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你的下面还硬得起来吗?
·谁害死了两位妙龄女郎?
·还有多少黑社会头子在代表我们?
·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我为什么为陈水扁辩护?

   
   最近写了一些关于台湾问题的时评,支持我观点的网友虽然占多数,但持反对观点的也不少,这不能不引起我的注意。这次到台湾是受混元禅师邀请参加全球华人祭祖大典,行程很紧。但整个行程中,我一直在找时间和机会解决“陈水扁问题”。
   
   毋庸讳言,我对陈水扁是有一些偏袒的,这些网友都看出来了,也是攻击我最多的原因之一。我为什么偏袒他?有时甚至还会为他辩护两句?

   
   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认为他上台前的为人处世还不错,温文尔雅,据理力争,一激动就脸红,而且为了奋斗目标一直坚持不懈。2000年他当选中华民国“总统”,我也是很高兴的,但那个高兴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亲眼见证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第一次通过选举的方式完成了政党轮替,实现了和平的政权交接。这个传奇故事的主角正好就是陈水扁。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的心理在作怪。
   
   过去8年特别是他被两颗子弹钉在总统宝座上这四年,不利于他的新闻和传闻越来越多,但我总是从大的气候出发为他辩护,例如对岸的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受限,作为反对党的国民党又“逢扁必反”等等。我想,这大概仍然和我珍视台湾民主有关,毕竟贪腐也好,子弹也好,陈水扁第二任总统也是台湾民众选出来的。
   
   说实话,他搞台独,我心里很不舒服,特别是当他说自己不是中国人的时候,我就不仅仅是不舒服,而是很难堪也很难过了。当然,我不是为他难过,而是想到:我靠,几千年集权统治的中国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民主政体,结果人家说自己压根儿就不是中国人!——这无疑从侧面印证了一些人的论点:中国人是不适合民主的,真正走上民主的人又不是中国人。陈水扁从正反两方面帮他对岸的对手说话:民主不适合中国人!
   
   这就让我想为陈水扁辩护时,显得力不从心。对于台湾的民主来说,真是成也陈水扁,败也陈水扁。在大陆,每当我想为台湾民主辩护时,总有人把台湾民主的污点陈水扁拿出来作为致命武器向台湾民主本身发起我根本无法招架的攻击。
   
   正如马英九在昨天所说:扁当总统后,掏空台湾民主。
   

陈水扁都做了些什么?

   
   这次在台湾虽然只有几天,从台中到台北,又到基隆、桃园,我刻意接近并与处于基层的台湾同胞交流:例如出租车司机和小商店老板,周围碰上的普通工作人员,以及级别较低的公职人员和基层民意代表等。而在所有的接触中,我更有意多和绿营的下层民众和土生土长的台湾人接触。这些人都属于我平时在媒体上很少听见声音的族群。
   
   五天下来,大概也接触了近五十人。交谈大多以我开门见山的提问开始,我问他们支持蓝营还是绿营,支持民进党还是支持国民党。这样的提问要是在平时,是很难打开谈话局面的,更不用说深入交谈下去。但过几天就有立法委选举,三月份又有总统大选,结果就发生了我提问题的话音才落,被提问者就滔滔不绝,不但把自己的立场和盘托出,而且还痛陈台湾局势,一说到台湾现状就会激动,一激动就会把话题转到陈水扁身上,转眼间,每个台湾人都成了台湾问题专家,陈水扁就成了众矢之的。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图片说明:杨恒均和澎湖县西屿乡议员、全体民选村长合影)
   说起陈水扁,谈话者主要提到三个方面的问题,这里加上我的分析综合如下。
   
   谈话中我碰到最多最大的问题就是族群分裂。不过我感受到族群分裂的方式则出乎预料。我不是从蓝绿营被采访者互相指责、攻击对方中感到了族群的分裂。而是从他们唉声叹气,共同指责陈水扁搞族群分裂,弄得台湾有种被割裂的感觉。
   
   可以说,陈水扁在位八年,撕裂族群是成功的。台湾现在的所谓台湾人和外省人的矛盾达到了空前。而从国际关系和战略战术来看,这种撕裂如果继续下去,很可能成为外部势力渗入,最终彻底摧毁台湾现状的最好切入口。
   
   第二个问题就是经济问题,台湾的经济如何我不十分清楚,但从我接触的台湾人中,绝大部分人都明言陈水扁在位八年,经济每况愈下,其中八成人——又是不分篮绿,都直接把原因归咎于陈水扁不懂经济,只知做秀。超过一半台胞(主要是蓝营和绿营中的相关职业者——例如旅游)又把陈水扁拒绝三通和限制对大陆商贸作为主要原因。
   
   台湾的经济如何,这些人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对于他们老说,经济就是他们的生活、工作和生意。他们对台湾的经济如是说,难道作为总统的陈水扁完全不知道?可是大家也注意到,他在经济上毫无新意,动不动就扯到政治、国家安全,或顾左右而言他。
   
   陈水扁是律师,口才很好,而且很了解像他一样身处底层的台湾民众的心态,所以只要他一发言,哪怕讲的云山雾海不知所谓的事,也都能煽起情绪。例如,谁都知道两岸三通对台湾经济有好处,但陈水扁两句话就和国家安全联系起来,而且,三句话不离本行,马上让那些能够从三通中得到经济利益的台湾民众感觉到:一旦三通,共军就会乘虚而入。结论不言而喻,你是想让共军来统治你?还是跟我陈水扁一起过当下这种每况愈下的日子?
   
   可怜的台湾老百姓,选上这么一个活宝总统,能怪得了谁?一位台湾当地人告诉我,幸亏阿扁要下了,不然的话,再这样折腾下去,大陆不来打台湾,台湾就垮了。另外一位台中的朋友则夸张地说,他很担心,经济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到时落在中国大陆后面,到那时人家想不想统一我们,找个经济包袱都是问题啊。(他的话当然夸张,说明他不了解两岸经济差距还很大,但至少反映了他对台湾经济的担忧)
   
   第三,煽动大陆威胁。作为在这方面的研究人員(我想,当今台海两岸公开研究大陆和台湾安全、情报机关的,又经常往来两岸之间的,也就我一人),我当然知道大陆对台湾的威胁何在,以及多严重,然而问题是,陈水扁宣传出来的大陆威胁却完全变了味道,不仅仅是夸大了威胁本身,而且以一种极端戏剧化和非理性的方式呈现给台湾民众,使得一大批对此问题认识不那么清的台湾同胞糊里糊涂中紧张莫名,仿佛大陆的飞弹随时会打过来,而到时外省人都是会里应外合帮助中共“解放”台湾的叛徒,能够救台湾的就只有他这个“台湾之子”了。
   
   哎,陈水扁口中(新年贺词)大陆那一千三百多枚对着台湾的飞弹估计是打不到陈水扁身上了,倒被陈水扁动不动就拿来作为打向政敌的飞弹,过去八年,满台湾飞。
   
   除了上面三个问题,还有一些,我上面的话已经是很平和了,如果把我听到的原话记录下来,那就太激烈了,妈娘的有,骂奶奶的都有。
   
   我的调查当然不全面,更不科学,但除非国民党真还有情报机关,暗中为我安排了谈话对象,否则我谈话的五十位里就有四十多位对陈水扁很不满这个事实足以说明问题。总统当到这个份上,也是该滚蛋了。
   
   为了给网友一个形象的认识,我这样比喻陈水扁这些年所作所为:对内持续分化族群,搞“阶级”(确切的词是“种族”)斗争,在经济上,“以阶级斗争为纲”,动不动以国家安全为由,把经济发展放在政争之后;在对外宣传上,夸大强调来自大陆的威胁,为国内选举政治服务,为分裂族群服务。
   

陈水扁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有一个印象了,不错——陈水扁现在在台湾搞的一套,很有点像大陆以前的文化大革命时代。那时,中国宣传上强调外国威胁,帝国主义侵略,对内进行阶级斗争,经济为政治所困,而政治则为极少数人所控制。
   
   当然,陈水扁和文革中的毛是有大大的区别的,民主的台湾也不是当时的大陆。所以,目前岛内对陈水扁的口诛笔伐是自由的,而民众也逐渐认识到了陈水扁的本质。目前和陈水扁作对的不仅仅是国民党以及属于蓝营的,连民进党也纷纷和阿扁划清界限。有一位被采访者无奈地说,这样也好,让他们(那些因为族群而投票给陈水扁的人)认识到台湾民主了,制度是不错的,只是如果你们观念还不改,不把手里的选票和自己 的切身利益联系起来,被陈水扁这样的政客利用,牵着鼻子走,那就是自讨苦吃,怨不得别人。
   
   对于陈水扁的行为,我还真无法找到合理解释。现在最流行的说法是为了选举,我认为这有些牵强。如果当时他参选总统时所做的,以及那两颗子弹是为了选举,我无话可说,可是陈水扁现在已经不参选了,而且,很多民进党候选人也不愿意和他太密切,对他的助选也有所保留。更重要的是,民进党阵营也逐渐意识到,陈水扁为民进党助选的最好方法,就是闭嘴。毕竟民进党也是从草根中发展起来的,他们没有理由不知道大部分台湾民众对陈水扁的看法。
   
   如果说陈水扁不是为了选举而做这一切,那就更难找到有说服力的理由。当然,可以这样说,最初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选举,过去八年里,几乎每一两年就有一次选举,陈水扁大脑里充满了选举的声音,那台选举机器始终在轰轰烈烈地转动着……久而久之,这位陈先生就无法从选举的喧哗中自拔了,——忘记了他早就是总统了,而总统不能再像候选人那样每天神里神经一个又一个地向人民承诺这个答应那个,选上后的总统的工作应该是去完成那些承诺。
   
   显然陈水扁不明白这个道理,很多时候看到他在台上慷慨激昂,我都有一种感觉,就是这个家伙还在竞选。可怜的阿扁,他自己已经是总统了,应该做点事了,你看,他硬是浪费了八年。
   
   知识结构和眼界限制了陈水扁也应该是一个原因。在当今台湾的政界,陈水扁几乎成为唯一一个没有出国留学,连一两句英语也说不好的人,他是真正的土包子。土包子不要紧,如果会用人的话……,可是你看看他用的人——完全是武大郎开店,一个不如一个。要知道,台湾的民主制度基本上是照搬美国的,这使得从政者必须对美国有必要的学识和必要的经历。大家知道,从李登辉到连战,到宋楚瑜、马英九,清一色的美国博士。他们对推动台湾的民主都起了重要的作用。特别是李登辉先生,作为国民党的主席,他原本可以当一辈子的总统,可是他没有这样做。
   
   可怜土鳖陈水扁,也就学会了民主政治中的选举这第一道工序,至于选举后如何让自己深入民心,如何做一些让任期内总统宝座留下值得回味的“政治遗产”(Political Legacy),他一窍不通。
   
   还有一个原因值得一提。可能就是他上台后一直不顺利,国民党盯得很紧,使得他家族的贪污腐败无法顺利进行,而出生贫苦的陈水扁,特别是他的家族,是很难乖乖地靠工资过日子的。这样的矛盾使得陈水扁对那些盯住自己的人和政党仇恨异常,用族群对立来折磨他们成为最有力的武器。有一件事很明显,只要你注意分析陈水扁的讲话,观察他的表情,你会发现,当他在咬牙切齿地说中国大陆的威胁时,他并没有什么仇恨,只是装出来的。他说中国大陆的威胁,也是在引出他最仇恨的政敌——他的敌人是台湾的政敌,而不是对岸的对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