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自立博客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给铁流先生的信 ——谈右派招安问题

   

   文章摘要: 我的意思是要对1949年的检讨文化,诱奸文化,毛文化,施行一个对于57年的"互补"——没有这个检讨文化作为铺垫,整个反右以后的酱缸行为是无基础的——这本不是额外指标;49年全民检讨,本为57年全民检讨之序曲。在我看来,人民检讨一事,要比任何人民革命来得重要——这就是中国社会主义心灵史。而检讨,又是在革命后到来。整风鸣放是革命——然后就是检讨——就是思想招安。

   刘自立,

   發表時間:7/20/2007

   

   欣读铁流先生批评(见《右派何以被"招安"?》)。十分高兴。只要有右派和我对话,不管怎样,我都很高兴。因为,我本人就是崇奉"右之美"的。(见《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一文,笔者引翁.艾科关于右与左的谈论)。

   再就是,辩论艺术,中国人都不成熟。要展开正常辩论。不要屁股决定脑袋—— 一直以来,我这样看法。谁拍个板砖,不怕;我是花岗石脑袋,顽固不化,迎头挨拍也!

   ......正题。我的文章开宗明义,观点不成熟,见教有识;朱、王,沧海一粟,不是集合名词。

   铁先生是有识。原因简单,你是亲历者,我不是。但是,关于亲历者的一些观点,我可以展开批判。原因是:右派,不是伟光正派,是可以讨论的。原先他们和毛主席讨论,现在和我讨论,就是一个好传统。问题出在哪里?就是一切讨论,要制定一个谁是"正确"的,这样一个标准。1957年,谁是正确的——这个课题很大。我以为有三种势力,在表达他们各自的正确。一是毛。二是赫鲁晓夫。三是自由主义的"残渣余孽"——也就是持有普世价值,民主理念和自由主义之辈。(虽然,其中这个普世主义和欧美不同,是被毛化以后的普世主义。为什么这末说?因为,从章罗联盟——这个假联盟,主张反对一党天下和建设政治设计院以来,他们的立场,是建立在"联合政府"之毛氏立场上的。于是,有无这个联合政府的实质性存在,成为右派观点的一种诡异内涵之一。我的意思是,毛主席的联合政府,是影子还是实体?是一个问题。这个课题还可以继续讨论。只是我说的"正确"之一,主张正面的党天下之瓦解,和,是不是继续坚持联合政府,有很大关系。如果右派说,我们就是要在毛主席政府里搞一个设计院,搞一个不党天下——这个事情,如何理解呢?)

   所有的症结,从这里开始。

   接下来的推论是,如果我们说,毛的存在是第一前提,那么,第二前提之"设计院"等,是不是要"联合"存在乎?

   不是联合存在,又是什么存在?

   这个课题就越来越明显了。毛主席怎么会让你和他联合存在呢?

   你们和毛主席不联合存在?"设计院",怎么存在呢?

   这是不是一个右派讨论方式的悖论呢?

   为什么要举出此悖论说话——这个看法和"招安"关系何在呢?

   是有关系的。

   诚如老铁所云,杀人放火受招安,......应该如何理解?

   我的理解是,一句话,宋江是没有自身思想者。他热衷正名,当官和受招安。思想被招安,是唯此唯大,大要素;不是杀人,是其要素。杀人是民粹主义,也不是民主。不好过于肯定。但是,鄙人如果选择宋江还是高逑,自然选择宋江。

   思想上受招安,是问题的关键——关键中之关键,是没有太多思想——宋江思想和高逑思想,是一个东西。就是封建王朝之贪官和造反之两面存在。这个东西主持历史课题两三千年。不便深究。

   宋江思想是不是后来在1949年起作用?是起作用了。毛,就是宋江。因为,他是一个造反派——又没有改天换地,施行民主之志——只是改朝换代。改朝换代,就是宋江高逑合为一股。

   于是,这里出现了我们靠拢主题的话语。毛极权主义制度,造就的最大"功绩"、也就是祸患,何在?就是全民思想改造和接受改造。全民思想改造造就了什么?就是以毛主席为孔孟,供奉其"正确"——这就是我们说的,三种正确之最最最正确的毛主义煽动。这个煽动,不是开始于1957年,而是开始于1949年,开始于1942年(整风)——或云,开始于20世纪整个极权主义思维。这个东西很厉害。他的最最最厉害之处,就是造就一种"人民"正确+毛正确=社会主义。

   整风是啥?就是人民响应毛正确,来一个呼应毛。但是,毛正确,不知道如何对待赫鲁晓夫,正确加不正确。所以,毛支持哥穆尔卡,反对纳吉。于是,人民,不知所云。

   为了显示赫鲁晓夫正确——毛,整风——反对斯大林主义;为了证明杀死纳吉正确——毛反右,镇压。毛乱七八糟一下,全国,也一塌糊涂。

   右派中人,是不是知道毛既是一塌糊涂又是乱七八糟?不知道。何以见得?就是他们知道,鸣放正确+反右正确=毛正确。

   林希翎讲得好。支持她,一片欢呼;反对她,一片欢呼。何以如此,人民,有两个"正确"也!

   何以右派有两个正确,人民有两个正确,毛也有两个正确,因为,人民被毛戏耍,愚弄,政治强奸,政治诱奸,不知道毛的正确,是一种不正确和犯罪。

   所以,千万右派起而鸣放,供奉的,就是毛要鸣放之煽动;反过来,如果是在一个享有自由主义思想权利的国家,政客们的正确,就不会被人民奉为圭皋。半专制、半开明国家,也很难这样"正确"起来,形成运动。为什么?人民和统治者关系不同。你是公仆,报纸天天骂布什,他正确个屁!

   所以,人民供奉毛正确,不知道正确以外的世界更精彩,所以,鸣放之必然是绝对的必然。这就是何以鸣放变成帮党整风。这个事情本质是,人民被正确蛊惑,不知道还有不正确之正确。

   二是,整风言论本身,全部,或者大部,来自毛式言论毛氏思想毛氏社会主义——难道不是这样吗?于是,悖论出现。毛,有几个?有N个。八大,一个;七大,一个;九大,一个;文革,一个;反右,一个;1946年呼吁林肯主义,一个;1950年代,"我就是独裁",一个......这样,毛之主义和正确,就变得拆滥污。但是,主导思维,就是毛的屁股主义。不是他的脑袋很好,而是他的屁股很好。为什么?因为,凡是站在他的立场上,昨天一切对的,就是今天一切错的;反之亦然。什么阳谋阴谋,都是扯淡。毛就是孙悟空,七十二变,只是比二郎神少一变——就是他,不敢多党,言论自由和独立法治——这个,他不敢变。

   老百姓和知识人,之所以毛云亦云,毛鸣亦鸣,就是毛制造了一个诱奸极权主义。

   诱奸极权主义是什么?就是人民被砍掉脑袋,实行盲动和自我戕害主义,就是毛式运动论。

   在这个意义上说,右派分子多数,是被毛氏早就招安的极权制度中之人民。极权+人民=毛。

   这个现实接受一下,很痛苦。

   毛运动群众,革命啦、造反了——文革了;于是,人们说,"人民文革"了——殊不知,毛的人民性,比你们大一百倍。

   57年,其实也是,毛说,整风了,鸣放了——于是,人民就"设计院"和"党天下"不好了——殊不知,毛的游戏,是要你不知道什么是毛的真正"正确"——毛的真正"正确",就是正确乎,等于不正确;不正确乎,等于正确——打倒一百万,来一个十年稳定。

   言及于此,我们说,人民接受整风本身,实质上,就是体现了极权主义国家之人民性/公民意识完全丧失,思想国有化,人民整体被精神"招安"的悲惨和荒诞现实。在这个大现实里,人民和后来之右派响应整风,就是人民受骗的一个显像——他们以毛主席思维,制定了批判毛现实的鸣放——后来,又被毛本人说成是罪恶。

   所以,毛为罪大恶极,此其一。

   二是,中国人民呢,难道不应该反思他们同构于兹的种种不幸,凄惨和荒唐乎?有什么样子的人民,就有什么样子的统治者——这就是权利链条。没有链条,就没有环节,没有衔接,就没有响应;没有响应,就是毛孤掌难鸣,还有什么鸣放呢!

   我给铁先生讲一个西方故事。见诸阿伦特的一本书《黑暗时代的人们》。

   "一个统治者的代言人来到了一个'学会了如何说不'的男人的家里。代言人……问'你愿意伺候我吗,'男人把他扶到床上,给他盖上毯子,守护着他的睡眠,而且在随后的七年中(呵呵,也是七年——自立注)都对他唯命是从。但是,无论这个男人做什么,都不出声。七年结束了,代言人因吃饱喝足而肥胖起来,呈现出老态,然后死了。那个男人用旧毛毯把他裹起来,从屋里扔了出去。他清洗了床,粉刷了墙壁,轻松地叹了口气,回答说,'不'!"

   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和1957年的中国恰恰相反的情形——那时,中国人不会说"不"——只是会说,YES.

   就像狼外婆的故事,狼外婆说,你们要爱护小绵羊——不者,说,你他妈是狼——但是,YES者说,是的,狼,应该爱护小绵羊——反对官僚主义啥的。

   这就是西方哲学和57年人的绝大不同。

   我们知道,像上述之智者,等待者和说"不"者——老毛对之,是毫无办法的。难道不是吗?你整风,整谁?整你?整人民?整党?难道不是痴人说梦乎!

   ——也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一些本来就无思想异议者,在实际上归纳到体制里去,被招安,难道还值得奇怪乎?

   赘言之。这些实际上被招安者,多是一些无思想,有才干者。他们知道一切,只是知之而不为之。他们要为的,说得好,是在等待正确性、往民主轨道发展。说得不好,他们就是枉道从势。

   老铁先生说我所言非指,文不对题。我承认。

   我的意思是要对1949年的检讨文化,诱奸文化,毛文化,施行一个对于57年的"互补"——没有这个检讨文化作为铺垫,整个反右以后的酱缸行为是无基础的——这本不是额外指标;49年全民检讨,本为57年全民检讨之序曲。在我看来,人民检讨一事,要比任何人民革命来得重要——这就是中国社会主义心灵史。而检讨,又是在革命后到来。整风鸣放是革命——然后就是检讨——就是思想招安。这是一个套餐,一个套娃,一个圈套。

   何止朱、王、范招安,全民都招安了!呵呵。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