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 雪峰出重拳打肿自己脸]
《生命禅院》
·雪峰和东海一枭有良知吗?
·回答《小溪断流/雪峰》
圣经.福音.基督的道.个人见证与分享
·天上灵界的时空奥秘
·如何知道《聖經》是神的話/咸盐
·耶穌的復活/咸盐
·耶稣复活之事至今无法推翻/咸
·耶稣复活的史实/咸盐
·基督复活的大能/咸盐
·耶稣的被杀与复活/咸盐
·“我的神,为什麽离弃我?”
·生命的本质与奥秘/咸盐
·人的本性---谁没罪无需救赎不被审判?
·我为什么离开生命禅院?/井中蛙
·撒但的来源,历史和命运
·坚定“唯一真神”的理念/咸盐
·上帝的本质
·天国会是什么样子?
·夫妻的角色/咸盐- 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魏伟
思童:禅院"科学"批判系列
·回应雪峰先生的反驳
·理想大气中的光路曲线(一)
·理想大气中的光路曲线(二)
·理想大气中的光路曲线(三)
·n维球的“体积”
·思童:生命禅院“科学”之一瞥---禅院"科学"批判系列之一》
·结构、能量与意识-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
·别闹了——“携带力的粒子”!——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三
·禅院“反物质”是什么物质?——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四
·科盲是如何“理解”数学的?——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五
·在梦中上下飞翔——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六
·大话时间其一——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七
·大话时间其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八
·大话时间其三——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九
·平行线啊平行线!(一)——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
·平行线啊平行线!(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一
·平行线啊平行线!(三)——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二
·洗衣机不能炒菜——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三
·望文生义——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四
·“无极”之辩——禅院“科学”批判系列之十五
·不知所云的“时空隧道”——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六
·“通才”之道在于抄——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七
·知识贫乏者的困惑——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八
·知识贫乏者的困惑(续)——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十九
·知识贫乏者的困惑(续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
·禅院"新概念"——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一
·现象与解释——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二
·最简单的弯曲空间之一
·“36维空间”对话实录——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四
·回应雪峰先生的“玩玩逻辑”
·科盲的盲点——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三
·“宇宙全息”是个啥东东——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五
·雪峰君的逻辑——回应雪峰的“玩玩逻辑”之二
·已知与未知的边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五
·狂妄源于无知——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七
·臻于极致的笑话——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七
·数学盲的呓语——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二十九
·笑谈“20平行世界”——禅院“科学”系列批判
·回应万年草君
·空间的维数——禅院“科学”批判之三十
·维数的含义——兼评“36维空间”——禅院“科学”系列批判之三十一
批判雪峰反圣经反耶稣反上帝之道
·“上帝的起源”与雪峰的关系
·沥清雪峰反上帝之道(一) 序言
·沥清雪峰反上帝之道(二) 为何另立上帝?
·沥清雪峰反上帝之道(四)-上帝的道与雪峰反上帝的道
·反上帝的问题无从置辩,雪峰已败
·雪峰反上帝的露骨新宣言
·雪峰是这样制造谎言的
·妄言上帝起源于以太能量的雪峰原文
·一度醒悟 雪峰自知走火入魔
·再度醒悟,雪峰之死与复活
·我曾三次被邪灵干扰攻击
·我为什么“反”雪峰
·雪峰尽管放马过来吧!
·禅院的耻辱柱,小溪的十字架
·“人类灵性智慧的最高者”一瞥
·發生大地震雪峰脸上自贴黄金塔
·雪宄鲋厝蛑鬃约毫
·仙鹤草对雪峰的批判
·探秘雪峰之灵(1)
·探秘雪峰之灵(2)
·探秘雪峰之灵(3)
·开了佛眼还是魔眼?
·生命禅院是雪峰妄图统一天下的政教合一乌托邦共产主义组织(一)
·生命禅院是雪峰妄图统一天下的政教合一乌托邦共产主义组织(二)
·骑虎难下进退两难(两首)
·把雪峰的“回答”拿出来示众
·雪峰的骗局可以休矣
·反常思维滋生出反科学的噱头
·科盲反串科学大师 自作聪明闹笑话
·雪峰超越希特勒的反人类特质(一)
·雪峰超越希特勒的反人类特质(二)
·(东海一枭批判雪峰)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峰出重拳打肿自己脸


   
   
   
   雪峰出重拳打肿自己脸

   5/13/2008
   雪峰在《洗却心灵的尘垢》(2005年3月)一文中向全世界挑战:【有些人认为我“狂”,当我说雪峰是上帝的使者、耶酥和释迦牟尼的化身时,本能地认为我“神经错乱”了,“太张狂了,”其实,我一点不张狂,我向全世界就上帝、宇宙、时空、佛法、道法、科学、世俗等领域提出了挑战,至今没有人迎战,“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我既然挑战,肯定有“金刚钻”。】
   既然众人认为他“神经错乱”了,他写的东西就视为垃圾不屑理睬,雪峰就以为全世界无人迎战。其实不对,2004年我在私人通信中就写下数万字质疑、批驳其错误,雪峰抵死不认错罢了(雪峰要与我公开辩论,我说不必,我的目的是私下劝你改正错误,不是要跟你作对)。记得有一次我在博讯转载雪峰文章时,看到他文中说一平方毫米的硅晶片上可以存储全世界图书馆的全部资料内容。这笑话闹的太大了,只要对集成电路有一点常识就知道错得太离谱。要是雪峰说的对,只需发展半导体存储器就绰绰有余了,何必发展出存储容量比半导体存储器大千倍以上的CD、DVD? 为了替他稍稍微掩饰一下错误,我就先斩后奏改了一个字把“毫”改成“厘”,为这一字之改雪峰跟我在信中争辩了好几个回合。这是对待为他效力好心帮他稍稍掩饰错误的“自己人” 尚且如此抵死不肯认错,雪峰对待公开批评批判怎肯认错?非但不肯认错,还把持异议的理性批评说成是“攻击”“邪恶”。 总之,雪峰要维护自己天下无敌的权威。
   对于这样执迷不悟的狂人,我写过十余万字私下规劝无效后,已经完全心灰意冷,对雪峰的悔改,我已完全失去信心。不愿再理睬。可是最近受一句圣经的特别感动:
   【彼后3:9】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和合本)
   主决不耽延他的应许,像有些人以为他是耽延的一样;其实他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灭亡,却愿人人都悔改。(新译本)
   上帝“不愿有一人沉沦”,“不愿有一人灭亡”,“乃愿人人都悔改”。 雪峰及其百来个信徒都是人; 生命禅院有今天,从历史发展上说小溪作为“生命禅院第一功臣”是“功不可没”----可是在我来说却是感到“罪责难逃”。
   (帖前5:19)“不要销灭圣灵的感动。”  于是半个月前我就出来写文章批判雪峰的谬论。希望借此能让雪峰知错悔改、得救重生。
   雪峰最大的错误、核心问题是在上帝观,理所当然地我就批判雪峰的上帝观,写下了
   •“上帝的起源”与雪峰的关系
   •全面清扫雪峰反上帝之道(一) 序言(共2页)
   •全面清扫雪峰反上帝之道(二) 为何另立上帝?
   以严肃的态度严密的论证驳倒了雪峰的荒谬言论,雪峰无从辩驳,又不肯认错(一旦认错,雪峰创建《生命禅院》的根基就毁了),雪峰就采取“一赖二骂三诬告”伎俩,写出《清理小溪制造的垃圾》《告小溪》,不敢涉及核心问题如“上帝的起源”等实质问题,尽在一些鸡毛蒜皮枝节问题上抵赖、以编造的谎言诬告我“胡编乱造”、“捏造事实,揣测、“莫须有”、。。。。更加之以人身攻击〖我看出小溪有政治野心,最终会“黄桥兵变”“黄袍加身”于我。。。。。。〗。这些 鸡毛蒜皮枝节问题实在没有辩论或澄清的价值,但是为了揭穿雪峰这种极其不诚实的“一赖二骂三诬告”贼喊捉贼伎俩,我不得不从雪峰来信中找出雪峰话语的原始证据,就“阳圣”“以太”“小溪要求转载”“野心”“重建中华文化委员会主席”。。。。等等问题上,拿出精确准确的雪峰来信日期时分秒和相关前后文公布出来,完全揭穿了雪峰“一赖二骂三诬告”“贼喊捉贼”的拙劣伎俩。
   在铁证面前,雪峰无话可说,就抛出了惯用绝招,撕去仁义道德真善美爱的面纱,破口大骂,写出了《小溪爬上了禅院耻辱柱》。其内容如何无须多说,看看禅院草们的反映就足以说明问题了。雪峰《小溪爬上了禅院耻辱柱》在他自己的《生命禅院》网站发表后,居然没有一个禅院草跟帖支持!这是不是破天荒头一次?要问雪峰自己才知道。这在禅院网站恐怕要算一个奇迹。
   平时凡是雪峰发的文章,禅院草们总是纷纷异口同声跟帖支持、赞美,记得一两年前偶然看到一个场面:有一次雪峰的一篇文章发表后,一天过后只见个别跟帖捧场,雪峰的心理不平衡啊,可以用“怒不可竭”形容,专门就此写了一篇文章,如诉如泣怨气满溢,禅院草们见了,大家赶紧跟帖安慰支持, 雪峰才消了气。
    因此可以想见,雪峰《小溪爬上了禅院耻辱柱》一文始终没有一个禅院草跟帖支持, 意味深长。这可不是平时一般闲聊的文章,在这“大是大非”问题上本该“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居然得不到一个禅院草支持,这对雪峰来说,无异乎挨了一闷棍,可又不好发作,以免更加难堪。好比雪峰重拳出击结果打肿了自己的脸,雪峰只好把打落的牙齿咽下肚。 雪峰真的好可怜!
   
    主耶稣说 凡不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我的,也不配作属我的。(马太福音10:3)
    我的十字架在哪里?今天才意识到,我的十字架原来在生命禅院,这个十字架我已经背了四年,为写下了十几万字(大都以私人通信方式规劝雪峰),一直有感动要帮助雪峰摆脱魔鬼的捆绑,得到释放,最终得着耶稣基督的救恩。
   可是这个我一心要挽救的雪峰,今天把我钉“禅院耻辱柱”,不由得联想起两千年前犹太人把耶稣钉十字架。 但是情况大不相同,当年是犹太民众而不是罗比拉多,今天钉小溪的是禅院的彼拉多—雪峰,而不是禅院草----而且没有一个禅院草跟帖鞭打----说明每个禅院草都还有良知,可以说,每个禅院草都有机会得着耶稣基督的救恩。雪峰还不悔改?难道要等到进了火湖才知道哀切嚎哭吗?

   希望禅院草朋友们也都能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一起跟随耶稣基督,走唯一得救基督的道路。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非曲直自明。我在此也特别关照禅院草朋友们,可怜可怜雪峰吧,他要骂我你们尽可跟着骂吧,没关系,我受辱骂不会生气,因为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耶稣说“你们若为基督的名受辱骂,便是有福的。因为神荣耀的灵,常住在你们身上。”(彼前4:14)。为了促使雪峰能放弃反上帝反耶稣反上帝之道、回到耶稣基督正道、得着耶稣基督的救恩,我批判雪峰,他没有能听的耳,反而骂我,越骂我我越蒙神祝福,你说我怎么会生气?反而他越骂越显明他是理屈词穷,谁都知道,无理才会谩骂嘛。
    不过我相信,禅院草们会一个个逐渐明白过来,知道怎样是真正帮助雪峰。
    我在《全面清扫雪峰反上帝之道(一)序言》 中已经摆明,我与雪峰无冤无仇,而且情深义重。2004年10月我已决志信耶稣、已经向教会报名参加下一次受洗典礼(我们教会半年举行一次施洗),雪峰为挽留我几次让我作阳圣或分院长或。。。。。, 我怎么可能接受?雪峰以己度人说我不愿屈居他之下、有野心、要把禅院带到什么方向云云,不是很可笑吗?那时雪峰落到单枪匹马无处容身的境地我是他的唯一出面支持者,他还这么防着我、怕我搞“陈桥兵变”什么的,满腹“权力斗争”的思维,这就是雪峰所谓智慧巅峰的“浑沌思维”麽?还是“混沌思维”馄饨思维”“浆糊思维”?由此也可见他的私心多重、把个人的权威看得多么重,想想他搞生命禅院是真的为了拯救人类还是为了什么?真的为了人类,就该从善如流,有德之人,功成不必在我,看看雪峰呢, 他要的是个人绝对权威:““我是浑沌元初。。。不要与我对抗,对抗的后果是死亡” “所有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之道的人;所有具有人性,追求人性的自由,追求人生幸福,追求人间吉祥如意的人,都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 “要想活,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要全世界人都来服从雪峰听从雪峰?雪峰如果不是疯了,就只能是走火入魔了―――正如雪峰2004年10月15日一度醒悟时说的:“现在看来,我感觉自己就是上帝的使者,耶稣和释迦牟尼的化身纯粹是走火入魔的结果。” “我仍然处在走火入魔的境地,否则,怎么在我的大脑中会出现如此让人繁杂莫名其妙的东西呢?难道是撒旦在借助我施展魔法?”
   禅院草朋友们,你们想活吗?必须做个决策:是信雪峰跟雪峰?还是信耶稣跟耶稣?雪峰连他自己都救不了,能救得了你们吗?耶稣说(可8:35)“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耶稣是救赎的主,也是审判的主,“除祂以外别无救主”【徒4:12】
   

   暂且放下雪峰反上帝的话题。单说雪峰企图用生命禅院“诺亚方舟”“召集活的灵魂”“发放去天国的签证”“从现在起,我将堵死一切去往高层生命空间的通道,只留下生命禅院一条路。”,来对抗和否定耶稣基督以肉身生命与鲜血建立的十字架救赎计划,这是什么罪?将来的末世大审判,“耶稣进前来,对他们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28:18)。审判的权柄全在耶稣基督。你们想想,雪峰与耶稣作对的下场是什么?
   上帝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雪峰的“上帝起源论”直接否定、贬损上帝、亵渎上帝,雪峰犯下这项大罪,下场能好麽?
    雪峰妄图逃过审判,信口雌黄自欺欺人地说:“没有末世大审判,我走遍36维空间没看见大审判台” ―――雪峰连自己的电脑的灵都看不见无法沟通, 还能看见什么36维空间?何况末日大审判的时机未到,大审判台当然还没设立。白色大宝座的审判是在耶稣再来时才出现:
   “我又看见一个白色的大宝座,与坐在上面的。从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无可见之处了。我又看见死了的人,无论大小,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展开了。并且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死了的人都凭着这些案卷所记载的,照他们所行的受审判。于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启20:11-15)
   悔改吧,雪峰,顾得了面子顾不了里子。脸肿了几天就可以消肿,替魔鬼作殉葬品,进了火湖才后悔就晚了。 现在真心向耶稣基督上帝认罪悔改,还不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