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自立博客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极权主义和“殖民化”于今天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上)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评朱学勤的《对改革30年的看法》

   刘自立

    ┌────────────────────────────┐ │ 我们把朱学勤的发言全文照登,把刘自立的评论放在他所评 │ │ 论的段落之后,评论文字一律右移两格。         │ │                    ──洪哲胜 编按 │ └────────────────────────────┘

   明年就是改革开放30周年的纪念日了,我想到了这个关键时候,社会 上有各种声音出来,关于改革开放的第三次辩论,从前两年一直到今 年的上半年,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第三场辩论是相对前面两场辩论而言的,前面两场辩论我就不重复 了,第三场辩论是从郎咸平的讲演开始,郎咸平跟我也有一点私交, 当郎咸平在报纸上作为财政专家、公司法专家揭露上市公司造假坑害 股民时我是非常赞成的,但是等到郎咸平把他的批评面扩大,扩大到 否定整个中国30年改革开放的道路,我就很不赞成了。我们两个人曾 经在上海有过一次深入的交谈,从上半夜一直谈到下半夜,我跟他说 老朗老朗啊,你毕竟是从外面回来,不知道30年中国是怎么走过来 的,你仅仅从30年来官方的文件、30年来人民日报、求是杂志这些主 流媒体的文字记录来判断30年中国,你肯定就是找不准脉搏,因为30 年来中国基本的发展就是多干少说、只干不说、干了再说。

   与郎咸平对立的观点,后来起来反驳郎咸平对30年改革开放全盘否定 的皇甫平,我跟他也有一些交流,我从总体来说是赞成改革开放立场 的,但是我对皇甫平的观点也有保留,“两平”之争在价值判断上针 锋相对,一边说改革开放糟得很,一边说改革开放30年好得很。好派 和糟派,在价值判断上针锋相对,却共享的历史前提是一致的。什么 历史前提呢?就是他们都认为30年来中国是只有一场改革,一场改革 贯穿30年。你要么说它好得很,要么说它糟得很。我说先不要下价值 判断,首先进行历史学的事实还原,30年来中国是只有这一场改革 吗?还是有另外一个面貌?这就是我今天要跟大家沟通的一个最基本 的观点。我的观点是:

   30年来中国是有两场改革,而不是一场改革。或者说,30年来的中国 改革,有两个阶段。

   结束文革:从广场政治重返世俗生活

   第一阶段改革,经过三年徘徊,第二阶段改革重新起步。两场改革之 前当然有联系,至少是同一人掌舵的产物,但是无可否认,两场改革 之间有断裂,有相当大的差异。形成今日之中国者,好也罢坏也罢, 更多的是与第二阶段改革相连,而不是与第一阶段改革相连。如果不 把这个历史事实还原出来,有十个皇甫平,100个、一万个,发表100 篇、一万篇当年解放日报的评论文章,也不足以说服广大的民众。这 就是我的基本观点。

   中国的改革为什么启动,首先就是要回顾它是被文革逼出来的。文革 与改革一字之隔,天翻地覆。今天为什么我们说文革结束不能仅仅归 咎于四人帮、不能仅仅归咎于四人帮后面有毛泽东晚年错误的支持, 因为文革实际上是更大范围、更长时段激进革命运动的终结──从 1789年法国革命到1989年苏共解体,这是一个非常完整的历史单元, 200年,多一年少一年都不行,上帝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安排如此整齐 的历史单元,让世人选择应该改革什么、放弃什么、选择什么。从 1789年开始的激进革命运动,到了1794年的7月,在法国发生“热 月”事变,雅各宾派专政戛然而止。然后是社会还俗大潮,所谓社会 还俗,单个人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会厌烦世俗的生活,会出家,出 家会厌烦,然后还俗,社会也是,在一个癫狂的时代整个社会出家, 进入超凡入圣的年月,但是社会不会持续太久,时间长了,总会产生 从广场重回厨房的世俗性返归运动。这一场从广场到厨房、从革命到 世俗的转折。革命几乎席卷了20世纪大半个年月,所以1976年的10月 6日的历史含量极其丰富,我们有机会可以专门来分析历史的这一 天,从正面、反面、侧面、负面,多方面的解析历史这一天里的信 息。和我们今天议题有关的,我点到一句,点到为止:这一天仅仅是 长达半个多世纪激进革命的终点,结束了中国激进的革命,社会大还 俗,群众从广场政治重返世俗生活。

   事变发起者几乎没有历史自觉。他们结束文革之后还是进行文革路 线,所谓三年徘徊。此后的路线可以看出中国的文革是以文革的方式 结束,这样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抓了四人帮,可是此后三年的路线并 没有改变。改革是在那三年当中孕育起来的,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 文革和改革一字之隔,既是对文革的否定,也是拖着一个长长的文革 尾巴,历史在断裂中相连。

   第一场改革从1978年三中全会到1989年是青春浪漫的岁月。

   这样进入历史的脉络,就可以理解第一场改革为什么发生,第一场改 革为什么中断。第一场改革如果说有一个历史的天幕,历史的天幕上 有一行字,隐隐约约来昭示人间中国这场改革的总背景的话,那一行 字当然是“文革不能再发生了”,正是因为文革天怨人怒,在党内的 上层下层,从国内到海外,都有从文革到改革的呼声和动力。第一场 改革恰恰是在解散文革这个大旗下召集起他的同盟军,记住我说的是 解散文革──中国的文革是被解散,而不是被铲除的。改革在党内的 开明取向的党员和党内外有强烈改革愿望的知识分子,还有社会底 层,主要是农民,这三者当中结成了一个广泛的同盟。

     作者没有将官方否定文革的局限性加以揭露和分析。这里有一个   关键:官方否定文革,是要救党,主要是平反官员,给49年以来   的政治生态一个正面证明。这样,49年以来隐含在(实际上是暴   露在)中国社会中的历史问题,就被这种否定裹胁在一起而被充   分肯定了。这个动机,开启了所谓邓小平主义的改革本质。这个   本质,就是在充分肯定毛的建国合法性基础上,否定文革,而绝   非相反。肯定共产党的历来合法性甚至合理性,其中,最重要的   宣誓,是要全国上下认可共党是否定文革,主导改革的唯一力   量。这个东西被肯定以后,文革平反,在实质上,成为对于官员   和官僚体制的平反,成为对于整个共党建制的平反,成为对于邓   本人和刘少奇等党内大员的平反。由于文革现象的复杂性,这种   平反,成为当时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正面估计。但是,正好是   在这种平反游戏的背后,共党建制在并不否定毛的开国地位的前   提下,成就了所谓的,我们称之为“官方的文革否定论”──与   此相对,其实还有一个民间文革否定论──这是对于毛和政权合   法性的彻底否定。

     也就是说,不对极权主义的文革进行否定,仅仅否定文革打击了   官僚,是邓式否定的要害,这也就是他们所谓的“拨乱反正”的   要害。这个拨乱反正,我们称之为:拨乱,却没有返“正”──   因为正方代表的民主价值,并不存在于官方的文革否定论中。于   是,几乎全部官方伏笔,在此埋下。

     这个些伏笔是,

     1、毛,不可以否定。文革的拨乱反正,不是返“正”到对于文     革祸首毛的否定,而是把文革做一个和“17年”的切香肠论     ──17年始终正确;文革不正确;于是,绕过文革,他们要     回到17年──而毛,是17年的魁首和做始者,于是,他们也     就自然而然回到毛;再于是,文革极权主义精神,就此在抽     象否定,具体肯定的政治游戏中,来了一种同语反复的论     证。我们看到,现在的复毛热,正好是当年批判毛不彻底性     的翻版。是的,众所周知,毛的瓦解,等于党的瓦解──邓     如何可以不坚持!(他,其实是最大的“凡是”派。)   2、毛文革,在这个意义上,根本没有得到否定──平反的主要     官员,或者说主要平反官员的邓主义,在恢复其官僚体制以     后,只是消除了另外一种毛式官僚“四人帮”,并无产生任     何其他政治力量和政治派系的迹象与可能。一党独大的文革     解释权,很快,变成对于文革的遗忘和漂白。邓的文革否定     论,其实,只是包含了对于文革和毛的深刻的赞成和肯定论     ──这个东西,就是文革赖以发生的极权主义之道──只是     这个极权主义,从精神文化层面,被邓,转移到经济垄断层     面──当然也包括政治垄断。     3、所以,笼统说邓式时代是拨乱反正,正是这些学者误解了     “正”,究为何物?一个政治学常识告诉我们,由共党本身     回返正道,是一种极其荒诞和缺乏常识的思维。何时会真正     拨乱反“正”,只有到了那个真正去毛化时代的到来。邓没     有返“正”,他还差十万八千里。我们姑确认他确实做到了     一些“拨乱”工作,平反了很多由他本人造成的怨假错案,     等等。

   从1978年三中全会到1989年,这11年,大家肯定是记忆深刻的。我们 简单地说一下,在一个人的身上,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所谓返老还童 的奇迹,但是我们确实在一个民族的身上看到过返老还童的短暂的岁 月,那个11年。我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都是过来人,不仅仅是在物 质上,更重要是在人的内心深处,整个民族已经走向了灾难的深渊, 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阴霾,这个民族还有没有前途。就是那样的一个 暮气沉沉的时代,突然迎来了一个大家好象都年轻了十岁的返老还童 的青春浪漫岁月,我们都记得那个岁月大学课堂里两代大学生聚集一 堂,30岁以上已经拖家带口的大学生,还有就是应届大学生,那时那 一个图书馆说明天早上我们再增加社会的阅览证50张、 100张,半夜 图书馆门口就排起长龙,我们都记得新华书店突然说明天可以发行巴 尔扎克、托尔斯泰的小说,哇,长龙又出现了,还有电影院播放已经 禁演17年的电影,哪怕是洪湖赤卫队,也会排起长龙。那个时候,整 个民族突然变年轻了。那个时候如果要寻找一个背景音乐的话,我想 最好的背景音乐就是城乡共鸣、老少皆宜的歌曲,就是《在希望的田 野上》。那一个枯木逢春的青春浪漫岁月,这个党、这个民族非常幸 运,这个党、这个民族出现了历史上空前绝后的黄金领导层,这是一 个基本事实,因为那个时候还是一个人治阶段,领导人怎么样,要比 今天更有力量来决定社会的基本面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