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短诗七首]
自立博客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诗七首

   短诗七首
   (首发稿)
   
   
    刘自立,

   
   
   一
   
   
   有人说沉默是金
   言语是银——但是
   
   情形有时刚好相反
   我们不能说出沉默
   就不能发言
   
   反之,如果我们辨识金子
   在银子闪亮的天边:我们是属于上空的星辰吗?
   
   回来的道路既无金也无银,只有石头
   在穿越时空,只有他,坐在树下
   坐在砍伐睡倒的巨木旁边
   试图看看金子和银子
   做成的泪滴
   漫漫淌下
   
   那是金子融化的血液
   闪光的冷漠
   和银白色矜持
    的泪滴
   
   是的,无人知道
   价值,在哪里变成光亮
   和黑暗
   
   
   二
   
   
   陌生人来了
   陌生,给陌生一个权限
   因为还是他这样说——
   熟人之间,没有发现
   没有发现灵魂交流的通道
   
   而我们生息歌吟
   在歌吟节奏的间歇处
   看见大沉默
   竟然不是人类的沉默
   
   因为他又说,大沉默是上帝播撒的梦境
   
   于是,小小的无声宝贝
   被玩于鼓掌
   其八个侧面都有历史痕迹
    和人间悲剧
   
   我也不知道
   我们如何躲避这样的牺牲
   供奉这样的牺牲
   于上帝
   
   一如,我们看见道尘肉身
   走过他前辈走过之路
   然后,叫喊一声:
   救救我!
   
   ……那声音陌生而且熟悉
   
   
   三
   
   
   于是,悲剧转换成为静穆
   
   没有活动舞台,从这个时代走到那个时代
   没有走上台阶杀死恺撒的现代之布鲁图
   没有隔在夹缝中面对两座教堂的
   伟大的伊斯坦布尔之桥
   没有沙漠倒竖起来
   遮蔽沙漠的十戒
   
   只有眼睛看着眼睛后面的眼睛
   
   看见视而不见者的面孔带着假面
   看见假面和真面的真假游戏
   看见价值观在价值观里
   叠加的囚中之囚
   看见人中人
   鬼一样的
   面孔
   
   于是
   人们走到泉水的身旁
   对泉水边的帕帕基诺说
   捕鸟人
   你起飞吧!
   
   
   四
   
   静物,于是全被感动
   他们安排好凡高的队列
   抑或走向一缕阳光
   在黑色森林的夹缝中
   留下通天小路
    和小路上世代东西方猎人的足迹
   
   一纸圣条上,登堂入室的黄色鸡绒
   竟然展开她们的球体
    瞬间,消失在杯盏之间
   
   女人躺倒的床榻,翩翩起舞
   静物,现在改变队列
   犹如诺门罕战役的欧亚方阵
   并不能感动中国草原的麻木
   
   静物
   和静物对话
   
   只有光纤在弯折
   在变形
   在哭泣
   
   光线
   对着倩影
   映出她的曲线
   
   
   四
   
   
   缠绕的本体无法认识
   一如认识的本体
   缠绕不清
   
   他们雄伟地走上血祭台
   他们杀死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人
   他们说,这样,上帝就满意了
   然后,他们继续建造玛雅金字塔
   并且在长及上天的无形台阶上
   上下自如
   
   这是一条从上到下直惯人心的大道
   
   道旁俯卧着千年的尸首
   那些眼睛望天的人们
   在死亡中重新婚变
   为了看到大姆神赋予他们
    "知道"之力
   
   但是,他们没有成功
   他们是喊着万岁的
   失败者
   
   万岁,一切遭受失败的人!
   
   
   五
   
   
   语言和人
   人和语言
   究竟孰前孰后?
   孰大孰小?
   我不知道我是一组语言
   还是,我面世,就会喊出爹娘!
   
   他们说,你一说话,就丧失了语言的宝贝
   ——我同意这样的观感
   
   所以,我的人格在语言中分裂
   寻觅和悲叹
   
   我和朋友说出我的故事
   她说,你所有语言中
   一语中的的
    就是逃亡!
   
   于是,我看见语言大队跟在我的身后,留下
    一如西伯利亚一样宽广的回声
    林木和沼泽
    野兽和人群
   
   我向列维坦倾诉的异乡情调
   在日本樱色正浓的时节死去
   我吃掉几颗大地的马铃薯
   就着凡高之灯的光芒
   用黄色涂鸦太空
   并且,给他们这些外星人
   留下一张人类悲剧的
   剧目表
   
   
   六
   
   
   语言中止
   音乐休息
   太阳转移
   星空塌陷
   
   这,没有什么不得了
   我只是坐在所有草原的角落里
   琢磨角落的含义,因为,他们说——
   他们是强势的中心,而且在中心一旦解构的时节
   还是要在角落里欢呼节日
   
   那么,为什么要求中心城市的节日
   成为典礼呢?
   
   为什么你不可以撕碎语言
   中止音乐
   让太阳变成一千个
   让星星走入人家
   举行婚礼?
   
   他说,星星可以走进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只是看你,有无信仰!
   
   
   七
   
   
   成群结队的人们铺开革命的风暴席卷大地
   旗帜和马队在经历了生死以后
   直捣崩塌的冬宫
    或者凡尔赛
   
   那是一副未被悬挂的图景
   虽然它斑驳陆离
   却还是质感十足
   
   我抖掉珍贵的历史尘埃
   和光同尘地炫耀风暴
    和风暴中心的寂静
   
   这种寂静,我们已经领教了
   
   马队和铁蹄,现在从纸张的这一面,爬上另一面
   犹如语言,从这一方,接触另一方
   根本不知道是谁
   布置了边际效应
   因为,一个词,可以是解放
    也可以是奴役
   
   艾舍尔,他,并无回答:
   鳄鱼,何以爬得如此之快!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