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杨恒均之[百日谈]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参观莫斯科的第一天就是前往红场,红场就像中国天安门广场,是全国零里程的起点,也是我们俄罗斯之旅的起点。
   
   红场的中央,在克里姆林宫红墙的外面有一栋红色的小楼,那就是列宁遗体陈列室。我们到红场的第一个活动就是参观列宁遗体。就在导游告诉我们这一行程时,团员中来自北京的秋风立即提出脱队的要求。他说,他不会去瞻仰一具独裁者的干尸。
   
   团员中多位对秋风的决定不理解,有的认为既然来了,就应该看一看,有的劝他抱着悠闲的心态看一看,就像大家好奇地参观几千年前的埃及木乃伊一样。

   
   平时嘻嘻哈哈的自由主义作家和学者秋风在这件事上的固执让大家吃惊不已。虽然秋风的独自离去并没有影响大家继续参观列宁的遗体,但我相信,就在我们站在那具保养良好、连翘下巴下的胡子都依稀可见的列宁遗体前时,大家都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为什么站在这里。
   
   我为什么站在这里?我不同意秋风过激的反应,我也不是来“瞻仰”列宁尸体的,可是我无法否认,对于我这一代人,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列宁是毛主席的导师,无异于神的父亲。虽然后来我们也终于从解密的前苏联档案中清楚无误地知道列宁对于民众的屠杀使他成为一名屠夫,但从小获得的教育,仍然让我们这一代无法干净铲除心底对他的一丝敬畏和好奇。
   
   叶利钦上台后没有乘火打铁地把列宁的尸体从红场搬走,把这块俄罗斯的宝地还给活着的俄罗斯人民。克格勃出生的普京上台后,表示在他任内,不会把列宁的遗体移走。但俄国政府已经停止拨款维持昂贵的尸体保存费,也撤走了荷枪实弹的共和国卫兵。目前每年超过一百万美金的保存费用都来自于民间捐款,守护尸体的警察也不再带着武器。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秦晖和笑蜀等从列宁墓出来时笑蜀挥手致意,画外音:同志们放心,那家伙真的死了
   
   目前全世界这种死后被装在水晶棺财里供人瞻仰参观的共有四位:越南的胡志明,北韩的金日成,中国的毛泽东,以及列宁。
   
   前三位领导人的尸体我都看过了,列宁是最后一位。按照目前俄国人对列宁的态度,以及他们对那场革命的渐行渐远,列宁的遗体被搬离红场,甚至被火化,最终入土为安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离开红场的列宁遗体,我们下午又来到更多死人聚居的地方——国家名人公墓。进入之前我是有些不情不愿的,毕竟在中国人眼里,墓地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观光之地。
   
   我们一行十人进入名人墓地后不久,就被墓园的氛围吸引,这里空气清新,一眼望过去,一排排墓碑形状各异,白雪,墓碑和松树相互辉映。
   
   等到导游顺手指了指几个墓碑,喊出墓地主人的名字,我立即觉得来对了地方,耳熟能详的名字如政界的赫鲁晓夫、安德罗波夫,大作家果戈理、契可夫都静静地躺在这里,连我这个对俄国历史的不熟悉的人都被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吸引过去,与死人的墓碑合了一个影又一个影。
   
   由于墓碑上几乎都是熟悉的名字,要想细细察看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对俄罗斯历史了如指掌的秦晖教授,更是在墓碑之间一路小跑,大呼小叫,好像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噼哩啪啦照过不停。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杨恒均、秦晖在果戈理墓前留影
   
   在两个墓碑前,大家都停下脚步,一个一个走上前与死者的墓碑合影。躺在那两个墓碑下面的一个是戈尔巴乔夫夫人赖莎,另外一个是俄国前总统叶利钦。
   
   赖莎在生前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据说当她去世时,葬礼上只有十几位亲朋好友路面。当时流传很多说法,其中一个说赖莎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影响丈夫戈尔巴乔夫最终颠覆了苏维埃共和国。然而时过境迁,随着越来越多的俄国人认识到前苏联的反人类本质,赖莎也逐渐得到越来越多的俄国人民的理解和尊重。这些年,自愿到这个墓碑前来鲜花的民众与日俱增。在赖莎的墓的左侧,有一片空地留了出来,这里将会是戈尔巴乔夫的归宿。
   
   让我吃惊的是,俄国前总统的叶利钦的墓的就在路边,和大多墓地相比,他的墓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唯一不同的是那张照片——叶利钦式的照片。我们大多数团员决定在叶利钦墓碑前留念合影。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在叶利钦的目前,我脱帽致敬
   
   在参观列宁遗体时,我们被要求脱帽,虽然不情愿,也得遵守规矩。不过由于列宁墓里是恒温,也就没有大碍。但在瞻仰叶利钦的墓地时,在和他合影的时候,我主动脱下帽子,在零下五度的气温中矗立。
   
   在中国,民众在官方舆论导向的引导下,对于17年前苏联东欧剧变以及那些在剧变中扮演关键角色的人物都有约定俗成的看法。如今,就在列宁的名字已经从俄国人的道德教育中彻底删除(只出现在历史课本中)的时候,中国小学课本中还有以列宁为道德楷模的课文,而且他的主义也仍然是指引我们13亿中国人走向未来的理论之一。
   
   我不认为我可以评价列宁,也不认为中国人站在 自己的国土和立场上妄评列宁有什么意义。我坚信,对于列宁和叶利钦这两个历史人物的评价,没有人比俄国人民更具有权威性——俄国的历史是由俄国人民创造的。
   
   这些年国内官方控制的各大媒体和宣传工具给我一个强烈的印象,他们甚至讨厌加速苏联解体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可是我从那就是苏联的垮台是俄国的一个教训,俄国人民其实对现实很不满,俄国人民还在怀念共产党统治的苏联时代,他们对那些加速苏联解体的领导人都心怀不满——
   
   这就是中国部分人士的“苏联情结”,他们不但杞人忧天,而且把自己放在俄罗斯人的地位上动不动就表现出悔恨莫及的情怀。其实,各种俄罗斯的民调和研究数据都显示,俄国人并不想回到苏联时代,绝大多数人认为现在的政治制度要比以前的好。
   
   而且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实往往被中国那些怀有苏联情结的人士故意忽视:苏联共产党一直存在,如果人民想回到苏联时代,只要在大选中投共产党候选人的票,共产党人就可以立即重新执政,夺回政权,继续带领俄国人民走社会主义道路——可惜,每次大选,可怜的共产党人推举的候选人都是得票最少的失败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