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杨恒均之[百日谈]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一位高中女生在信中说,杨老师,全国都沸腾了,还有二十天就高考,但我们没有心情,课本变得毫无意义,同学们每天都捧着报纸,或者在互联网前看得泪流满面,有时忍不住号啕大哭,在这个时候,我们很想看到你的新作品……
   又一位读者在信中给我传来了比地震还要让人感到震撼的照片和诗歌,在信的末尾他用稍带责怪的口气说,你一定没有上网,否则你不会这么久都没有写出让我们激动的文字,你参加了昨天全国都默哀三分钟吗?天安门广场快被泪水淹没了……“中国不败”、“中国加油”的呼声响彻云霄……
   我在回信中说,我每天都上网,只是一看到那些照片和报道,泪水就湿润眼睛,泪眼模糊的我看不清,也听不见,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够写什么呢?
   一位读者立即回信,他写道,你写文学作品吧,记得你在小说里说过,当你睁开眼睛什么也看不清的时候,你闭上眼睛就能够感觉到,也能够看到、能够听到……
   是的,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记起来了,谢谢这位读者提醒。于是,当睁开的眼睛渐渐被泪水再一次模糊的时候,当大脑被耳朵里传来的一阵又一阵轰鸣声塞满的时候,我使劲闭上眼睛,把泪河截断,随即我眼前出现一片黑暗,脑海中的轰鸣声也渐渐远去。我感到自己正融入这黑暗中,或者说,这黑暗正一点点把我吞噬,我却在这无助的黑暗中随着自己的心一起下沉,下沉到深渊的底部却仍然无法停下来时,就在这时,我猛然听到死寂中有声响,下沉嘎然而止,我用紧闭的眼睛凝视着黑暗——嘘,别吵,让我好好听一下,看一看……
   * * * * * *
   不知过来了多久,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
   在睁开眼睛之前,她仿佛看到了光,很亮很明亮的光,还有水、食物和水果摆放在讲台上,讲台那一边,是她的学生,那一张张天真可爱又有些顽皮的小脸蛋一直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可是,她睁开眼睛的一霎那,黑暗吞噬了这一切。她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这不仅仅是因为浑身刺骨的痛,更痛的是她的心。她想起来了,她和自己的学生都被埋在了这栋五层楼的教学楼下面。
   黑暗让她的眼睛溢满了泪水,就是这黑暗吞噬了她刚刚在脑海里看到的一切,这黑暗一定还要来吞噬她,她有点后悔自己睁开了眼睛……她想哭、想叫,可嘴巴只张到一半就吸进了一大口砖灰,呛得她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引得全身多处像针扎一样刺痛……
   她的咳嗽立即在黑暗中引起了回音——不,不是回音,她停了下来,竖起耳朵听——
   李老师,李老师?……是李老师!你在哪里?李老师,李老师,我好痛……
   李老师,我找不到我的手……我好怕……
   李老师,李老师,我在这里,你过来我这里,我要死了……
   啊,是她的学生,他们一边哭,一边在呼叫自己,她狂喜地喊道,我在这里,老师在这里,你们别怕,不哭,不痛,别说傻话,老师在,谁也不会死的……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她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的学生,地震发生那一刻的情景清晰地浮上她的脑海——
   她就站在离门最近的讲台上,大地第一次震颤的时候,这些二年级七八岁的孩子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第一个冲到教室门前,费了好大的劲才打开变形了的门。
   打开门后,她尽量用冷静的声音喊“快跑”,自己却朝相反的方向跑进去,她必须冲向离门最远的最后一排,她一定要亲眼看到每一个孩子都安全撤离,特别是后排的那个外号二狗的王小二,实在是顽皮得很。
   当她站在最后一排,朝窗外看去时,窗户已经变形,窗外另外一栋五层教学楼正像电影里的慢镜头,缓缓倒下,而门外,她只看到有五六个同学冲了出去,他们在光亮中惊恐不安地回望同学和老师。这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的光明……她哭了,不是为再也看不到光明而哭,而是为还有三十六个学生和自己一起被埋在了五层楼的教学楼下面而哭……
   李老师,我们不哭,你不哭,我们不怕了……
   李老师,我们不哭了,我不死了……
   她突然愣住了,她怎么哭了?怎么能够在自己学生面前哭?她硬生生地收住声音,却止不住眼泪。她今年才刚刚过22岁生日,在家里也还被母亲当成大孩子看的,可是,她知道,现在她应该做什么。
   小婷,你们有几个?她听出有三个学生的声音在哭、在喊、在安慰她,她想从一片哭声中分辨出更多熟悉的声音——是啊,那三十六个声音每一个都是那么熟悉,有时上课时她会嫌他们太吵,可是现在,她想听到所有的声音一起吵起来……
   李老师,我好疼,我的两个手都找不到了——
   李老师,我好饿,我是不是瞎了——
   我一点都不能动,王小二压在我腿上,他冰冰的,身上都是沾沾的……
   她使劲睁大眼睛,想透过黑暗看过去,看到自己的学生现在遭受的折磨,但徒劳的,眼前只有无边的黑暗。她的教室在一楼,楼房倒塌的时候把她的教室弄成了一个中空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还活着的原因。她心中充满了希望,她想动一下,却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感觉不到下半身。她伸出右手去摸索,却发现手指间还夹着一小截粉笔,她丢掉粉笔,摸索下去。手却在腰际被一睹墙挡住了,她顺着墙向下摸,当她摸到一块石头的时候,她的心抽动了一下,她知道,她不可能活着出去了——她的身体被一堵墙从腰际切断了,她22岁的身体。
   她想哭,想喊,但她忍住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肺里空空的,她不能再使劲了,她要节约身体里的空气、血和力气,她要利用这最后一点,和学生在一起。
   你们有几个?她小声地问,学生有叫疼和叫饿的,也有叫渴的,她的声音一响,他们就都安静下来,好像她的声音有食物和疗痛的作用。
   好,我现在要点名。她突然提高声音说出这样一句每天早上都会说出来,今天听上去却那么突兀的话。果然,已经变成废墟的教室里一片寂静,同学们仿佛都在等她点名。只是今天她手里没有全班40位同学的名单,不过,她早就熟记他们的名字。她闭上眼睛,把那六个已经冲出教室的学生的名字除掉,然后一个一个叫起那些她每天都要喊一遍的名字:李军,陆雪芳,曹书,刘明,……王小二,李小婷,杨雪儿,张蜀光,陈书海,张富贵,郭海林,吴燕……
   三十六个名字,每喊出一个,她都等一下,她在喘气,也想等到那个孩子听见自己的名字回答一声“到”,在念到几个平时调皮捣蛋的学生的名字时,她停下的时间特别长,要知道,他们有时故意不回答老师,她要等一会,准备划“迟到”时,他们才会突然站起来喊一声“到”,把全班同学都弄得哄堂大笑……有时,那个调皮捣蛋的王小二会模仿其他同学的声音回答“到”,就在昨天,自己还生气地走到他座位前轻轻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在喊道王小二的名字时,她等了十秒,三十秒,足足有一分钟,可是,那个声音始终没有出现,他也许再也不会模仿同学的声音喊“到”了……眼泪又默默地涌出来……
   三十六个名字念了一遍,她又念了一遍,两遍念下来,大概有一堂课那么久,可是只有四个名字响起后,黑暗中传来了回应,他们是小婷,雪儿,大军,刘虎子……
   我好饿,老师……我好痛……我想睡觉,你们别吵醒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老师,我的腿在哪里……点名结束后,四个孩子再也忍不住了,哀叫起来。她不知道他们伤得如何,但都伤得很重,一个都不能动弹,可是她希望他们都伤得比自己轻,她想,他们都应该被救出去的。她知道自己之所以还有一口气,就因为那堵切断自己的墙顶住了自己的血管,等到一松开,她会立即死去的。现在多久了,她想,已经在救援了,可是她也知道,把他们压在下面的是五层楼的瓦砾,要想救出他们,也许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自己肯定是坚持不到了,可是,这些孩子应该还有能够重见天日的。她能够做点什么?
   我好饿,老师……我好痛……我想睡觉,你们别吵醒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老师,我的腿在哪里?……我们会死吗?李老师,我好怕,我……
   你们都别吵了,听老师讲,她突然使劲喊了一声,她必须要转移这些孩子的注意力,否则他们就算不流血而死,不饿死、渴死,也会被这些黑暗吞噬,会被恐惧吓死的。孩子们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下来,她愣了一下,这时更明显地感觉到腰部以下正远离自己而去。
   我们现在开始上课!她突然说出这一句话,连她自己也怔了一下。
   “嗯”“嗯”——黑暗中传来好几声“嗯”,孩子们安静了下来,她的泪水却一下子涌出来,她突然为自己是一名老师而骄傲和自豪,能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给自己喜欢的孩子们上这最后的一堂课,她心中满怀感激。她还没有来得及谈恋爱就要离开人间,但她心中却充满了爱,那是36个小天使带给她的爱。
   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镇静,谁说又饿又渴了,好,老师就先给你们讲两个成语故事,“望梅止渴”和“画饼充饥”……她用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把这两个成语故事细细地讲了两遍,她能够听见刘虎子咂嘴巴的声音……
   李老师,我好痛,大军痛得忍不住了,打破了课堂纪律,喊道,李老师,有没有成语故事能够让我不痛?
   李老师也痛,可想不起什么成语能够减轻大军的痛,可她知道她必须尽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她已经听到好像遥远的地方发出的轰鸣声,那大概是救援人在头顶上操作的声音。是的,她一定要转移这些孩子的注意力,让他们坚强地活下去,等到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李老师,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瞎了。小婷稚嫩的带哭腔的声音。
   不是的,你没有瞎,这里一片黑暗,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但你没有瞎……
   可我怕,李老师,你在哪里?你可以抱住我吗?小婷说到这里哭了起来。
   李老师擦干眼泪,说,不哭,不哭——课堂上怎么能哭?我告诉你一个方法,你把眼睛闭上,对,闭上,我们大家都把眼睛闭上,现在和老师一起想一下光的样子……
   可是说到这里,她却犹豫了,她不知道该让孩子们想象一下什么样的光明,她停了下来,这时,雪儿的声音突然响起: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小婷打断她。
   我看到了火炬,奥运火炬!雪儿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啊,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小婷喊道,忘记了哭泣。李老师感觉到此时的小婷甚至忘记了疼痛而移动了自己的身体,抬起了头。她也被雪儿的话弄得很兴奋,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可是除了一片黑暗什么也没有。
   你看不到?你当然看不到。你要像李老师说的那样,把眼睛闭上,你就看到了。啊,我现在还看到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