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在梦中上下飞翔——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六]
《生命禅院》
·关于《生命禅院》第一次修改的说明
·特别声明
·上帝之道辨异
·论耶稣与上帝的同一性
·雪峰和东海一枭有良知吗?
·回答《小溪断流/雪峰》
圣经.福音.基督的道.个人见证与分享
·天上灵界的时空奥秘
·如何知道《聖經》是神的話/咸盐
·耶穌的復活/咸盐
·耶稣复活之事至今无法推翻/咸
·耶稣复活的史实/咸盐
·基督复活的大能/咸盐
·耶稣的被杀与复活/咸盐
·“我的神,为什麽离弃我?”
·生命的本质与奥秘/咸盐
·人的本性---谁没罪无需救赎不被审判?
·我为什么离开生命禅院?/井中蛙
·撒但的来源,历史和命运
·坚定“唯一真神”的理念/咸盐
·上帝的本质
·天国会是什么样子?
·夫妻的角色/咸盐- 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魏伟
思童:禅院"科学"批判系列
·回应雪峰先生的反驳
·理想大气中的光路曲线(一)
·理想大气中的光路曲线(二)
·理想大气中的光路曲线(三)
·n维球的“体积”
·思童:生命禅院“科学”之一瞥---禅院"科学"批判系列之一》
·结构、能量与意识-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
·别闹了——“携带力的粒子”!——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三
·禅院“反物质”是什么物质?——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四
·科盲是如何“理解”数学的?——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五
·在梦中上下飞翔——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六
·大话时间其一——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七
·大话时间其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八
·大话时间其三——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九
·平行线啊平行线!(一)——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
·平行线啊平行线!(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一
·平行线啊平行线!(三)——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二
·洗衣机不能炒菜——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三
·望文生义——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四
·“无极”之辩——禅院“科学”批判系列之十五
·不知所云的“时空隧道”——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六
·“通才”之道在于抄——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七
·知识贫乏者的困惑——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八
·知识贫乏者的困惑(续)——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九
·知识贫乏者的困惑(续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
·禅院"新概念"——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一
·现象与解释——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二
·最简单的弯曲空间之一
·“36维空间”对话实录——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四
·回应雪峰先生的“玩玩逻辑”
·科盲的盲点——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三
·“宇宙全息”是个啥东东——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五
·雪峰君的逻辑——回应雪峰的“玩玩逻辑”之二
·已知与未知的边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五
·狂妄源于无知——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七
·臻于极致的笑话——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七
·数学盲的呓语——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九
·笑谈“20平行世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
·回应万年草君
·空间的维数——禅院“科学”批判之三十
·维数的含义——兼评“36维空间”——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三十一
批判雪峰反圣经反耶稣反上帝之道
·“上帝的起源”与雪峰的关系
·沥清雪峰反上帝之道(一) 序言
·沥清雪峰反上帝之道(二) 为何另立上帝?
·沥清雪峰反上帝之道(四)-上帝的道与雪峰反上帝的道
·反上帝的问题无从置辩,雪峰已败
·雪峰反上帝的露骨新宣言
·雪峰是这样制造谎言的
·妄言上帝起源于以太能量的雪峰原文
·一度醒悟 雪峰自知走火入魔
·再度醒悟,雪峰之死与复活
·我曾三次被邪灵干扰攻击
·我为什么“反”雪峰
·雪峰尽管放马过来吧!
·禅院的耻辱柱,小溪的十字架
·“人类灵性智慧的最高者”一瞥
·發生大地震雪峰脸上自贴黄金塔
·雪宄鲋厝蛑鬃约毫
·仙鹤草对雪峰的批判
·探秘雪峰之灵(1)
·探秘雪峰之灵(2)
·探秘雪峰之灵(3)
·开了佛眼还是魔眼?
·生命禅院是雪峰妄图统一天下的政教合一乌托邦共产主义组织(一)
·生命禅院是雪峰妄图统一天下的政教合一乌托邦共产主义组织(二)
·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两首)
·把雪峰的“回答”拿出来示众
·雪峰的骗局可以休矣
·反常思维滋生出反科学的噱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梦中上下飞翔——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六

   在《反常思维篇·从莫比乌斯带谈起》中,作者写道:
    “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解释了宇宙中的一个奥秘,为人类造福的同时,又给人类套上了一个思维枷锁。根据万有引力,人不可能在不借助其它工具的情况下在天空中自由飞翔。这又成了常规思维。但没有想到的是,引力不是万有的,引力产生于运动,运动大则引力大,运动小则引力小,无运动则无引力,无引力则无重量,无重量的人难道就不能在天空中自由飞翔吗?”
   
    莫非作者看到飞机翱翔于蓝天,鸟儿展翅于空中就想当然地认为:物体所受的引力与其速度有关?
   

    对物理学基础知识的欠缺乃至于无知不是作者的错,而卖弄无知就成笑话了。且不论万有引力的发现是解释了一个什么样的“宇宙奥秘”,单说作者对万有引力的认识,与正确的科学理论和科学实验的结果,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万有”二字指的是,宇宙内任何两个(有质量有能量的)粒子之间,都存在着相互吸引的力;力的大小正比于二粒子质量的乘积,反比与二者间距的平方,力的方向沿着二者之间的连线——这是300多年前牛顿万有引力的内容。万有引力的建立为天体力学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历史上海王星与冥王星的发现,就是万有引力定律在天文学上应用的典范。上个世纪建立起来的广义相对论,对万有引力作了新的阐释,认为引力跟时空的曲率有关:质点将会改变自己周围空间的弯曲程度,而这种时空弯曲就决定了质点之间互相吸引的趋势。换言之,在广义相对论里,以时空的弯曲取代了牛顿力学(万有引力)定律中的引力。按照广义相对论的观点,时空弯曲程度等价于万有引力。应该指出,广义相对论指出,在所谓弱引力场的条件下,牛顿万有引力定律作为广义相对论场方程的一个推论是成立的,因此,广义相对论并没有“推翻”牛顿万有引力定律,而是将后者作为自己的一个特例纳入一个更为广阔的理论体系。
   
    不论是万有引力定律还是广义相对论以及相关的科学实验,都能证明万有引力的大小(时空弯曲程度)只取决于粒子的质量和彼此之间的距离,跟粒子的运动状态无关。也就是说作者的论断:“引力不是万有的,引力产生于运动,运动大则引力大,运动小则引力小,无运动则无引力,无引力则无重量”的确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大家“没有想到”并不是缺乏什么“反常思维”,而是禅院作者的这个奇怪想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恰恰相反,这个可笑的论断只能证实作者的无知和无畏——对无知的炫耀。
   
    顺便指出作者一个常识性错误,量度运动不能用“大小”而是用快慢,准确地说是用运动速度的“大小”。按照个人的观点,不论谁发现万有引力,都不会“又给人类套上了一个思维枷锁”,妄想“不借助其他工具的情况下在天空自由飞翔”是违背科学规律的。如果——仅仅是如果——作者能向大家展示这种高级的技能而不是空口说白话,我想会有数不清的人大量涌向禅院,向“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顶礼膜拜。当然,若是“在天空自由飞翔”发生在作者的梦境之中——哈哈,我想大家接受起来大概会更容易些的。
   
    对万有引力的无知以及错误认识,直接导致作者对“上下”的迷惑:
    “你拿一个地球仪,假设你站在挪威奥斯陆,然后想象一下在南非开普敦的人们,你能否告诉我,谁在上面,谁在下面,你若认为你在上面,那么开普敦的人就站在下面,既然在下面,而大家的脚都踏在地球上,那么,开普敦的人毫无疑问,都是头朝下生活着,但是你到开普敦一看,人们都是头朝上的,倒觉得奥斯陆的人们是头朝下的”(《反常思维篇·颠倒思维》)
   
    日常语言中一些方位判断词比如上下,左右,前后等等,大都具有相对意义,是站在说话者的立场作出相应判断的,这是常识性的问题。但是精确地表示这些概念,却并不像作者所想的那样可以随便“颠倒思维”。就说说什么叫做“上下”吧:首先说这话的人必须身处一个球形天体表面,在地球或者在其他的球形天体表面,以重力场的场强方向为标准,我们说重力沿着“竖直”方向;两个观察者,离开地心距离大的称为他“在上”,另一位就“在下”。如果一个观察者身处远离一切天体的宇宙空间,“上下”这个概念,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15世纪麦哲伦用了一年时间做海上航行围绕地球一周,证实了大地确如一些人早就猜测的那样是球形的。但是这个事实被人们普遍接受并非易事,其中最主要的反对意见就是作者所迷惑的“上下”问题。想不到时隔好几个世纪,竟然还有人重复过去的故事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