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自立博客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俄罗斯道路何去何从?
·金家统治是人类的耻辱
·孟浪:張敏新書《走向開端》出版
·苏联解体和普京复辟
·毁灭年始打油三首
·ZT大隈重信小传
·历史不会终结
·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浅释导读版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台湾民主问题的几个为什么
·zt雷蒙•阿隆论历史决定论和历史终结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劉自立

   人民文革者——一個二十一世紀新名詞——說,他們全部用心是要在體制內找到撕裂党的契机,實行類似起義之舉——這是“最最”重要的人民者的觀點,而筆者還是無法接受。

   我們的看法簡單說來就是,中國問題,几千年的歷史穩定性,穩定系統問題(控制論把這种系統稱為超穩定系統:“ultrastable system”,見金觀濤),農民起義之所以循環往復,不見長進,無法突圍封建專制而只能做到改朝換代問題,其關鍵是,我們祖輩沒有發現新思潮,新體制,新人民——也就是說,他們沒有找到類似“一聲炮響”以外,帶來了什么,這個問題,本來是一個常識問題。早在古羅馬時期的民主派哲學家西賽羅就說過,凡是不能繼承偉大事務的事務,沒有偉大之處(見『法律篇』)。

   中國人尋找政治體制突破,以造就偉大事務的努力,五千年來,只是到了今天,才有了一點眉目。這個進展,首先是摒棄了毛式革命,并且在摒棄這個革命的全部思想基礎上,尋找一种普世价值。再是,這個普世价值的尋找,也許甚至排除了民主的暴力(盧梭式)和科學的异化(官僚科技化體系)之觀念——這個為五‧四運動所不知的思維提示——而是找到了自由主義,民主憲政和權利制衡。

   至于這個新改革,新革命,如何進行,人們還在討論。但是有一點是清楚的,任何回到其他人民起義和人民革命中去的努力,都是一种复辟和倒退——因為這個努力,只是在實際上企圖規避自由主義的時代選擇,從而不具備任何歷史和現實意義。

   換言之,評介歷史上任何非自由主義選擇,應該匡定,其大致上只能產生荒誕和負面意義。對于文革的批判之核心,正好在此。文革中有沒有反抗,有沒有反抗的合理性,合法性,這是個退而居其次的問題。我們說過,人民革命,甚至農民起義,不也是反抗嗎!而且是大大的反抗——但是,這個反抗,是一种對于反抗的反抗,是原地踏步甚至是倒退式反抗——馬克思就欣賞這個原地踏步——他說,羅德島就在這里,就在這里跳舞吧(大意),云云——而我們,正好要批判這個丑陋和天真的反抗。這個反抗,与其說是作用于老百姓,不如說是作用于老百姓抬出新皇帝的惡劣行徑——難道歷史不是這樣寫就的嗎?百姓打倒蔣介石,劉少奇,難道不是這樣被党炮制出來的嗎!

   誰要是親信了這個謊言,就顯示他不懂得反抗本身,其實,是為了下一撥主子上台開辟道路。這是一切時代反抗者,成為反抗之反面的歷史悲劇和歷史鬧劇的實質。

   我們的意思是,討論人民文革者鼓吹的“反党”和“撕裂”,其最終的意義是,在回避人民今天選擇的前提下,重蹈歷史上人民起義抑或類似農民起義的思維盲點,而不适當地夸大那种小規模存在的革命和起義之意義,達到回到“凡是反抗就是正确”——這樣一個老式思考道路上去,從而重復不應該重復的,在歷史上反復上演,而不見任何實質改觀和真正進步的,那种起義和反抗。這個“反抗就是正确”論,其實非常淺薄,非常有害。

   阿倫特曾經對于那些反對共產主義的共產主義者,做過恰當無比的批判。那時,是人們起勁遵循麥卡錫主義的年代。阿倫特把他們喚作反對共產主義的“原共產主義者”。她說,他們以共產主義的方式來批判共產主義,“如果我們自身也是龍,那么,兩條龍中間哪一條龍最終會生存下來這一問題就變得毫無意義。”

   我們延伸這個判斷,就是,人民文革者,就是這樣一批反對文革的原文革主義者。他們和党的斗爭,也許也是“兩條龍之間”的斗爭,而這個斗爭,其實,已經變得“毫無意義”!此其一。

   二,因為,凡是不提供自由主義前途的革命和起義,其結果無一例外,是重復歷史上毫無意義的革命循環論,只是起到改朝換代和供奉新主子,壓迫新奴隸的革命。這樣的反抗和撕裂,甚至不如改革和漸進主義——如費邊主義和自由主義者所提倡的那些觀念。而人民者,既不考慮邊沁和穆勒,也不考慮考茨基和伯恩斯坦。他們從來沒有這樣的思想反饋和思維習慣——這本來就是文革后遺症患者的一個思維特點。這個思維特征,究竟是一個偶然,還是他們的确在思維上留下了空白,且要一生保持,抱殘守缺呢?

   從歷史的嚴酷性而言,1966年的造反,和1968年的清隊——出現了革命和反革命交替使用的毛主義戲謔——歷史上最為短暫的反抗和服從的實例,就出現于茲,在這三年不到的時間里,毛重復了中國歷史上反復上演的農民起義的失敗,胜利,胜利,失敗的鬧劇。毛很欣賞農民起義,他說,“秦皇漢武”,“還看今朝”。這個循環的實例說明,反抗的庸俗和尷尬。

   1949年前后的易幟,同樣說明了反抗——革命的虛妄和有害。反對壓迫剝削之舉是不是正确——這是個馬克思主義的問題。今天,由于几個時代的思潮侵襲和思想爭論,馬克思主義已經沒有他昔日的絕對正确性。孫中山早就指出,美國福特公司的做法,就是對于剩余价值學說的最為實際的批判(見孫中山“民生主義”)。我們的意思是,即便退一步講,文革時期人民文革者大獲全胜,請問,他們當時獲取的自由主義政治思想資源究竟如何!如果沒有這個思想資源,他們在中國要實行的,究竟是一些什么政治貨色!是巴黎公社,還是人民公社呢!他們究竟要造就何种獨特的政治體制和思想體系呢?人們可以設想,他們的胜利,慶典和宣言,是一种何等樣子的新事務呢?這些推論簡直是匪夷所思,不可理喻的事情。

   我們暫且回避文革造反派,在進入官方革委會以后的墮落和穢行,實際上,這些“邊緣人”什么政治、思想資本都不具備,只是毛式走卒和棋子。

   我們看到,關于革命是解放還是建政,也是西方學者研究的一個重要課題。對于建設過共和和民主的西方社會而言,如果這個問題照樣存在,那么,對于中國人,這個問題就是開天辟地的新事物。這個新事物是未來時。整個新事物,沒有出現在文革之中。其中可以解釋的地方有二。一是,正如同樣是阿倫特說過,通過革命來實現社會問題是不可能實現的。法國革命和俄國革命之所以墮落為恐怖政治,就是因為強行通過革命來解決社會問題而造成的。(川崎修《阿倫特公共性的复權》)

   我們對于阿倫特關于革命是政治建构而非社會解放,則需進一步梳理。但是,她提供的,關乎于革命不是解放——不是毛式打倒——而是要建設政治結构也就是美國式的憲政建設,當然可以理解。我們的推論是,人民文革者沒有拿出任何政治建設的方案,以符合革命和建設的一統論——也就是說,人民者,沒有任何政治建設的資源可以提供。他們無法提供他們不同于毛式、革命式或者社會主義式的任何理論和預言。他們是要起義的,以后呢?“迎闖王,不納糧”嗎!再接下來是,即便是社會解放,在文革里,當然也是子虛烏有的夢想。一致通過、兩報一刊、樣板戲、毛語錄……我們也許不需要再來描繪這個“社會解放”了吧!

   三是,人民文革者在什么時候,什么場合下鼓吹過自由主義,這是一個大問題。他們的思想資源,除去被歪曲的巴黎公社之外,上不見他們援引其他任何思想資源,下不見他們對此加以補充的,任何毛以外主義——他們只是說,我,反党了——如此而已——但是,你的反党,其實是用党資源反党,党不但不會全反對,其有大智商者,說不定還會暗自竊喜,說,看,一個反党者,是我們思維隊伍里的人——一般而言,人們說,那些造反派又要來了,也就是說,他們的反對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魔鬼一樣的暴力傾向——而這個傾向,是党文化真髓所在——“運動了”——人們喊道!。

   我們准備分析的,他們的思想資源,其實都是毛玩弄政治、革命游戲玩剩下的一些垃圾——如巴黎公社、大民主、社會主義法制、四一四思潮(所謂造反派打天下,坐天下——本來就是他們打了天下,坐了天下——其他都是奢談——他們顛來倒去的打天下,坐天下,其實只是根据他們解釋而言,不可能根据任何民間解釋;還有不上台面的太子党思維,聯動思維,中學生幼稚的四三派思維(筆者就是四三派,知道其反叛的全部虛假)……此外,人民文革者尚有何“新思維”,至少,筆者完全不知道。在這樣一個如此貧瘠的思想基地上,旗幟所到之處,還有什么是值得人們效法的偉大造反精神呢!

   1970年代出現的閱讀潮中,無論是哈耶克,還是沙夫和伽羅締的思維,沒有出現在任何造反派的思維之中——林昭式的基督教普世价值說,也末見于李一哲和楊小凱的思維——這個現實告訴人們,文革中人民文革者的思維,大大落后于北京或者其他地方獨立思考者的思維境界。而到了今天,我們還是沒有看到人民者們,在其文章和宣言中,如何界定普世价值和文革价值的區別和本質。他們除去運用義憤填膺的大起義、大革命一類鼓噪,不見他們占有任何自由主義的思想資源,以證實和解釋人民文革,解釋人民和毛。

   其實,我們講過,人民一詞能指和所指的內涵,已經被党完全強奸了。奸后怨婦情結的大爆炸,無以改變該概念的歷史過時性質。

   “人民”這個詞——是毛以及其他獨裁寡頭的代名詞,像是齊奧塞斯庫,卡斯特羅和金日成等等。人民和社會主義等等詞解,已經在百科全書里變得很負面——至少相對普世价值和政治常識而言如此。至少西方人士、自由世界人士,把“人民”這個詞匯,看成是列宁主義的一個象征——雖然,筆者以為他們一多半愿意采納公民或者市民這個說法的——在其政治學里如此。我建議人民文革者還是另找理論資源。

   四,有人說,你反對人民!看看人民不是在選擇克林頓或者老、小布什嗎!

   難道還有比如此無知,更加無知的無知嗎?

   人民在自由體制內部的含義和在“人民中國”的含義,難道可以如此危險類比,荒唐對照,且一視同“認”嗎?……毛的人民和美國人民,難道有任何享受權益方面的共同之處嗎!你,有一張選票揣在口袋里嗎?

   五,是不是筆者反對“人民”呢?如何定義集權制度之下的人民意識和人民本質呢?這個問題我們寫過文章。這里再行補充之。

   關于極權主義制度下之人民概念,許多讀物里都再三論述。他牽涉到我們如何定義此种制度里的人民大眾之真實狀態,包涵思想和意志,夢幻和現實狀態。按照極權主義研究學者的說法,思想的國有化,是源于經濟制度的國有化——這個論斷,已經成為共識(見哈耶克)。反之,人民之思想的非國有化,反倒是思考文革時期,國人思維之不現實的一种判斷。這個判斷得出一個結論,人民起義是不國有化的——其實,我們說過,起義和服從,只是思想一致性的硬幣之兩面而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