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杨恒均之[百日谈]
·亚洲如果没有日本……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一)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二)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
·《集结号》——一部让我思考和平的战争片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
·从麦当劳到圣诞节,我们该如何抵制美国文化的入侵?
·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2007年9月份日记《九月的记忆》
·九月的记忆(1)
·九月的记忆(2)
·九月的记忆(3)
·九月的记忆(4)
·九月的记忆(5)
·九月的记忆(6)
·九月的记忆(7)
·九月的记忆(8)
·九月的记忆(9)
·九月的记忆(10)
·九月的记忆(11)——周庄是个好地方
2007年11月俄罗斯之旅
·让我们到俄罗斯去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
·美女过剩的俄罗斯
·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
2008年评论、散文、随笔
·香港同胞,请再耐心等十年!
·他们弱小得让人心酸
·我为什么批评中国
·但愿暴风雪带来的不只是寒冷
·风雪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大写的!
·“春晚”和“新闻联播”都应该废除
·别把灾难弄成立功和歌功颂德的机会
·伊朗总统、样板戏和南街村的二奶
·谈虎色变、嫖妓和沉默权
·我不是作家,我是网络作家
·说起大部制改革,随州人笑了
·母亲是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我对儿子讲西藏
·对悉尼华人组织起来保卫圣火的几点看法
·就悉尼爱国大游行驳斥两股反华言论
·CNN驻北京首席记者透露CNN为何爱国
· 王千源事件是中情局策划的阴谋
·就北京与达赖方面磋商答美国友人问
·给留学生的信:请你们继续爱国!
·铁道部,这次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支持CNN歪曲“事实” 的报道!
·面对灾难,我们如何展示大国风采
·对不起,我不能不伤害你
·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
·想要说声爱你,却被吹散在风里
·美国如何掩盖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真相?
·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人民的爱国激情吗?
·美国为什么胆敢轰炸我驻南大使馆?
·海外华人华侨爱国,国也应该爱护他们
·让那团火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
·如果美国警察动了我的阳具
·大陆游客在台湾可做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国庆节长假期间和朋友联系,从他们口中得到的印象大抵是两个:玩得太累和吃得太饱。对于后一个“吃得太饱”,我也深有体会。整个九月份故地重游,特别是到我读大学的上海和刚刚参加工作的北京,一有机会就留恋于美食和小吃之间。要知道,这些美味大餐在当时读书和刚刚参加工作时是很少有机会光顾的,就连那些风味小吃也得斤斤计较,否则月底就得借钱或者勒紧裤腰带。
   
   
   
   二十年过去了,美食和小吃的味道大体不变(要变也是自己的胃口变了),经济地位却大大提高,旧地重游时自然是要一一吃遍那些美食和小吃的。

   
   
   
   但问题也来了,那就是吃不过来,刚刚在上海吃了东坡肉,又到周庄啃了“万三肘子”,还有南翔的小笼包和城隍庙的灌汤包自然也不能放过,更不用提南京路的鲜肉月饼!——实在吃不进,哪怕咬一口甩掉也在所不惜。只弄得肚子里的美食和小吃络绎不绝、车水马龙。到后来,胃里塞得满满的,可见了那些美味佳肴,口水还在流。
   
   
   
   摸着鼓鼓的肚子,感叹着对同伴讲,现在的愿望就是一点点饥饿的感觉,好让我能够继续享受更多的美味佳肴。
   
   
   
   同伴听了我的“名言”,都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阵大笑,但却因为鼓胀的肚皮而无法笑弯腰。
   
   
   
   笑过后就陷入了思索。不要说专门出来旅游寻找美食之旅时难得有一点饥饿感,就是平时,我们这帮人又有几个饿过肚子?
   
   
   
   饥饿的感觉虽然很久没有过,但对饥饿的记忆却并不遥远。就我的年纪来说,在20岁以前几乎还经常尝到饿肚子的滋味。特别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饿肚子的感觉几乎是家常便饭。
   
   
   
   父亲是教师,母亲是医生,家庭条件还算很不错的,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不但常常吃不饱,而且在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好像要一个星期才能吃一到两次肉,每一次都狼吞虎咽,几乎都没有来得及细嚼鲜美的滋味,那肉就直接从嘴巴里冲进了胃里,(好几次又因为吃得太猛而无法消化,那肉又直接冲出了X门……)
   
   
   
   直到前不久一次中学同学聚会,我才知道,我其实还算是幸运的。原来我的这些来自农村的同学几乎都有长期忍饥挨饿的经历,有的甚至因饥饿而昏倒在教室里。一位目前当了某市领导的同学告诉我,他曾经靠一块酱萝卜吃了一个星期的白饭……另外几位农村出来的同学(现在也都当了领导干部或者公司经理)的记忆也好不到哪里去,听得我又惊讶又惭愧。和他们同饥饿搏斗的经历相比,那些常常折磨我的饥饿感就不值一提了。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能够解决温饱问题,很多也渐渐过上了小康生活,如果说共*产党政府一点功劳也没有,那未免偏激了。不过,如果因此就要感恩戴德也是不可取的。因为,一个为人民或者对民众负责任的党和政府本应该一开始——例如从1949年时就把解决人民温饱作为首要任务,而不是用阶级斗争和权力斗争整整折腾了人民三十年,饿死了上千万人……另外一个不必对某人或某党感恩戴德的理由则是1949年后中国民众想过好日子、想吃饱肚子的愿望被活生生压制和剥夺,而改革开放只不过是拨乱反正,恢复本来应该在三十年前就执行的政策和策略而已。
   
   
   
   就在我开玩笑说想找回一点“饥饿的感觉”,从而能够让我放开肚皮大吃一顿的时候,我也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并不陌生的饥饿感离我确实很远了,我的亲戚朋友中除了减肥时会故意用饥饿折腾自己外,估计也很少有饿肚子的时候。可是,就全中国来说,饥饿还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中国还有多少贫困人口是白纸黑字的事实。很多边远农村地区的人们也只是在贫困线上挣扎,只能勉强填饱肚子的民众数量就更多了。还有不时从媒体上看到的,来自农村的大学生交不起学费,以及那些受资助而被人领到台上载歌载舞、歌功颂德的孩子们……还有超过一个亿的农民工,他们背井离乡打工赚钱,工资低,没有保障,一旦失业,就不得不忍饥挨饿……
   
   
   
   在这些年的交往中,最让我气馁的是这样一个现象,有些和我有相同经历的人,在改革开放后先吃饱了肚子,一些人还先富了起来。这当然是好事,可是等到他们一开口说话,你就感觉到,他们对整个世界和中国的看法,不再是通过大脑和心脏,而是通过自己鼓胀的胃——一旦自己吃饱了,就对其他人的饥饿和社会的不公视而不见。更有些人甚至睁眼说瞎话,说现在中国已经很富有了,穷人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他们哪里知道,中国仍然是世界上贫困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国家之一(甚至之首),中国的人均收入在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中仍然是在中下的水平。
   
   
   
   记起一次让我很难过的聚会。我和一群小时的朋友一起,听他们讲以前被饥饿折磨的痛苦经历,当然我们是围聚在豪华酒楼里“忆苦思甜”的,毕竟,这些当年的农村朋友,现在都是领导和经理了。由于我那时的家庭条件相对于他们要好一些,我的经历自然不足道哉。而且我有一种愧疚感,因为我一直不清楚他们忍受了这么大的饥饿和痛苦。不过最后我找了个机会告诉他们,我最近一直在关心弱势,在为社会公平和公正做力所能及的事——我告诉他们这些,不但是想让他们知道,虽然没有像他们那样挨过饿,但我没有忘记,而且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可是,——他们脸上的表情以及几位的话语让我终身难忘,他们说,你真无聊,现在情况好了,还折腾什么,……你不怕危险吗?……你并不是最惨的那个,为什么总是忘不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政治目的?……
   
   
   
   在我们面对美食期盼一点“饥饿的感觉”的时候,其实不应该忘记那些人,这不是高调,更不是抢占道德制高点,也不是哗众取宠,而是一个简单的东西:良心。有人说,当今世界,良心能当饭吃吗?当然不能,可是,人生一世,有良心也是活那么久,没良心也是活那么长,只不过对于我来说,有良心要活得安稳一点,死得平静一点。何乐而不为?
   
   
   
   常言到“温饱思淫欲”,这话不假,放眼看看和我一起挨过饿的同学、朋友们,现在几个不是尽情享受,一副时不我待,要把迷失的青春夺回来的样子。我想,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圣人都说了:“食色,性也。”你的食物改善了,身体里的营养过剩了,你下面那个东西就时不时要翘尾巴了。
   
   
   
   问题在于,温饱解决了,性也不再是禁忌的话题或者少数人的特权,总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考虑的。当你的胃已经鼓胀的时候,你还会用心去同情,用大脑去思考吗?
   
   
   
   这个国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八周年,就是说,这个政权已经五十八岁了。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比较普遍的“59岁现象”,说的是在领导岗位的一些干部在即将离休的最后两年思想发生变化,开始拼命贪污腐败,用非法得来的不义之财为自己铺一条后路。
   
   
   
   虽然说五十八年对一个政权不算太长,但毕竟经历了风霜雪雨(或者用“血雨腥风”更恰当点?),有失败有成功,也应该到了思考一下的时候。如何执政?如何让自己绝对的权力不至于失控?如何遏制贪污腐败?我们的民族向何处去,中国又向何处走?
   
   
   
   就算执政党和当权者不愿意思考这些问题,那么越来越多解决了温饱的中国老百姓迟早也会思考的,而民众思考的角度是和执政党思考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前通读中国历史,我只记住了一点,那就是每个执政的朝代最后都是被揭竿而起的民众推翻,其惨烈程度让人心寒。有时我都怀疑,中国历代的皇亲国戚大概都没有繁衍下来,因为都被残忍地杀害了。事实上,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这样一路杀下来的。
   
   
   
   后来读世界历史,发现西方和东方也都差不多,他们也是打打杀杀,你推翻我,我消灭你,一路走来。不过,发现他们后来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建立民主制度,让所有民众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让公民们用手中的选票来决定谁是执政者,谁来管理自己。
   
   
   
   民主制度下,民众揭竿而起推翻统治者时使用的不是棍棒和刀枪,而是一张小小的选票,流血和暴力几乎成为不可能。可是反观有些国家,例如古巴和北朝鲜,两位打着社会主义旗帜的独裁者把政权当成了私器,眼看人民忍饥挨饿也无动于衷。统治了一代又一代,还不满足,现在又正在为继续统治下去而挑选新的领导人。其实,就连我们中国人也非常清楚,那两个国家迟早会出现流血事件,迟早会有人起来夺取政权,屠杀当权者,民众迟早会觉醒的……
   
   
   
   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据说我们是在实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虽然至今还没有人能够具体把这带领十三亿人走向未来的“中国特色”具体列清是什么东西,但大多民众还怀有一定的信心。毕竟,和二十年前相比,大多的中国人不但不再忍饥挨饿,而且在面对美食的时候,我们还渴望一些饥饿的感觉。
   
   
   
   对美酒佳肴的饥饿感也许再难找回了,但解决了温饱的民众迟早还会有更多的渴望,迟早会产生对人类更美好东西——包括公平和公正、自由和民主的饥饿感。一个真正执政为民的政党应该及时面对和思考,否则,我真担心中国历史上不断上演的那些血雨腥风又会卷土重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