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自立博客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刘自立(北京)

   中日关系从所谓"冰冻"走向"春天",坊间各说不一。有悲观和乐观不同见解。乐观派着重所谓外交回暖,悲观派着重政治价值和各种分歧,于中日历史背景和政治背景。于是,判断逻辑出现一个断裂:是不是不追究历史问题,向前看,中日关系就会出现良好端倪,并逐步走向外交和缓、政治历史问题搁置的局面呢?抑或要强调中日两国根本不同的价值观,从根子上解释中日关系及其冲突呢?我们认为,中日关系和中西方关系,固然有外交层面,但是外交延伸后面,就是政治价值和历史走向的研判;换言之,历史与现实是无法隔断的——如果人们说,中方不再追究日方侵略历史;日方不再追究现今存在的中日之间基本的价值分歧,是不是这样一来,这种一锅烩主义,就会造成你好我好,现在好,将来也好之局面呢?

   回答是否定的。原因如下——

   中日问题所谓积重难返,是因为,两个国家,在上上个世纪初叶,被西方叩开国门之始,做出的不同选择。

   阴差阳错的两国近代发展史

   中国作为一个被侵略国家,日本作为侵略者,遂在战后和七十年代,出现暂时搁置战争问题,取消对日赔款,这样一种政治判断,以期建立缓和和正常化;而日方认同对于中国的侵略,做出某种道歉和以史为鉴之姿态。于是,双方的现实政治态度,都回避了作为历史研判的一个最为重要的观点:日方侵略的历史成因和中方战败施行的政治制度。虽然,外交层面不可直接涉及这个政治制度的问题,但是,并不能就此而论,中日双方,起码在学理和哲学层面,也可以忽视这样的问题,且是问题的根本所在。很多中国历史学者认为,马关条约以来,中国作为受害者,惟一可以向日方发出的信息,就是谴责侵略——而日方学者,则追究侵略细节是否不实,而百般推脱之。那么,这个问题,应该如何面对呢?

   其实,日本造成侵华之缘由,要从其明治维新时期的两个原因寻找解释。其解释是,明治维新时期,日方"欧化",或者正如日本学者和政治家大隈重信所言,日本"化欧"成功,完成了他们接轨西方民主制度的改革;同时,参与了当时西方业已实行的殖民主义或云全球化过程。其于明治23年召开有庶民参政之议会;大隈重信和板垣退助等民间组党专家,在日本推行这个争取议会的斗争成功,遂把日本第一拨反对党势力推向前台,且产生日本知识分子亦官亦民的政治性进程和文化启蒙运动。其报纸自由和法治独立,也初具规模。在这些上下流动,皇权和民权互相补充的日本政治进程中,暴力和革命思潮,经过日本知识分子和日本社会的筛选,被逐出日本文坛(如,片山潜等人的社民思潮和报刊等等)。这种君主立宪的成功,还来源于所谓"日本无革命"说——换言之,就是日本改革,没有推倒他们的神道传统和天皇之尊;幕府退位,也是德川庆喜的几乎是主动规避——幕府、王室之间,甚至联姻以构,成为传统和现代化结合之楷模。

   返观中国革命和改革,则一百年来,一直不可以定型传统和文化的位置。或者是要实行五四前后的无政府主义;或者是直接打倒孔老二;或者是知识分子摇身一变,而为朝廷命官,如四品之康梁等,变法崇上;或者就如毛式革命造反,孙文联共容共,赞美列宁,铸成独裁;即便是取法中道之蒋介石,也是在几乎所有文化选择中摆动;他于基督教,于儒教,于法西斯主义,于三民主义,都是比较接纳,却没有主见于类似日本之政治家和知识分子,采纳西方价值论之主流(一言蔽之,就是实行三权分立和宪政政治)。其建构性政治诉求,如解决土地问题,更是因为日本侵略和中共侵扰,一再拖延,以至让出了权力于中共而痛丧时机。甚而言之,现在中国是不是要继续日本一百年前放弃之社民主义共党主义,还在未定之天。一波波"新儒家",新社民,新共党主义(共产党"民主改革论"),在中国知识分子和自由派中尚据市场,屡逐不出。他们在系列问题上,即便不能和欧洲民主自由派的书籍观点并提,也同样滞后于日本知识分子,如福泽谕吉,如大久保利通,甚至如伊藤博文。

   中国负笈东瀛之鲁迅,之周作人等等一批学人作家,在比对华人与明治维新之民主文化论上,也是疏于论述和缺乏鉴别,致使中国之"日本学"很少有此涉及——这个涉及,就是中日双方,在改革和转变时期,由于对民主应因之道见解不确,走上异途。这个教训如不汲取,中日文化和深层分歧只会不得结局,甚至继续在亚洲实行南辕北辙,分道扬镳的国策。统合和缓和将只是一个幻觉。

   双方有识之士应该寻根以决

   在另一个方面,日本维新之乏,之憾,就是他们没有应对其传统精神中的武士道和皇权神道。这个事实是漫长的演变。但是,在大正和昭和年间,甚至在明治后期,武士道精神和武士道阶层转化为军人势力——加之日本宗教的未行改革,日本历史上本来产生正面效应的文化和精神遗产,全部被军阀势力利用,败坏和几乎毁灭了。而日本大知识分子,从大隈到伊藤,分别成为要挟和掠夺中国的强盗谈判者。一个,负责签订掠夺中国之《二十一条》,一个,迫使李鸿章在《马关条约》上押印。这样,民主开国功臣,成为侵略国的全权代表,并在这个过程中,涂灭了日本民主。

   于是,出现历史的诡谲。田中内阁时期,日本民主论,退化为民主的反对者:侵略(我们在此短文中不可能涉及西方整个殖民史——他们是对内民主,对外侵略的始作俑者);而中国,在经历了批孔,亵祖和颠覆三光而永光之文化后,直接从民主走向民疯,从德摩克拉西走向德默克拉"贼"。

   于是,你不要说我的不是——极权主义加文革,反右,六四;我不要说你的侵略,从东乡到东条,一切应该"向前看"。试问,这难道就是中日关系最好的解读吗?这难道不是一种真正的历史遗忘主义乎!我们的看法正好相反。只有中国人反思一百年来革命、造反,加之民疯和科学工具论(就是只见船坚炮利,不见人权尊严)之过——而日本方,则应反思其伟大维新的失败转折,就是民主变成侵略——只有这样,中国的改革者和日本的复国者(——极想恢复"政治大国"),才能从中日关系的一团乱麻中提纲挈领,归于正宗。否则,中日两国并无价值精髓的统合,即便实现表面的和和气气,一旦风吹草动,双方还是会民族主义蜂起。

   一句话,日本战后实现了美国督导下的民主,正式进入国际主流社会;其缺点和错误也许不可避免,但是,总打分,是及格的,甚至优良;而中国,政治百年,邪道不归,还设想只用"崛起"解决一切问题,并传袭所谓"西学为用",拒绝民主价值。这个问题,正是中日关系的祸根之所在——中国人几次变法、改革、革命不成,一直延续到邓。难道,在研判中日关系的时候,我们只是想到什么熊猫问题,毒商品问题甚至东海气田问题,而枉顾上书更大之背景,之问题,之挑战吗?

   寻根以决,不是浅尝辄至,应该是中日双方有识之士的共识。我们强调,研读或者重新定位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中国的革命和极权,才是我们真正认识这些问题的关键。--原载《动向》杂志2008年5月号 --------------------------原载《动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