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自立博客
·从黄海演习看中美对立结构之演变
·2010年的8.18
·2010年的8.18(补充版)
·诗:桌布
·诗:桌布
·敬挽谢韬联
·读索尔仁尼琴《红轮》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
·诗:渡河曲
·还是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
·崔說胡“精闢”溫“民主”析
·偽自由談“老三篇”
·zz张三一言批判崔卫平
·想起吴恩裕先生
·想起吴恩裕先生(更正稿)
·诗:替代品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民主政治不是作秀政治
·诗:身份之歌——录梦录
·诗 朱雀
·诺奖出台与自由转向
·新博客地址
·革命和资本
·形而上学辨
·诗 圣家堂
·帕托什卡们的思想和行为
·海德格尔为什么不忏悔?
·理想国?专制国?
·诗十首
·今言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百年
·共和乃立宪之基
·音乐与政治――也说反美歌曲与郎朗演奏
·全国之大能否尽为一党所居奇?
·理想国?极权国?
·美国人为什么支持过穆巴拉克?
·理想国 极权国(续)
·埃及万岁!
·张成觉天安门绝非解放广场
·孔子来干什么!
·ZT应该绞死穆疤瘌贼
·无政府主义的积极瞬间
·屠夫卡扎非和庸人奥巴马
·革命异同性析
·革命异同性析
·戈尔巴乔夫真像论
·斯諾,毛氏幫閒
·卡扎非的“六四”镇压会得逞吗?
·大陆间谍片的荒诞与色诱
·艾未未不是什么后现代主义者!
·“四五”运动反思与启示
·中国有搞后现代艺术的土壤吗?
·用美取代丑-关涉德国启蒙展带来的争议
·蒯大富说得不对!
·蒯大富说得不对!(补充版)
·文明多元说浅析商榷郭文
·文明多元说浅析——与郭保胜先生商榷
·ZT我来过我很乖8岁女孩遗书
·拉登死后中美关系又会如何!
·毛派和冒牌
·sb郑永年(zt)
·毛建国易帜之误
·制度与人析
·旧文"十一"文化观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ZT毛泽东的“人赋人权”
·天赋人权还是人赋人权?
·辛亥革命的另类解读
·强人改革和弱人改革
·社会学和政治学的分疏契阔
·zt《东方红》最早歌词: 
·评《今天》
·评《今天》
·婊子言:专政也是礼治
·民粹指向极权-卢梭总体论批判
·迟读《蒋经国秘传》
·会搞第二次文革吗?
·读《孔子与保罗》
·答江流水先生
·第三条道路?
·zt平型关是国军第十五军打的
·卢梭和极权主义
·zt老毛祭奠林彪诗
·旧文-上帝中国行带来的思考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索骨辩-林彪得逞又如何?
·民粹,极权和文革-驳文革圆圈论者
·蔡、马偏颇论
·普京的政治倒退
·读张敏《走向开端》书稿
·中国何以没有阿赫玛托娃?!
·ZT博尔赫斯支持皮诺切特
·今析抓捕四人帮
·孙文容共问题探索
·把红卫兵问题说说明白!
·俄国知识分子问题
·答黄河清先生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
·红卫兵就是造反派!(完整修正版)
·贝多芬与断头台
·為何蒙、藏無緣一國兩制?
·神秘主义是非/商榷哈维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刘自立

    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有人提出这个课题,很重要。其 间,许多奥义也许应该加以分析。虽然,笔者不是香港问题专家,也 愿意提出拙见,以期抛砖引玉。

   中国政权在收回香港主权方面,遵循一个原始的真理:殖民地应该归 还主权国。于是,这里出现判断的几个盲点:主权国家的定义是什 么?殖民地的定义又是什么?人们会说,主权国家的定义,就是统治 者的国家政权受到国内、外认可。国内认可又是什么?是武装夺取政 权后的现实统治、还是真正民意归属,是两个问题。中国,属于前 者。国际认可是什么?是联合国等国际机构和国际约规的认可。比 如,1964年法国认可中共国,以后,美、日认可。

   这里的“现实的就是合理的”──这个判断,也许可以简单陈述中共 国的存在现状──但是,法理上,民主含义的缺失是显而易见的。国 际法权威格劳秀斯主义认为,“正确的理性和社会本质并不阻止所有 的暴力行为,阻止的只是反社会的暴力行为。”又说,“那些依靠百 姓的达官显贵们──无论他们最初就这样,还是象斯巴达一样通过协 议对君主权利这样规定的──如果不顾国家利益,违背法律,国民可 以用武力去反抗他们,如果有必要可以处死他们。”(格劳秀斯)

   接下来的推论是──共党的暴力,是不是针对“达官显贵”和“君主 权利”的;如果是这样,武装暴动是可以接受,并且实际上被国人接 受了。

   悖论是,共党现在的举止,是不是重复一种“反社会的暴力行为” ──如山西和很多地区的奴役制度和奴隶剥夺,是不是反社会?反社 会,应该不应该具备格劳秀斯对于“不顾国家利益,违背法律”的、 可以接受的那种方式?

   姑且说,两党的暴力,在格劳秀斯的有限含义上,权且当作历史被接 受下来;而且历史和现实,就是这样在认可蒋介石和毛的某种“合 理”暴力,甚至孙文主义的暴力。况且,中国政治形式上,从未出现 和平转化的可能性,暴力问题,就不是空谈而是接受或者反思的现 实。

   之所以要引出这个较大的前提,是为规定中国夺回香港做一个铺垫。 我们权且接受中国这个政权在国际法意义上的“正当性”──那么, 香港回归,也就取得了正当性。反之,从另一个层面讲,香港这个不 正当的殖民地存在,其不正当性,源自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不正当性, 所以要被改变,改变成为取消殖民统治,回到中国。但是,如果不考 虑中国的统治之正当性与否,就不能解释,何以一个不正当性可以改 变到另一个不正当性──从一个民主国家之殖民地,归还到一个专制 国家之独裁统治。这里的最大变数,就是如何考量中国政权的合法 性。这是问题的根本。当然,殖民地属性的存在之后殖民地时代化, 是西方语系的一个基本命名。所谓主权在民的宗主国家的民主,不附 带殖民地地区的民主,这个西方的老落后,已经不能适应时代潮流。 所以,就象很多西方学人指出的,殖民主义本身,是主权国家切割其 殖民地的一种政治需要,也是当下的现实。

   但是,我们不能只看问题的这个方面,而忽视了另一个方面。另一个 方面的问题何在?就是我们前此提到的,民族解放运动,如果并不含 带民族民主运动,反帝反殖运动,就会呈现一种我们叫做周恩来主义 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一面反帝反殖,一面拥毛反民,来一个并 不比殖民地状况好到哪里去的极权主义反殖运动。毛,叫做第三世界 运动。毛派游击队、格瓦拉的反帝反殖运动,就是以反帝为借口,实 行家奴统治代替殖民统治的、那种后殖民时代的、后极权主义国家统 治。这些统治,并不是殖民地人民获得什么国家独立、人民解放,而 完全恰恰相反,他们的人民,在吃人皇帝和昏聩无道的、无法无天的 极权统治下,呈现比起老殖民统治者严酷百倍的本土皇帝之统治。于 是,民族解放运动,出现了一个绝大的政治幽默──反对殖民地统治 的后果,就是认可卢旺达和达尔富尔地区、这样的后殖民主义的本土 统治之种族绝杀。

   于是,反对殖民主义的含义,必将随着殖民地本土皇上的残暴,呈现 一种前殖民宗主国,以联合国或者其他国际组织二进宫,回来干预这 些“解放”了的殖民后地区之野蛮统治和杀戮的现实。故此,周恩来 主义的和平共处原则,其实并未将解放后的殖民地、无民主之现实, 写进政治条约和政治常识──也就是格劳秀斯所言,暴力,是反对暴 力的正常借口──而无论你是在家里受到本土独裁者的暴力残害,抑 或,你是受到外国殖民主义者的侵害。这个逻辑是十分清楚的。

   回到香港问题吧!

   香港问题的症结,恰好是如何定义香港的殖民地政治形式,和回归中 国后,如何定义其中国化政治形式的课题──而且,在所谓一国两制 思维的框定下,香港究竟是接受前英国统治之政治形式,还是接受中 国政治属性的统治──这些课题,现在并不清楚。于是,在框定香港 的政治现实和前途的时候,如何参照香港归还前的英国政治形式(含 内容),抑或采用中国政治的不民主形式,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理论提 问。现实香港的法制、市场和舆论等,都还是英国人恩典的政治惯性 在起作用。我们看到的、哪怕是越来越自律的报纸、电台等,依旧在 英国式的操作规程里延续。虽然,象《苹果日报》这样毫无中资背景 的传媒,几乎成为其绝无仅有的存在;但是,很多批评性的传媒,还 是不乏存在,象《开放》等。舆论自由如是。结社自由,也还是存 在。象法轮功这样的结社,香港,并无取缔之。游行示威,如维多利 亚公园的“6.4”烛光晚会等,18年,一直坚持。这些香港特色之来 源,究竟是中国精神、还是英国精神,想必读者一目了然。这当然不 是中国特色,而是英国特色。

   中国特色何在?中国特色已经大面积渗透。这首先表现在普选的不可 能性。800人选举团,完全操控了特首和立法院官员的选举和选票。 而且此800号,据说,还可以一人多持一张以上的选票;可以反复投 票。很多民主派议员,除去做一些精神层面、价值层面的呼吁,几乎 无法抵御任何来自北京意志的控制。草根阶层的日益贫困化,和大资 本与北京资本的合谋和同构,也正在成为一种红、白兼容的北京─香 港特色。正如以上所云,报纸、传媒的北京化,正在夺走──自觉和 不自觉地──香港自由之声发出的各种声音。香港人,越来越习惯于 舆论控制和舆论自律。那些上街游行的人群和北京化的各界人士,正 在组成一种香港群体意识的对峙和演变。我们说,正是因为香港人 ──那些习惯于英国自由主义的人们,他们在英国时期本无自由忧患 意识;甚至没有考量香港民主之急迫和需求,而是北京化的到来,让 他们做出了政治性诉求的选择──他们的严重分化,带来了是英国、 还是北京──这样一种香港之哈姆雷特之问。有人说,香港死了;有 人说,香港活了──这是一个问题。

   那么,香港大陆化的作为,是不是仅仅是香港回到毛主义那个大陆 呢?完全不是。这里的分野,很清楚。前提是,大陆,已经不是毛主 义那个统治局面,而是邓式统治局面,邓式模式局面。这个模式,体 现在“一国两制”思维里,已经表现得十分清楚。这个思维的特点既 非毛之思维,也非英国思维,这究竟是什么思维──是什么思维,带 来香港今日的现实?这个思维,就是极权主义经济发展之思维。这个 思维,首先不排除市场机制──这个机制,看似“猫”和英国机制, 因为都是市场。但是,仔细考察,又不尽然。北京经济特色,是极权 主义之私有制经济。这个经济模式,并不需要多少英国机制和英国文 化。比如,英国的宪政主义文化,对于这个经济模式而言,完全是一 种鸡肋。故而,强调经济模式中的人权主义思维,恰恰是北京最为厌 恶的因素。这个经济模式带来的高速度和高积累,乃至高顺差(贸 易),援之起因,极其简单,就是他们实行了一种发展压制人性的经 济模式。这个模式,带来的典型窗口,就是山西洪洞县的,也许还不 及封建时期,苏三时代、“苏三起解”之故事中,相应存在的公正诉 求。可以说,香港或者英国殖民时代,被英国作家吉普林和康拉德状 写的、被西方左派作家抨击的“黑暗的心”那类故事,正在北京统治 下屡屡发生。在他们和西方人争辩“谁是小偷(指中国人盗版),谁 是强盗(指西方列强侵略)”的故事的时候,殖民地历史带来的悖 论,遮蔽了一个最为显赫的常识──人,是应该得到法律保护的── 这个保护,就是工会或者农会,且应该是独立工会和独立农会,等 等。

   抗衡,在北京和香港之间继续存在。简单而言,是北京朝向香港的、 前英国习惯模式发展、还是香港向着北京和中共模式发展,成为一个 问题。交叉进行的政治对峙,正在进行。一方面,是香港每年的 “7.1”游行;另一方面,是北京缄默港人之口,让其重回经济动物 的生活方式;一方面,是香港努力争取2012年的普选,另一方面,是 北京施压的“唯生产力论”;一方面,是《苹果日报》和《开放》杂 志继续存在,另一方面,是北京基本收买了几乎所有媒体,迫其施行 自律主义,等等。加上北京给予香港的大力经济扶持,使得很多港人 取得了和他们的一致看法──这个看法就是,不仅北京,要稳定压倒 一切,香港,也要稳定压倒一切。

   这个博弈前景如何?笔者不甚其详。一个很重要的课题,一如悬剑, 悬于港人头上──经济发展之北京和经济发展之香港,究竟在怎样一 种模式中,找到共识,已经成为一个一头雾水之问题──而且,这个 问题,已经在讨论台湾经济是不是被边缘化的时候,登台亮相──似 乎,一切取决于北京的经济压力;并且,在这个压力下,民主自由之 选项,似乎正在被边缘化。北京的政客和香港的大款,正在组合成为 一种似乎并不雷同于香港昔日的英国模式。这个模式,倒是更象北京 政权的、极端贫富不均和弱肉强食之中国特色。不然,撒切尔夫人, 也不会感叹香港回归之误!其实,大而言之,中国特色之经济、政治 模式,正在模糊世界范围的普世价值的诠释和权威。很多国际问题学 人,也正在迎合与炮制中国独特论、好处论和前途论──这些个论点 的基准,也就是他们描绘的──正在把香港作为大陆的明天──把大 陆作为香港的明天──这个结果,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正在迫近的现 实。我们认为,如果香港和国际间的民主人士或者民主政客,不急迫 地对于香港民主派给予思想和实际上的支持,香港之大陆化,就近在 咫尺──同理,如果北京政权不受到来自美国、欧洲和日本,关于中 国民主化之推动的压力,政治改革之压力,北京,成为今日之无民主 之香港,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在此意义上,邓式香港之变成北京,抑 或北京变成明日之中国特色而非英国特色之香港,就都是可以实现 的。那时,邓式业绩,就会呈现香港不变而变──北京不变而变的诡 异魔术──那时,香港回归的全部意义,就会在北京方面的诠释中, 被凸现出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