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杨恒均之[百日谈]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历史会怎样记住你们?
·金正恩去哪了?
·追捕海外贪官最缺的是什么?
·16万吃空饷的与8200万贫困线下的
·邓小平是中共最了不起的领导人
·依法治国的关键是依法治党、依法治官
·为周小平辩护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庆节迷思:请给我一点饥饿的感觉

   国庆节长假期间和朋友联系,从他们口中得到的印象大抵是两个:玩得太累和吃得太饱。对于后一个“吃得太饱”,我也深有体会。整个九月份故地重游,特别是到我读大学的上海和刚刚参加工作的北京,一有机会就留恋于美食和小吃之间。要知道,这些美味大餐在当时读书和刚刚参加工作时是很少有机会光顾的,就连那些风味小吃也得斤斤计较,否则月底就得借钱或者勒紧裤腰带。
   
   
   
   二十年过去了,美食和小吃的味道大体不变(要变也是自己的胃口变了),经济地位却大大提高,旧地重游时自然是要一一吃遍那些美食和小吃的。

   
   
   
   但问题也来了,那就是吃不过来,刚刚在上海吃了东坡肉,又到周庄啃了“万三肘子”,还有南翔的小笼包和城隍庙的灌汤包自然也不能放过,更不用提南京路的鲜肉月饼!——实在吃不进,哪怕咬一口甩掉也在所不惜。只弄得肚子里的美食和小吃络绎不绝、车水马龙。到后来,胃里塞得满满的,可见了那些美味佳肴,口水还在流。
   
   
   
   摸着鼓鼓的肚子,感叹着对同伴讲,现在的愿望就是一点点饥饿的感觉,好让我能够继续享受更多的美味佳肴。
   
   
   
   同伴听了我的“名言”,都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一阵大笑,但却因为鼓胀的肚皮而无法笑弯腰。
   
   
   
   笑过后就陷入了思索。不要说专门出来旅游寻找美食之旅时难得有一点饥饿感,就是平时,我们这帮人又有几个饿过肚子?
   
   
   
   饥饿的感觉虽然很久没有过,但对饥饿的记忆却并不遥远。就我的年纪来说,在20岁以前几乎还经常尝到饿肚子的滋味。特别是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饿肚子的感觉几乎是家常便饭。
   
   
   
   父亲是教师,母亲是医生,家庭条件还算很不错的,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不但常常吃不饱,而且在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好像要一个星期才能吃一到两次肉,每一次都狼吞虎咽,几乎都没有来得及细嚼鲜美的滋味,那肉就直接从嘴巴里冲进了胃里,(好几次又因为吃得太猛而无法消化,那肉又直接冲出了X门……)
   
   
   
   直到前不久一次中学同学聚会,我才知道,我其实还算是幸运的。原来我的这些来自农村的同学几乎都有长期忍饥挨饿的经历,有的甚至因饥饿而昏倒在教室里。一位目前当了某市领导的同学告诉我,他曾经靠一块酱萝卜吃了一个星期的白饭……另外几位农村出来的同学(现在也都当了领导干部或者公司经理)的记忆也好不到哪里去,听得我又惊讶又惭愧。和他们同饥饿搏斗的经历相比,那些常常折磨我的饥饿感就不值一提了。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经济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能够解决温饱问题,很多也渐渐过上了小康生活,如果说共*产党政府一点功劳也没有,那未免偏激了。不过,如果因此就要感恩戴德也是不可取的。因为,一个为人民或者对民众负责任的党和政府本应该一开始——例如从1949年时就把解决人民温饱作为首要任务,而不是用阶级斗争和权力斗争整整折腾了人民三十年,饿死了上千万人……另外一个不必对某人或某党感恩戴德的理由则是1949年后中国民众想过好日子、想吃饱肚子的愿望被活生生压制和剥夺,而改革开放只不过是拨乱反正,恢复本来应该在三十年前就执行的政策和策略而已。
   
   
   
   就在我开玩笑说想找回一点“饥饿的感觉”,从而能够让我放开肚皮大吃一顿的时候,我也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并不陌生的饥饿感离我确实很远了,我的亲戚朋友中除了减肥时会故意用饥饿折腾自己外,估计也很少有饿肚子的时候。可是,就全中国来说,饥饿还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中国还有多少贫困人口是白纸黑字的事实。很多边远农村地区的人们也只是在贫困线上挣扎,只能勉强填饱肚子的民众数量就更多了。还有不时从媒体上看到的,来自农村的大学生交不起学费,以及那些受资助而被人领到台上载歌载舞、歌功颂德的孩子们……还有超过一个亿的农民工,他们背井离乡打工赚钱,工资低,没有保障,一旦失业,就不得不忍饥挨饿……
   
   
   
   在这些年的交往中,最让我气馁的是这样一个现象,有些和我有相同经历的人,在改革开放后先吃饱了肚子,一些人还先富了起来。这当然是好事,可是等到他们一开口说话,你就感觉到,他们对整个世界和中国的看法,不再是通过大脑和心脏,而是通过自己鼓胀的胃——一旦自己吃饱了,就对其他人的饥饿和社会的不公视而不见。更有些人甚至睁眼说瞎话,说现在中国已经很富有了,穷人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他们哪里知道,中国仍然是世界上贫困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国家之一(甚至之首),中国的人均收入在全世界两百多个国家中仍然是在中下的水平。
   
   
   
   记起一次让我很难过的聚会。我和一群小时的朋友一起,听他们讲以前被饥饿折磨的痛苦经历,当然我们是围聚在豪华酒楼里“忆苦思甜”的,毕竟,这些当年的农村朋友,现在都是领导和经理了。由于我那时的家庭条件相对于他们要好一些,我的经历自然不足道哉。而且我有一种愧疚感,因为我一直不清楚他们忍受了这么大的饥饿和痛苦。不过最后我找了个机会告诉他们,我最近一直在关心弱势,在为社会公平和公正做力所能及的事——我告诉他们这些,不但是想让他们知道,虽然没有像他们那样挨过饿,但我没有忘记,而且这也算是一种弥补吧。可是,——他们脸上的表情以及几位的话语让我终身难忘,他们说,你真无聊,现在情况好了,还折腾什么,……你不怕危险吗?……你并不是最惨的那个,为什么总是忘不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政治目的?……
   
   
   
   在我们面对美食期盼一点“饥饿的感觉”的时候,其实不应该忘记那些人,这不是高调,更不是抢占道德制高点,也不是哗众取宠,而是一个简单的东西:良心。有人说,当今世界,良心能当饭吃吗?当然不能,可是,人生一世,有良心也是活那么久,没良心也是活那么长,只不过对于我来说,有良心要活得安稳一点,死得平静一点。何乐而不为?
   
   
   
   常言到“温饱思淫欲”,这话不假,放眼看看和我一起挨过饿的同学、朋友们,现在几个不是尽情享受,一副时不我待,要把迷失的青春夺回来的样子。我想,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圣人都说了:“食色,性也。”你的食物改善了,身体里的营养过剩了,你下面那个东西就时不时要翘尾巴了。
   
   
   
   问题在于,温饱解决了,性也不再是禁忌的话题或者少数人的特权,总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考虑的。当你的胃已经鼓胀的时候,你还会用心去同情,用大脑去思考吗?
   
   
   
   这个国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八周年,就是说,这个政权已经五十八岁了。这让我想起前段时间比较普遍的“59岁现象”,说的是在领导岗位的一些干部在即将离休的最后两年思想发生变化,开始拼命贪污腐败,用非法得来的不义之财为自己铺一条后路。
   
   
   
   虽然说五十八年对一个政权不算太长,但毕竟经历了风霜雪雨(或者用“血雨腥风”更恰当点?),有失败有成功,也应该到了思考一下的时候。如何执政?如何让自己绝对的权力不至于失控?如何遏制贪污腐败?我们的民族向何处去,中国又向何处走?
   
   
   
   就算执政党和当权者不愿意思考这些问题,那么越来越多解决了温饱的中国老百姓迟早也会思考的,而民众思考的角度是和执政党思考的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前通读中国历史,我只记住了一点,那就是每个执政的朝代最后都是被揭竿而起的民众推翻,其惨烈程度让人心寒。有时我都怀疑,中国历代的皇亲国戚大概都没有繁衍下来,因为都被残忍地杀害了。事实上,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这样一路杀下来的。
   
   
   
   后来读世界历史,发现西方和东方也都差不多,他们也是打打杀杀,你推翻我,我消灭你,一路走来。不过,发现他们后来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建立民主制度,让所有民众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让公民们用手中的选票来决定谁是执政者,谁来管理自己。
   
   
   
   民主制度下,民众揭竿而起推翻统治者时使用的不是棍棒和刀枪,而是一张小小的选票,流血和暴力几乎成为不可能。可是反观有些国家,例如古巴和北朝鲜,两位打着社会主义旗帜的独裁者把政权当成了私器,眼看人民忍饥挨饿也无动于衷。统治了一代又一代,还不满足,现在又正在为继续统治下去而挑选新的领导人。其实,就连我们中国人也非常清楚,那两个国家迟早会出现流血事件,迟早会有人起来夺取政权,屠杀当权者,民众迟早会觉醒的……
   
   
   
   中国的情况有所不同,据说我们是在实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虽然至今还没有人能够具体把这带领十三亿人走向未来的“中国特色”具体列清是什么东西,但大多民众还怀有一定的信心。毕竟,和二十年前相比,大多的中国人不但不再忍饥挨饿,而且在面对美食的时候,我们还渴望一些饥饿的感觉。
   
   
   
   对美酒佳肴的饥饿感也许再难找回了,但解决了温饱的民众迟早还会有更多的渴望,迟早会产生对人类更美好东西——包括公平和公正、自由和民主的饥饿感。一个真正执政为民的政党应该及时面对和思考,否则,我真担心中国历史上不断上演的那些血雨腥风又会卷土重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