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中学时代(14)小妹]
万润南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学时代(14)小妹

   
   我们家兄弟姐妹六人,三兄弟、三姐妹。小妹在我们家最小。一般家庭里,都是老幺受宠,我们家也不例外。总记得她小时候可爱的样子:圆瞪着明亮的双眼,噘着小嘴,一付管天管地的架势。所以她的小名叫“妹妹头”。
   
   有一天早起,姐姐笑眯眯地称赞我:“画得真好!”我开始有点莫名其妙,立刻恍然:昨天晚上做完作业,我在一张纸上涂鸦了几幅漫画。画了姐姐,题曰“懒胖子”;画了小南,题曰“狗腿子”;还画了妹妹头,伸着小拳头,一付凶狠的样子。题曰“当家婆”。其形态、其神韵,惟妙惟肖,全家看了哈哈大笑。
   

   妹妹头一直不能确定母亲最喜欢她,还是喜欢我这个大哥。于是问了一个极愚蠢的问题,为此我们笑话了她一辈子。有一天,她试探着问母亲:“是大哥死了好,还是我死了好?”母亲毫不犹豫回答她:“当然是你死了好!大哥都长这么大了,死了多可惜。”她忽闪着双眼,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说不出来,只好无言以对。
   
   母亲带着弟妹回乡时,她刚好是上学的年龄。那一年,我帮母亲挑着缝纫机,走进了新芳桥镇边的新家。那是一个月花两元钱租的茅草棚,周边是几个大粪缸,环境极其恶劣。妹妹头使劲拉住我的胳膊,惊吓得花容失色。是啊,从上海的花园洋房,到粪缸边的茅草房,反差太大了。我注意到母亲,她神色泰然、处变不惊。我心中不由得十分钦佩。
   
   在我后来的人生道路上,也有跌宕起伏,但我都能坦然处之。因为那座粪缸边上的茅草棚,是我心理承受的极限。有了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什么样的艰难困苦,都不在话下。这样的人是打不倒的,因为他已经躺在地上了。
   
   但就是这样的茅草棚,母亲她们也住不安稳。做裁缝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但在那个荒诞年代,也不被允许。因为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新芳桥这个码头太小,有一点动静就惊天动地。公社干部上门逐客了。危难当中,母亲毫不气馁,索性带着弟妹直奔鼎蜀这个大码头了。
   
   宜兴被世人看成是紫砂的圣地。其实,真正跟紫砂联系在一起的地名,应当是鼎蜀镇(现在也称丁蜀)。因为附近的两座山:鼎山和蜀山,故名。据说全镇现有近二十万人,其中多一半从事紫砂业或相关产业。
   
   我非常钦佩母亲开码头、打天下的魄力和能力。我们家同鼎蜀这块宝地素无渊源,靠一个远房亲戚的牵线,母亲凭自己的手艺、凭自己的善良、凭自己的侠义,很快就在鼎蜀打出了一片天。小妹也在那里念到了中学。
   
   有一位叫杨贤克的网友,和我年龄相仿,也是六四年上的大学。文革中被睡上铺的同学检举,说他每晚躲在帐子里书写反动日记,结果被打成“反动学生”。落实政策后,曾在鼎蜀中学教过书。他看了我的《童年记忆》,给我留了一段话:“说起来令妹万静娴女士还听过我一学期的英文课呢。不过,其时正是张铁生和黄帅等反潮流英雄锋头最健的当口,学生们根本无心问学,尤其是英语课,完全形同虚设。令妹是她那个班上少数几个肯用功念书的学生之一,当年真难为她们这些好学生了!记得那年暑假她还托我往上海捎带过一些陶瓷器皿,我曾去过你们府上,记忆中是在瑞金二路的一条弄堂里面。屈指算来,那已经是三十五年前的事了。”
   
   杨先生还说:“岁月如流,令妹也该是人到中年,儿女成行了吧!不知她近况如何?便中请在后继的行文中附带提及。”
   
   遵杨网友嘱咐,这里交代几句:后来小妹回上海读了护校,在地段医院当护士。后来在上海结婚生子。儿女没有成行,只有一子,现在已从上海交大毕业。小妹和妹夫已退休在家照顾我老父母。这个妹夫还是由我“钦定”的。当时我父母在北京,小妹在上海交了朋友,要父母核准。两位老人一时离不开,便派我作代表。准妹夫姓樊,见了我诚惶诚恐。我一句话就定下了小妹的终身。我说:“小樊看起来像我们万家人。”
   
   你们也许要问:万家人是什么样的?先告诉你们,我们万姓宗祠的通用联是“忠实二字,经史一家。”
   
   要说姓万的来龙去脉,明天接着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