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杨恒均之[百日谈]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我为什么批评陈水扁?

   
   这次访问台湾,短短五天时间里,我竟然有好几次情绪激动不已,有两次眼睛都有些湿润,让我自己也颇感意外……

   
   第一次是和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天。他说,由于父亲是1949年来台的福建籍大陆人 ,虽然他的母亲是台湾当地人,他自己也是在台湾出生的,但按照陈水扁们使用的族群划分法,他属于外省人。他说,国民党当时是从大陆撤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被称为外来政权。陈水扁分裂族群的好处不言而喻,如果民众以他的标准来划分族群,将使以本土为主的民进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可是,他们是赢了国民党,却也同时把那么多的“外省人”边缘化了。
   
   这位出租车司机说,由于陈水扁的去中国化,把台湾人和中国人对立起来,他的族群分裂其实就是种族歧视。他还记得小时候当地台湾人叫他“外省猪”的经历,他说那只不过是孩子之间斗气,现在却不同了,如果陈水扁这类人出于政治目的继续搞种族对立,外省人迟早会沦为台湾的二等公民……说到这里他表情暗淡,脸上透出些许的无奈和悲伤,——又没有钱移民,车快到时,他补充了一句。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下车后心里也有了种无法排解的忧伤。
   
   第二次是1月1日遭遇陈水扁祭祖(见《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听到他在全球华人代表面前不提中华民族,大谈自己的民主领袖地位,以及入联公投,我很激动也很气愤,于是我把自己的感受写了下来。把那篇文章贴出来的第一天,就有好几位关心我的好友写信、打电话给我,劝我把文章拿下来。
   
   有的说我真傻,幼稚得还没有学会保护自己。也有的说,我本不应该碰触这个“敏感话题”,聪明的人应该学会回避陈水扁悖论:在当今部分知识分子的话语体系里,反对陈水扁就是反对民主,支持陈水扁则是支持台独。最好的办法就是当这个人不存在。另外一位朋友更是一针见血地质问,老杨,你看看当今那些领导舆论导向的专家学者们,有谁写过一篇有关陈水扁和台独的文章?
   
   第三次是祭祖大典结束后,我们一干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乘10辆大巴车从桃园前往台中。坐在我们大巴车后面几排的华人一直没有拿出名片,接过我们的中文名片却连看也不看。我们正感到奇怪,其中一位出来解释。他是印尼代表团的团长。他说,这些印尼华人有些虽然会说中文,但几乎都不认识中文,更不会写。他们没有中文名片,也看不懂大家的中文名片,团长说,请大家谅解。团长说到后来有些伤感,叹了一口气说,印尼当局以前歧视我们华人,不许我们开华人学校,所以那时的华人就不认识中国字了,不过,他们毕竟是华人,不敢也绝不会忘本,这次祭祖就是为了追根求源的……
   
   他的话让我心里一阵难过,也在这刹那间,我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华人华侨和我一样对陈水扁昨天的祭祖讲话感到反感和愤怒。陈水扁撕裂族群,弄出一个对立的外省人和台湾人,当初也许是为了选举——这我可以理解,为了夺取被他称为“外来政权”的国民党政权——这,我也可以谅解。可是,他上台执政已经八年了啊,他不再需要找理由和借口以夺取政权,政权在他手里已经八年之久!陈水扁却继续搞族群对立,搞种族歧视。这就不能不让海外的华人想起了自己的遭遇——
   
   试问,两千多万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不管是在发达的西方国家如美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如印尼——有谁不是所在国家的“外来人”?又有哪一个不曾受到当地政权的歧视和欺压?现在,一个叫陈水扁的,在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搞族群对立,搞种族歧视,能不让他们唏嘘感叹,能不让他们愤恨难平?!
   

梅花坚韧象征我们……

   
   在车上,这种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当有人提议唱卡拉OK时,好几位华侨一致要求唱《龙的传人》,就是昨天祭祖大典上遭到陈水扁破坏和吕秀莲抗议的那首《龙的传人》。大家一起唱了两遍才罢休,这时,歌曲自动跳到下一首,没有想到的是,屏幕上出现的竟然是那首《梅花》:梅花、梅花满天下,愈冷它愈开花; 梅花坚韧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来自印尼的一位华文老师被推荐到大巴士前面,她挥舞双手打拍子,全车华人华侨齐生吟唱,歌声刚刚响起,全车的同胞都不约而同挥舞起手臂……
   
   此时此刻,我遭遇了又一次久违的、来自内心深处的感动,眼睛湿润了……
   
   就是这首《梅花》,在来台湾前不久我才刚刚听过,那是父亲在电话里情不自禁哼唱出来的。不知道父亲从哪里知道了我写过一篇《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的文章,听说我要到台湾,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怎么连国民党也批?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八十一岁的父亲,我知道父亲对国民党有很深的感情,他说,你不要批评国民党了,你对历史不了解。
   
   父亲没有继续给我讲那段我“不了解”的历史——因为他自己都反复告诉过我多少遍了,父亲只是再一次提起了他赤脚到县城里赶考的事,那次考试让他进入了县里的中学,从此以后父亲的求学都得到国民政府的支持。刻苦的父亲中学毕业后又去读师专,也是国民政府支持的,不过,师专还没有毕业,日本人打来了,学校要撤退……
   
   父亲每一次说到这里,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代,开始激动,而父亲的每一次激动都能够带给我新的感受。那次在电话里,父亲说,学校要撤了,大半个中国已经沦陷了,前线的官民在牺牲,国民政府组织我们这些青年学生撤退。国破家亡,我们师专的学生都不想再读师专,想去考军校,报效祖国,可是国民政府的人严肃地告诉我们,将士们牺牲就是为了保护你们,今后把日本人打走了,中国更需要你们。还记得撤退时,我们一边跑,一边抹眼泪……,父亲说到这里就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梅花》:梅花、梅花遍天下,愈冷它愈开花,梅花坚韧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我为什么批评国民党?

   
   我能够理解父亲,我也不是对历史那么无知,国民党,在保家卫国的抗日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如衡阳保卫战、四行仓库八百壮士、还有二战中盟军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军张自忠先生,以及200多位战死沙场的将军,都让我一次一次心情激动,眼睛湿润。国民党败守台湾后,对台湾经济发展的作用,也是有目共睹的,当然最大的成就莫过于蒋经国晚年逐渐开放报禁、党禁,认清历史大势,从善如流,对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所做出的开天辟地的贡献。
   
   可是,我们不应该忘记历史,也不能无视现实。现实是国民党在台湾的选举中失败了。是因为他搞民主,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是;是民进党搞台独,撕裂族群,所以国民党就输了?也不能这样说;难道是人民忘记了历史?忘记了感恩戴德?当然,更不是。
   
   如果说有人忘记了历史,那也应该包括国民党自己——他们忘记了最不应该忘记的历史——国民党在历史上犯过的一个又一个错误,其中尤以贪污腐败为甚。
   
   腐败对于一个政权当然只是一个方面,但却绝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方面。普通老百姓对于什么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也许不那么清楚,在这些方面容易被忽悠,但对于执政党和政权的贪腐却绝对不会含糊。当初共产党小米加步枪,硬是把拥有几百万军队和美式武器装备的国民党赶到海里,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国民党腐败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被赶到台湾岛的国民党痛定思痛,认清大局,努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是,就在这举世闻名的快速发展后面,腐败并没有根除,而且随着综合实力的增强,一些贪污腐败也更加猖狂。国民党作为独裁专制的一党,就是在这个时候积累了越来越庞大的党产,也同时在这个时候,国民党高官和有点权势的小官,赚得不亦乐乎。国民党权贵们的财富增长远远超过了台湾民众财富的增加!
   
   我就讲一点不是我听来的,也不是我从书上、报纸上看来的,而是我亲自看到和感受到的。我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到过美国,后来在九十年代又去过多次并在那里定住下来。由于工作关系,我对那里的华人华侨也比较了解,例如对富人比较集中的洛杉矶和湾区(旧金山)也比较熟悉。大家都不能否认,当时在那两个地区,亚洲人拥有的最豪华别墅往往由台湾国民党高官的亲属拥有。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
   
   现在民进党要清理国民党党产,我们能够说没有道理?是无理取闹吗?国民党作为一个统治台湾半个世纪的独裁党,在你还有权力的时候,为什么从来不想一想
   你们的做法是否是对的?当我在台湾总统府前散步时,我总是被凯达格蘭大道另一头的原国民党总部吸引过去。一个执政党,把自己的党部弄得比总统府还要威风和豪华,这难道不是为自己的党竖立的一个贪污腐败的纪念碑?
   
   大家注意到,今天的国民党对付民进党时打的是贪腐牌,而且一开始就获得了部分民众的支持。可是,陈水扁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立即化解了国民党的攻势。他们提出了国民党党产问题,国民党在执政的时候到底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当然民进党还没有提出清算一些国民党高官的财产,还算是理智的,否则,国民党高官们又有哪一个可以幸免的?
   
   民进党提出要清算国民党党产是得到广大台湾民众支持的,这一点无可否认。让人欣慰的是,台湾民众比较理智,还不那么极端。试想一下,一个独裁政党统治这么多年,不但把党产积攒得富甲天下,而且让自己党里的权贵们都非富即荣,富豪遍天下。民众要清算,也是合理的。
   
   当然,陈水扁也贪腐——不足为奇,只要有权力在手,除了圣人外,没有人不贪污腐败,或者有贪污腐败的趋势和潜力的,然而,好的制度却能够限制甚至杜绝贪污腐败。例如,在台湾目前的民主制度下,陈水扁贪污不了多少,而且还出现了为自己孙子买书本报销的有点可笑的“贪腐事实”。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当今台湾逐渐完善的民主制度下,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普通民众,都能够指着陈水扁的鼻子要求他对贪污腐败事实说清楚,通过师司法程序起诉、调查他,在他躲躲闪闪的情况下,还可以组织百万人的“红杉军”,到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上静坐、游行、抗议和示威。
   
   大家想一想,国民党统治台湾半个世纪,在台上贪污腐败一直没有停止过,请问,又有哪一个“政党”或者普通老百姓敢站出来揭露、批评他们? 那是要掉脑袋的。
   
   我不愿意使用“善恶终有报应”这个说法,但事实上,国民党这些年在台湾的遭遇正好是一种报应,是对他们几十年统治台湾时期犯下的各种罪行和错误的报应。也许有人说,国民党发展了经济,又最终带领台湾走向民主政体,他们应该受到感激。说这种话的人忘记了,历史的洪流是无法阻挡的,地球上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最终要被民主制度取代,二战后的历史证实了这一点,当今的现实正在继续证实,未来也会按照这个规律发展下去。国民党当初就算没有“从善如流”,继续执行一党专政,那只会让这个党在失败的时候更加惨烈,让这个党下台的时候被人民清算得更加彻底和无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