不属于大家义务献血的对象),合法吗?合理吗?
   
   那个电视节目我没有跟踪下去,据说,后来那些慈善机构把无法存放的血浆卖给赢利机构如医院后,收取的所有费用仍然当成救灾用的“善款”,一分钱不挪用。但,这种情况是本来就发生的,还是在一些民众质疑下而促成的,就不得而知了。
   
   当大家捐献的金钱能够透明的时候,我想是不是提醒一些“慈善机构”,一定更要珍惜民众们比金钱更加珍贵的“热血”,确保这些来自民众的热血能够流进受伤灾民的血管,或者变成钱后,仍然用之于地震灾民!
   
    * * *      * * * *
   

血、汗、钱,还少一个“汗”

   
   说了钱,也转弯抹角地说了热血,再说一下“汗”,也就是我们说的“血、汗、钱”。对于热血的民众,他们出了钱,也流了血,但因为无法为灾民出汗出力,总觉得过意不去,我想大家都有这种感觉,完全可以理解。可是,救灾是一种非常专业的工作,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包括年轻人,如果贸然冲到第一线,说实话,不但对救灾没有作用,很可能会成为人家专业救灾人员和军队救助的对象。到目前为止,我们最主要的救灾力量是军队,已经动用了11万人次(引用温总理的话),如果救灾前线真需要更多的人员,大家不要忘记我们有几百万军队,11万人次只是一个小小的比例。所以说,目前救灾可能是物资缺乏,交通工具跟不上,交通道路没有恢复,以及经验缺乏等等,但绝对不是人员缺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