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自立博客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ZT郑飞 :柏克《美洲三书》读书笔记
·读施本格勒全译《西方的没落》
·读施本格勒全译续
·西方衰落了吗?(完整版)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刘华式简历两则
·民主、自由——與劉軍寧商榷
·富世康是天堂吗?——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美国革命的意义
·斥台湾学人彭思舟
·柴玲式迷思
·赫爾岑的困惑——關于《往事與隨想》的隨想
·美国革命的意义
·zt犹太人迪斯雷利
·米氏波兰观不适应中国
·米尼齐克又错了!
·ZT何清涟谈米奇尼克......
·谈米奇尼克两篇(更正稿)
·ZT仲維光︰
·读《红轮》(上)
·读《红轮》(下)
·米奇尼克如何解釋槍斃齊奧塞斯庫!
·ZT張敏: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
·套娃等四首
·诗:战争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刘自立(北京)

   前此,我们写文章说道马英九的缓和政策。这个缓和政策在调整两岸关系上也许值得肯定,但是却是半肯定。为何?因为台湾民主体系和大陆极权政权之间的价值观本来就是冲突的。在所谓两岸关系上,缓和值得做出,但是,批评不可取缔。这是外交稳定和人权诉求之间不可或缺的双环。缺少一个环节,就会凸现两岸价值认同上的朦胧和混淆。由此,我们想到蒋介石当年批判文革,殷海光批判红卫兵的往事。他们的时代或许还是反攻大陆政策的时代。然而,在解放台湾一片叫嚣声里,台湾维护普世价值的人士并未因为台湾或许要被"解放"而放松他们的正义呼喊。现在,解放,说不上了,是不是缓和之下一切禁声,一片赞许于中共,或者采取选择性报道和批评,回避大陆面临的关键政治课题,以此达到只是在台湾讲民主,对对岸却不进行任何关键性批判呢?比如,大陆专制极权主义的统治下,哪些课题为台湾人所不可认同,哪些课题台湾人做出不同抉择,等等,难道不应该利用台湾的言论自由给予言说和指正吗?台湾主流知识分子有没有殷海光这样的批判家,在报纸网络上开展评论大陆种种政治经济问题的所谓"舆论导向"呢?国民党不会发展大陆党员,那么,你们的思想传播难道不可以利用海外各种管道,让大陆网民得以发现和知晓,以最大限度做到两岸的信息对等和批评同声呢?台湾人也许赞助了一些海外网站和报刊,但是,针对大陆发生的主导型事件,老马或者其他主流知识分子是不是应该及时发声,做出反映呢?很少知识分子在坚持此道——当然,我们知道某些和大陆发生联系的作者每每这样去做。

   大陆方面,人们正在利用夹缝中的隙罅努力发掘台湾民主和言论自由的争取之历史。我们看到南方塑(王庆杏)先生在大陆杂志上介绍台湾争取言论自由之历史(载于《国家历史》杂志)。他的分析虽然陌生,却是人们尤其是大陆人士十分愿意看到的文字。关于其细节,所谓戒严和解严交错时期的台湾言路自由和不自由之状况,是不是映射了大陆现在言论或许可以打打擦边球的情形?倒未可知。但是,这样的文字在大陆到底十分罕见。很少人可以看到台湾报纸。台湾网络文字涉及大陆除去一般性消息外,所评甚少。这个以台湾为主的办刊原则本来无可非议;我是指,有出息的知识分子们,既然要以中华民族为观察的视点,那么,继承老蒋,继承殷海光的这类关注和批判传统,自然不可或缺。我们不止是愿意看到台湾作者对于两岸问题的发表和见解,更加愿意看到所谓立足台湾,放眼世界,放眼中国之文字。这些文字可以涵盖之面非常广阔,却是大陆作者和学人蔬于了解和难以发表的。比如,台湾解严;比如,民进党之成立前后;比如,蒋经国解严的细目阐述;再比如,台湾人了解的大陆运动政治:49年,72年中美台关系;文革,改革,六四,等等。这些台湾视角会给大陆读者的,不单是台湾现实的生活和政治素描,更以大中华角度来议论台湾所谓榜样于大陆之思想资料和政治见解。我们不知道殷海光是不是如其长寿,就会评价六四?也不知道雷震的文字如果延伸至21世纪,会不会对两岸课题和极权主义中国做出自由中国之新论。只是,我们很少看到台湾人现在有这样壮阔之气魄来一个中国新论!

   是不是台湾人真的变成只是注重台湾生活的小文明人和小民主人了呢?台湾新总统上任,种种事端和细枝末节都在台湾电视上做出反映。如,阿扁被诉,是不是于情不合;是不是某女委具备双重国际;某部长说了要"枪毙"阿扁,此话何讲;诸如此类,都是在第一时间置评,甚至讲到总统夫人之衣装,发型;总统原先爱吃的包子等等。这些活泼的报道和评论没有大碍,更是及时。但是,人们在中共宣布哀悼地震死者的时候,大放焰火,大肆庆祝——这样冰火两重天的情形,却不见台湾报人或者评家有何感念。也许,这样的双重景观,并不能在统一两岸情愫和感念上做到兼顾。也不见具有双重世界观的台湾评论或者大陆评论——所有关于这样两个世界的置评,双方习以为常,见而不见。也许,适当的沉默和规避是必要的。但是,长此以往的各执一词或者搁置双向的沟通、尤其是思想沟通和政见交流,自然会使得台湾关怀成为台湾根本也不关怀于大陆。这样,台湾民主榜样,对于大陆,就会是似是而非的榜样或者榜而不样。大陆人眼巴巴望着对岸的言论自由和选举自由,几乎望眼欲穿,但是,穿不穿,其实,一方面,是大陆言说者要统合俩岸的民主话题——即便是在92共识这个虚以委蛇的空洞前提之下做出的置评——另方面,却是台湾媒体各说各话,几乎忘记整体中华民族之民主自由诉求——这样的台湾生活方式究竟如何起作用于大陆呢?总之,红色宣传和白色恐吓都是弊端,必欲除之;但是,这样的避免不自由的状况并不等于枉顾是非,模糊价值或者只是敷衍塞则,词令官话,外交冷血。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对于台湾民主榜样的期盼,就会像期盼中共之联合政府,新民主主义和党内民主一样,全部落空。

   --------------------------原载《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