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杨恒均之[百日谈]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来重庆之前,我和爱人都商量好了,决不会让任何亲戚朋友来重庆做事。我儿子才在读大学,如果有什么人打着我的旗号想找你们做事,欢迎大家来告诉我。”
   ——在重庆市干部大会上,新任市委书记薄熙来如是说。(《南风窗》年终特刊)
   

   “我在明年‘两会’后会完全退休,我这个退休叫‘裸退’,在我给中央的报告中明确表态,无论是官方的、半官方的,还是群众性团体,都不再担任任何职务,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
   ——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和企业人事座谈中如是说。(《南方都市报》2007-12-25)
   
   
   从官员口中说出来的话能够让我们感动的不多了,又感动又激动的就更少了,而在一天之内看到两条让我又感动又激动的话,今天大概还是第一次,所以,用一个互联网的常用字:顶!
   ——国务院副总理和重庆市委书记领导下的中国公民杨恒均
   
   “顶”过之后,照样要思考一番。先来说说薄熙来的“直言”。为什么用“直言”两个字?因为薄熙来说的直接和坦白。试问,当今省市第一把手有几个敢在上任的时候,当着全体高级干部地面,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不敢说的理由很简单,只要看看他们离任时,在所在地安插的亲戚朋友,还有提拔的狐朋狗友,就明白了。人不能把话说得太死,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就凭这一点,我们就应该为薄熙来的直言而喝一声彩,但,喝一声彩就够了,不要像当时重庆的干部们,据说听了这话,把手掌都拍红肿了。
   
   当今老百姓最恨什么?当然是腐败,而用人的腐败是一切腐败的源头。就算普通的平头百姓,我们有谁是心中无数的?有谁还会相信现在的干部不是任人唯亲的?正因为我们知道太多了,也就麻木了,所以也就不再提了。等到猛地听到一位直辖市的第一把手说出这样一番“豪言壮语”,你还不感动?还不赶快激动?没心没肺的家伙呀!
   
   当然,英明的党和政府并不比民众愚钝,他们更清楚目前干部队伍的用人腐败问题有多严重。在过去二十年里,党中央和国务院法律和纪律部门就曾多次制定、推广和实行有关党纪和国法,严格限制领导的亲属在自己的辖区内出任某些有利可图的主管职务,禁止老婆子女在自己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从事商业活动……可是——
   
   还是让我们把话题转到薄熙来的“直言”上来吧。请再读一遍他的发言……,如果你还没有像我一样发现什么问题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你太有中国特色了,沉浸在中国官场文化的那只缸子里太深,怎么如此严重的问题你就没有发现?
   
   薄熙来说他到重庆之前和爱人商量好了,不会让任何亲戚朋友来重庆做事。我想首先要澄清一下“做事”两个字,这肯定不是指来扫马路,当工人或者应聘普通公务员等,大家都心照不宣,薄熙来口里的“做事”是指来担任有油水的职务,来利用薄熙来的第一把手的地位开公司抢工程等什么赚钱干什么。这里的“做事”也就是不做事而能赚钱的那种“做事”——徇私舞弊。
   
   薄熙来同志说“做事”比较含蓄,然而,他前面一句话就不那么含蓄了,他说,“我和爱人都商量好了”——且慢,按照中国法律以及共产党和政府的各项纪律、制度,不是早就有明确的规定:第一把手不不得把自己的亲戚朋友安插在自己的辖区从事领导、商业等各种工作,共产员不得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安插亲戚朋友。
   
   我的问题是,既然是党纪国法已经有了规定的东西,薄熙来同志怎么要和自己的“爱人商量好了”?你们怎么商量的?如果你们没有商量好,那又如何?还有,许许多多没有和你一样在上任时“直言”的第一把手,是否也和自己的“爱人商量好了”?
   
   党纪国法规定的可做和不可做,是需要和自己的爱人商量的吗?大家想一想,如果美国的某个州长上台时说这个话,会如何?他会马上遭到嘲笑和嘲弄,而不是热烈的掌声。因为在一个法治健全,权力得到监督的国家,你和你爱人怎么商量和你上任后是否可以、可能安排自己的亲戚朋友到自己的辖区做事没有直接关系!你商量好也罢,不商量好也罢,只要你上任后不按照纪律和国法安排人事,媒体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不会放过你,你就得滚蛋。
   
   薄熙来同志的讲话赢得了我们的重庆市干部和广大民众的喝彩。对这个喝彩,我们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感到悲哀?我想知道,万一薄熙来下一次和自己爱人又商量了一次,而且不告诉我们,我们有什么办法?
   
   接下来,薄熙来又说了自己的儿子的事——谢天谢地,还在读大学,重庆的朋友们听好了,如果有人冒充薄熙来的儿子欺负你们,那一定是假的,你们不要怕。
   
   最后一句,就更有问题了,“如果有什么人打着我的旗号想找你们做事,欢迎大家来告诉我。”——这里的“做事”当然也是违法乱纪的,不然的话,就算打着你的旗号做事,例如行善等,也是值得表扬的。
   
   那么我们说,如果有人打着薄熙来的旗号去做违纪的事,按照党纪国法应该怎么办?大家应该都知道,我们是一个法制的国家(或者一直宣称是一个法制的国家),或者说如果在一个法制的国家,遇到这样的事情是非常好办的,就是去找法律部门报案,如果没有违法只是违纪,那就找纪律检查部门举报,找政府的监督部门投诉。可是,薄熙来同志没有这样说,而是让人家来告诉他。这个人家不是别人,而是薄熙来直接管理的重庆市党政干部。
   
   请问,既然有人打着你的旗号办事,有同志想反映上去,他们应该找你吗?你自己也是当事人,你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上?——铁面无私的青天包公?如果有人打你的旗号“办事”,人家找你,从中国人之常情出发,那不是自投罗网,自讨苦吃?
   
   当然,薄熙来同志已经声明了,儿子还在读大学,和老婆也商量了,绝对不让亲戚朋友到重庆做事,所以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肯定是假的,可以来直接告诉他本人。
   
   可是,——让我再较劲一下吧,薄熙来同志,你儿子会毕业的,什么时候毕业不是每个干部都知道的;再说,谁知道你们夫妻还会不会再商量一次?毕竟夫妻之间的商量又不是政治局会议,没有记录,也不用公开。重庆的干部们就算真碰上打着你旗号“办事”的,感到幸运还来不及,会有那么傻的人去找你核实吗?
   
   写到这里,大多读者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了。但也许有些读者会认为我钻牛角尖,鸡蛋里挑骨头,我说是的,我正是在钻牛角尖,我正是想在鸡蛋里挑骨头——牛角尖如果能够被钻进去,说明漏洞太大,鸡蛋里如果没有骨头,你怕我挑吗?
   
   如果读过我《为什么出事 的贪官都是苦孩子》这篇文章的,就应该知道,我绝对相信薄熙来不会安排自己的亲戚朋友到重庆“做事”——你想一想,从薄一波同志到薄熙来同志,你以为人家像我老杨家一样,有那么多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失业、下岗在家?需要找机会“做事”,赚点辛苦钱?时不时贪几个亏心钱?
   
   我在薄熙来同志的讲话中鸡蛋里挑骨头,是想说,我们国家的官僚体制的一些弊端根深蒂固,确实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当然,更需要的是观念的更新,从人治到法治还有慢慢的长路要走……
   
   不要以为我们发射了一个飞船,一下子跑到美国人35前已经去过的月亮转了一圈,就自以为和人家把差距缩小了。在舆论监督,限制腐败的绝对权力,以及法制和做官的清正廉洁,共建和谐社会方面,我们和西方发达国家相差的可能不止35年!——要知道,刚刚引用的薄熙来的“直言”在中国是属于先进性的发言,是受到广大干部和群众鼓掌的,而如果把他的讲话搬到西方比较发达的法制国家,立即会成为年度笑话!
   
   实话实说,中国党和政府里有很多干部自身的修养是不错的(我多次说过,比西方政客好多了),也想为人民做点事,这是一种;还有一种,就是官当大了,待遇好了,也想通了,你想,国家要包办你一辈子,丰衣足食,还有保姆、专车,你贪污那么多钱干什么?这两种人都是我们党和政府队伍里的优秀分子。这些人为数不少,可惜的是,你却数不出几个来。
   
   为什么?因为他们的家属,他们老婆和孩子并不这样想,想要求领导人的老婆和孩子和领导人达到一样的精神境界,拥有一样的觉悟,那是强人所难,也不实际的。
   
   如果在西方,一个领导人的老婆和孩子怎么想,不关大家的事,反正全国的媒体和民众 的眼睛都在监督你,你的家属真能够干出点什么徇私舞弊的事,连你自己都分分钟钟搭进去,一起玩完。有一个现象大家不知道注意到没有,那就是西方总统的孩子经常找不到像样的工作,无法进入年轻人都梦寐以求的大公司、好单位,有些甚至失业了。我一开始不理解,因为毕竟这些总统和总理的孩子也受过良好的教育,你微软、IMB 和世界五十强什么的怎么就不招收他们呢?后来我知道了原因,原来所有的大公司都想避嫌,招你一个总统的孩子进公司,等于就把全国的媒体和民众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到时不要说利用总统的孩子干点偷鸡摸狗的事很困难,可能大公司本来应该得到的好处(例如国家的支持)也会因为总统的孩子在你公司而得不到了。
   
   可是中国——希望这不是因为我们几千年家庭关系的优良传统——就不同了,由于缺少舆论和民众的监督,领导人的老婆和孩子只要打着领导的旗帜,简直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很多贪污腐败都是家属搞出来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于是我的话题就滑到第二条让我感动和激动的讲话——“铁娘子”吴仪的“裸退”。
   
   吴仪对“裸退”的解释是一退到底,退得干干净净,退得无牵无挂,她的愿望是“希望你们完全把我忘记。”
   
   忍不住“顶”过之后,再赞一个。在北京的圈子里,谁不知道,吴仪不但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一个有同情心的“为弱势群体流泪”的外刚内柔的“铁娘子”?但如果说大家对她的尊重是因为以上理由,还很不够。因为坊间流传的清清楚楚:吴仪是清正廉洁的榜样!而且从来不允许亲戚朋友利用自己的职权徇私舞弊!
   
   所以,当我听到吴仪说出“裸退”这一个词语的时候,我想到的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想到的是吴仪清正廉洁的一生,最后全身而退。吴仪口中的“裸退”是否有这个意思?我想不能排除,她不是不知道当今官员有多腐败,她自己能够出污泥而不染,能够洁身而退,这就是“裸退”。那些退得不干不净的人哪里能和她相比?他们退之前要大捞一把,退之后还想多捞几把,自己老得不行了,老得动不了时,也还有早就安排好的子女继承遗志,继续捞呀捞的……
   
   吴仪女士没有结婚,好像也没有子女,这让人心里只打鼓。正如吴仪所说,她目前一年有12万工资,她说够了。我想也足够了,要知道,在这个职位退下来,一直到去见马克思,都会享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保姆司机轿车和最高级别的医疗待遇一应俱全,再说,吴仪又没有子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