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缅甸人,宁有种乎!]
自立博客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刘自立

    89“6.4”,中国人有种。镇压后,中国人依然有种乎?不好说了。

   东欧人,宁有种乎?有种。他们在89以后,接过中国民主浪潮的接力 棒,一举改变了他们的政治命运。

   于是,在很大一个规模上,研讨政治变故之因的讨论,在世界范围进 行。其中,政治宗教原因的论述比比皆是。比如,中国一些作者说, 要在中国扎根基督教精神,以便继承其民主自由之元素,促成政治宗 教合一的、类似圣.保罗二世对于波兰的、民主抗争──这个政教合 一,和西方人早些时候鼓吹的政教分离,产生完全不同的诉求。

   但是,我们在今天缅甸人抗争的队列里,确实发现了以往甘地主义的 某些痕迹(当然,有很多学者对于甘地的非暴力主义,是不是已经寿 终正寝,做出解释)──

     “非暴力被塑造成古老而多面的真理,是印度教行动的终极源   泉。现在甘地主义只剩下标签和能量,而能量也变成恶性的印度   需要有新的教条,但却没有……人民没有国家,只有主子──这   样的印度被再次发现是残忍的,充满暴力。”(奈保尔《印度:   受伤的文明》)

   这个抗争,不是来源于基督教的任何教义,而是来源于佛教及其教 徒。在此前提下,佛教徒引领民主走上街道,直接要求民主,反对独 裁,成为缅甸此佛国的一个极大荣耀之景观。佛教本身的6,000经 卷,此刻下放为俗,转变成为一个简单的正义呼声。这个事实说明了 什么?说明政治和宗教之间的关系,本来没有那么复杂。无间道中种 种地狱的描述,在惟我独尊的信众面前,也不能阻止他们要求另一种 现实的抗争──这个抗争,就是改变缅甸的政治现状,还政于民。这 个诉求不是建设天堂,而是建设“地堂”了。

   还政于民,现在,是一个国际事务,就象宗教是一个国际事务一样。 缅甸人,宁有种乎之问,在缅甸军人开始射杀僧侣和民众以后,变得 更加严厉起来。国际社会如何应因此事端的发展和演变,成为考验国 际社会政治良心和政治操作之重要课题。分析的力量来自历史。在中 国89年时候,中国人宁有种乎的课题,震动了全世界。随后发生的血 腥镇压,使得中国“种”发生严重变易。迄今,几乎只有一小部分人 士,还在坚持政治良心和社会理想。十七、八年过去,宁有种乎的试 问,变得极其微弱,倒是要问,宁有钱乎了。何以如此,是因为一个 大的政治圈套牵制了中国人之种、之气、之心。极其简单的历史重 演,在人们面对缅甸局势的时候,重新发生效应。这个效益究为何 物?就是国际社会的“去种”操作。他们并未施行那个时段,很多人 预言的政治和经济制裁。美国带头的,向往北京的朝圣之旅,很快使 得邓政权摆脱了困境。在政治经济双重原则的策略启动下,中国社会 经济热、政治冷的现状,逐渐打造完毕。“6.4”行为的责任者,在 最大限度范围内,受到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的再接受。一切罪行, 成为经济互补的祭祀,被西方和东方语汇共同认可。无论是基督教、 还是佛教的“不可以杀人”之箴,早被铜锈气味淹没无闻。

   这个残酷的现实逻辑,今天,在缅甸,几乎要重新表演一遍。只是悲 剧细节有些不同。这个不同和美国、日本当年朝拜“6.4”政权,无 本质区隔。原因和逻辑方面,是这样呈现的──美国政府和萨科奇等 人,已经类同89年事端发生时候一样,义愤填膺起来,叫喊要对缅甸 施行制裁。但是,他们有意回避了一个课题──缅甸,本已经受到西 方之种种制裁。他们的活路,不在美国或者欧洲,而在中国。这样, 一方面,是缅甸受到美国政府更加严格的制裁,另一方面,美国或者 欧洲政府,对于中国之不对缅甸进行制裁,毫无办法,也不想想出办 法。而缅甸依靠中国政权的支持和援助,小日子照样可以继续。中国 从缅甸等地的资源攫取──如,砍伐原始森林、挖掘石油资源等行 为,照样可以进行下去。几乎所有的评论,并未将这个中国环节,加 入到缅甸事变的全局,加以考量;也就是说,如果缅甸军事当局真的 继续杀戮其国民和僧侣,那么,道义的力量,在国际范围内,如何战 胜经济的力量,将要考验我们的世纪哲学空谈和宗教奢侈的试金石。 如果美国人一方面反对缅甸独裁者,另一方面,却继续和支持缅甸独 裁的政权眉来眼去,搞特别热络的经贸往还和政治外交,那么,缅甸 问题真的可以如此岂有此理地加以解决吗?换言之,布什可以加剧制 裁缅甸,但是,对于支援缅甸者,却来一个双目致眇、视而不见,这 个行为,究竟又有多大意义呢?

   《谎言帝国》一书的法国作者,和很多有见地的政治学者,几乎不约 而同都表明了这样一个看法。这个看法是,如果今天,整个国际经济 政治之大的格局,不发生深刻变化,西方对于中国、俄国等独裁国 家,不施行新的有效战略,而满足于经济归经济、政治归政治这个老 式法则,不要说一个小小缅甸问题解决不了,更加微小之课题,也无 法解决。因为一旦牵涉到经济利益、“国家利益”,美欧国家,必将 施行一种老式的外交和政经原则。这个原则,就是往日社民党学者 如,卢森堡,后来的学者,如,阿伦特等人尖锐指出的,美欧民主国 家在推行一种对内民主、对外“殖民”的老旧政治策略,遂导致上述 所言之政治经济之双重原则和标准的照样执行。一切所谓中国民主和 经济发展之必然联系说,中国中产阶级民主诉求之必将到来说,甚 至,中共崛起产生中共民主说,在上述作者的书里,已然全部废弃 ──视其为一种明显荒谬的反逻辑推论──原因极其简单,因为中国 之经济财富并非分散成为市民社会、或者公民社会的经济基础,从而 导致他们占据之政治利益之资源──就象12世纪的英国人和15世纪的 法国人──中国的80%或者90%的财富,占据在权利阶层在手中,这个 并未分化的无社会结构之社会,并无本来意义上的市民社会和中产阶 级。这个判断,来源于很早的德热拉斯的新阶级说,而非其它。

   这样,美欧在和这个阶级结合和往还的时候,几乎对于他们枉顾民主 或者公正价值观,置若罔闻。于是,在他们对于缅甸事务跳脚咒骂的 同时,他们的另一只手,还是会伸向桌子另端的中国人的手上──而 中国人的这只手,又很快伸向缅甸军政府──这就是事务的逻辑。这 个最为简单不过的事实,却并未在西方报端之分析师的文字中,有多 少介绍。他们对于独裁政权“抓小放大”之战略,究竟有多少正确 性,人们并无得知。如果他们重复“6.4”时期对待中国的做法,他 们对于缅甸施行新的经济放松和政治容忍,却很可能,是其今后的做 法。

   这个世界的命运,好象并不是价值观在起主导作用。就象西方殖民时 代一样,西方人的眼睛里,很多时候,很多地方,都呈现他们掘取金 钱的利益冲动。很少远见卓识者,并不为贸易和金钱所动,但是,他 们却无法主导这样的政权和主流价值、经济价值。说到这里,我们也 许可以用一种反讽的语汇质问之: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决定论,难道真 的如此有效和有味道乎?不改变这个基本认知和基本现实,设想诸如 缅甸问题的有效解决,当然就是妄想。这个妄想,和他们企图解决伊 朗问题和其他问题,有着联系。而在朝鲜问题上,同样存在很多悖 论。如果朝鲜撤除了它的核装置,那么,它的集权装置,是不是很有 可能变得稍许“合理”呢──这要看他们和美国的经济互补性,是不 是有些空间──如果他们可以补充美国的某些经需,其“合法性”、 美朝建交,不无可能。他们会说,看吧,朝鲜在经济发展的道路上, 正朝向民主改变。几乎所有的推断,都是这样。然而,对于中国的改 变,究竟会朝向何处?几乎无人可以回答。他们基本上排除了极权主 义发展的必然可能性──他们说,中国是一个未定国家,是一个发展 很快的国家,是一个很可爱的国家,云云。那么,中国支持的缅甸, 是不是也很可爱,抑或必将变得比较可爱呢?

   很小的时候,笔者就瞻仰过父辈访缅留下的、仰光大金塔的尊照。那 个巨大的躺倒的佛身,呈现一种不卑不亢的尊容,与那些竖立在北京 白云观里破败的孙思邈辈不可比。居其脚下,人们,很有点渺小的感 觉。印度教和佛教主张的并不是个人主义。奈保尔说,这些地域的人 和外间接触的可塑性很小;他们更多地连接于母体文化。他们不会赞 同西方的世界观。但是,就象中国的儒学,是不是有朝一日也会走上 街头,使得教义分歧的人们,团结在一个并不需要多少解释的行动纲 领之下,以完成信仰的简单化。在这意义上,无论是哪种宗教,都有 和政治诉求接轨的可能性。北京宣武门教堂、仰光的大金塔或者印度 的什么庙宇,都隐藏着一种普世价值的召唤。这个召唤和基督教的召 唤,化为一体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全部课题在于,任何宗教施行他 的政治诉求和宗教诉求的时候,政治体制势,必成为他们存身的制度 性载体──若引用伏尔泰言,没有上帝也要造一个上帝──没有此 制,也要造之。这就是很简单的结论;非此,任何宗教不可能受用和 推行。在此意义上,缅甸人,不但宁有种乎,却还是比起中国,更有 一个宗教的优先性存在,宗教文化存在和宗教精神存在,而且,这个 存在,是其本土的、根深蒂固的。这样,在考量他们的精神力量和物 质力量的时候,这样的佛陀存在,也许,真的会超越他们的政治和政 治独裁势力,形成一个新的起义之地。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即 便,昂山素季已经被关进监狱,但是,这个起义的精神诉求,还是无 可限量的。我们期待缅甸人,真的超越世俗的力量,使得宗教旗帜掩 盖他们渺小的军人统治,走出一条新的民主路。这对于中国人的启 示,势必也是无可限量的。

   在此意义上说,佛陀的世界性影响、世界性力量,正在和西方的物质 主义经济观,做着殊死的抗争。这是我们观察事务的一个基准和坐 标。

   民主论坛 上载:[2007-10-02] 修订:[2007-10-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