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自立博客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刘自立(北京)

   有一个朋友近来和我说起,何以六四只反官倒,不反体制,还帮助共产党抓起反毛者,来了一个保皇派和民主派的天然联合?

   我们先从一个现象开始入手。这个现象就是,八十年代的威权主义说+党的改革说=自由主义说,是否摒弃了民主。

   这个课题不是我的发明。在李慎之先生去世五周年之际,拜读他和许良英先生二人的信通,可以察觉这个课题。这个课题是这部通信集的一种内容,被载于兹,可以参考。(见《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民间印刷。)

   这个观点之争,被许老说成是:关于要民主,还是要"宪政"之争——民主和宪政之歧义,是不是存在——所谓宪政主义,是不是迎合了威权主义——所谓威权主义是不是在共党领导下,来一个摒弃或者最终摒弃民主的"护法运动"。这个争执当然非常重要,重要到连民主也会受到官方和精英的挑战。这个精英主义,按照许先生说法,就是不要民主,而要所谓"宪政"和"护法"——请注意:这里,假惺惺者们把专制主义的新加坡方式和邓的极权主义中共方式,横加混淆,鱼目混珠,结果导致一塌糊涂。这个一塌糊涂论,有几点:一,中共国可以不要民主,而要胡、赵,要党领导这场政治改革——任何民间的政治力量只是在体制内玩耍——他们还说,民间,本来也没有任何什么政治力量可以取代共党;就是"无取代论"——所以,唯此唯大、唯老胡、老赵+老邓——那么,现在是谁呢?!

   二,他们说,不要设想来一个真正的政治改革,而是要在共产党"实践真理"说的前面,做到"坚持"和"猫论",或者党的民主社会主义。

   三,这个改革说的价值论,就是王元化说过的"新启蒙",和五四无关的所谓"启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运用共党"软实力"、使世界中国化。

   于是,四,他们把所谓八十年代的"启蒙"运动切割于五四,借鉴于一二九的所谓"新启蒙"运动,做成八十年代的"新启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他们延续了陈伯达、艾思奇等人的马克思主义庸俗化之"新蒙蔽"运动。于是,在八十年代,自由主义真谛,在这些混淆论者的笔下,产生变形。这个影响的发效,就是六四民运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这个"伟大功绩",是由八十年代精英分子直接导致的杰作。

   我们的根据,来自李慎之先生和许良英先生的说法。

   他们在90代和00年代初叶有关于此的讨论,是这样说的——

   "王元化的所谓'新启蒙'究竟要把中国引向何方?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1988年前后,他看中了北京的金**……他1987年初从美国回来经香港接受《百姓》半月刊陆铿的采访,说了这样两断令人震惊的胡话:1、美国人是物质丰富、精神空虚,因此中国的改革不仅是中国一国的事,还要解决全世界的精神生活问题。2、1986年国内学潮平息了,现在可以放手搞改革了!到了1988年他在《光明日报》等报刊上声称:民主仅是一个'朦胧的理想',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我曾当面驳斥他:是你自己没有读过民主的书,不懂民主是什么,怎么可以说人家也不懂。他倒是老实承认了。

   这种人很会钻营巴结权贵(如邓力群),又善于投机取巧,很有蛊惑人心的本领。他编的《走向未来丛书》中有一本《走向现代化国家之路》,结论中竟然提出:落后民族要实现现代化,只有依靠'专制的铁腕'。这是吴**1989年初提出'新权威主义'的先声。当时我写过几篇驳斥文章,内地报刊都拒绝刊登。"(许良英信函,2001年11月21日)

   接到李慎之回复后,许又言——

   "1989年初听说王元化要搞一套'新启蒙丛书',对其具体内容一无所知。直至1993年包遵信出狱后找我交谈中才知道当年王元化的'新启蒙'与五四的启蒙精神不是一回事。……据他自己说,他是90年代经过反思后否定了五四,以后他似乎也没有再用过'新启蒙'这个口号"。(许良英信函,2001年12月1日)

   而李慎之坚定认为,"不过你说八十年代初王元化提出'新启蒙'竟是否定五四的新启蒙却使我大感惊讶。我不能想像除了回到五四以外还能有什么'启蒙'。"(李慎之信函,2001年11月21日)(关乎这一点,我们严重保留意见。主要根据是吴宓对于五四摒弃孔孟之仁道,采纳法家;摒弃希腊民主价值论,采纳马克思进行的当时之批判——在1920年。见《会通派如是说》徐葆耕着)

   这些说法,对于八十年代、我们称之为不但诗歌朦胧,政治学原则同样朦胧的现实,做出了提示。于是,我们才说,六四,国人的整体觉悟和学生觉悟,正好原出此道——这个道数的原则或者精髓就是:由党来领导民主自由。幻想于兹的教训是什么?就是六四!全面地、过分地、偏执地肯定八十年代的所谓"启蒙",祸害在此。六四十九年以来,中国政治生态,始终是八十年代学界思维的产物。这个东西,依然鼓噪精英政治加宪政主义。这些东西的现在表现是,要在政治以外层面,争得宗教自由,施行维权运动;要施行非暴力主义原则,而漠视官方暴力前提;主张由共党做为领导政改主体,等等。这些说法和做法,于六四时代的运作如出一辙!

   于是,九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分析,越来越明显。

   这个分歧就是,一方认为,要继续由共党或者某些精英(改革派)掌控政治改革——这是对八十年代所谓"启蒙运动"的无效重复。我们认为,这些精英力量很难启动中国真正的政治改制。换言之,六四运动的天真烂漫之政治原则,全部起源于八十年代的威权主义误导——而这个东西,在经过九十年代的挣扎不死以后,现在,正在沦为新一轮的乌托邦幻觉。其终旨,就是用"宪政主义"排斥真正的民主内涵,并和党内所谓"改革派",形成一道新的党文化防线,以期在将来发生变故的时候,继续其共党不死运动,共党改革运动,共党清官运动,等等。

   许师言——

   "他(指刘军宁——自立注)几年前用'宪政'取代'民主'的说法,对青年政治学者影响很大。不到一个月前还有人向我大谈'宪政革命','宪政运动',我给他泼冷水,他说我'迷信民主'!实在可笑!现在看来,对民主进行反启蒙的,不仅是官方和御用学者,还有那些标榜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许信,2002年12月31日)刘,据说以后放弃了这个看法。

   而在另一方,我们否认在中国可以实行这种由"改革对象"完全控制的官场改革。这个历经三十年的改革,现在完全破产。制定包含革命在内的某种选项,也许已经摆上日程——是不是应该争取这个选项,还要研讨。

   故此,我们现在认真阅读李、许二师的信通,真是非常必要,非常及时。因为,他们涉及了这个概念的重大区别:民主,或者"宪政"——这是一个问题;且不可用"宪政"(共产党宪法框架)压制民主。

   这个课题难道不够重大,不值得深入探索吗?! --------------------------

   原载《议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