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中学时代(9)炼钢]
万润南
·为什么共产党“气数未尽”(5)
·山坳上的共产党(1)
·山坳上的共产党(2)
·山坳上的共产党(3)
·山坳上的共产党(4)
·山坳上的共产党(5)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一)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二)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三)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四)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五)
·ZT芦笛:从蒯大富赞江青说到“人民文革”(六)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新年新希望
·一张照片和世界银行的两份报告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赞同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盘点四通》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2)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3)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4)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学时代(9)炼钢

   
   前面我们说过,上中学前,在小学的最后一个暑假,疯了一回大赶麻雀。我一直搞不懂老毛为何要跟麻雀过不去。但旌旗遍地、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的大场面,共产党的社会动员能力,绝对让人印象深刻。
   
   刚上中学,又赶上了六亿人民新一轮集体疯狂:大炼钢铁。
   

   一九五八年秋,初一开学,正是大跃进的高潮。学校里、街道上,全是标语口号。什么“多、快、好、省”,什么“十五年赶上英国”,什么“钢铁元帅升帐”。宣传画上,一个方头方脑的家伙,打扮得像古代的大将军,背上插着元帅旗,手里举着令箭,上书“一○七○”四个大字。五七年的钢产量是五百三十五万吨,老毛下令五八年要翻一番,全国上下因此而疯狂。
   
   为了一○七○万吨钢,学校的操场也搭起了小高炉。一个瘦骨嶙峋的化学老师,日夜奋战在土高炉旁。鼓风机呼呼的、高炉里烈火熊熊的,流出的铁水红红的,化学老师的脸庞黑黑的。学校最高领导,支部书记张毓恒,亲自给炼钢第一线的英雄递毛巾、送茶水。
   
   铁水流在长方形的模子里,冷却以后,变为泛着青光的铁疙瘩。据说这就是“钢锭”。它们被结上红绸带,化学老师被戴上大红花,然后是敲锣打鼓地去报喜。这些冒牌“钢锭”,就成为“一○七○”的一部分。
   
   两年以后,这些铁疙瘩仍然静静地躺在学校食堂旁边的废料场里,锈迹斑斑,丑陋不堪。
   
   我们的任务是到处捡废钢铁,来喂饱这个土高炉。有指标,搞评比。你说,上海的大马路,哪里能捡到什么废铁?我就在家里逼母亲。母亲把旧的炒菜锅找出来,砸碎了,让我去完成任务。砸锅交废铁,是那个年代的真实故事。
   
   家里的铁家伙,都收罗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花园洋房的铁门。漂亮的法式铁栅栏门,有一天我放学回家,也发现不见了。不仅是我们家,明德邨所有的铁栅栏门,统统不见了。原来是居委会的陈老太婆,领着人来把它们都卸走了,去填了不知哪里的土高炉。那么漂亮的铁门,也变成了锈迹斑斑、丑陋不堪的铁疙瘩。
   
   那个年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城市到农村、从厂矿到学校,遍地都是大炼钢铁的小土群。不知毁掉了多少美丽,化成了多少丑陋,才填满了老毛的无知和狂妄。
   
   从大赶麻雀的遍地旌旗,到大炼钢铁的遍地烽火,体现了共产党超凡的社会动员能力。善用这种能力,例如胡、温,在这次四川震灾中表现出来的反应速度和效率,全世界都为之动容。但像老毛那样,滥用这种能力,其劳民伤财和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全世界也为之侧目。
   
   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当头不容易。脑袋稍有发热,决策稍有偏差,就会酿成弥天大祸、乃至生灵涂炭。所以,当今为政者,不可不戒慎恐惧、如履薄冰。
   
   毕竟,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太依赖于某个非民选领导人的个人素质,不是一种好的制度。所以,政治体制的改革,对我们来说,依然任重而道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