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杨恒均之[百日谈]
·《恐怖档案》49-52
·《恐怖档案》53-55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随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一)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二)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三)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四)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五)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六)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七)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八)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九)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
·《虚拟大中华》创作谈(十一)
长篇破案小说《幽灵谋杀案》
·《幽灵谋杀案》(一)
·《幽灵谋杀案》(二)
· 《幽灵谋杀案》(三)
· 《幽灵谋杀案》(四)
·《幽灵谋杀案》(五)
·《幽灵谋杀案》(六)
·《幽灵谋杀案》(七)
·《幽灵谋杀案》(八)
·《幽灵谋杀案》(九)
·《幽灵谋杀案》(十)
·《幽灵谋杀案》(十一)
·《幽灵谋杀案》(十二)
·《幽灵谋杀案》(十三)
·《幽灵谋杀案》(十四)
·《幽灵谋杀案》(十五)
·《幽灵谋杀案》(十六)
·《幽灵谋杀案》(十七)
·《幽灵谋杀案》(十八)
·《幽灵谋杀案》(十九)
·《幽灵谋杀案》(二十)
·《幽灵谋杀案》(二十一,end)
长篇破案小说《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
·《中国特色的犯罪》(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八)
·《中国特色的犯罪》(九)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一)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二)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三)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四)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五)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六)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七)
·《中国特色的犯罪》(十八)
时评与散文(2007年)
·质问党国,你们为人民做了些什么?
·伊拉克战争的唯一胜利者
·2006年十大新闻是什么?
·胡锦涛是坏人吗?
·华人华侨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精英
·萨达姆的绝命诗和妄想型精神分裂症
·“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音符——互联网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英文)(演讲稿)
·从一个论坛删贴想到的
· 把上帝放在心中,而不是大脑
· 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我的出版社——互联网(中文)
·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抗议布什总统漠视33条鲜活的生命
· 今天心里很难过
·致命系列三部曲版权声明
·警察更应该抓谁?
·你的同情心还剩下多少?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父亲的眼泪
·你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们都很忙……
·对面床铺上的女孩
·要说爱你不容易
·最牛逼的作家兼公民王朔
·传递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我的一点感想和声明
·香港回归十周年三记简介
·如果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悼念母亲
·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警惕一小撮败类借假包子事件搞事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答网易网友疑问
   
   今天是在网易开通博客的第二十天,总共上传了六篇文章,竟然有了五万多个点击,更让我惊讶的是那五百多个跟贴。看得出来,很多网友是仔细阅读文章,并认真发表意见和批评的。按照我的作风,对于赞同我的观点、或者支持我的帖子,至少应该表示一些感谢;而对于那些批评的帖子,特别是对我的文章提出疑问和质疑的跟帖,我则一定会用心地阅读并一一回复。只是按照目前这个跟帖速度,我就算暂停手头的工作,也忙不过来。
   
   所以我决定写这样一篇短文,主要是对那些对我文章和我个人提出一些疑问的网友做一个简单的交待。
   
   从哪里入手呢?就从讲政治入手吧。从这里入手有两个理由,一是我的文章大多是和政治扯在一起,第二个理由则是中共中央自始自终号召国民要讲政治。
   
   说到“讲政治”,我首先得感谢阅读我文章的网友。要知道,如果你打开国内的很多网站包括博客,你看到的大多是美女、富翁、股票、明星、性感、一夜情、选秀和禁止选秀等等,很少有普通老百姓讲政治的。我这样每篇文章都讲政治的“政治动物”属于濒临灭绝的,有时自然是很孤独的。所以,当那么多读者给我鼓励和支持的时候,我确实是感到温暖和希望的。
   
   网民们不那么关心政治,也并非是一件坏事。要知道在一九四九年后的大多数年代里,你还不能不“关心”政治。你有胆量敢说自己不关心政治吗?年轻人可能不知道,老年人当然晓得,就算你某一次不去参加政治学习或者政治活动,都有可能受到批判;如果你阶级成分又不好的话,还有可能为此坐牢。现在总算进步了,至少普通民众享受了不必关心政治的自由。
   
   任何自由都是宝贵的,可是如果这个自由被滥用或者用滥了,例如所有的普通民众都不去关心政治,或者见到关心政治的人就产生本能的反感,就冷嘲热讽,那么会有什么结果呢?很简单,一小部分人把持了“政治”,为所欲为,时不时来用政治“关心”你、你的家人或者亲戚朋友。
   
   还是那句老话,你不去关心政治,政治就不关心你了吗?哪怕你再普通、低调,或者标榜远离政治,你生活的方方面面又有哪一个可以跟政治完全脱钩?大到暗箱操作的国家机器以及绝对权力让你生活在彷徨和恐惧之中,小到地方官员和利益集团互相勾结欺民霸市、物价和房价飞涨,让你活在郁闷之中,——就算你一辈子小心翼翼或者幸运之极,都躲过去了,你能保证你的亲戚朋友,或者你的子孙后代也能够像你一样“幸运”吗?
   
   如果大家都不去关心政治,那么被一些利益集团和权贵玩弄于股掌的就不单单是政治,也包括了普通老百姓。
   
   关心政治有很多种方式和方法,最简单不过的就是从自身或者身边做起。当你或者你周围的亲戚朋友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不平的事情发生在自己或者周围人身上时,你不应该保持沉默,你要站出来“讲政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力,该讨回一个公道的时候绝不退让和手软。
   
   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从高级干部到下岗工人、农民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曾经有不公平和不公正的事情发生在自己或者周围亲戚朋友的身上。可是,几乎只有一两个人真正打破了沉默,站出来依法抗争过。为什么?就像他们自己所说,这种事太普遍了,有什么用?
   
   他们说的不无道理,各种因为政治引起的不公和不平确实多如牛毛,而且,就算你真地抗争了,也不一定有用。可是问题不在是否有用,问题在于:你抗争了吗?当然这里说的抗争包括很多种类,例如通过法律途径,上访或者通过媒体曝光等等。我们得承认,很多时候就算你抗争了,也不一定有用。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你不抗争,则一定没有用。而当所有的人都去依法维护自己和周围人的权利的时候,则一定有用。谁都明白“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
   
   * * * *
   
   有网友在跟帖中认为我的文章只是空喊,没有提出实际的方法解决中国当今面临的问题。我想,他们弄错了,我确实没有能力提出什么具体方法解决中国所有面临的问题,但写文章就是我的方法,而且是解决中国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民众已经失去了讨论政治的兴趣。
   
   而且我认为,虽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平和不公正的事情并不多,但我通过自己眼睛看到的则非常多。我使用短文(或者长篇小说)把看到的写出来,提出自己的看法,就是我关心政治,关心他人——特别是普通老百姓的一种方法。
   
   大家知道,当今世界上的权力主要来源于两种东西——暴力和金钱。在西方靠选举产生的权力也是有金钱作为后盾的,而在东方特别是亚洲几个国家(包括缅甸),权力还是靠暴力夺取和维持的,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是,时代在进步,靠暴力和财富维持的权力越来越受到挑战。正如阿尔文·托夫勒在《权力的转移》里所说,在新世纪里,无论是由暴力还是财富得来的权力,越来越依赖知识的支撑,而且,由知识而产生的权力也应时而生。
   
   这里的知识是很广泛的,包括生活在我们这种国家里的资信开放和新闻自由,也是一种知识。各种知识加在一起正在产生一种新的权力,这种权力可以制衡和限制由暴力和财富产生的权力。而且,最为主要的是,只有这种由知识产生的权力,才是普通民众和弱势群体可以得到的。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观点而又不使这篇文章太过敏感(敏感到你根本无法读到),我举个也许不那么贴切的例子。我在广州开车也和很多普通的私家车司机一样经常碰上不按照交通规则行使的军牌车,他们横冲直闯,视红绿灯如无物。
   
   如果你是广州的私家车司机,你自然有办法对付他们——那就是能躲就躲,不能躲也得躲,躲不过碰上他们,你只能自认倒霉。至少我的广州朋友绝大多数是这样做的(还有小部分靠关系“摆平”)。
   
   可是我就偏偏不信这个邪。在广州驾车时,我随身带着照相机,发现军车想插队或者不按照交通规则,我不但不让车,而且迎头拦上(当然我保证自己的行车方式和位置绝对不违反交通规则),同时,我掏出照相机等着军车下一步行动。当然几乎每一次军车都让步了。我没有办法和他们较劲。
   
   我怎么较劲呢?很简单,我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也知道中国国防法,也看过军队的可以公开的条例。我很清楚,军车在不执行任务,在没有表明自己在执行任务(例如警报或者扩音器)的情况下,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交通法。如果有军车在广州市区横冲直闯,按照法律,他们不但要受到地方交通法则的惩罚,而且回去后还会受到相关军法的处置。
   
   这就是为什么当他们明显违反交通规则,又触犯了我的利益时,我要和他们较劲。而那几个让步的军牌车司机大概也明白这样的道理。他们如果胡搅蛮缠,我会叫来警察,还会报警叫来执行军法的军事警察,然后我会拍照,听他们的意见。如果他们不公正处理,我会上诉,万一没有效果,我会给中央军委写信,我会把照片和他们的录音帖上网站。我相信,到时候不要说北京,就算是广州军区也不一定会支持一个违法乱纪的军车司机吧?
   
   不过虽然道理说得过去,我也有两次成功的例子。但我的朋友说了,他们说,你在国外住太久,住成傻B了。碰巧的是,你碰上了讲道理的军车司机。如果你碰上的是不讲道理的军人呢,他们下车后就踢你两脚,把你的照相机砸掉,抽你两巴掌,你杨恒均又能怎么样?
   
   我听得毛骨悚然。朋友又说,别以为你会维护自己的权力,以为我们都是傻B,其实你自己才是。广州像你这样想的司机多的是,但真像你那样做的,可能就你一个。如果你还这样傻呼呼的,总有一天,你会陷入麻烦,也许你甚至会缺胳膊断腿的……
   
   我想,这就是当今两种权力交锋的典型情况。面对违章的军车我之所以牛B,无非是因为我掌握了一些给我力量的知识——我了解法律,也知道了军车司机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如果他们真要亮出另外一种权力——一种不是靠知识,而是靠枪杆子支撑的权力,我又能怎么样呢?
   
   我不能怎么样,也许我个人无能为力,然而,掌握知识这种权力的人毕竟不止我一个,还有很多,而且会越来越多。广州违章的军车不少,但私家车司机却更多,可像我这样做的人却几乎没有。我想,如果从维护国家的法律,从维护军队的纪律,更从维护个人的权力出发,每一个私家车司机都能够有了这种意识,在全国范围内,不放过那些胡作非为的军车,我们的交通还会因为这些军车而混乱不堪吗?军牌车还会在几大军区驻扎的大城市横行霸道吗?人民解放军的名声还会因为这些违法乱纪的军车而一次次受到损害吗?
   
   ……
   
   互联网是个好地方,博客是个好东西,它是传播知识和产生知识的地方。还记得“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吗?其实知识也是权力,而且是一种对付腐败和绝对权力的行之有效的权力,也是一种普通民众可以掌握的权力。
   
   * * * *
   
   现在回答并讨论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好几个网友质疑,你写这些文章有什么用?能改变什么吗?未来会因为你的文章而稍有不同吗?
   
   我的回答很简单,未来会因为我的这些文章而不同,这个未来也许不是国家的,不是民族的,也不是你的,而是我自己的!我无法保证我的文章会影响他人,更不奢望影响到国家和民族,但我唯一肯定的是,我的文章将改变我自己的未来。
   
   有一个电影叫《next》(《下一个》),由大牌明星尼古拉斯·凯吉主演。这部电影讲一个人能够看到未来两分钟发生的事,从而开始利用这两分钟的预测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电影情节简单,故事乏善可陈,可是影片结束时,尼古拉斯说的一段话却把我怔住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大致意思):未来是什么?我们能掌握未来吗?当你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未来已经开始改变……
   
   就这一句话,让我感到一个半小时无聊的情结没有白看。不错,未来是什么?是否可以改变呢?当你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已经开始改变自己的未来……
   
   十七大就要召开了。十七大是中国执政党总结过去,思考和制订未来的大会。中国未来五年的发展方向将在这次会议上讨论并拟定。我们每个公民的未来也和这个大会密切相关。这是一个关于政治的大会,也是一个关系到每一个中国公民前途的大会。党中央一直号召我们要关心政治,其中最应该关心的就是十七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