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自立博客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讲原则不对吗?——略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刘自立

   萨克奇访华,带回200亿欧元订单,他说,帮助做买卖也是一个总统的责任;他还说,如果凡事都讲原则,就不要搞外交了。

   他的这个道理,让人想起二战时期张伯伦的观点——如果讲原则,看清纳粹崛起的真像,就不要搞外交了。于是,在希特勒和维也纳,和布鲁塞尔,和波兰假惺惺确定他的"和平"原则以后,"不讲原则"的欧洲人,开始做起欧洲秩序安定团结的荒唐梦。可是,梦未醒,炮已响,那些原则被希特勒一手抹黑,战火和杀戮从德国延伸到世界。不讲原则或者讲原则,本来是事情的双面效应;其实,讲、还是不讲,就看你如何对待你所宣称的原则了——萨克奇当然明白,他说的不要讲的"原则",是一种普世价值,含人权和民主——他所坚持的另外一种对华态度,其实也是一种"原则",就是2007年,类似张伯伦主义的"不讲原则"。

   法国人有没有"不讲原则"的传统呢?有啊!

   在1964年的时候,中国刚刚发生了旷古未见的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且正在朝向新的文革时代"奋勇前进";毛的地位正在上升,很有一点黑云压城之势。但是,就在这个世人瞩目的大灾难中,戴高乐,这个号称反对人类免于自由和饥饿(匮乏)之恐惧的西方政客,恰恰给毛这个罪人,送来一份最好的礼物——中法建交。

   以后,在对待八九/六四问题上,萨科齐的前任——一个满身沾满污迹和毒素的,受到多项罪名起诉,对待东方专制主义文化情有独衷的希拉克——坚持取消对华武器禁运政策;而萨在此次访华中也明确表示,宣称取消对华武器禁运。看来,不讲原则,成为萨氏和法国政治哲学的某种传统,这个传统,也许来自企图建设新的神圣同盟的塔列朗,也许来自讲出两面原则的拿破仑——拿破仑主义本身,就是既讲自由,又讲专制;其言其行,莫不如此:他在专制和民主的夹缝中,制造一种"在人民那里是皇帝;在皇帝那里是人民"(夏多布里昂语)的首鼠原则,在镇压安.甘公爵,杀死这个贵族和皇族的同时,镇压人民革命的余续;又让夏多布里昂出版天主教复兴之书,制定法典,以框复革命带来的基督之灭,整顿和建立秩序。

   于是,拿破仑主义之双重传统,也许,也正在成为萨氏的传统。这个传统的首鼠两端之性质,当然不是萨氏的首创,他只不过是秉承了他们西方价值观中贪图利益和枉顾人权的那种所谓资本效应说。我们多次在各种文章里,强调过这一点,也就是价值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留下的空间地带,产生灰色效应的实用主义原则。这个灰色效应,正在完成张伯伦主义或者纳吉时代,西方抛弃主义的新任务;这个新任务,就是依靠中国人的奴隶劳动,来实现中共崛起和西方列强以另外一种新形式瓜分中国的"原则"。这个原则,从民主自由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和这个真理女神一道,混淆其中,顺水摸鱼,且产生过得利很大的原则、或者无原则效应。

   回顾百多年前,当英国议会争论是不是要用武装力量解决鸦片战争问题时,民主的程序,带来了多数效应——他们的多数,和萨克奇一样,是主张经济利益为首先考量而枉顾所谓和平原则的;民主,于是和侵略,联系在一起,成为西方价值观中一个非常无耻的"原则"。

   这个原则,是不是过时和式微了呢?没有。

   现在,人们正在关注萨克奇的做法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做法之间,孰是孰非的问题。德国女总理的做法,得到了主张民主价值的中外人士的首肯;但是,在德国国内,以前总理施罗德为代表的一类"无原则"或者有着他们的张伯伦主义之"原则"的德国人,含,新近发言的大企业家和大银行家,都跑出来激烈抨击默克尔总理。一种关于德中关系的辩论,正在热火朝天地展开。有没有鹿死谁手的结局呢?我看,是有的:这个结局就是,两种原则的互相较力。一种势力,以默克尔为代表,一种势力,以希拉克,施罗德和萨克奇为代表。这两种势力究竟谁胜谁败呢?有没有这两种势力留下的灰色地带呢?……胜负,是很难看得出来的。但是,从资本本性判断,萨克奇们的订单主义对华政策,看来要占优势。这个道理何在?

   其实,关乎于此,我们做过很多分析。世界经济格局和政治格局,正在形成一个以西方单位为主,以中国单位为辅的结构;这个结构就是,西方通过对中国等国家的低端市场的占领,造成经济优势,且大面积污染中国的生态环境——同时,又用经济的力量,企图造成治理环境和经济投资的双重效应——如,美国,每年把世界上过半的电子垃圾倾倒在中国大地上——同时加强中国的经济实力和武装力量——包括把最先进的电子监听和控制系统,卖给中国警察(这也是希拉克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在其国内,他们则坚持一种所谓生态清洁原则和高福利人权原则,且吸引世界上所有坚持真理的人,并以此寄托他们伟大的制度和理念。

   是的,如果拿破仑说,我在人民那里像皇帝;我在皇帝那里像人民;如果马基雅佛利说, 邪恶,对于维持一个强大的国家不可或缺

   ——那么,萨克奇说,不要原则,就是原则——这个话,倒是反映了西方哲学和政治学中、一种历来已久的"优秀"传统!这个东西没有什么新异。他是最坏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对于这个组成,中国人恰恰受到他们、几乎是一百年的压榨和攫取——而这个压榨和攫取,又正好带动中国人选择了表面上的"平等待我之民族"苏联,而更为加剧——党人完成了夺权和统治。西方人是不是要考虑他们的"历史原则"的虚伪和不实行"现实原则"的卑劣呢?

   正是在这个层面(至少对于中国人中,主张民主的那一部分而言),人们要面对的,一是,中共的所谓民主"东西"论,也就是"几十代人"要走在特色道路上,这个论点。

   二,就是,中国人,是不是也要几十代人,向萨克奇或者希拉克看齐,从历史上原先的"中国瓜分论",转变成现在的"空客"和核电站"订单论"呢?当萨克奇大谈中国责任论和中国要负起生态责任的时候,他和很多西方妄人一样,根本不谈中国本身应如何面对生态破坏的政治原因和政治原则。

   三,所谓一个负起责任者,一个大国,一个萨克奇所谓的"伟大的中国",究竟是不是要考虑改造体制,主张民主,这个政客是根本不去谈及的——也就是说,他和所有西方政客一样,根本不涉及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造课题。也就是说,你们在肯定"中国"这个名词的时候,一直以来,是在想象或者务实于从这个中国拿来亿万元的订单和合同,却不考虑这个订单后面的价值流失。你们主张的人权,自由和公正,是在回避了中国体制问题这个前提下提及和捎及的;换言之,你们考虑的外交层面,首先是固定中共体制的国际合法性——然后,你们说,要在这个体制里,涉及民主自由。这个逻辑,是不是成立呢?换言之,你们的张伯伦主义之今天翻版就是,在肯定希特勒主义存在的大原则下——"不要讲原则!"——而是要在希特勒或者佛朗哥,或者斯大林体制里面(!!!)进行人权和民主改革。

   这个政治学逻辑,你们的政治老师,真的是这样教导的吗?

   和极权主义打交道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的,是认可他们的政治存在,不要和他们讲实质民主自由,只讲实质经济和合同,同时捎带一下民主——你们的拿破仑和塔列朗,就是这样教导你们的吗?

   而在我们看来,这个教导是在荒谬透顶。

   人权和民主的实现,是在极权体制改正之后,而不是之前,得以实现的;这一点难道不是常识吗?!

   你们的革命和中国革命一样,得出其教训是:只有推翻了革命(甚至镇压之,取缔之),才能实行复辟和民主。你们的克列孟梭之所以可以给德拉夫斯平反,难道不是开明的法治起作用而是极权主义和丹东或者罗伯斯庇尔——是那些"街头的克里古拉",在起作用吗?

   是的,世界上也许可以有两种价值观同时存在的景象。这个景象,呈现在二战以后的柏林。从柏林墙延伸开去,斯大林主义和东欧的苏俄殖民地,成为那个世界上和西欧共处的另外一个世界——加上后来的中共政权;另一边是西欧和美国——这个双头怪物的出现,本来是历史做弄世界的结果。很快,这个结局,也发生了变故——现在,更是要发生变故之变故——普京,他正在结束这个、前此由赫鲁晓夫和格巴乔夫带来的变故——苏联的解体,正在取消世界条约体系带来的所有"真理"和"约定"。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正好是在说明,历史在运动中,既否定"合理",也否定"存在"(这就是黑格尔秉承西方异化精神产生的伟论)——以往历史上注重所谓"新年典礼"之东、西方方式,乃是企图把"末世论"和"新世纪"绑定在一起的"复活意识",成就了西方哲学中继往开来的各种思想和学说。所有无视原则的主张,既没有新年意识/末世意识,也没有否定之否定,充其量,只是一个短见政客应付订单主义的恶搞和机会主义。这个机会主义,正在给同样没有"新年意识"的中共中人,一个惊喜:他们反倒回到了"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个妄论。

   事情就是这样呈现了萨克奇表演的全部上意识和下意识的。但是,如果我们中国人把这些小丑完全排除在政治学以外,寻找法国的,也是人类的真理,那么,我们还是会发现那些朴素的价值和坚持这些价值的法国人。这些人从雨果开始——他反对和谴责火烧圆明园——还有很多很多……在这个层面上,我们自然会回到真正的法国文化和普世价值,而撇开什么萨克奇!

   ──《观察》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