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杨恒均思想解放系列》之一


   
   
   不久前,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同志吹响了解放思想的集结号,号召党员干部要解放思想,领导干部要么解放思想,要么卷铺盖滚蛋——“不换思想就换人”,要杀出一条“血路”……。从汪洋同志的一系列言行中,不难看出,他这次是动真格的,要言必行,行必果——思想要解放,解放的思想还要体现在行动上。
   

   汪洋的决心具体体现在“血路”两字上——杀出一条“血路”,既隐喻道路之艰险,也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改革也不是请客吃饭,会遇到顽固的抵抗,会有斗争,甚至会有“流血”。不过,这“血”会是谁的呢?是那些顽固不化、阻碍历史进程的利益集团的冷血?还是提倡思想解放的改革者和思想先驱们的热血?
   
   不幸的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都毫无例外地告诉我们,在任何时代,改革和思想解放之路上面都洒满了鲜血——而这鲜血绝大多数是改革者和思想先驱们的!
   
   1949年以后的历史就尤其惊心动魄,思想先驱和改革者们前赴后继,但几乎都一个个倒了下去。毫无疑问,正是这些思想先驱者们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在推动我们民族发展和社会进步,让我们顺着先烈们杀出的血路走到今天。虽然那些思想的先驱者和敢为人先的改革者没有几个能够幸免遇难,与我们同行至今,但我们却不应该忘记他们——
   
   大家不妨简单回顾一下,很多当今我们耳熟能详的代表普世价值的词语如“人权”、“自由”、“民主”和“维权”等以及诸如“讲真话”、“权力制衡”、“给领导人提意见”、“批评领导人”大家国人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儿都曾经让我们的思想先驱和改革前辈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有些甚至在仅仅提到这些词语时就被利益集团和暴君给灭了。
   
   在我们感叹他们命运悲惨和民族多难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如果没有当初这些先行者,今天我们也许离现代文明与和谐社会更加遥远?我们也许需要更多的时间在黑暗中慢慢摸索?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都有责任和理由为那些主张解放思想的领导干部鼓劲、加油,而且即使作为一名普通公民,我们也应该时刻关注思想解放。不过,让人感到非常不解的是,汪洋同志解放思想的呼吁发出很久了,省委和省政府一直在大张旗鼓开会学习,轮番发言表态,人人过关,甚至没有因为暴风雪而中断,可是,中国的民间却没有什么反应,而且十年来一直走在舆论监督和思想解放前列的网民们,对于汪洋同志的思想解放也不冷不热。在互联网上,无论是新闻跟贴、论坛还是博客,“思想解放”的话题几乎显得冷冷清清的。
   
   (春晚用语)为什么呢?我这里提一点自己的看法,算是抛砖引玉。
   
   最重要的一点,网民们搞不清这次思想解放的主题是什么,背景是什么。大家都知道,第一次思想解放,我们废除了两个凡是(1978年),第二次思想解放,我们虽然始终没有搞清楚“姓资还是姓社”(1992年)“要公还是要私”(2002年?)这两个问题,但妙就妙在让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巴,于是13亿人民继续摸着石头过河。
   
   那么,这次思想解放的主题是什么?或者换句话问?我们要解放什么?当然这和目前思想解放主要是汪洋同志在领导干部中进行有关,虽然我们也不时从报纸上看到一些断章取义的会议讲话内容,但总体上还是瞎子摸象——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到底要解放什么。
   
   我相信,很多能够坐在守卫森严的会议室里听汪洋同志讲话的领导干部可能和普通民众一样心存疑虑,摸不清汪洋总书记到底要大家解放什么思想,以及解放到什么程度,也就是界限的问题。前几天聚会时,一位律师问我,这次思想解放太突然了,会不会是“引蛇出洞”,然后一网打尽?
   
   问题很搞笑,但稍微对共和国思想解放历史有所了解的人,是绝对笑不出来的。我不怀疑高层领导人的善意和决心——中国确实到了进一步解放思想,来一次更大的改革的时候,但在现有的体制和强大的利益集团操控下,所谓“思想解放”到最后保不准就客观沦落为一个圈套,勇敢者稍有不慎,就会把这个圈套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到那时,思想还没有解放,灵魂倒很有可能从身体里被“解放”出来。
   
   虽然有同志写文章说中国的历次思想解放都是民间先动起来,最后迫使上面采取行动,所以看上去都是“自上而下”的思想解放和改革,其实一条看不见的线是“由下向上”的。这话太过于一厢情愿。中国民间一直在动,从来没有停止过,如果没有上面的关注和变化,你再动也是白动,甚至最终把自己动到死亡之地、永世不得翻身。例如,包产到户的政策据说产生于安徽某个地方农民的一次自发冲动,后经媒体大肆渲染,上面也睁只眼闭只眼,乐得你们去说北京顺应民意。大家难道忘记了,在这几个农民签订合约分地之前,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这样想甚至这样做的农民?——结果你想知道吗?都被活活整死了,你只不过只看中央电视台,不知道而已。就我所知道,我老家附近就有至少两个因为在文革中说出诸如“土地不如分给我们(农民)”就被折腾得家破人亡,理由是想复辟旧社会,阴谋推翻无产阶级专政。他们是不是比那几个私自搞包产到户的农民的思想更解放?不过,还是那句话,他们可能没有活到文革结束,被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给砸死了。
   
   所以,如果上面没有大力提倡思想解放,不允许反思20年的改革,一切都是白搭。现在即使是汪洋提出来了,下面仍然心有余悸。不过,既然上面汪洋们已经提出来了,我们总不能没有反应吧?!
   
   我更愿意这样来理解:汪洋同志(当然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认识到我们国家和民族要前进,国家要发展,那么改革必须深入,思想必须解放,但他(们)却不知道该解放哪些思想,从哪里入手,以及解放到何种程度等等。于是他(们)吹响了解放思想的集结号,一是给我们壮胆,二是想看看我们的反应,三是看我们能够冲多远。
   
   结果当然是两种,一种是官员和民众都积极响应,群起而冲之,结果弄得汪洋们都高兴得不得了,思想解放了,国家进步了,社会和谐了,我党稳固了,民众的幸福指数也水涨船高……
   
   另外一种结果则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大家不认为有思想解放的必要,或者大多数人仍然心有余悸,总之,下面没有多少人响应,官员们不积极,民众反应冷淡——正如汪洋同志最初提出思想解放时遭遇到的那样。当然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也总会有少数傻比站起来往前冲……。后果大家是可以预料的——汪洋们最终认识到自己的思想太前卫,脱离了中国几千年专制的“中国特色”,中国人不喜欢思想解放,中国人还不太适合思想解放,或者利益集团确实太强大,于是汪洋们退了回去(这对大权在握的一方大员并不是坏事),不但不再提思想解放,而且为了安慰利益集团和那些被利益集团玩弄得麻木不仁的民众,汪洋们不得不把那几个率先站起来响应自己最初提出思想解放号召的人撤下来、关起来,免得他们那被自己煽动起来的思想的火花继续冒烟……
   
   当然这是我的YY(意淫),可是就凭这YY,我们也应该积极响应汪洋书记的号召,至少让他听到我的声音:汪书记,是的,中国到了非再来一次思想解放不可的时候了,我响应你的号召,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作为一位普通的广东居民——一个网民,一名公民,我怎么响应汪洋的号召呢?我就从自己做起,率先解放我自己的思想吧。一直以来,一些思想不解放的官员让我们认为,公民没有自由表达的权力,更没有参政的途径,独立思考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甚至在互联网上的言论也经常被无理地删除……要知道,如果不是热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关心社会,先天下之忧而忧,谁会有时间无聊地到互联网上去议论国事,讨论思想解放呢?
   
   不如,就让我们先从互联网开始解放我们的思想,请不要删除我们讨论思想解放的帖子吧!
   
   杨恒均 2008-2-28 香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