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2)]
杨恒均之[百日谈]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看8月22日中央新闻联播有感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在马克思墓前的思考
·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中国民众展开“人权对话”?
·李肇星妙答“入联公投”妙在何处?
·请不要再叫我“老板”!
·我差一点就成了色情小说作家
·中国男人包二奶之研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2)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矗立的时间并不长,但思考的东西却不少。当然有很多问题是一直萦绕在我脑海里的,只是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清晰起来。
   
   
   
   透过铁丝网看着那个十字架纪念碑时,我心中充满了对日本和日本人的仇恨。对于这种常常出现在愤青和所谓爱国小左身上的仇恨,我心中有些微的不安,然而,我无法抑制。我讨厌日本和日本人,虽然过了这么多年。

   
   
   
   我讨厌和痛恨日本人不是因为他们曾经侵略过中国,很多列强都侵略过中国,我并不痛恨他们,要恨我恨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无能。我痛恨日本甚至不是因为他们把我们的国共几百万军队打得落花流水,如果要怪,我怪国共两党窝里斗,争权夺利,置民族和人民利益于不顾。
   
   
   
   我痛恨日本人是因为他们在侵略中国的过程中犯下的反人类罪。不是所有的侵略战争都有这些伤天害理的犯罪的。当时的日本兵不但杀死士兵,而且更残杀无辜的百姓;他们攻占城市,又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把现代文明的底线都一一打破。
   
   
   
   如果日本人只是个侵略者,杀死了我们的士兵,占领了我们的城市,把我们的国家变成了殖民地,那么今天我不会那么痛恨日本人。这正如欧洲人和美国人很少把一战和二战中的德国侵略行为拿出来反复谴责一样。无论是法国人还是波兰人,今天都不会因为德国侵略过他们而揪住德国人不放。——但请注意,任何人,不管是法国人还是波兰人,却也绝对不会忘记纳粹德国对手无寸铁的犹太人的屠杀!
   
   
   
   德国战败了,被战胜国占领了,德国不得不道歉、赔偿,好像应该告一段落。我们也看到,无论北欧人还是南欧人,他们不再死死缠住德国人不放。同样,日本人被我们打败了,投降了,也要赔偿我们(是大方的周总理不要那两个亿美元的赔偿),按说,我们也应该放过日本,不再纠缠历史问题——
   
   
   
   且慢,我前面说过,如果我们只是在说侵略战争,我无话可说,毕竟这场战争已经结束,胜负已分,失败者也投降和道歉了。——可我为什么还如此仇恨日本和日本人?如果说愤青和小左们因为信息封闭被误导了,我可是在信息畅通的国外生活了十几年?而且我绝对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我思考着这个问题——
   
   
   
   ——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已经远远超过了战争的范畴,他们不是犯侵略罪和战争罪,他们犯了反人类罪。他们的残忍已经不是侵略者举起双手投降就可以被原谅和遗忘的,世界人民也绝对不会因为你道了歉和永久解除了武装就原谅了你——原谅了你们在战争中犯下的那些非人类所能做的罪恶。
   
   
   
   怎么办?还有什么办法?如何消除美国人和欧洲人心中的仇恨?这是二战后德国领导人和德国人民面临的最尖锐的问题。我想,德国人找到了办法。
   
   
   
   大家是否注意到,任何德国人包括他们的领导人,过去几十年很少提到自己过去的侵略行为,也没有动不动就为侵略行为道歉,可是一提到德国人犯下的反人类罪——屠杀无辜的犹太人,他们就会毫无保留地道歉。他们的道歉让你看到了这个民族是认真反省,深刻反思了。
   
   
   
   直到有一天,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时候突然向受难的犹太人跪下忏悔,他这一跪,不但让德国人站了起来,也让全世界人民对德意志民族另眼相看。按说,德国已经为侵略战争付出了代价,他们也反复为屠杀犹太人道歉并忏悔了,可德国总理还是在全世界人民面前(电视镜头)采取了极端的办法表达他和他的民族的深深歉意和忏悔。
   
   
   
   我相信德国人民和德国总理是真心的,但我也认为他的那次下跪不是一时激动和兴起,一定有“预谋”的,那么我们只有一个疑问,德国总理为什么要这样做?德国人民为什么又支持他这样做?原因就在于他并不是在为侵略战争道歉,他道歉是因为德国纳粹在战争中犯下的反人类罪——而那种极端的反人类罪不是靠举手投降、靠解除武装和签订和平条约就可以消弭的,也不是靠补偿战争赔款或者道歉就可以化解的!
   
   
   
   可是在东方,日本同样对中国人民做出了令人发指的反人类罪,他们却始终只为所谓侵略战争不痛不痒的道歉,根本没有为自己犯下的反人类罪做过任何让中国人民满意的举动。我说过,如果日本人当时只是侵略中国,把我们的军队击溃甚至都消灭,占领了我们的国家,抢夺了我们的财富,我们也只能认了,因为我们的国家弱,人民穷,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能如此。如果是那种情况,那么战后日本的道歉和赔偿已经足够了。可是,日本人侵略中国期间干下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屠杀了多少无辜平民,奸淫了多少中国妇女?这些难道仅仅可以靠举手投降,用钱赔偿就可以解决的?
   
   
   
   我继续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思考这个问题……
   
   
   
   我想,如果这个纪念碑只是为当时守城的国民党官兵所立,那么我会充满崇敬,但我心里不会有悲伤,更不会有仇恨,因为我们已经打败了日本人,烈士可以含笑九泉。可是,这个纪念馆里堆积如山的骷髅头并不都是士兵的呀,很多是无辜平民,还有孩子,包括一些小女孩……他们被反人类的侵略军活埋或者屠杀时不但手无寸铁,有些还是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的……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心中充满悲愤和仇恨了。
   
   
   
   长期以来,我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每当日本人想篡改历史的时候,我们就强迫他们承认侵略战争,逼他们反省和道歉。最后迫于中国和国际的压力,日本领导人出来道歉了。结果,正如日本人的报纸杂志所说,战争后日本人前后为二战的侵略行为道歉了好几十次(还有统计是上百次),果真如此吗?
   
   
   
   不错,确实如此,他们是道歉了,但是他们始终是在为侵略战争道歉,他们从来没有认真地、诚心地为他们在侵略战争中犯下的反人类罪道过歉,更不用说像德国人和德国总理那样深刻反思并深深自责了。
   
   
   
   一位日本人亲口告诉我,他说二战中的日本和德国不同,德国纳粹屠杀无辜的犹太人,日本就没有。他说,即便德国总理也绝对不会跑到法国去给法国人下跪,去为二战时的侵略行为一再道歉。当时德国总理突然跪在犹太人受难纪念碑前,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屠杀犹太平民……
   
   
   
   我想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日本人始终不承认自己在侵略战争中犯下了大量的反人类罪。于是他们认为自己的道歉已经足够。在这种道歉中,他们试图掩盖屠杀无辜中国民众的罪行。而由于我们当时政府的无能,和后来的政府的无耻遗忘(故意遗忘?),也没有能够像欧美国家那样整理出我们受难平民的资料。除了民间,几乎没有政党和政权要为受难的同胞讨回公道,结果自然也得不到国际关注。
   
   
   
   这是我站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思考得最久的一个问题。我得承认,如果真像日本人所说的,他们只是为了利益侵略中国,他们只是在战场上屠杀中国士兵,他们只是贪婪地掠夺中国财富,剥削和奴役中国百姓,我想,他们的道歉真的足够了。
   
   
   
   可是,他们杀了多少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他们屠杀了多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奸污了多少中国妇女?——这些只靠一纸投降条约,靠轻描淡写的道歉和战争赔偿是远远不够的,即使统治者能够接受,人民心里也不会接受。我心里的仇恨也无法消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