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膺品(小说)]
自立博客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哈维尔和主流政治学诉求之差别
·人,岁月,艺术
·叙利亚人正在死去!
·对王立军事件的另一种观察
·庞德之所谓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2
·辑寅恪大师书以史辨今记3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宋彬彬罔史欺世证纲
·打倒四人帮和驱逐周薄王之比较
·与红卫兵争论的几个回合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不能诉诸法律,就诉诸历史!
·“坦克如今从东来”带出的评议
·重庆模式也是中国模式
·卞仲耘是文革发动者吗?
·紅衛兵政治與毛派復辟風
·zt中文世界中的兰克形象(外一文)
·吴宓、陈因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吴宓、陈寅恪诗歌观分梳浅析
·也谈一谈左、右分野
·读李慎之先生诗集《谨斋吟草》
·如果J.穆勒来中国(上)
·读宋教仁集感言
·好政府与代议制习读录(下)
·反思潘恩及其他
·斯大林和昂山素季之间的莫扎特
·修正主义录
·蒋、毛较量成败谈
·评蒋庆 贝淡宁儒家宪政说
·革命-复辟论(上)
·革命-复辟论(下)
·共和千年之叙
·如何定义“文革”?
·长诗死亡赋格8月5号!
·“潜规则”一说忽略了什么?
·蒋经国从贼变人?
·共和,民主,自由之关系论
·胡适实用主义和自由主义
·洪堡的自由主义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上)
·夏多布里昂墓后回忆录读解(下)
·温习日本史(上)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温习日本史(中)
·开启“欢乐之门”
·温习日本史(下)
·读托克维尔该注意的问题
·鉴析史迪威
·这部电影很可鄙!
·胡适实用、自由主义之析(补充稿)
·也说鲁迅
·意识形态考
·意识形态考
·英国宪章运动启示及其他
·达成共识与保留异见
·解构圣经的文本
·潘司令逝世有感
·敲打改革的人
·敲打改革的人
·也谈“红太阳”问题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臣罪当诛天王圣明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膺品(小说)

膺品(小说)

     写得不错的卡尔维诺引用虚构的勃罗的话说,记忆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下来,就会消失。   同一个卡尔维诺还说过,宋王朝故宫的映像,分裂为闪亮的碎片,像漂浮的叶子。   离这次聚会准确的时间还差半个小时。合上卡尔维诺的书,她,就从书本中的隐形状态里分身出来。她坐在这座宋朝风格的建筑物里。这座建筑其实是一件膺品。外墙新漆染红,但没过多久,已呈剥落状。厅内灯光昏暗。蛋黄色的护墙板和几副不出名的国画,撞进她的视线。她转向她的女友,与她寒喧。话语一出,心迹似被隐去,而记忆,在她们的话语上蹦了几蹦,好像鱼离了水,在痛苦地死去。不必记住什么。人,如果活在纠缠不放的记忆中,那将是极其可怕的折磨。在记忆的影子稍稍退却后,我发现,她确有一种解放的外貌。而她的内心如何,怕没人确知。于是,在记住和忘却之间,我们看到一个女人,是千千万万的女人中的一个。然而,尚未被杀死的记忆,在记忆和忘却之间的飞地上存留。人,尤其是女人,她们注定要遭受许多的苦难。记忆是遥远的,而忘却,有时就在眼前。一种极大的力量,从两个方向在拉着她,而她,不能不对所谓的远方,有所关注。她的眼光,是注定要留在远方的。而远方和未来,分别是对于时空的定位。是的,诗人们喜欢用“未来”这个虚字。现在,她敏感这个词,也许有一种惧怕。当一种惧怕的心情被人保护起来的时候,事情也就变得更加复杂。在她们的小心的对话当中,我看见,她用她细长的手指,在试探地触摸这个词体。而抚摸此物,是要有勇气的。但是女人的勇气和勇气本身,完全是两码事。她睁大眼睛,看着她的女友。她的女友同样凝视着她的眼睛。女人之间很容易互相穿透对方。问题是,她们常常克制着自己。四目相视,其他的地方就变得混浊而灰暗下来。在女人们的眼睛里,首先带进的,当然是她们的心目中人。也许,是由于她们对视的时间过长,空气,变得有些紧张起来。还是我们的主人公的感觉更加敏锐些。她把视线稍稍退后一些。她感觉到她们之间的感觉,新近产生了质感,产生了重量。还是她的女友的一句话,把她们从迷雾般的出神状态里挽救了出来。她说,“人愈多愈孤独,是吗!”说完,她们反而坐得更紧。皮肤的感觉,互相接触的感觉,心与心牵扯的感觉,将她们合二为一。她索性把手放在她的手上。同性间的温存脉脉而生。她说,“你还好吧!”  隐形的聚会就要开始。建筑物的大门早已打开。各种回忆,在路途上奔波而来。他们当然纷纷变形,从大人物到小人物,从男人到女人,从冷面孔到热情娃,狡猾的,美的,单纯和丑陋的,都依次排列在她的面前。浪迹天涯的好汉和内心流亡者,都已变成文字,变成诗歌里的符号,把人们心里的所谓的诗意,焕发出来。站立在我们的面前人们,被词语取代的人们,现在开始表演了。于是,在人们用所谓的诗歌,来互相交流的时候,事情可以变得既单纯,又复杂。诗歌,直接地进入人们的内心,是一件十分不易之事。但是诗歌的失败,恰恰在于他往往被听众阻隔于人心之外。这也就使那些不愿意被穿透的听众,有所逃避。我知道,她,是不愿意被诗歌创伤的,或者说再创伤。女人,她对于诗歌的邪恶,有过多的了解。而诗人还是要照例朗读他们的保留节目,如浪浪[烟][酒]等诗。没人知道聚会是怎样开始的。本来,室内有一些等待的音乐,把枯燥的会堂打扮了一下。而后,人的实体和他们的影子,像一阵阵风,从室外飘进来。那是一个春天的晚上,却有着秋天的凄爽。我听见音乐里有一把大号和无数的弦乐,互为交织,盘缠。大号的余音,伴随着一些男人说话的声音。他们是音乐的不协和音的尾巴。这时候,这样的尾巴,却愈甩愈多。整个室内,渐渐被一种污浊之气压迫,冲塞。一个猥琐的男人忽然走到麦克风前,他居然宣布聚会可以开始。其实,我看这次聚会早就开始了。因为这样的开始,根本不必宣布,而我,当然是以她的到来来,算做这次聚会的开始的。麦克风,煞有介事地在建筑物里四处回荡。那声音极为干瘪。我觉得只有她,在关注着麦克风。她在关注着那个站立在麦克风后面的人。不幸的是,我看见那个男人的目光和她的目光相遇,碰撞,再互相离悖。我发现,她,有着一种神态上的隐隐的悲哀。因为她对他,那个侏孺般的男人,产生了一种必定是注视的注视。这是让我十分不解的。我甚至看见她的分身,在我的面前,逐渐成形,成体。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室外忽然刮来的一阵狂风里,被分解了。我问,“你认识他?”她说,“是。”于是,人们果真开始浪起诗来。本来神秘兮兮的氛围,因为诗的狂躁,完全被瓦解了。   在我看来,所有的诗,都像一首诗。他们的声音,也像是出自一个人的嗓子。像这座建筑物一样,一种膺品,在室内弥漫开来,和那些时空间的苍蝇汇合,发出回声。建筑物的各个角落里,这些非人声的声音,使得我倍觉难堪。我也发现她的身影,在这些浑浊的声音里,越发坐立不安起来。虽然如此,她,还是听见了“未来”“远方”“星空”“大海”……这样的一批词藻。她的面孔暗淡下来,越发暗淡下来了。而坐在她身边的,她的女友的面孔,则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神态。人,在诗歌的大海中,正在无情地沉沦,堕落,变质,就像诗歌本身那样。而此时此刻,我的诗兴大发,我看见现在的她,坐在那里,她的身影,虚虚实实,幻幻真真地把一种切切实实的伤痕,清清楚楚的蚀刻在她的脸夹上。于是,她整个的人,在这个虚枉的朗读会上,完全在渐次转变成为一俱极为悲哀的朔像。而读诗的人嘴里发出的每一个词,都击活了她的脸上的皱纹。那样一种把词的力量凿进女人的面孔的艺术,是十分可怕的。而她现在,完全没有了防御的能力,听任诗人们对她的无端的进攻。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诗歌,居然会产生如此可怕的穿透力。而这样的一种穿透力,完全是非诗歌的,完全是经验性的,几乎可以说是人生之悲哀的一种奇特的写照。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那是一首似乎在写什么“船”的诗歌。船的存在和它的沉没,它的遇险,它的洋洋自得的漂流状态,似乎是连在一起的。更加重要的是,船的状态,往往朝向未来,朝向远方,在没有时间的大海里,她的时间和我的时间在接近,在疏远,在发生和覆没。而只有在这样的一个心灵大流放的心灵之大海里,我们对于诗歌的了解才慢慢疏通,慢慢契合。我甚至觉得,她的身体在诗意的诱惑下,正在把大海,从现实中转变为诗歌。这是一种近乎自杀的行为。你看!她的身体在诗歌的黑色海水里下沉,下沉。时间,在海水中化解,消失。她的心灵早于她的身体,接近了大海。或者说,是触动了珊瑚。现在,诗歌的语言化成大海里的碎片,被大海吸纳,而后又喷吐出来。她,作为大海的爱好者,不得不汲取所有这些元素。而所谓自由的元素,现在,早已演化成为不那末自由的元素。是的,她的沉没,是对于诗歌的衷情之哀的沉没。而她的被挽救,则必须是对于诗歌的一种反叛。这样的一个幻景,连带到我们的现在时,连带到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所谓的宋朝的建筑,这个建筑中的膺品,当然,也已沉没在海水当中了。我看到,有一艘船,我看到,有两艘船,我看到,这是互相根本不能靠近,一分钟,一小时,一年,十年,甚至百年都不能靠近的船。

     然而,我们不可能永远沉沦海底。我们要在适当的时候浮出海面。而所有那些浮出海面的日子,所有那些没有诗歌的大侵害的日子,反倒是比较安逸的,比较平静的。我还记得,那些日子,我们看到他,那个在宋朝的假宫殿里浪诗的人,数年前在异国他乡,在海岸上。他的身后是大海,是云天。他的存在,就像一个反对大海的符号。他意味着诗歌的沉没。在一段短时间里,是可以摆脱沉沦的。现在,他的口形微微抽畜,向着冲满水气的空气,吐出几个汉字。我们做了相应的回复。然后,三人离开这片大海。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看大海。白色的海水,正在变成灰色,变成黑色。我看见一艘真正的海船,跨过了海平线。我还知道,对岸,是另一个国度。那里的诗歌,也在蠢蠢欲动。现在,我们可以在离大海不远的一家咖啡座上,品名诗歌的酸甜苦辣。我们的周遭,虽然没有那末多的观众,但是诗人的表现欲,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都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他的话语,当然离不开诗歌。他的话语,有时从诗歌的话语中游离出来。谁也不知道,是他做成了诗歌,还是诗歌做成了他。他举起了一杯酒,向她凑过来。我看见了,他脸上的明显类同于她的皱纹。他的嘴巴里,吐出了一句他自己的诗歌中的字句。现在,她的脸上的那道皱纹,在微微的跳跃。这是两条一样的皱纹。两条一样的皱纹,从他们的身上游离开来,形成了组合,形成他们带皱纹的周边环境。在他们和我们的周边环境里,皱纹像毒蛇一样隐隐而舞。这是一种十分可怖的形迹。桌边,有一棵生长在市内的树。这棵树长得根深叶茂。一个黑人服务员趋前问候我们和他们。我并未做答。黑人很聪明,他看看我们,又看看他们。我们和他们,在这一异乡的环境里,正在严酷地分裂着。而他念的那首诗,却极为顽固地,在三个人中间活跃着。诗歌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是从影子走向实体的一个巨大的存在。这时的她,需要面对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两个基本点。她的惶惑比起他和我的惶惑来,更加严重。而我也不知道,我对于他和她的惶惑,以及三人之间的,更为严重的惶惑,是微波还是巨浪。那是人们要辨别实体与影子的惶惑。是的,她与他并未展开真正的对话。因为我吗!因为要面对不是现实的影子吗!也许。在她的心里,她会像我一样,把莫名其妙的注意力,转移到对于卡尔维诺的阅读之上吗!分成两半的子爵!分成了两半。他知道,在卡氏的读本中,这个世界上,有着许多影子的和实体的城市。它们是古老的,新奇的,是东方的,也是西方的。在一个互相作用的心灵深处,城市,真实地存在着。她说出那些城市的名字:菲利斯,爱丝美,拉尔达,美兰尼亚,莉安德拉,奥克塔薇亚……于是,谈话慢慢展开。谁愿意扮做忽必烈,谁原意扮做勃罗。是的,他们现在都在心里阅读一个古老的故事。阅读不只是一种翻印和模仿,有些别致的角度和视点,被这两位男女诗人所用,比如关于琵尔希巴城的描述。“{琵尔希巴有一个代代相传的信念:城的最高尚的美德和感情,都维系在半空中的另一个琵尔希巴里……这些居民还相信,地底另外有一个琵尔希巴包藏了所有卑贱和丑恶的事物……”   她问,“你在天上的城现在如何?”  “天上的城从来不变。”  “地下的呢?”  “震动下陷。”  “你自己呢?”  “在上升的时候下陷在下陷的时候上升。哈哈!”  “是你还是你的诗?”  “悬空!”  “你有你的空间,在大地上!”  “另一个城的空间。”  “我不记得了。”  “你记得谁?”  “卡尔维诺!”   我目送他们走出那座宋朝的建筑,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我毕竟曾经这样,把他们两人痛苦地,从我的那一双唯一的眼睛里,送出去。她们消失了。在我的眼前。在我的唯一的记忆中。他们走远了,在慢慢向着不分国际的月亮走去。我不知道是月亮吞噬了他们,还是他们吞噬了月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