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杨恒均之[百日谈]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萨达姆的绝命诗《解脱》是他在被吊死前写的,这首不长的诗不改萨达姆的文风,充满豪情和激情,有点壮志凌云和壮志未酬的混合味道。除了第一段让人读出了一些人之将死的哀叹外,下面的段落又旧病复发,充满病态的革命激情和变态的抵抗侵略者的豪情,完全让人看不出是一个在侵略者大军压境的时候,偷偷爬进狗洞躲藏了那么多天的懦夫。
   这位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把自己的绝命诗取名叫《解脱》,暗示自己被吊死时灵魂也就获得了自由,也就解脱了。这样说,是不是萨达姆应该感谢美国侵略者最终让他得到自由和解脱呢?进一步说,那些成千上万惨死在萨达姆统治下的人也应该感谢这位独裁者,是他让大家解脱了。
   我一直认为萨达姆有神经方面的疾病,最近看了一本分析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专业书以及一本叫《当天使穿着黑衣出现》(《The Outsider: A Journey into My Father’s Struggle with Madness》)的书后,我更确定了这个信念。
   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就是在脑袋里幻想自己和敌人的英勇斗争以及自己受到迫害、有多么伟大等等,这种人很多会成为流浪汉,在纽约街头经常可以看到。他们站在那里指手画脚、高谈阔论,大多时候是自言自语,一会他们高声宣布世界末日将要到来,一会他们说自己正被特务包围,一会又认为自己是先知和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我对照了一下,发现萨达姆被捕前后的症状和书上的完全吻合,可是美国人就是不肯让精神疾病专家给他鉴定。老萨要是在美国,不但不会被处死,搞得不对还可以出书卖钱。
   

   美国人这样做也是有他的考虑的,研究这些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专家指出,这些患者除了沦落到纽约地铁口流浪之外,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在很多时候,这种患者会迷惑一部分人,因此会爬到高位,甚至成为一些团体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这就很可怕了。据一些精神疾病专家的理论,很多在政治上的激进分子,其实并不是因为意识形态,而是固有的精神疾病造成的。世界上患有轻微精神疾病的人的比例是很高的,超过百分之二(也有说超过百分之十的)。其中妄想型精神疾病占的比例就不低。例如前面说的这本书中,作者的父亲就是一名典型的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患者,他是高级知识分子,在美国几所大学任教,而且在社会学理论上很有创树。可是当他发病时,就总是认为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特务在四周监视他,搞出了很多阴谋论,到后来搞到茶饭不思、到处流浪,最后饥寒交迫,死了。
   
   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沦落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是值得同情的,社会应该更多地伸出援手才对。精神病和艾滋病等一样,不应该受到歧视。然而,如果这种疾病患者在某种充斥着愚昧的环境中摇身一变成为团体领导人甚至一个国家的首领,那就可怕了。大家不妨回顾一下,萨达姆很多时候都显示出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症状。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君主也有这种症状,包括当代的一些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些人真的是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可是他们不值得同情,值得同情的是生活在他们统治下的精神正常的民众。当然,长期允许一些精神不正常的人主宰自己的命运的民众也有可恶和可鄙的一面。
   
   据研究指出,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进入艺术领域,例如文学和绘画等,就很可能大有作为。历史上很多艺术家都是半疯半傻的,他们的症状显示他们属于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有时我想,萨达姆如果一直从事文学写作,搞不好还能够在阿拉伯文学史上留点名声。萨达姆是很想留名万世的,他死前还写那样的诗,也是在幻想名垂千古。他曾经说过,他不怕死,他希望自己在死后五百年,伊拉克人民还把他同古巴比伦国王一样看成民族英雄。
   为了永垂不朽,伊拉克在修建巴比伦古代宫殿时,萨达姆下令每十块转头上就一定要有一块刻上他的名字,或者印上一个标志着他的王朝的八角星。萨达姆常常写小说和诗歌,大概也是想不朽。
   让人觉得哭笑不得的是,萨达姆最崇拜的文学大师竟然是海明威。不错,海明威确实和萨达姆一样,都有英雄主义情节,拥有英雄人格。耐人寻味的是,两人的下场都一样奇特,宣称“人生来就不是为了被打败,人能够被毁灭,但是不能够被打败”(《老人与海》)的老人海明威自杀身亡,萨达姆被吊死。萨达姆也许认为两人殊途同归,却是大错特错了。
   海明威老人对生命的热爱、对命运的不屈和对死亡的抗争让他成为永远的英雄,自杀不但没有减轻他的英雄气概,反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屈的灵魂追求自由的轨迹。看到一些衰老不堪的人,我常常思考,一个伟大的灵魂怎么能够忍受被无情的岁月彻底摧毁了的躯体呢?我自己又想,我会不会活到某一天,浑身都不能动弹了,可是思想却照样活跃呢?没有什么比那更加凄惨的。海明威老人给了我一些答案。
   可笑的是萨达姆也想成为不朽,成为英雄。他没有想一想,在他下令屠杀那些无辜的民众的时候,他就已经把灵魂献给了魔鬼。这已经被注定了,无论他的文笔多么流畅,他文章中显示的英雄气概多么高涨,他的用词多么豪华,都无济于事了。
   英雄是为人类共同的命运打拼,以及和一切魔鬼包括隐藏在自己内心的心魔搏斗的人,绝对不是那些屠杀弱者、靠手里的枪杆子镇压同类的魔鬼。
   这一点让我想到毛泽东诗词,不管是有人代笔,还是他自己写的,毛泽东的诗词确实写得不错,神采飞扬,也很有气概。可是,当我们想一想,就是在这个人坐在那里写诗词的时候,他造成了几千万无辜百姓活活饿死、以及上百万人被折磨死,他的诗词和魔鬼的号角又有什么区别呢?同样的道理,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也很有内涵,可是在集中营的反射下,那就是魔鬼的自白。
   写到这里思绪也有些胡乱,想不下去了,不过我还知道,想不下去的时候,就不要硬安一个结尾或者结论,就此打住也不是一件坏事。
   
   附:萨达姆的绝命诗《解脱》
   
     解脱你的灵魂
     它是我心灵的伙伴
     你是我灵魂的至爱
     没有什么房邸能如你这般庇护我的心灵
     如果我是那房那屋
     你就是那上面的露珠
     你犹如轻拂的微风
    抚慰着我的魂灵
   
     敌人制定计划
     设下陷阱
     破绽百出
     却依旧推行
     那傲慢无知的计划
     必将失败
     一无所获
     犹如一块生锈的废铁般被击碎
     ……
     敌人迫使陌生人进入我们的领海
    效劳他们的人终将以泪洗面
   
    面对恶狼
     我们袒开胸膛
     在禽兽面前
     我们不会颤抖
     在艰难时刻
     我们依然战斗
     将他们击退
     受到如此压力
     他们怎么过活
     民众啊
     我们不会令你们失望
     大难之际
     我们党就是领袖
     我为你们
     为我们的国家
     献出我的灵魂
     艰苦时世
     血亦廉价
     面对侵袭
     我们从不低头从不屈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