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杨恒均之[百日谈]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政府应该如何维护城管和警察的形象?
·翻过无形的墙去了解中国、世界和我们自己
·我和负责扫黄的领导一起看色情录像…… 
·最近我为啥有点左?
·让每一篇时评都带来一片希望
·设立红灯区与废除劳动合同法
·卖鹅蛋的婆婆说,美国人都要饭去了…… 
·总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
·有一种“愚昧”让我看到希望
·杨恒均:好莱坞电影是如何在全球推销美国的?
·清明印象:这里,我们曾经来过…… 
·我该如何向儿子介绍一个真实的中国?
·全民医保会不会让我们“国破人亡”? 
·4月18日是我们的生日!
·人权、行动、计划之感想、联想和遐想
·莎朗斯通道歉了,成龙怎么办?
·海归儿子眼中最酷的中国人…… 
·西方教育让我儿子失去了“理想”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温总理为啥愿意与匿名网友对话?
·我爱真理,也爱我的老师
·奥巴马和马英九策划对付中国的“阴谋”? 
·带你参观我为地震受难者建造的纪念馆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西方最大的假期是圣诞节,中国最大的假期是春节,圣诞节是家人团聚吃圣诞大餐的时候,春节是阖家欢聚吃连夜饭的时候,但两个节日相差一个多月的时间,这对我来说简直是要命的。儿子在澳洲读书,圣诞节放假,回到中国,可总是要在春节前一两个星期不得不匆匆赶回去上学。所以,迄今为止,儿子还没有在中国大陆过一个完整的春节,实在是一个遗憾。
   
   这次我下了决心,让两个儿子不惜请假一个多星期,也要回到湖北老家过一个中国春节。为此我停下手头的工作,提前离开广州回到湖北随州,为他们准备过冬的被褥和衣物(小儿子过去所有时光都是在终年平均气温20多度的“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悉尼度过的)。按照计划,等我准备好了,他们再从暖和的海南岛飞过来,而我为了让儿子能够看到雪,昨天兴奋地把屋前的积雪堆积起来,做了一个我这一生做得最大的雪人(有点怪异的样子,我没有艺术细胞)……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堆砌这个雪人,是为了儿子从国外回来过年时可以看到雪,可是雪人却一夜之间长大了,因为风雪不停,儿子却有可能因为这场风雪而无法回来------
   
   今天,这个雪人竟然长胖了,原来雪仍然没有停止,而且地都冰冻了,新闻说武汉机场的冰冻更厚,火车也停驶……,随即得到的消息更让人沮丧,因为从目前的情况看,儿子能够赶回随州过年并顺利回到广州(搭乘返澳国际航班)的可能性在减少。心中很是失落。
   
   一年到头在外奔波的人,如果能够逢年过节聚到一起,那种温馨和幸福是笔墨不能形容的。我原来以为自己漂泊惯了,过年的感觉比较淡薄,没想到这场风雪让我生出浓浓的惆怅……
   
   也许是因为儿子的事在心里挂着的缘故,当我在新闻中看到广州火车站拥挤的镜头时,我的心更是紧缩,一种久违的感觉悄然而回。
   
   读过我《致命弱点》的朋友大概还记得,在这本书里,我对广州火车站作了比较大篇幅的描写(《致命弱点》第九章:你以为你是谁?),而读过我《致命武器》 的读者可能没有注意到,《致命武器》里主要构想是在广州火车站完成的。
   
   那时一回国到广州,不管坐不坐火车,我都会去一次广州火车站。在那里徘徊和观察。遇到节假日特别是春节,广州火车站人山人海,大包小包,当然谁都知道,他们中超过百分之九十都是民工——他们正是我《致命武器》里的主角。看着黑压压的农民工像打仗时冲锋陷阵一样朝检票口涌去,再看看火车站两边屋顶上的巨大标语“统一祖国,振兴中华”,我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当时构思小说的脑袋就有了种奇怪的想法(结合我以前的经历,见《间谍是这样诞生的》),看看这两个巨大标语牌下的民工,他们背井离乡,为广东和整个中国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是再看看他们的处境,蜷缩在火车站广场,香猪仔一样拥挤进条件最差的火车车厢,站十几个小时回到家乡……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用什么,用民工……
   
   后来我构思出台海两岸的统治者利用民工为“致命武器”,对对方政权进行致命打击的惊险故事情节。表面看我是在写一本惊险政治间谍小说,其实,我把自己特殊的经历和知识融进一本小说里,主要目的是想引起国人和统治者的重视:民工是为了我们的经济发展和建设做出了任何阶层都无法取代的贡献的,如果统治者和利益集团不把他们当人看,你们听好了,最后摧毁你们的将是代表了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农民和农民工!
   
   让我欣慰的是,从《致命武器》的读者反馈来看,我尽到了自己一份力。后来,由于有其他的工作和写作,我对农民工的关注相对减少了。
   
   这次从新闻中看到那么多民工滞留在广州火车站,加上儿子有可能无法和我一起过春节,心中的失落和惆怅像积雪一样压在心上。而当我在心中仔细掂量一下的时候,竟然发现,心中对火车站滞留民工的关心竟然超过了对儿子是否能够赶过来过春节的担忧。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昨天在网上和北京的小女子阿宝(吕尤)聊天,她敦促我写一下湖北的大风雪,给我们的生活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我答应她要写的,只是当时还不太清楚这场世纪暴风雪到底要把我们引向何方,停电停水吗?飞机场结冰?旅客滞留火车站?亲人不能想见?那样的文章好像新闻记者比我拿手,而且我呆在随州家里,又怎么能够写得真实呢?
   
   暴风雪带来的寒冷让人昏昏欲睡,今天我早早躺下,可是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脑海中总是出现睡觉前看的新闻画面:广州火车站滞留的旅客。一直到凌晨两点还无法入睡,干脆起床继续看有关广州火车站滞留民工旅客的新闻和博客。看到广州的志愿者,看到大家已经开始捐钱,我突然想,这次大风雪带给我们的只有寒冷吗……
   
   如果我还在广州,我现在会干什么?毫无疑问,我会加入自愿者队伍,前往火车站和附近广交会协助民工,我广州的朋友北风(http://wenyc1230.blog.163.com/)已经前往火车站了。可是,我不在广州,而且又被风雪阻隔在湖北随州。那么,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我的力量,捐一些款,给那些滞留火车站的民工——我能捐多少钱?当然是杯水车薪,不过捐了钱还是远远不够的,我想,我更拿手的应该是写文章,是的,写文章!于是在寒冷的冬夜,我坐在床上写这篇文章。
   
   窗外的雪好像还在飘,我的思绪也随着雪花飘来飘去……
   
   我们常常把圣诞节和春节比较,想找出东方和西方这两个最大节日的异同。最后发现它们确实非常相似,于是又试着找这两个节日的主题,也就是这两个节日是关于什么的。我想,这两个节日都是关于家庭团聚的。
   
   圣诞节虽已经世俗化了,但宗教的主旨并没有变化。圣诞节的主旨是什么?——上帝为了拯救世人而牺牲自己的亲生儿子,哦——再明显不过了,圣诞节是关于牺牲和爱的。事实上,西方人已经把圣诞节爱的主旨发扬光大,把这种爱从家庭团聚之爱扩大到社会的各个阶层和各个角落。
   
   在西方住过 的人都知道,每到圣诞节快要到时,各种慈善机构开始募捐,这些募捐得到的钱全部会用在需要照顾和资助的老弱病残身上。这么多慈善机构和这么多捐款的人(很多人只是力所能及地捐一些零钱,积少成多)使西方的圣诞节出现了一个很温情很温馨的场面:那就是欢天喜地迎圣诞的不仅仅是那些即将团聚、围绕在火鸡大餐前的有家可归的人,连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也都欢呼雀跃,期待圣诞的到来……
   
   因为圣诞节的爱不仅仅是家庭之爱,每年的圣诞节,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都能够在温暖的房子里过夜,还能够吃到免费的丰盛的圣诞大餐!
   
   我想,说起春节和圣诞,我们最应该比较的是这两个节日中“爱”的成分有多少。春节也应该是关于爱的,不仅仅是家庭之爱,还有更广的社会之爱。然而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我们还和过圣诞节的西方人有一定差距。
   
   我想,在这个大风雪的春节,至少在广州,也许是我们缩小这一差距、显示我们爱心的最好时节。那些无法回家过年的辛辛苦苦的民工,需要广州市民伸出爱之手……
   
   
   刚才写到“辛辛苦苦”这几个字时,我突然怔了一下,思索了几秒钟。我想,这四个字用来形容广东的民工是再恰当不过的。中国这些年的发展——还是拿广东地区说事,民工的作用和贡献可以说不排第一,也排第二。当我们现在在口口声声在世界发声,俨然一个崛起的大国到时候,我们没有人好意思提起,中国的民工的工资比世界上最穷国家的工资标准高不了多少,而民工正是靠这微薄的工资,为中国挣得了“世界工厂”的称号,同样用这种勤劳,推动了珠三角地区经济的繁荣和发展……
   
   回馈农业,回馈农民和农民工是中国政府提出的口号和政策,政府如何操作不得而知,但好像也是风声大雨点小。而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要说感谢民工,那就更是说得比唱得好听,——等你家水管破了,你还会到楼下顺手招几个农民工,等你家厕所塞了,你还会找不怕脏的农民工,等你要搬家,你还会把帮你搬家的农民工的工钱压到最低……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年在广东打工因工伤事故失去的手指头连起来比高速公路还长的事实,你也许不知道每年都有农民工活活累死,你当然更不清楚每年有多少农民工累坏了身子,含泪离开广东、回到家乡……
   
   也许政府说回馈农民工只是表明一种重视农民工的姿态,也许我们说感谢农民工只是为了求得一个良心的平安,毕竟要操作起来实在太难了。好在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之后,农民工总归是要慢慢消失的,因为他们根本无法住得起自己双手砌起来的高楼大厦,城市人也不会把他们当“自己人”看从而让他们感觉到家的温暖……
   
   但,这个时候,却出现了大风雪,让那么多农民工滞留在广东的各个火车站——也许这是上天的安排?——因为上天想让我们的眼睛和良心突然看到:原来我们身边有这么多民工,有这么多背井离乡、辛苦了一年要回家过年的民工……
   
   而这场雪,却让他们无法赶回去过年,他们也许要在火车站广场过年……
   
   我想借这个机会对政府特别是广东省人民政府,以及能够在广州自己家里过年的朋友说,别被这场世纪暴风雪带来的寒冷冻僵了——
   
   暴风雪带给我们的不只是寒冷,还有爱!你和我一起让这些被暴风雪滞留在火车站的朋友过一个充满爱的春节!!
   
   
   杨恒均 2008-1-29 凌晨 3点 湖北随州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