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2007年11月17日,我们一行十人天没亮就爬起来,没时间吃早餐,有的甚至来不及洗脸,就匆匆登上大巴士赶赴首都机场,搭乘俄罗斯航空公司飞往莫斯科,开始为期十天的俄罗斯之旅。
   
   这个旅行团是由一些兴趣相投的朋友组成的自助形式的旅行团,最早报名参加的成员包括对俄罗斯颇有研究的王康先生和东欧苏联问题专家金雁女士。不过临出发前不久,他们两人都因有事无法脱身而变卦了。
   
   虽然已经有了全程陪同的导游,但在北京机场等待登机的时候,有会员建议应该选出一位队长,大家都附议,不过有人说了,“队长”听上去像大队队长,级别太低,不如叫“团长”——于是大家一片呼声,就这样定下了。清华大学教授秦晖教授全票当选这次自助旅行团的团长。这位自由主义大学者竟然没有谦虚一下,更没有推辞,笑呵呵地接受了。

   
   
   登机时间晚了一个小时,于是大家意犹未尽,又继续推举副团长和秘书长什么的,争取人人有官当,有福同享,皆大欢喜。最后还有人提议,既然这个自助旅行团是在俄国十月革命发生九十周年之际启程,不如也顺便选举一个党代表。至于党代表人选,大家就拿不定主意了,不知道是由三十年党龄的秦晖教授兼任,还是由近二十年党龄的杨恒均来干呢?
   
   呵呵,还有几位非党人士竟然为了这个职位懊恼地询问,是否可以突击入党?呵呵——
   
   这一群企业家、专家学者和媒体报人就像奔出了家长视线的孩子,一个个幽默搞笑,天真滑稽。
   
   老大哥俄罗斯的飞机在晚点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拔地而起,直插云霄。飞机平稳后,我在飞机上转了一圈,发现由于早起的缘故,团员们大多都呼呼大睡了,睡得最甜的是一直以来生理机能紊乱、睡眠不足的笑蜀。当我走到秦晖教授旁边时,看到他在一个小电子版上认真地书写着。看看周围都是呼呼大睡的旅客,再看看戴着眼镜聚精会神认真写作的秦晖教授,我不觉有些感动,于是拍下了一张照片。
   
   照完后,我走到秦晖教授背后,看了一眼他在写什么,我迷惑不解地问,你在写作?秦晖教授抬起被电子版弄得有些疲惫的脸,说,没有,我在玩游戏。
   
   我低头仔细一看,哇塞,这位大学者不但在玩游戏,而且我发现那游戏还特低层次!
   
   这就是我们这个自助旅行团的可爱之处,大家都是在工作繁忙之余,抽出了十天时间,放下工作,放下会议,放下交往,聚到一起。虽然每一位游客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有一个大的想法是一致的:好好玩一下。
   
   这次出来就是要玩,团里的十个人都不是没有出国机会的,但以前都没有来过俄罗斯。而且,今后也不一定有机会和时间。在2007年十月革命发生九十周年的时候来玩,当然还有另外一层意义。
   
   中国人对于俄罗斯是情有独钟的,有时不客气的说甚至有点自作多情,我们好像对这个北极熊的过去了如指掌,而且也对它的未来头头是道,一会忧心忡忡,一会满怀信心,可是,我们真地了解它的现在吗?
   
   哦,我们现在就来到了莫斯科,而且碰上莫斯科2007年的第一场雪,在红场上,我们站在列宁墓和克里姆林宫的红墙外拍下第一张合影。

此文于2007年12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