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1)龙先生要找的政治家我见过

   今天看到《南方都市报》上龙应台先生的文章《给我们一个政治家》,我大惊失色。龙先生在台湾是肯定找不到他要的那种政治家了,但我们这里倒是有好多个,不知道是否可以给他们一个?
   龙先生对台湾民主有些恨铁不成钢,特别是对陈水扁失望之极,我深表理解,并有同感。然而,对于龙先生在中国最出色的报纸上发出呼吁“给我们一个政治家”,我就大惑不解了。龙应台在台湾民主政体下生活时间不短,访问过的民主国家也不会比我少,但怎么还对那种理想的政治家一往情深呢?弄出好像上下求索的样子?

   在龙先生的文章中,她提到2006年6月27日写的《今天这一课:品格》,她归纳了国家元首的四个核心责任:一,不管国家处境艰难,他要有能耐让国民以自己的国家为荣,使国民有一种健康的自豪感。二,不管在野力量多么强大,他要有能耐凝聚人民的认同感,对国家认同,对社会认同,尤其是对彼此的认同。三,他要有能耐提出国家的愿景,人民认同这个愿景,心甘情愿的为这个愿景共同努力。四,他不必是圣人,但他必须有一定的道德高度,去对外代表全体人民,对内象征社会的价值。小学生在写“我的志愿”时,还可能以他为人生立志的效法对象。
   看完龙先生以上对国家元首的“愿景”,我几乎手脚冰凉,口不能语。过了好久,我才能问出第一个问题:龙应台先生:你说的这种国家元首在民主国家有吗?曾经出现过吗?在哪里?是谁?
   在一个民主国家里,一个国家的人民是否以自己的国家为荣,好像不应该是一个元首的责任,而且更不是一个元首的“能耐”。在一个民主政体里,在野党就是要和执政党唱反调的,这是好事,没有必要和解,更不用“和谐”,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这都是民主的精华。人民对总统提出愿景的最好配合是选他当总统,不配合的最好方法是下次不选他当总统。再说,总统不是什么都要管的,在很多事情上,民众没有什么配合不配合的,更多的时候,总统倒是应该配合民众。至于文章中说的,小学生写立志文章能以总统为效法对象,就更是离谱了。西方哪一个小学的孩子写作文会以正在当权的总统作为效法的楷模?我的儿子在美国和澳洲都读过小学,如果有哪一个老师引导我的孩子把当权的美国总统和澳洲总理作为道德上的效法对象,我会把他们告到最高法院的!
   但是最让我感到害怕的不是我在民主国家没有找到龙先生文章中描述的这种“政治家”,而是我在非民主国家看到的都是你说的那种“政治家”,甚至还亲眼看到过!毛泽东、蒋介石等都是这种政治家,何以见得?第一,他们在位时,谁敢不为国家自豪?而且大多数人都是从一出生就被教育得“心甘情愿”地为国家自豪。第二,在野党——啊,根本就没有在野党了呀,这还不够和谐?第三,他们提的愿景不但让人民“心甘情愿”去奋斗,而且在中国,他们还为共产主义牺牲了好几千万人呢。还有,我们至今还在“心甘情愿”地奋斗!第四,集权制度下的元首们不但是孩子们学习的榜样,而且是大人们每天歌功颂德的道德楷模,这是毫无疑问的——除非你不想活了,或者想坐牢。即使在这些国家,由于公民意识的觉醒,这种政治家也不多见了,如果有人要见见,倒是可以去北朝鲜,越南,俄国等,那里有几位政治家的尸体至今还躺在水晶棺材里,供喜欢政治家的国民反复瞻仰。
   我很理解龙先生对陈水扁失望,但对她这篇文章《给我们一个政治家》,我真有些不理解。且不说陈水扁不符合这种“政治家”的标准,马英九又何尝沾边?
   就在几天前,我曾经写过一篇短文,里面提到,民主国家出现的都是“政客”——那种被民众选出来到政坛“做客”的人,他们来去匆匆,人民不满意,随时可以让他们滚蛋。而只有像北朝鲜和古巴才可能出现以前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政治家”——他们靠某种方式夺取政权,然后把政治舞台当作自己的“家”,鞠躬尽瘁,死而不已——死了还把接班人安排给自己人,继续当政治家。我当时写这段话也许是犯了幽默搞笑的毛病,但看到龙先生的文章,我就忍不住要自我引用。

2)如何找到一个干干净净的总统

   龙先生在文中说,总统要有基本品格,她说,小学老师教育我们不偷窃,所以,总统就应该“廉洁自持,一介不取”。
   龙先生愿望是好的,但这样的圣贤总统我恐怕你找不到。几千年的历史,世界各个角落的“元首”没有一个可以做到“一介不取”,做到“干干净净”,那些让你认为他们做到的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们根本不让你知道,另外一种是你用制度控制他们不敢取。千万别太相信有这样的品格的国家元首存在,再说,作为选民,也无法知道候选人的这种内在品格。作为选民,我们应该关心的是,被选举出来的国家元首如果贪污了,如果违反了小学老师教育的“不偷窃”的最基本道德品格,如果他不干干净净地为人民工作,我们的制度是否能够让他受到惩罚!——这就是民主制度的伟大之处!
   那么,让我们来看一下陈水扁,他是不是廉洁的,是不是一介不取?当然不是。可是,请大家扪心自问一下,陈水扁比台湾的历届总统更贪污腐败吗?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陈水扁是台湾所有总统中“最干净的”一个,他贪污的那一点钱,和老总统蒋介石以及蒋经国相比,微不足道,甚至和当时两位老总统身边的任何一个打手相比,都要少得多(我们就不和其他几个亚洲大国比较了吧),而且,就在他坐在总统府的时候,他的女婿被送进了大牢。这就是民主制度的好处!品德是个人的修养,总统候选人也可以掩盖起来,选民也不可能清楚知道每一个总统候选人的个人品格,但制度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品格不好的总统,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作为台湾的总统,陈水扁道德上也不是那些人攻击得一塌糊涂,至少他没有像蒋介石那样杀人,也没有像蒋经国那样乱搞女人吧——这同样要感谢民主制度,因为是民主制度约束了他,在民众面前暴露了他的所有缺陷,而以前那些总统,你暴露他的品德问题,小则坐牢,大则被暗杀(江南事件)。
   龙先生,请相信我,不管是你,还是我,抑或是所有选民,把愿望寄托在一个干干净净为人民工作的总统上是愚不可及的,但我们可以选举一个为人民工作的总统,可以用完善的民主制度(法制、权力制衡和监督)迫使一个总统干干净净地为人民工作!

3)民主就是政党政治,政党们太和谐,人民就不和谐了

   其次,龙应台先生在文章中说到未来的总统要有胸襟说,真的没有“蓝”跟“绿”了,让我们为受伤的手涂上舒缓的药膏……
   龙先生太煽情了,你描绘的场景太温馨,也忒和谐了,但你忘记了,民主政治就是政党政治,政党之间都像你说的那么和谐,那么有胸怀,不就像有些国家的民主党派一样?恐怕遭殃的是劳苦大众。政党争论不可怕,蓝绿吵架甚至打架也不是坏事,因为最终决定他们输赢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民众!同样,给民众一点信心,随着民众的民主素质在民主实践中逐步提高,他们会让政党们知道如何去为实现老百姓的愿望而打拼的——或者打架,也值得喝彩!
   说到实行民主制度,那些反对者最常用的理由就是:民众的民主素质不够。言下之意,就是还需要明君和圣贤政治家们继续教育、培养和提高,可是他们却忘记了,我们几千年经过无数政治家——从秦皇汉武到成吉思汗,再到鄙视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的伟大无产阶级政治家们——教育和培养的民众,依然还不适应民主制度。而且就像古巴和朝鲜,再给他们一万年,那里的民众的民主素质能够提高吗?
   民众的民主素质只能在民主的实践中一步一步提高。民主之路虽然充满坎坷,布满荆棘,但这是一条不归路,民众一旦踏上这条路,任何伟大的“政治家”都别想开历史倒车。
   那么民众如何在民主实践中提高自己的民主素质?我想就以台湾为例。大家不能不承认,台湾的民主相对于整个大中华地区,毕竟算是一个区域民主。既然是区域民主,就有他的局限性。什么局限性?台湾岛上所谓台湾当地人毕竟占绝对多数。而国民党被定为外来政权。所以曾经有绿营人士自豪地说,我们要准备掌权五十年。
   说这话的人,也太小看台湾人了,他们忘记了,台湾已经走上了民主的不归路,民主制度只能逐渐完善(这是民主制度的一个优点:在失败和失误中完善制度本身),而民众的民主素质也是在民主制度下逐渐提高的。台湾有些政治人物以为台湾的民众也会和他们一样停滞不前,眼中永远只有他们灌输的蓝和绿两种颜色,他们甚至认为自己翻云覆雨的能力太强了,弄得民众甚至看不到自己,不知道自己真正利益之所在。
   民主制度的本质就是让民众看到自己,而不是只看着政治家、国家和民族!这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以民为本”另外一个版本。台湾民众在民主制度的陶冶下,他们越来越把目光投向自己,看到自己的需要,自己的所思和所虑,而不再是跟着政治人物起舞。他们选择领导人的时候,标准也就只有一个了:对我和我家人有没有好处!什么蓝色,什么绿色,什么统一,什么独立,什么公投,都见鬼去。有了民主素质的人要求的是:我的口袋里的钱会不会更多?我的民主权利是否在完善?我的生活方式是不是不被破坏?我的孩子是否安全?
   龙先生大可不必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总统身上,希望他能够消除蓝绿对立,不必要!在民主政体下,在政治舞台上群魔乱舞的都是政客们,但政治中真正的主角却是手中握有选票的人民。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也是历史的创造者和历史的书写者。

4)别把教育孩子和民众的责任交给政治家

   我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总统?在龙先生的文章中,最煽情的就是过红路灯的故事,由此引申出,我们需要一个道德楷模总统来“教育我们的孩子”。这就好奇怪了,在民主政体下,我从来没有听说要找一个总统来教育我们的孩子。我们选择总统是来治理国家的,如果他道德高尚,当然求之不得;但如果不是,如果他忍不住犯了克林顿的“拉链门”,难道我们的孩子就要跟着他们学坏吗?
   在一个成熟的民主制度里,根本不需要总统来教育我们的孩子,总统靠不住,在教育方面,他比不上学校老师,比不上教育专家,比不上任何一个完善的制度。美国总统克林顿出现性丑闻,是不是让美国的孩子道德败坏了?正好相反,当孩子们看到总统也会犯错误,而他们的制度又能够公开曝光以正视听的时候,孩子们不但看清了政治和政客,也对自己的国家更有信心。布什总统从来就不搞女人——估计连他自己的女人也不搞了,而克林顿老是管不住裤子的拉链,可是,大家比较一下:克林顿下台前的民意支持率比布什下台前要低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