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
自立博客
·再读《极权主义起源》(下)
·反对专制走向极权之路(下)
·民国与革命
·纪念胡耀邦先生的逻辑
·有没有胡赵新政!
·美国幼稚病
·书稿存稿
·赵紫阳的难点!
·佩洛西不救邓玉娇!?
·冷战思维的是是非非
·聚谈“告密”
·榷芦笛兄
·台湾民主化启示
·台湾民主化启示(续)
·读鬼札记
·西方文明里的中国
·作为牺牲者的人民——兼议新疆事件
·诗:死亡赋格
·胡政之评西方战略
·胡政之论世界政治
·死亡赋格(续)
·论白璧德
·诗:荒原
·诗:俄罗斯的人们
·俄罗斯思想辨正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一)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二)
·阿巴多 北京 马勒一 现场
·俄罗斯思想辩正(续三)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四)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五)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顺乎天应乎人之革命
·俄罗斯思想辨正(续六)
·俄罗斯思想辨正(全稿)
·人民万岁! —— 一个荒谬的口号
·改革与革命——读解托克维尔
·小红帽的故事
·四九年与五七年的悖论与构成
·平反土改 !
·柏林墙没有全倒!
·《08宪章》一周年批判----兼议《七七宪章》和"党内民主"
·获麟绝笔,吾道不穷——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
·神秘主义的是非——一榷哈维尔
·一榷哈维尔
·李南央的逻辑不成立(修正本)
·从佛朗哥的是是非非说开去
·关于正统道统课题的商榷
·zt英國憲章運動
·彼中国不是此中国----对于《孟德斯鸠与中国模式》一文的批驳
·改革已死,期宪也亡
·读钱穆论中国知识分子(续)
·元佑党人犹有种,平泉树石已无根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续析王力雄先生
·思想利用权力的条件(补正稿)
·好、坏资本主义的勾结和博弈
·zz2009年十大后改革人物
·郑异凡:“诺民克拉图拉”
·宪政源流谫论
·谬论:“民主的专制”?
·ZT瓦文萨回忆二十年前波兰事件
·谬论:“民主的专制”
·重庆的事情没啥不好说!
·zt悼羅海星
·还学文 加缪与萨特论战
·胡政之论中国之命运
·胡政之的大论政
·胡政之的大论政
·革命源流谫论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刘晓波赞扬中共监狱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没有敌人"是政教不分的荒唐说法
·ZT郑义评刘晓波
·五毛问题简论
·論敵人
·论敌人
·论敌人(修正稿)
·“我没有敌人”的语义错误
·一个悬案有待梳理
·“中国因之做什么都行”ZT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纠正张成觉误读
·ZT遇罗锦:刘晓波是“和谐大使”
·zt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在中国的传播
·也说俄国05年起义之教训
·遇羅克用生命揭示了什麼?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苏联、中国模式之同归路
·甘地在提问
·zt王若望批刘晓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立像废史,复哀后人——关于卞仲耘塑像的思索
·水浒和无敌
·水浒和无敌
·德雷夫斯案件百年启发/2006年旧作补发
·读哈维尔致胡萨克的信
·讀哈維爾致胡薩克的信
·辛亥革命几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刘自立

    这个文章的题目也许叫人笑掉大牙了,呵呵,但是,我这里,并不是开玩笑。

   历史上有没有“如果”?按照悉尼.胡克的说法:有。他认为,如果波斯间谍不向希腊告密,整个西方文明史将会重写;如果列宁在从芬兰赴俄路上被杀,社会民主党像他一样,会提出停战,和平,土地和其他民主需求,俄国也就没有社会主义制度;我们还说,如果俄国革命失败,克伦斯基稍微强势一点,列宁主义——孙文容共和共党革命亦将不复存在,等等。当然,历史大格局是历史发展的过去时,不是将来时,也不是过去将来时,这一点很明确。所以,我们现在做出毛,会不会改革开放——也是一个历史上的“如果”——这个判断与其说是一种历史调侃,不如说是一种现实警世。

   这个问题千头万绪;但是,千头万绪归根结底一句话,毛和党,是无原则实用主义者,不是任何理想主义和原教旨主义者。他们的一切,是来自对于现实、思潮、势力的分析,做出对策,应付敌人或者忽悠人民。社会主义,被他们拿来忽悠了一把——但是,他们更加善于利用共产主义暴力革命和公平分配这些宣传,且互为手段和目的;把暴力革命作为手段,把公平分配作为口号,以革命隐授其奸,就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革命成功以后,一切目的改变,也就是一般而言,他们把工农的一切利益,知识人的一切自由,工商业者的一切资产,全部拥为其有。这一点,不用多讲,尽人皆知;尽人不知的是,在这个哲学欺誷中,人们不知道他们何以会如此成功和占据思想和宣传的优势,以至于,即便胡适之等人早就有言在先,国人还是会跟着共党跑,一跑,就跑了半个世纪。说得严厉一点,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有膝盖——他们几乎在半个世纪里,不知道这一点——也就是说,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跪着,还是站起来了(他们其实都是被膑之人——膝盖骨被剜)。于是,跪着的人,把前面站着的主子/仆人,看得十分高大,一直高大到17大。他们从鸡蛋里挑出一些缝隙和尴尬,说明:看啊!鸡蛋壳开始分裂了。

   这些话我们说了很多。

   现在回到毛主席是不是会改革开放,这个很是幽默的话题上来。我们规定,改革开放有几个公认的前提,一是,要否定文革;二是,要否定计划经济和其他,诸如,阶级斗争,阶级分析等等原教旨主义(含,毛师原教旨,如分开城市和农村人群——我不知道这个种姓歧视是不是马克思主义——只是知道,马克思把基督教的信念,避开犹太课题,转换成他的未来主义);三,是要实行毛主席世袭家族制——将江青任命为党主席(见姚文元日记)。这些东西是不是妨害了毛师改革开放呢?我以为回答是:不——这个“不”所含带的内容,是和邓的所谓改革开放,做出比较的;也就是说,毛式改革和邓式改革,会不会出现本质差别。这个假设,当然假设在毛比邓长寿——这个并不是不可想象的“如果”——谁也没有说,上帝一定让邓比毛晚;当然,现实中,上帝安排毛先见马克思。这一点,对于错动一下文本的指涉,不会有什么问题——姑且,我们是在幻化文本,且映射现实。接下来的问题是,毛师改革,是不是一定要满足上述条件;不满足这些条件,是不是中国改革必然落在邓身上?邓,毛改革是不是一定在文化和政治上必然出现排中律?

   我们说,邓的改革和毛的改革,本质上是一致的。

   这里有几个历史因素可以含带其中。毛、邓改革,其实是在党文化基础不变的情形下,由党魁一手推出的改革。为什么说有一种毛式改革呢?因为,改革之出现,可以晚一点,归结与基辛格和尼克松访华,早一点,归结为40年代,毛式民主论和赏美论——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邓,毛,周等人,在玩弄民主与专制之猫捉老鼠的游戏时,在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之教导中,把个民主专制游戏,玩的热火朝天,而民心大归。这个把戏,毛在40,50,60年代,都有把戏。如,40年代,反对国民党之民主自由说;如,57年大鸣大放说;如,66年,造反有理说——可以见,周恩来煽动清华学生平反蒯大富,起来结社,言放,自由造反的讲话里……——以至于,到了78、9年,党的拥护民主墙说,他们的务虚会议说,加上胡、赵说,不一而足。这是他们玩弄民主游戏的例子——还有,现在的社会主义民主说,科学说,和谐说,三个代表(从无产阶级转换为红色亿万富翁,为其代表——不是“全民党”;更不是赫鲁晓夫惨淡经营之“土豆烧牛肉”——这个土豆和亿万,难道是一个概念吗?)等等,都是这样假设含带民主因素的、他们的文明说和思想观点。这样一些观点,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个党和苏共之不同,和铁托之同(有人说,这个东西,是一种史无前例的政治试验,所以即便“证伪”,也是成就试验之必须——这个话题,我们下面再说。)

   这样,党的改革之话语系统,可以来自任何一个阵营,来自东、西方,任何一个文明或者意识形态,他们取之不尽的所谓思想源泉,不都是列宁和老马,也有林肯或者卢梭。这个事情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说明,毛如果晚于邓,他启动改革和亲美,是无庸置疑的。这个说法,是不是要骇人听闻、语出惊人呢?不是。这首先来自上述理论游戏之外的现实游戏——这个现实游戏,就是亲美主义。这个亲美主义,其实就是和美国人眉来眼去,有史可考的。史迪威时期,美国人访问延安一年之久,遂得出民主在延安这个结论。杜鲁门冷淡了求钱顽抗者宋美龄——朝鲜战端,打破了民主梦和价值梦——即,共党民主和美国民主同枕——造成二十年的对峙。于是,72年,在毛面临林彪事件而处境岌岌可危之际,基辛格悄然飞来,简直就像飞来一个天使。他们在40年代造就的共党民主说,开始启动。于是,毛师转危为安,躲过一劫。接下来,就是毛式改革之最早的启动式,开始发效。北京等地,开始了放送好莱坞电影的内部电影热;美国费城和维也纳交响乐队,开始在江青邀请下访华;一个是不是启动中国电子工业的计划,在陈伯达规划后送交给周恩来……秩序正在建立,改革的萌芽,开始在美、中护卫下,悄然发生。而邓,在完成了基辛格访华时期,对于周恩来的右倾批判以后,得到毛的信任(见《晚周》)。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逻辑,在毛师的,凡是敌人反对的我就拥护之原则下,开始运作——他们,美、中一起,对付苏联的计划,超越了冷战价值观——基辛格再也不会说,他们抛弃了纳吉,而拥抱了毛——他熟悉的罗斯福主义(相对于威尔逊主义),梅特涅主义(相对于民主自由观),开始运作。所以,我们说,毛师改革开放的萌芽,就是完成了中美媾和。

   这个媾和,在当初也许是源于地缘政治,也许是因为战略考量,抑或是继续和平演变,但是,资本的火车一旦发动,其经济上的活跃因素势必开始生长,造就邓式改革之发动。二三十年以后,这个经济火车的车头之称谓,已经荣戴中共头上而为世人颂也!

   于是,我们回到毛师改革面临的一些所谓最大难题。一是,文革是不是要否定?

   回答是:文革已经被他自己否定了。在几个意义上都是这样。“体制外”造反派的较逐,已经结束。红卫兵早就被造反派替代;而造反派,也早就被军队和工宣队替代。学生都被流放了。城市,开始回到文革以前的阴暗状态。只是在名誉上,毛不容否定之,是形式和话语权问题。但是,实质上,在毛完全掌控形势以后,文革之民粹已经让位给专制之秩序。所以,打烂和造反,早已不是毛主席意志了,建设一个新新中国,是其意志;但是,这个新新中国,一点也不新,他只是要和美帝勾结而已——勾结而挽救党和党国,而已。故此,邓否定文革,没有什么新异,他只是建构了邓式统治方式而已。毛师如果不死,也会建构这样的体制。何况邓,也没有触动毛的正统地位——如果毛活着,这个正统,不是更加正统了吗?

   邓,推翻所谓计划经济论,可以成立乎?不能成立。不要说中国现在根本没有正常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即便有了,也是早期野蛮资本主义的变型;毛,也许不会同意什么市场经济,但是,和美国的来往意味着这个游戏的政治逻辑必然发展到经济逻辑——上层建筑取决于经济基础,这一点,毛不是不懂;毛,更懂得如何拿来资本,为其所用;他可以拿赫鲁晓夫的原子弹,为什么不可以拿来多少一些跨国资本呢?而跨国资本,根本不会嫌弃毛式政治体制,就像他们从来不会嫌弃慈喜老佛爷,不会嫌弃袁大头和各种政治稳定派;而唯独放弃了孙文。于是,我们估计,毛师经济政策是这样的。他说一套、做一套:说计划,搞开放;说反帝,搞亲帝;说反修,搞均衡——说不定,他,也会几年后说,《九评》一风吹了!——而跟随其后,欧日等国家,也就趋之若骛,步步跟进。这是必然。不会因为毛师不否定文革而有任何改变。于是,文革之秩序,也就在不变中悄然而变,面目皆非了。这个逻辑,共党很是懂得,比如,他们和西德、日本,根本就没有断绝外贸和经济往来;他们更加懂得,要保留一个香港飞地;现在,设想一下吧!如果中美建交,毛主席访问美国,《时代》登上毛像——都是事情必然发展的结果——毛师和江青,周恩来等等,不是都是《时代》的选项吗?于是,戴维营,不仅仅欢迎赫秃子,还会欢迎毛,你信吗?美国人说,越是远离自身的政治原则,他的政治效应就越大——毛深解此理——45年,他就表演了一次——以至于大公报记者等知识人,见之如见上帝,如见爹娘般欢呼雀跃之——美国人若是见到毛,还不疯了?看看他们见到卡斯特罗的疯癫像吧!

   在回到体制内,勾搭资本国,这个课题上,毛没有问题,他可以做到。于是,救党之道,当然也就轮不到邓,也轮不到周——周,就是想去联合国之区区小愿,也未能如愿——何况,如果毛不死,心还在呢!加上他当面称赞小日本是其救星,小日本,当然会不请自来。其实,这个过程,早就做好了铺垫。

   那么,毛,会不会放弃人民公社呢?其实,他早有意识。彭德怀时期,他本来是要反左,后来彭起而攻之,遂反右。但是,他心知肚明,公社,不利于他的党国之治。换一个思维,他是不是会按照《鞍钢宪法》一类货色,和跨国公司共襄一个新的农村集合化和机械化,并且实行农奴制度和科技制度集合的畸形农村呢?这个,就不好说了。他,也许也会同意三自一包,但是,他的极权主义全能整体观是其思维传统,不会根变,只会傍变。于是,设想毛式农村,就是一个很为混浊的话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