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自立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自立博客]->["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自立博客
·赞王千源斥“人民文革”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上)
·日本的民主与侵略(下)
·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评:但愿不是毁灭性悲剧的先兆!
·中日政治历史走向谈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马英九的小民主格局
·台湾民主是不是不批评北京
·悲六四四首
·无界封锁失灵,望改进!
·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google/gmail威胁封锁我的信箱
·zt欢迎您继续使用Gmail邮件服务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中共平反六四模式探析
·王芸生一个人保钓
·沉痛怀念水建馥先生!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国共两党合作史的回顾与前瞻
·日本无革命(上)(中)
·日本无革命(中)
·日本无革命(上)
·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
·学习索尔什尼琴——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梦想
·邪恶裹胁奥运会
·二〇〇八年的八·一八
·对民主也要批判——从阿扁到普京我们看到什么?
·日本无革命(下)
·从“七人帮”到“四人帮”——也说说中、西政变的异同
·投美房债为印度一万多倍
·浅议君王权限论
·浅议君王权限论
·仲维光:雷蒙·阿隆的懊悔
·历史重演的悲喜剧
·zt唐士元:回忆丈夫水建馥
·接见李一哲集团干吗?
·毛泽东死而不僵论
·小议08年诺贝尔和平奖
·海瑞死谏嘉靖奏疏全文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上)
·兼论新土改与旧地制(下)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 "一个美国人在平壤"
·简评奥巴马上台
·简评奥巴马上台
·陈水扁败坏台独思潮
·支持徐晓
·诗钞赠杨佳:青粼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中国改革无文化论
·献给议报的一点建议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上)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中)
·论自由与自由主义(下)
· 老启蒙和新愚昧
·老启蒙和新愚昧
·我看08宪章
·ZT文 扬:零八政见
·联合国背叛联合国人权宣言
·《炎黄春秋》的几点怪论
·和平转型论是否妄议
·抓人和宪章
·蒋介石和自由主义
·宣言,纲领和宪章
·中共搞不了威权之十大理由
·扯开遮羞布!——再说庞德和郭路生
·庞德被审和“相信未来”
·再谈红卫兵诗人郭路生——给剑中
·胡适的道路问题
·挺郭路生根据是否成立?
·友渔君一书
·法意大转变之启示
·自由主义或者准自由主义三大员
·自由主义和08宪章
·《疯狗》三十年之思
·力挺郭路生的根据是否成立?
·《今天》三十年之思
·06预宪问题探讨
·杜鲁门的狗屁中国政策
·奥巴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
·小说三题(自立 万之)
·中西制法背景比较(修订本)
·zt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余英时:君权与相权
·...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杜鲁门主义的余绪
·马克思主义不是自由主义
·我看毛主義黨宣
·试解司徒雷登问题
·诗:新年祝辞
·希拉里不救刘晓波!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
·康有为的政改逻辑(修订补充本)
·做"反对派"怎么了!
·08派正在堕落!
·阿伦特的大哀赋(上)
·章太炎的革命论
·两种革命!
·南非和解模型失败了!
·ZT中国经济最危险时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和发展

   刘自立

   一国两制思维的由来是什么?发展,又是什么?按照普通逻辑,人们说,既然你觉得社会主义就是好!何以又要说资本主义也好? 不是违反矛盾律吗?在常识判断的层面,是这样。在有限现实和历史层面亦如此;但是,辨正逻辑可就不是这样天真地看问题了。比如说,农民起义,打倒皇上,剥夺地主,那些农民领袖们不是要反对封建吗?可是,一国两制了!在比如朱元璋,洪秀全那里,他们就是昨天的奴隶,今天的皇上,就是时间顺序上的"一国两制"——人民,是中国大陆那种依旧的奴隶,他们就是主子、皇上,不是人民了。所以,一国两制,在所谓前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就是素朴存在,且成就中国历史上此一时、彼一时的新景象。思想上是没有两制的,只有你方唱罢,我登场。

   在空间层面,是不是一国两制呢?也就是说,在主张革命和造反的人们的"国家"里,政权里,一国两制又是如何操演的呢?其实,也很明确。比如在边区或者革命根据地,等级森严的党文化地界,那个以后的朱元璋和洪秀全,和他们氅下的奴隶革命军的待遇,本来就是主子和喽啰的关系,一个人海战术,解放军蚂蚁一般死伤无数,人格和权利皆无,只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如果质疑这个等级制度,就要砍头——延安,王实味就被砍头了。这个小小延安,就是"一国两制"的。比如陈庚的婚礼和媾配,也是政府行为,小兵们百十人齐喊"陈庚想念**人"——那个场面"惊心动魄"。 这也就是所谓德热拉斯的"新阶级"说的序奏。这个新阶级说是什么?就是对于党文化中的权贵实行资产阶级化;对于炮灰和小卒,实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苏联,是不是一国两制呢?其实,也是。人们看到苏联特权集团和他们的、以莫斯科小白桦商店为象征的那个苏联特权国中的情景——那里,不是进行无产阶级监督之地,是骄奢淫逸饕餮挥霍之地。

   北京又是如何呢?毛是中国那个时间的唯一之"百万富翁"。北京养蜂夹道俱乐部和其他高干俱乐部,不要说毛主席的舞会了,是无产阶级,还是资产阶级,一目了然。人治政权的种种语汇,都是笔者青少年时期耳闻目睹之怪现状。文化闭锁的中国,在中宣部大院的"教育楼",就每周放映"西部"片——就是公众电影院里绝对看不到的、美国或者什么地方的电影——那里是"一国两制"也!记得大员如陆定一等,会及时前往。江青,就不用说了,她可以资产阶级一把,看好莱坞。虽然狗日的对待六亿人民,只许看八个样板戏。而林彪,就不但可以看电影,还可以看《金瓶梅》全本。那可是六十年代。 我们言说此特权生活们的特权,意在何处呢?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家们,向往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不是今天开始,也不是只有现在的人们,才之道对美国生活方式的梦寐以求,他们的革命意志里,早就存在和康德道德律令完全相反的"反道德律令"。这个事情,当然会比叙述中宣部大院里周杨的豪宅,些许有些难度。简单说来,道德律令的出现,第一是,哲学家完全把人类道德的实践性,让度给超然的上帝意志——在人类意志中,无实践意志的经验内容;二,实践本身,不俱备任何道德标准,也就是康德所谓来自星空的超然所在——就是上帝的意志超验实践道德之内涵,是要被超越的"内容"。三,这个实践观被毛主席改造了一下。毛的"实践论",就是人们的实践,不存在上帝——他毛主席就是上帝——这样,道德律令这件事情完蛋了。毛主席是上帝,他检验真理,那还能好!

   跟下来的实践和历史已经证明,国人一无道德律令可以望星空之浩大和渊远,鼠目寸光于"实践论",毛主席说,那些道德和民主是资产阶级的,人民就说,是!康德是谁?不是问题了。二来,康德说的手段之人,不是人,目的之人,才是人——人,就是人类活动的目的——这个伟大的标准被毛主席取缔了。他说,一切可以是目的,也可是手段。这样,前此,我们所云之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生活方式,就是媾和在莫斯科——北京这样一些最为清教徒,篮蚂蚁(之文革服装)的无产阶级革命首都了。这个等级森严的新阶级,你不知道他究竟是无,还是资。比如说文革时期,"联动"就定出一个革命标准,45年以前入党子弟才,是革命者,可以参加革命——否则,就是不许革命;像对待阿Q;还有什么——"你们是建设者,我们是领导者"——毛主席57年在莫斯科说的"接班人",就是他们——不是一般青年。你们普通青年也要"接班"吗?不是地!你们是抡大锤,刨土地之人民一群——我们,才是什么局长、部长、什么什么长!陈云说,子弟们是靠得住地!这就是一国两制的深层次因素。 到了文革后,这个现象开始发效。

   邓说,让(!!!!)——就是他,邓,"让",他们子弟先富起来——于是,他们开始逐渐脱离无,转而向资。这个精神,就不是朱元璋和洪秀全政治专断,生活腐化可以解释的了。这是一个最为时髦于当时的资化。什么北京的友谊商店(养蜂夹道当然还是继续存在的),什么外汇卷了,日本人出入的新侨饭店了.....已经开始一种全面化资本主义进程。官商勾结之"官倒",就是在"双轨制"的引导下,实行的所谓第一捅金的攫取。高干子弟们早就云集北京饭店,实行经济"起飞"。他们心中的无,资,究竟如何分野乎?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就是他们可以踩定官商勾结的起跑线,而人民,不可以。这个事实直接导致六四。为什么他们要踩定那个起跑线呢?因为,文革丧失的经济实惠,完全没有让他们做江山,他们那些父辈,也是没有坐定财产的江山——江青所谓"财产和权利再分配",其实,没有什么财产的含义,只有权利的含意——所以,现在,他们要财产一家伙了。

   怎样财产呢?毛主席不是要草,不要苗吗?不是地,现在,不单要苗,要整座金山了。于是,第一捅主义,开始在干部子弟中大行其道。他们从联动摇身一变,全部经商。权钱交易开始了他的历史进程。

   那么,如何给实际上是取缔无,变成资的党文化加入资本家合法,红色资本家更合法之内涵呢?很容易嘛。他们翻开列宁全集,一下子,就看到了列宁同志和美国资本家哈默之勾结。他们说,看看,看看,列宁之"新经济政策",不就是变无为资嘛!有关材料称:"1921年8月初,哈默随一个代表团到乌拉尔地区考察。为使年轻的苏维埃得到休养生息,列宁当时正实行新经济政策,因此对哈默的提议格外重视。列宁从办公桌边站起来欢迎哈默,并用英语与他亲切交谈。当列宁代表苏联政府向哈默表示诚挚的感谢时,这位伟大的革命家竟激动地流下了热泪。"

   半个世纪后,邓和哈默也取得联系;那还是在他访问美国的时候。

   看得出来,哈默此人专会趁人之"危";一个是俄联革命和饥荒时代;一个是中国,"国民经济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中共语汇)之文革后期。哈同志都是雪中送炭之辈。这个哈默的故事说明,意识形态"两轨制",都会使得打倒资本主义的列宁和人民革命的领导邓,来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而他们本来就可以解释一切,像列宁说的,为宇宙万物找根据。 既然如此,资本家就变成可以打倒、也可以不打倒,而且还可以成为朋友之党文化原则之一。这个道德律是什么律,就是列宁主义的一个策略层面,邓的一种政治伎俩,或者叫做猫论吧。巡此逻辑,给出一个香港特殊论,一国两制,就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香港,也是一个大大的哈默。

   七十年代末,他们派出访问团考察南斯拉夫。回来说,《资本论》被"南人"活学活用了,他们施行了人民股份化之人民资本主义——就是说,马克思,其实是人民资本主义嘛!就是既要老马革命,专政,又要老马资本化,商品化——一切他们半个世纪跟随老马之斗争、革命、屠戮,就变成股票和商品化=无+资。

   南斯拉夫是不是普世原则?这个问题,现实已经做出回答。铁托主义,随着整个东欧的垮台而垮台,并没有因为铁同志实行了人民资本主义和二战以来和英国、和邱吉尔建立的特殊关系而得到拯救。铁托主义也和哥穆尔卡或者其他主义销声匿迹了。

   邓的"南人"模式,其实就是铁托和邱吉尔友谊模式;加上他和哈默或者别的什么默。这些方式和毛的确不同,确丝毫没有跳出列宁主义模式——毛还是可以和基辛格、尼克松互相理解。这个模式的真谛就是,利用资本主义造就社会主义经济——到了斯大林那里,哈默和集中营经济——和谐社会和山西黑窑经济,成为肇始于哈默经济的特色经济。在理论上,这难道还要给出再多的笔墨描述吗?

   共产党领袖不是不懂经济,不是没有哈默这类拯救社会主义制度的西方朋友。他们的这些抽象和俱象的"朋友",很多哩!

   还有关于私有制。我们说,南斯拉夫模式也好,哈默友谊也罢,都逃不出一个极权主义政治——希特勒从来没有主张公有制。

   那么,马克思私有制,南斯拉夫"工人所有制",邓的"猫"制,还有什么制——这个轨迹到现在还被谢韬老先生们抱牢不放,说,马克思是人民资本主义,股票资本主义,赫鲁晓夫资本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已经放弃暴力。他们忘记一个基本事实,列宁可以容忍哈默,但是,他不会实行美国民主——这个道理对于邓言,也是如出一辙。邓,要坚持几个坚持——哈默,当然不会去管这个领域的事情了。

   这样,一个"伟大"的思维,开始在毛和周恩来的脑袋里盘旋——最终完成在邓那里——那就是,顺势应变,趁机美国化——以遥相呼应他们四十年代之林肯主义宣传的、无标准就是标准之讨论——完成"一国两制"构思。

   这样,按照这个辨正法思维,香港回归,就是不资,不社;或者说,是一国之下之两制;或者说,就是那八百几个人(其中一些人,还可以反复投票,手握很多票——百姓,则票箱为0)"民主"一下香港。这个一国,其实是"三国"。因为,无论在早先的莫斯科,今天的北京,还是在朝鲜金家小巢中的鱼子酱,卡斯特罗的专署妓院,都是早就资本主义了。金独裁的美酒佳肴,美人后宫,毛主席的舞蹈团,早就"三国"了。就是,朝廷小国,是资,香港是资,人民国,是无产阶级——现在,更是变成奴隶制度了:奴工、童工、黑窑。 这个一国两、三制,其实就是小朝廷的资本主义。连古代奴隶制度还不如。古罗马制度明言,奴隶和公民有同等受教育的权利。奴隶生命,受到法律保证。等等。试问,山西省,有这些法治制度吗?

   一国两、三制,于是开始实践。香港回归,要给台湾一个榜样。但是,这个榜样的力量,现在处在反面角色里。何以见得?一个显著的证明是,所谓"海峡两岸的中国人认为只有一个中国"这个论断,在台民意测试中,已经改变。跟随美国不统,不独主义之"不改变现状"主义,就是一种美国台独。当然,现在,台湾百分之玖拾不赞成一国两制,而是要面对来自美国不允许公投入联(合国)之谴责。(我们认为,无论台湾是不是公投,也无论是不是与台邦交国,全部投共,台湾,至于美国的战略地位,不可改变,这才是美国的国策——他们谴责阿扁,也不会放弃此美国国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