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自立博客
·造神者言——“五十天”和『炮打司令部』刘自立
·政治全球化的大和谐与小和谐 刘自立
·“数人头” ——只此一途,别无他道 刘自立
·刘自立 李鸿章对伊藤博文如是说——读王芸生先生『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
·刘自立 从去除蒋公遗像说起
·刘自立 谢韬主义可以休矣
·刘自立 小说:树也是神
·刘自立 小说:图画
·電腦音樂廳(小說)
·《自立小说选》自序: 小说的十种做法
·墓碑(小说)
·夸克,麦金托什和尤利西斯
·记《大公报》的右派份子
·四一四思潮必胜?——试析周泉缨先生的与时俱进思想
·作为屠场的“卡夫丁峡谷”——评议今天的马克思原教旨主义者
·舞台(小说)
·哀歌(诗歌)
·哀歌(诗)
·哀歌
·还有人提大公报吗?——悼念王芝琛先生
·也说说里根、布什演说的迥异
·zt公民教员李慎之与蜀光中学 钟纪江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诗:约会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台湾公投问题二题
·同议大陆化香港,还是香港化大陆
·没有右派的反右运动
·儒学、新儒学和新新儒学
·右派被招安的意义何在?
·给铁流先生的信——谈右派招安问题
·石雨哲评自立两手诗
·忍对黄河哭禹功——读诗黄万里
·杀人机器--切.格瓦拉ZT
·儒学再造的梦想和现实
·君特.格拉斯写奥运
·石雨哲评自立诗《水果是结果?》
·八.一八随想
·为富人说话,对不对?!
·徐璋本在邯郸流放地zt
·卢森堡和社会民主主义
·林彪反毛之我见
·诗:仰望星空
·政教分离,合一之道 兼议缅甸事变
·讀吳宓,解中國,也說五七年
·缅甸人,宁有种乎!
·缅甸人,宁有种乎!
·政治改革和政治忽悠
·谈一些人妄议十七大
·读尼采『反基督』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
·中国没有选帝候制度(续)
·谢谢代我签名者
·毛泽东会改革开放吗?
·《色.戒》的言外之意
·《色.戒》的言外之意(续)——革命与生活的异化及其他
·2007年的八.一八
·中美建交导致台湾民主
·评萨克奇的胡说八道
·重说五四故事——兼议张耀杰新书《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看“‘星星画展'回顾展”带来的思索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批判
·zt王晶垚致师大附中校长公开信
·改革开放干什么?
·文革与纳粹
·人民文革者思想探源
·民主的亂與治
·奥巴马无新意
·国民党会为民进党背书吗?
·zt紫阳是个好同志?
·要吃粮,靠自强
·改革的发生与幻灭
·试析“打着红旗反红旗”
·林彪富歇异同论
·(对陈文)一个反驳
· "解放思想"是什么东西!
·缅甸期许民主有感
·说说邓的"不争论"
·zt章立凡贺岁小品
·奥运悖论何其多!
·"八十年代"是什么东西!
·学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上)
·习《许良英与李慎之通信集》(续)
·驳斥铁流
·转载王容芬文
·新民主主义是什么东西?
·纪念李慎之
·展览丑陋
·膺品(小说)
·析日本报业自由史
·两岸关系缓和说解析
·大家都去家乐福!
·短诗七首
·愤青这种东西
·谈判艺术和暴力行为
·议和解之道
·耶稣何以不救林昭?!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水果是结果——读艾科(外一首)

诗两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刘自立

   —————————————————————————————————
   水果是结果
    ——读艾科
   名字和语言
   是一座大门
   遮掩着一代代诗人描述的天堂和地狱
   一个地狱获得者,拿着十二颗施洗约翰的头
   (说是金子做成)
   边上是一个圣杯
   (金子做成——
   或者只是耶稣这个穷人使用的木碗)
   万数人马追逐之,杀戮之
   为了一个获得的答案
   于是,红河和诱发拉地河开始泛滥
   泛滥成为一架竖起的七弦琴
   为灾祸拨动琴弦
   人类的名字
   和语言
   在其中作祟、涌动,却不落痕迹
   梵蒂冈,成为罪恶的渊薮
   和无数殉难者祈祷的圣处
   教皇们和法治联系
   掏出人类的意志
   和忏悔
   尊严,在杀戮和悔过中
   建造罗马以外
   高卢战绩
   记载的蛮夷和文明
   从一卷宽恕的文本
   到敕令释放的精神
   西方
   成就为解构的世界
   为他一开始就形成的结构和纷乱
   打下牢络的民主
   或者王国
   那是持刀者血腥的乐曲
   莫扎特
   孩童般天籁中
   不是含有孩子的蹦越和杀气吗?
   多少个世纪以来
   每一种真理
   都是被巴洛克包裹的意志
   之超人
   他把自己照耀成隆隆夏日的时候
   东方尖塔上
   柱居人看到的
   却是从形而下,直爬自身的杀戮之蛇
   那是艾科自称阴谋的所在
   就像他炮制一种独角兽
   坐看其成
   跑着
   虚拟的步伐
   跑过
   历史的综卷
   他们朝向的最后之国度是:印度
   他们像亚历山大一样呼喊着——
   向东!
   向东!
   于是,名字和语言戛然而止
   在横河的怪兽河边
   呵呵,那不是世界的尽头
   中间之国
   还在更东、更东
   我,就是中国人
   我翻阅艾科的诠释学
   和他的波多里诺一起
   帮之建造失恋的
   八别塔
   ——那是老子坐而论道之处
   他所言之道
   横跨一种语言
   N种语言
   命名另一种姓氏
   杜撰另一种历史
   从印度向东
   你艾科
   是不是无能为力?
   就像你们的圣.安瑟伦
   讨论无与伦比
   你们的笛卡儿
   讨论广延——那不是世界的尽头
   固然,上帝的花篮被你装点成为水果的结果
   上帝的肤色,被你涂抹成为犹太人建造之21世纪的栅栏
   上帝的偶像在反对偶像的地方,被你的逆反方程式计算出阿拉伯犹太和印度之轨迹
   但是,你,还是
   不懂中国
   名字和语言
   在道之八卦和
   蔓陀螺的玄境中
   滚动——成为没有画像的文字
   那些
   只是在滚动里生成的声音的奴隶
   还要制造图腾
   他们的诗人
   在庞德的被囚文字狱里
   也见不到,中国的方形文字狱
   那是三元素合成的——被你们的历史牵扯的三权分立——声、形、义
   名字是耶稣
   声音却是蜃楼
   意义,更是大海
   没有一种名字,不是虚拟的玫瑰
   就像东方之三博士
   (变成十二,或者十三)
   就像圣杯
   就像圣殿骑士
   就像耶路撒冷公寓之间
   那块据说不是虚拟之耶稣墓
   呵呵,名称,究竟如何
   我,却只是看过东方的玫瑰
   那时,季节准确
   话语成谶
   预言的风暴
   更是真实——
   制造一个阴谋
   在这里不是鲜货
   而是陈果
   猫
   近近远远
   睁开眼睛
   他只是喵喵的发声
   人,却可以走到未来人和外星人的脚下
   搬弄语汇和计算的全部成果
   并且把他叫做"现实"
   ——————————————————————————————————
   影子之歌
   一
   影子的力量很大。她产生亘古以来,不曾消失的幻觉
   在历史的开始和结束的时候
   她很活跃
   没有人知道结束何在
   在轴心和边缘
   舞台和幕后
   眼前和心里
   影子威武雄壮地走出来,走向西方的城邦和东方的城池
   那些登高一呼者有福了,他们制定了什么
   让后让人们跟在麾后
   冲刺,死去
   胜利,或者战败
   白骨下葬
   响彻哀乐
   抑或,寂静无声
   影子没有伙伴,没有战友
   她习惯于被太阳溶化
   从月夜荒原上独自安眠
   那一夜,我浑身疼痛
   并且以此作为交换
   说,你给我一个虚无的位置吧!
   我们用影子交换肉体
   用灵魂交换生命
   说,哪怕这个交换要持久行进
   持续千百年
   但是,她不曾回答
   她飘然一种
   比起七层面纱更加裸体的舞蹈
   把全身献给我,让我惊诧
   但是,我触摸她的语言
   她的形姿
   她的额头
   却毫无可能
   因为大殿现在一片荒芜
   荒芜到只是容纳影子们
   世世代代的梦乡
   这乡野全是影子的质地,就像东方古代埙之歌唱出梦乡
   而非匍匐在维也纳或者罗马的脚下
   接触那些实质所在
   那些哥特式教堂
   背离和陌生于圣乐的人
   不在这里吧
   冒充信众
   直面上帝
   他们嫁接着什么
   他们异术的存在一度建造了另一个佛祗庞大的天国
   而不是人们在那里争执的
   三位一体
   或者裹尸布
   传奇的假说
   那确实是地上的
   天国,纺车和舍利
   他瘦弱的身体
   遍布甘地的水源
   自己分离自己
   却高高在上
   像是天际花环
   网络着东西方双重之星
   星辰褪去颜色的早晨,正是影子们互相告别的严重时刻
   火焰,在他们习惯的契约里重新冒出月桂,打制约柜
   摩西跑来跑去
   携带着他的影子们
   兄弟姐妹们
   正义和残暴的
   今天的以色列
   还是摩西之国吗?
   而哭墙周围
   眼泪,却正在溶化
   成为点缀影子的外衣
   告别,或者绝别
   是远离尘世的
   朝向影子的冲刺
   就连棺木
   也掏空了历史
   等待历史的终结
   一代代拿破仑
   结束了耶拿战役
   他们说——告别吧,革命和婚礼
   所有化为骨灰的影子们滞留在空地上
   只有一个率领影子逃遁和影子进攻的虚无主义的领头人
   他一直在制造梦想
   用金子
   银子
   或者一掊黄土
   二
   
   难题,树木,倩影
   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所以说,影子是语言的变种
   层层级级落荒而下
   却是如此从容不迫,大度有方
   分级拾梯而上,而下
   没有关系
   只要你说出了那个秘密
   但是,这个自古以来的难题
   现在化为止水
   承波而来——
   也许是西塞罗和伽图的滔滔雄辩
   也许是色诺分的潺潺细雨
   他们在语言里制造影象
   就像在影象里制造实体
   难题,树木,倩影
   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一如我从北京天坛的一棵树下
   接听他们远在西方的消息
   我化解这个语迷
   但是,没有结果
   这里的老树围绕着另一个空间
   茂密的语结从树丛里喷香而出
   一次次中断了我的阅读
   那些正方周密的指向
   并无期盼谜语堂奥的出路
   就连语言样式也很不一样
   一种是轮动的拼音
   一种是周正的图画
   难题,树木,倩影
   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持有解释和翻译之功能的我
   忽然看见的
   不是一方真理的再现
   而是她远离树丛的背影
   那里的离去是包含无言的
   无言的图画和音乐
   借了天堂的影响
   封闭了这个东方的孤独园
   我无言可对
   无话可说
   我同意
   沉默的草地像她一样慢慢倒下
   宛如夕阳西斜,云朵涂抹着删节的歌句
   三
   回到家乡回到故乡回到乡村里调性铸造的老树下
   远去的影子们结伴而归
   他们横为竖笛
   竖为横笛
   他们唱着
   却像影子
   悄悄无声
   他们出走是有仪式的
   他们回来却没有迎接
   只是一缕半音
   从漆黑的舞台上闪现出来,看见指挥在臂膀空转
   谁是这世界,这网络世界肢体/织体的再造之父呢?
   是拾取鸟鸣的巴托克
   还是降服水妖的德彪西
   不不,他们只是影子皇后请来的嘉宾
   他们一个个好像只会远走高飞
   在高不可企的舞台上更加步步高升
   最后,一一化为无家可归的远方的云
   ......跌下来是惨痛的
   我看见他们的跌倒
   然后,他们躺倒
   躺倒在兰胡子湖
   周围的蓝色寂静之上
   但是,回家的旋律还是高高升起
   那一如毕加索线条的笔触轻易将其折断的
   一方残垣断壁,一方荒冢颓园
   他开始布阵血腥的场面,欢呼的场面
   牛头,从新星的丹色转化为橘黄,然后变红
   血红的大牛头上,缠裹着死去的矮小斗牛士
   这就是调性的回家
   像是屠场周围
   西门,拉特演奏着贝多芬第九交响乐
   那尾声是节奏至宝
   色彩至宝
   人性至宝
   影子至宝
   他看着昨天的坟场
   生锈的铁丝网
   火车押尸的
   轨迹
   呼号
   绝望
   四
   所以说
   我是一个影子
   逻辑上,我变得很像影子
   历史上,我的影子有年代,或者没有
   我还是跟从影子的父辈走向乌有乡
   我用语言的梦想制造思想的梦乡
   梦想在实体换成影子的时候一点没有声响
   圣贤们都从神龛上滚落下来,他们今天是衣冠楚楚
   变成编号入座政客般虚假的阵势,他们现在把发号施令藏在黑暗之中
   看着,或者倾听,影子们瞬息即逝地把每一乐章演奏到无巧不成书的地步
   所以说
   我说不上
   我究竟是不是一个音符
   我混同于弦乐或者图章
   客串在一个个小乐段里
   我发展,发展是为了结束
   结束是为了升天及地,且加速了整个过程
   这个过程是被纳粹和福特文革勒加速的,成为重锤之音
   那种命运敲击影子也会发出声音的奇迹,只有他可以如此营造
   但是,他死了
   在据说是
   一种"抉择"的游戏里死了
   他的身后,是满坡的圣乐跨越了贝多芬遗世独立的渐强
   ——直到渐强变化成为渐弱,喘息,止静——变为触手可及的及物词藻
   还有什么会超过把一种幻影也杀死在堂而皇之的革命舞台上那种呼喊杂烩呢!
   他死了
   我看见希望
   我等待他出发寻找死亡乡的漫漫长途
   通向我的一方,或者我世世代代的一方
   我们集合在新的死亡出发之地,就像今天
   那时,我就不会因为感觉影象的空洞而悲伤
   我悄悄跟随其后,徒然等到胜利之日,建国之日
   会见天国之日,走向地狱之日,呵呵,那是由普鲁塔克
   以后,是由维吉尔指引的,但丁营造的影幻之途
   ——他说,要建立地上的天国
   但是,在那里,我看到魔鬼,孽妖和大群的天使,她们各个是我的宠幸
   我的余孽,我的罪责,我的葬生之地,埋死之地,我的伟大的乌托邦影子之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