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三十年来,新闻联播以不变应万变,不与时俱进,在今天中国的改革取得长足发展,媒体和新闻节目也逐渐多样化的今天,新闻联播日渐落伍,已经是有目共睹的,不从形式和内容上彻底改革新闻联播,不但严重损害我们国家和党的形象,而且——第三次思想解放,就应该从改革象征我们党和国家僵化的新闻联播开始。】
   我要求废除每年一次的春节联欢晚会的理由并不怎么充足,有些朋友可能会不理解,甚至认为我没事找事。不过,我不是站在观众的立场上,而是站在中央电视台的立场来说事,这样,各位可能更容易理解一些。
   对于我这位追看春节联欢晚会的,不看不舒服、看了更不舒服的观众来说,是没有充足理由呼吁废除春晚的。毕竟,春晚的收视率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 ,没有人强迫你非要坐在电视机前边看边骂。

   可是,我们这代人已经无可救药地弄了个春晚情结。拿我来说,自从年轻时看了几次春晚,就开始年年看,一年不看,就好像总少了点什么。到了国外后,尤其如此。那时国外没有实况转播了,于是,初一一大早就到唐人街中国店铺去租不甚清楚的春晚录像带来看。十几二十年就这么下来了,真可谓痴心不改。按说,并没有人强迫我看,我完全可以不看的,可我还是年年看,看后又不舒服。最近这些年尤其如此,以致今年在老家过年时突发奇想,认为政府应该废除春节联欢晚会。
   作为观众,我是没有理由要求废除春节联欢晚会的,人家一电视节目,你自己不看就走开,何苦来哉?可是,我把自己拔高一点,把自己弄到政府的立场上去看,弄到中央电视台的立场上去看——CCTV一套和政府的关系不用我多嘴了吧?
   屁股一动,眼界就高且阔,也立马就看出了问题,于是觉得每年一次的春节联欢晚会是非废除不可了。我承认第一次看到春节春晚时是多么的激动和兴奋,但那激动是因为当时确实太少娱乐节目了,更何况,当时全中国的老百姓也没有多少家庭拥有电视机。这两个原因成就了春节联欢晚会一炮而红,成为当时最牛的娱乐联欢晚会,而且,几年下来,终于成了娱乐节目中的传奇骄子。也让我们这些人染上了春晚情结。
   可是,时过境迁,随着改革开放,全球化和市场化,中国的电视娱乐节目日新月异,发展到今天,普通家庭都拥有了不止一台电视机,电视频道也从最初的几个,发展到十几个,到今天一般的家庭都能够收到几十个节目,娱乐节目更是丰富多彩,与时俱进。相比较而言,倒是中央电视台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还在原地踏步,以不变应万变。
   其实,如果脑袋活络一点的,早就应该意识到,CCTV的春节联欢晚会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也该退出历史舞台了。那么它的历史使命是什么?就是在建国三十年的娱乐苍白后,集中火力来一台高质量的娱乐节目。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在中国的娱乐节目相对发展了之后,这台老掉牙的春节联欢晚会还在那里忸怩作态,以歌颂主旋律的姿势来娱乐、忽悠大众,能不越来越尴尬吗?
   我想,这就是春晚年年受到关注,受到嘲笑和恶评的主要原因。当然这些又和这台政治性的娱乐节目,或者说娱乐性的政治节目分不开。
   傻冒也不会真把春晚当成一台普通的娱乐节目吧,这可是CCTV一套一年里最黄金的时段播出的节目。而这台几乎准备了大半年的娱乐节目又受到北京最有权威的宣传机构的层层审查,最终出台时不但是一套歌颂主旋律的娱乐节目,而且还多少带了政治任务的。
   结合上面的说法,就能得出春晚的两大特征。第一个特征就引用刘洪波的一篇文章的题目——“娱乐得不纯粹”——这话一针见血,说到点子上了。一台要弘扬主旋律,需要层层审查和审批,对每一句台词都要进行政审的“娱乐节目”,如果也能让全国观众满意的话,那就太低估中国人民的智商了。例如,听说春晚小品的对白要被审查来审查去,审查到最后,基本上都符合《人民日报》的用语了。你想一想,在当今网络创作突飞猛进,幽默搞笑的手机短信满天飞的信息时代,那种被一层层阉割后最终推出的春晚小品能引起多少共鸣呢?
   娱乐得不纯粹已经够遭了,按我说,还得加上一句,“政治得不够彻底”。弘扬主旋律,把政治宣传和爱党爱国爱人民军队教育融进娱乐中,寓教于乐,在大年三十也不忘记教化素质低下的中国老百姓,在我们这个国度本来不出奇。可是让人为难的是,这样一个重要的任务是交给一帮娱乐明星——想想香港的裸照风波和那些男盗女娼的戏子,我真为党和国家捏了一把汗,你们怎么就敢把教育全国人民的任务交给这些绝对不比香港艺人更正经的大陆娱乐明星呢?
   娱乐得不纯粹,政治得不彻底,使得春晚只能是一个不伦不类的大杂烩。而且,全国人民期待实在是太高了——就像我们那一代,还老想找回第一次在公家或者人家的电视机前看春晚时的感觉。再加上平时从来不看娱乐节目的作家、专家和学者也都不会放过春晚,结果让这台娱乐节目暴露在最犀利的眼光之下,无法藏拙。例如,中国大陆平时的娱乐节目基本上都充斥着拿老弱病残搞笑的小品,我也没有听到评论家们批评,可是一旦类似的小品上了春晚,就不行了。那个很好看的卖房子的小品(“为什么呀”)竟然反复讽刺老年痴呆症,实在让人不解。那天晚上,我的父亲幸亏早早上床睡觉了,否则我们都会很难堪的。父亲八十一岁了,少数时候并不是十分清醒。我想知道,那些和我一样观看电视的观众家里难道没有父母吗?他们难道不知道不但自己父母也会老的,而且我们自己也迟早会老的——如果他们家的老人长寿,他们自己又不早死的,迟早也会多多少少染上一些老年性痴呆症的病症,他们又如何能够坐在那里反复听几个小品演员讽刺患病的老年人?我倒是想问一句:为什么呀?
   再拿那个军嫂到海军基地探亲的小品来说,观众也指出了很多弊端,其实最大的问题是这个节目试图用娱乐小品搞政治宣传,正好犯了“娱乐得不纯粹,政治得不彻底”的毛病。这个节目到底是歌颂军人的伟大还是爱情的伟大?在当今中国把军人和爱情扯在一起,很有点征婚广告的味道。可是谁都知道,只要台海还没有打起来,中国的兵源不会缺,军人们也不会找不到老婆。难道大家不知道,找不到老婆的不是军人,而是农民工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在有海军基地的地方,各种夜总会和乱七八糟的场所都有他们的身影,甚至有他们作后台(当地公安不敢管)?到三亚和大连海军基地去看看,不就明白了?不要用这种煽情的东西来忽悠老百姓,越南又没有挑衅我们,又没有准备打仗,搞这种低级的宣传干啥?全世界可能只有我们的国度,动不动就把军人找老婆这种事情拿到全国人民的面前声泪俱下地煽情。
   由于春晚占尽天时地利,很多人都想插一手,把歌颂当下的主旋律和教育人民的政治任务交给一帮娱乐明星,把一场大型娱乐晚会交给宣传部门和中央电视台,加上层层审批,等等,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春晚只能招来越来越多的批评。从这个意义上说,不如取消的好。
   二十多年前春晚刚推出来时,不但给我们带来了欢笑,也让当时闭塞了很久的中国观众看到了豪华的舞台和精雕细作的娱乐节目,从此以后,每年过年,我们不再一家人围绕火炉,守望着亲人辞旧迎新,而是围绕着电视机,盯着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娱乐明星消磨一年中最宝贵的时光。对于我,这是一个天大的损失和遗憾。记得小时候,那些没有春晚的年三十,在煤油灯的飘忽下,父母和我们姐弟四个围绕火炉絮絮叨叨,在零星的鞭炮声中总结过去一年,期待未来一年,那场面确实温馨……后来那种场面没有再出现过,总觉得春节联欢晚会应该负一部分责任。
   * * *
   我呼吁取消春晚的理由并不是十分充分,但我在行文最后呼吁取消中央电视台另外一个几乎和春晚同时出现的节目的理由就非常充分了。我说的是每天晚上七点钟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
   我呼吁取消新闻联播的理由不但充分,而且说出来都有可能吓你一大跳——取消新闻联播的理由是它首先严重破坏了我们党和国家的形象,其次,是它更加严重地泄露了咱们党和国家的机密。
   改革三十年来,虽然我们的新闻媒体还是党的喉舌(我加上一句:人民的耳目——因为人民的耳目都是通过这些媒体了结“真相”的),但 毕竟也有很大的改进,特别是一些地方电视台的节目,很能够贴近民众,反映现实。可是这些年下来,只有一个节目顽固不化,像春晚一样,以不变应万变,那就是每天三十分钟的新闻联播。这个节目走了三十年,可是如果你把三十年前的某一天的节目和今天的节目拿出来对比的话,除了领导人名字从第二代换成第四代,其他的几乎一模一样:领导人出场时的顺序,歌功颂德的口气,教育的口吻,播音员的表情和动作……
   如果说有不与时俱进的东西,就是这个新闻联播了。你要宣传,想教育人,没有问题,但你用这种死板的方式,达不到效果不说,还严重破坏了我们党和国家形象的形象。
   要知道,当今世界上两百多个国家,拥有新闻联播这类节目的国家不到十五个,大多是像金正日和卡斯特罗这种独裁统治的北朝鲜和古巴。而且,当今还看新闻联播的中国民众一百个人里也不一定找得到一个,那一个还很可能像我一样,边看,边恶心。过去两年,我大概总共也就认真看了不到20次新闻联播看,几乎每一次都感触良多,共写了四篇关于新闻联播的帖子(《胡爷爷是坏人吗?》、《看8月22日的新闻联联播有感》、《电视历史上最低俗的东西出笼了》和《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等)。
   据说新闻联播已经成为中国的政治风向标,所以不能随便动,一动就出问题了。据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那场“政治风波”就是由新闻联播改革引起的,说是新闻联播没有突出领导,而是突出了那些犯了错误的领导,那些贪污腐败的事实,结果就弄得不稳定了。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于是这之后的十九年,新闻联播就一成不变了,甚至连播音员能不变就尽量不变,以致很多经常看新闻联播的官员抱怨说,晚上做梦,梦中见到的都是那一对男女播音员。结果,两个月前出现了一些新面孔,立即引起了国人的兴趣。听说有些教授如此激动,都准备开始写学术性质的论文了,要分析几位新播音员的面孔和表情之区别及其对中国未来之影响。
   难怪,现在看新闻联播的中国人越来越少。不过,也还是有人在看新闻联播的,而且风雨无阻,每天都一定要看。什么人?那就是世界各国驻华使馆的情报官和世界各个国家情报部门的情报专家。他们认为,搞什么情报都不如好好研究中国的新闻联播更快捷。从新闻联播里领导人的讲话中,他们探寻十三亿人的命运;从新闻联播领导人出场的顺序和上镜的时间长短,他们猜测我们的党内斗争;从领导人缺席以及多久没有抛头露面,他们又能推测出属于国家绝密的领导得了什么病以及准备什么时候死等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