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杨恒均之[百日谈]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上)


   席卷全球的爱国运动即将告一段落,中央的同志发话了:把自己的事情干好就是当前最大的爱国。而我当前的事就是继续写我的间谍小说,我的小说写作已经被多次打断,特别是近日的西藏和奥运火炬事件,更是把我推到浪尖风头上。不过,谢天谢地,多亏我悠着点,总算没有被愤青当成汉奸钉在他们搞的现实耻辱柱上,也算是全身而退吧。
   我总算是对得起我博客的读者了。对于近日发生的大事,我哪怕在日理万机之中,也总是写一两篇文章,虽然大多有些含含糊糊,不那么旗帜鲜明,但司马昭之心,你知我知。我已经给儿子讲了西藏问题(《我对儿子讲西藏》),又对火炬传递发表了高见(《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也试图和华人华侨特别是留学生朋友进行了沟通(《给海外留学生的一封信:请你们继续爱国》),当然也没有忘记把自己知道的那点CNN秘密抖落给读者(《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他们为什么不怕中国爱美国》)……而且,为了和谐,我忍辱负重,硬是眼巴巴看着好几万愤怒的青年浩浩荡荡来到我的博客,对我的思想进行轮奸后,丢下了两千个极尽辱骂的帖子扬长而去。而我,躲在电脑前瑟瑟发抖,仍然坚持一言不发,一条不删,我容易吗?这样的人你不佩服,你佩服谁?至少,我把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佩服之余猛然想起,我不但不再年轻,而且也不再愤怒了。毕竟,我曾经也像他们一样那么年轻过,也像他们一样——不,比他们更加愤怒过!(《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好在愤怒即将平息,余波缭绕的是抵制家乐福事件,在这个问题上,我就不便表态了,如果一定要我说,我就引用网友的一句话:抵不抵制家乐福是个人自由,你有权抵制法国货,我同样有权抵制蠢货。
   好在即便是蠢货也知道什么地方爱国只能在网络上爱,什么地方的爱国就可以冲到大街上;而且他们知道什么时候该爱国,以及什么时候不能爱国!
   一旦愤青们不再激情燃烧地到处爱国了,我也就可以安静下来,一头扎进间谍小说里去。要知道,我的读者群中绝大部分读者更喜欢看我的小说。所以,看到今天火炬在澳洲堪培拉传递圆满收场后,我就告诫自己,暂时忘记现实,回到我的虚拟世界吧。
   于是下午就坐在电脑前了,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也没有打出几行字。又过了一个小时,我才逐渐与我间谍世界里那些看似很黄很暴力实际却很傻很天真的各色间谍特务取得了联系。就在这时,一个电话铃声,把我拉回到我好不容易逃离的现实世界——
   老杨,躲在澳洲干呢?看了你最近好几篇文章,过瘾、过瘾,实在过瘾……不过,发现你忘记了最大的一个事件,这件事在西方影响很大,可能超过我们的想象。朋友并不知道打断了我构思小说的思路,在电话中叽叽喳喳地嚷了一通。
   我诚惶诚恐地问,啥事?他却不怕浪费国际电话费,不慌不忙地卖起关子来,你猜猜?
   我硬是把自己的大脑从小说中拉回到杂文里,搜索了一遍,发现我文章中基本上覆盖了近日所有重大的问题和事件,特别是在国际上有影响的。我说,猜不到,你提个醒?朋友嘿嘿笑着说,我提供一个线索吧——西藏。
   扯!这算啥线索?这不是废话吗?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哪一件不和西藏有关?说是这样说,不过,我同时又使劲想了起来。想着、想着,我心中突然一亮,我说,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这件事你要是不提醒,我还真忘记了,就是和西藏有关,没错,没错,而且,对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有深远影响……
   朋友没有等我说完就打断我,急切地催促道,快说,快说,你有什么内幕?有什么看法?我可不可以把你说的写出来?
   这次轮到我不慌不忙起来,我说,你知道,任何一件事发生,我们都要看到长远的影响。有些事,当时发生时轰轰烈烈,过一段时间就被遗忘了。有时我们自己认为创造了历史,可转眼之间,我们自己就被历史忘记了。例如,每次开会,总有会议主持人在那里告诉大家,这次会议具有历史意义,真是好笑,对不对?这样说来,我们对于现在发生的任何事,都要用历史的眼光来看。例如抵制CNN和家乐福,是否对中国和世界有影响,以及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实在是言之过早。我就坚决反对有人把现在的愤青和历史上著名的义和团相提并论。人家义和团虽然爱国爱得走火入魔,但最后那脑袋是一个一个“咔嚓、咔嚓”被砍掉的,那种爱国是真枪实刀的,是需要勇气的。你现在胡乱写两个牌子,举到家乐福门前,喊两声“抵制,抵制”,就爱国了?那也太容易了。历史是公平的,对于不需要勇气和智慧的爱国,从来都不留下任何一点痕迹。你得留点血,历史才会记住你。可是,我们现在这些愤青?别提了……
   朋友不耐烦地打断我,你真啰嗦,怎么写评论说话都像你写小说,绕来绕去?知道现在是什么时代?是互联网时代,是快餐文化的时代。干什么爽快点,就好像愤青,能够把满腔的爱国热情和几千年的中华文明都凝聚在简单几句辱骂中,你以为堕落到这样,不需要一点勇气?你快点好不好?
   我笑着打断朋友的抱怨,说,好,好,我说吧。最近发生了一件小事,也许你们都没有注意到,但却会让西方的普通老百姓永远记住这次事件,所以我敢断言,几百年后,甚至几千年后,当世界早就忘记这次“古代”的愤青的所作所为的时候,西方的孩子仍然记得这次历史事件。当然,他们是通过一个新的语言表达方式学会的……
   哎呀,老杨,你饶了我吧。我还要到互联网上看其他的文章,你就快点吧,求你了!朋友的声音都带哀求了。
   我说,放心,听完我讲的,最近的互联网文章你就不用去看了。好吧,我继续讲。好像你也在国外呆过,那么我不妨先问你一个问题,当我们和西方普通老百姓交往问到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时,西方普通老百姓会告诉你什么?当然会说长城,五千年的历史等等。但很多外国人特别是没有来过中国大陆的会第一时间想起一些他们在小学和中学就学到过的那些来自中国的英语单词或者成语——也就是英语中的外来语。其中最著名的有shuijiao (水饺),mahjong (麻将)和kowtow (磕头),这些源自于中国的英语单词早就被英语国家大人和孩子所熟知。这些词语之所以借助谐音或者字面意思翻译,就是因为在英语中找不到意思相近的词语。
   怕朋友打断我,我很快换了口气,紧接着说,你别小看这些发音别扭的外来英语,它们不但起了沟通东西方的作用,而且承担着把中华文化中最神秘和古老的一部分推向世界的重任。例如,水饺——这东西是我们中国人最喜欢的食物之一,。就我认识的外国人,几乎没有不惊叹我们饮食文化的——你看,把一小坨菜、肉或者菜夹肉用薄薄的面皮包起来,一捏,丢到滚水锅里,十分钟后就变成美味可口的东东,干脆利落,一口一个。看上去只是一个小小的水饺,其实包含了中国人几千年的费尽心机的饮食文化,你说,英语中有哪一个词可以涵盖它的意思?没有,所以就直接引进了这么一个英语单词:shuijiao。这个简单的单词就这样让每一个西方的小学生知道了中国,知道了美味的水饺的故乡,而且也自然把我们饮食文化推向了世界。同时,有美国人告诉我,中国就像这水饺,光看不行,你要咬下去,才知道里面是什么馅的。
   电话那边没有传来任何声音,于是我继续说,再如,英语词汇mahjong (麻将) 这个词也很不简单,就从和英语截然不同的发音方式来看,也足以把中华文化和娱乐的神秘性介绍给西方人。当然迄今为止,我认识的西方朋友中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享受到麻将的乐趣。有一次一位澳大利亚教授到中国转了一圈回来,神秘兮兮地告诉我,米斯特杨,中国人太神秘了,我现在相信,普世价值并不一定适合他们,你们中国人是和我们不一样的。而他告诉我的理由就是,外国人始终不理解也没有兴趣的麻将,现在却席卷神州大地,到处是麻将声。
   另外一个单词——kowtow(磕头)也值得一提。这个词让我想起了刚刚被枪炮打破大门的大清帝国,那时,清廷想让西方来使给皇帝下跪,可人家就是不肯,觉得是侮辱。于是我们清朝的官员就只好自圆其说:西方人的膝盖不能弯曲。我在想,西方人第一次看到我们七老八十的大臣翘起屁股跪在儿皇帝面前时,心里想啥?由于西方的词语里没有能够准确表达这个意思的,于是kowtow这个广东话拼音就成为我们贡献给英语的另外一项成绩。不过现在好了,中国人除了在先人的灵柩前磕头之外,不用在看到皇帝和官员时磕头如捣蒜——至少,从外表看是这样滴。
   我换了三口气讲了这么多,电话那边的朋友不知道是心疼电话费还是听腻了,终于发出了一声叹息,幽幽地说,老杨,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整天这么啰七八嗦,我真想不通怎么还会有人喜欢看你的文章。你到底在和我讲电话,还是在写小说?
   我嘿嘿一笑,说,好吧,我就直捣黄龙。几天前,一个外国朋友拿了一张英文报纸来问我,米斯特杨,你们共和国西藏的高级官员说达赖是“human being in appearance, animal inside ”(直译:外表是人类,里面是动物),又说他是“a wolf in kasaya”(一个穿袈裟的狼), 我的几位朋友和我争了起来,最后连我也不能确定了,你能够解释一下吗?
   我大吃一惊,马上拿过报纸看了一遍。原来达赖集团干出那个事后,西藏自治区书记很愤怒,在记者会上痛斥达赖“人面兽心的恶魔”,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英文报纸在应用这段话时,找不到相对应的英语单词,于是就按照字面意思翻译过来。结果就出现了“外表是人类,心里面是动物”的句子。可是,这个翻译却把一大批外国人逗乐了。
   我那外国朋友说,这个用来形容达赖的句子已经风靡英语世界,大家都在抢着用,如果西藏问题继续在全球发酵,这个句子有可能成为英语常用语而进入英语大辞典。不过,他忧愁地告诉我,每一个使用这个句子的年轻人好像都有自己的解释。他最后期望地看着我,希望我能够统一思想,明确词意。
   我好奇地问,你们那些追求时髦的年轻人都有什么不同的解释?我的外国朋友说,我了解中国,自然知道这话是痛斥达赖的,不是什么好词儿,可我有些朋友就不这样认为。有些崇拜达赖的竟然说,啊,你看,连达赖的敌人都说他不是一般的人类,而是半人半兽的神仙。还有的说,达赖真好,原来有一颗兽类的心——你知道我们西方有很多人认为人类的心最邪恶最肮脏,远远比不上动物心灵美。你想,虽然动物和人一样自相残杀,但你什么时候看到动物使用恶毒的语言侮辱自己的同类?对了,我还有一个朋友来自印第安,他一听说达赖是“一只穿着袈裟的豺狼”,眼睛立马就泛光了,说自己要立即改变信仰,去拜伏在达赖的脚下,皈依藏传佛教——你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们的祖先一直崇拜豺狼,他们甚至把自己宗族的衰弱归结到豺狼的渐渐灭绝。啊,还有一个女孩子说,啊,原来外表才是人类,我说每一次看他的眼睛怎么都炯炯有神,现在才知道,那敢情是那只狼心通向世界的窗口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