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杨恒均之[百日谈]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一位高中女生在信中说,杨老师,全国都沸腾了,还有二十天就高考,但我们没有心情,课本变得毫无意义,同学们每天都捧着报纸,或者在互联网前看得泪流满面,有时忍不住号啕大哭,在这个时候,我们很想看到你的新作品……
   又一位读者在信中给我传来了比地震还要让人感到震撼的照片和诗歌,在信的末尾他用稍带责怪的口气说,你一定没有上网,否则你不会这么久都没有写出让我们激动的文字,你参加了昨天全国都默哀三分钟吗?天安门广场快被泪水淹没了……“中国不败”、“中国加油”的呼声响彻云霄……
   我在回信中说,我每天都上网,只是一看到那些照片和报道,泪水就湿润眼睛,泪眼模糊的我看不清,也听不见,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够写什么呢?
   一位读者立即回信,他写道,你写文学作品吧,记得你在小说里说过,当你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清的时候,你闭上眼睛就能够感觉到,也能够看到、能够听到……
   是的,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记起来了,谢谢这位读者提醒。于是,当睁开的眼睛渐渐被泪水再一次模糊的时候,当大脑被耳朵里传来的一阵又一阵轰鸣声塞满的时候,我使劲闭上眼睛,把泪河截断,随即我眼前出现一片黑暗,脑海中的轰鸣声也渐渐远去。我感到自己正融入这黑暗中,或者说,这黑暗正一点点把我吞噬,我却在这无助的黑暗中随着自己的心一起下沉,下沉到深渊的底部却仍然无法停下来时,就在这时,我猛然听到死寂中有声响,下沉嘎然而止,我用紧闭的眼睛凝视着黑暗——嘘,别吵,让我好好听一下,看一看……
   * * * * * *
   不知过来了多久,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在睁开眼睛之前,她仿佛看到了光,很亮很明亮的光,还有水、食物和水果摆放在讲台上,讲台那一边,是她的学生,那一张张天真可爱又有些顽皮的小脸蛋一直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可是,她睁开眼睛的一霎那,黑暗吞噬了这一切。她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这不仅仅是因为浑身刺骨的痛,更痛的是她的心。她想起来了,她和自己的学生都被埋在了这栋五层楼的教学楼下面。
   黑暗让她的眼睛溢满了泪水,就是这黑暗吞噬了她刚刚在脑海里看到的一切,这黑暗一定还要来吞噬她,她有点后悔自己睁开了眼睛……她想哭、想叫,可嘴巴只张到一半就吸进了一大口砖灰,呛得她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引得全身多处像针扎一样刺痛……
   她的咳嗽立即在黑暗中引起了回音——不,不是回音,她停了下来,竖起耳朵听——
   李老师,李老师?……是李老师!你在哪里?李老师,李老师,我好痛……
   李老师,我找不到我的手……我好怕……
   李老师,李老师,我在这里,你过来我这里,我要死了……
   啊,是她的学生,他们一边哭,一边在呼叫自己,她狂喜地喊道,我在这里,老师在这里,你们别怕,不哭,不痛,别说傻话,老师在,谁也不会死的……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她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的学生,地震发生那一刻的情景清晰地浮上她的脑海——
   她就站在离门最近的讲台上,大地第一次震颤的时候,这些二年级七八岁的孩子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第一个冲到教室门前,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开变形了的门。
   打开门后,她尽量用冷静的声音喊“快跑”,自己却朝相反的方向跑进去,她必须冲向离门最远的最后一排,她一定要亲眼看到每一个孩子都安全撤离,特别是后排的那个外号二狗的王小二,实在是顽皮得很。
   当她站在最后一排,朝窗外看去时,窗户已经变形,窗外另外一栋五层教学楼正像电影里的慢镜头,缓缓倒下,而门外,她只看到有五六个同学冲了出去,他们在光亮中惊恐不安地回望同学和老师。这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的光明……她哭了,不是为再也看不到光明而哭,而是为还有三十六个学生和自己一起被埋在了五层楼的教学楼下面而哭……
   李老师,我们不哭,你不哭,我们不怕了……
   李老师,我们不哭了,我不死了……
   她突然愣住了,她怎么哭了?怎么能够在自己学生面前哭?她硬生生地收住声音,却止不住眼泪。她今年才刚刚过22岁生日,在家里也还被母亲当成大孩子看的,可是,她知道,现在她应该做什么。
   小婷,你们有几个?她听出有三个学生的声音在哭、在喊、在安慰她,她想从一片哭声中分辨出更多熟悉的声音——是啊,那三十六个声音每一个都是那么熟悉,有时上课时她会嫌他们太吵,可是现在,她想听到所有的声音一起吵起来……
   李老师,我好疼,我的两个手都找不到了——
   李老师,我好饿,我是不是瞎了——
   我一点都不能动,王小二压在我腿上,他冰冰的,身上都是沾沾的……
   她使劲睁大眼睛,想透过黑暗看过去,看到自己的学生现在遭受的折磨,但徒劳的,眼前只有无边的黑暗。她的教室在一楼,楼房倒塌的时候把她的教室弄成了一个中空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还活着的原因。她心中充满了希望,她想动一下,却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感觉不到下半身。她伸出右手去摸索,却发现手指间还夹着一小截粉笔,她丢掉粉笔,摸索下去。手却在腰际被一睹墙挡住了,她顺着墙向下摸,当她摸到一块石头的时候,她的心抽动了一下,她知道,她不可能活着出去了——她的身体被一堵墙从腰际切断了,她22岁的身体。
   她想哭,想喊,但她忍住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肺里空空的,她不能再使劲了,她要节约身体里的空气、血和力气,她要利用这最后一点,和学生在一起。
   你们有几个?她小声地问,学生有叫疼和叫饿的,也有叫渴的,她的声音一响,他们就都安静下来,好像她的声音有食物和疗痛的作用。
   好,我现在要点名。她突然提高声音说出这样一句每天早上都会说出来,今天听上去却那么突兀的话。果然,已经变成废墟的教室里一片寂静,同学们仿佛都在等她点名。只是今天她手里没有全班40位同学的名单,不过,她早就熟记他们的名字。她闭上眼睛,把那六个已经冲出教室的学生的名字除掉,然后一个一个叫起那些她每天都要喊一遍的名字:李军,陆雪芳,曹书,刘明,……王小二,李小婷,杨雪儿,张蜀光,陈书海,张富贵,郭海林,吴燕……
   三十六个名字,每喊出一个,她都等一下,她在喘气,也想等到那个孩子听见自己的名字回答一声“到”,在念到几个平时调皮捣蛋的学生的名字时,她停下的时间特别长,要知道,他们有时故意不回答老师,她要等一会,准备划“迟到”时,他们才会突然站起来喊一声“到”,把全班同学都弄得哄堂大笑……有时,那个调皮捣蛋的王小二会模仿其他同学的声音回答“到”,就在昨天,自己还生气地走到他座位前轻轻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在喊道王小二的名字时,她等了十秒,三十秒,足足有一分钟,可是,那个声音始终没有出现,他也许再也不会模仿同学的声音喊“到”了……眼泪又默默地涌出来……
   三十六个名字念了一遍,她又念了一遍,两遍念下来,大概有一堂课那么久,可是只有四个名字响起后,黑暗中传来了回应,他们是小婷,雪儿,大军,刘虎子……
   我好饿,老师……我好痛……我想睡觉,你们别吵醒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老师,我的腿在哪里……点名结束后,四个孩子再也忍不住了,哀叫起来。她不知道他们伤得如何,但都伤得很重,一个都不能动弹,可是她希望他们都伤得比自己轻,她想,他们都应该被救出去的。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还有一口气,就因为那堵切断自己的墙顶住了自己的血管,等到一松开,她会立即死去的。现在多久了,她想,已经在救援了,可是她也知道,把他们压在下面的是五层楼的瓦砾,要想救出他们,也许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自己肯定是坚持不到了,可是,这些孩子应该还有能够重见天日的。她能够做点什么?
   我好饿,老师……我好痛……我想睡觉,你们别吵醒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老师,我的腿在哪里?……我们会死吗?李老师,我好怕,我……
   你们都别吵了,听老师讲,她突然使劲喊了一声,她必须要转移这些孩子的注意力,否则他们就算不流血而死,不饿死、渴死,也会被这些黑暗吞噬,会被恐惧吓死的。孩子们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下来,她愣了一下,这时更明显地感觉到腰部以下正远离自己而去。
   我们现在开始上课!她突然说出这一句话,连她自己也怔了一下。
   “嗯”“嗯”——黑暗中传来好几声“嗯”,孩子们安静了下来,她的泪水却一下子涌出来,她突然为自己是一名老师而骄傲和自豪,能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给自己喜欢的孩子们上这最后的一堂课,她心中满怀感激。她还没有来得及谈恋爱就要离开人间,但她心中却充满了爱,那是36个小天使带给她的爱。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镇静,谁说又饿又渴了,好,老师就先给你们讲两个成语故事,“望梅止渴”和“画饼充饥”……她用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把这两个成语故事细细地讲了两遍,她能够听见刘虎子咂嘴巴的声音……
   李老师,我好痛,大军痛得忍不住了,打破了课堂纪律,喊道,李老师,有没有成语故事能够让我不痛?
   李老师也痛,可想不起什么成语能够减轻大军的痛,可她知道她必须尽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她已经听到好像遥远的地方发出的轰鸣声,那大概是救援人在头顶上操作的声音。是的,她一定要转移这些孩子的注意力,让他们坚强地活下去,等到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李老师,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瞎了。小婷稚嫩的带哭腔的声音。
   不是的,你没有瞎,这里一片黑暗,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但你没有瞎……
   可我怕,李老师,你在哪里?你可以抱住我吗?小婷说到这里哭了起来。
   李老师擦干眼泪,说,不哭,不哭——课堂上怎么能哭?我告诉你一个方法,你把眼睛闭上,对,闭上,我们大家都把眼睛闭上,现在和老师一起想一下光的样子……
   可是说到这里,她却犹豫了,她不知道该让孩子们想象一下什么样的光明,她停了下来,这时,雪儿的声音突然响起: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小婷打断她。
   我看到了火炬,奥运火炬!雪儿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啊,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小婷喊道,忘记了哭泣。李老师感觉到此时的小婷甚至忘记了疼痛而移动了自己的身体,抬起了头。她也被雪儿的话弄得很兴奋,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可是除了一片黑暗什么也没有。
   你看不到?你当然看不到。你要像李老师说的那样,把眼睛闭上,你就看到了。啊,我现在还看到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