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九月的记忆(10)]
杨恒均之[百日谈]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2009美国之旅
·我对美国官员说,我是来收集中情局丑闻的
·我在911现场发现了美国政府的大阴谋!
·我在白宫前为美国上访者维权!
·这种国庆,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美国是如何解决“春运”问题的?
·倒霉的克林顿又被“双规”了
·经过2008,美国人对中国刮目相看
08年没想透的事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一:暴力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二:清算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三:劳动合同法
·2008年没有想透的几件事之四:母亲,你在哪里?
2009年评论、杂文、随笔
·我的2008:你的问题与我的回答、还有我感激的心
·新年的梦想
·春节期间的文艺节目不应过多渲染军警
·春节,一个悲伤的节日…… 
·纪念梁羽生:天堂里也有很多、很多你的读者
·这个春节里最有爱的一天
·为什么不给每一位中国人发一台电脑?
·消费爱国,请领导们先上!
·户籍制度改革不只是为了“有才能”的精英
·五百炮弹,打翻商船,维护主权,击沉人权!
·“躲猫猫”录像带比总统的录音带更需要保密?
·美国不干涉中国人权了,我们自己干涉吧!
·中美互揭人权缺陷,有利两国民众改善人权 
·让互联网成为言论自由的试验场
·中国为什么没有鹰派人物?
·这篇博文还没有想好标题 
·国人出游时的陋习与中国文化无关!
·她逃离疯人院,他刚刚走出监狱
·乌鲁木齐市委书记,其实你不懂老百姓的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月的记忆(10)

   9月16、17日
   
   同学会结束,开始我自己的事,下午见一位在政府工作的朋友,说起上海的腐败官员,他说比陈良宇更腐败的还有好几个。他提到人大的那位时几乎是咬牙切齿,问我是否可以帮他们为上海人民除一害。我说没有兴趣,主要是这样的腐败分子太多,他们像蟑螂一样无处不在,你是杀不尽,斩不绝的。
   
   另外,反腐败如果又卷入了权利斗争——例如利用反腐败来清除异己,那就毫无反腐的作用,结果只能让那些腐败的官员今后更擦亮眼睛,找对主子,然后紧紧跟住,把理想、主义、人格都远远抛弃。

   
   晚上约了上海市排名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好的“敏感”人物游览黄浦江。我和她还有一段渊源。2006年2月,国际笔会在香港召开会议,我有一个发言。和我同台发言的就有这位上海的敏感人物。
   
   就在开会的前几天,上海市公安局找到她,禁止她前往香港开会。于是,当我坐在讲台上发言的时候,国际笔会按照国际会议的惯例在我旁边的一张凳子上帖上了她的名字。所以,我决定如果到上海,怎么样也得抽时间见识一下这位只见其名不见其人的人物。一见面,我就对她说,哦,我曾经和你的名字坐在一起开过会。要知道,那种怪怪的感觉至今无法消除。
   
   当我们登上黄浦江游船坐在一起时,我惊讶地发现,我们坐的凳子竟然和当时在香港开会时坐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当时凳子上帖的是一个名字,而不是有说有笑的大活人。
   
   她的笔名叫“小乔”,真名叫李剑虹。大概是如此敏感的人物和如此勇敢的“家伙”大多是男爷们的原因,我总以为这个“小乔”是个男人。我当然知道“小乔”的来历,但要知道作家笔会里的人可都是颠三倒四、男女不分的。只到她在公用电话亭打电话和我约地点,我才确确切切地搞清楚:小乔是个女的。而且这个女的还真了不起,正像大半个世纪前的地下共产党员,为了不被腐败的国民党特务跟踪而东躲西藏,她使用公用电话和我联系。
   
   小乔不但是位女士,还是一个很温柔可爱的女士。大嗓门说话,爽朗地大笑,我们只在一起短短两三个小时,就像老朋友一样了。
   
   真猜不到这样一个女士有什么敏感的?上海当局为何如此紧张?我想不通呀,难道她比那个倒台的陈良宇和还在台上的人民的代表之首还敏感、还可怕吗?
   
   其实,这样理解就可以了,正因为上海有了陈良宇那种贪赃枉法、与人民为敌的腐败和反动分子,剑虹这种主张铲除腐败,要求民主、自由的弱女子才成为所谓“敏感”和“可怕”的人物。
   
   接下来的日子,我安排一些轻松的活动,接待一些老朋友。不同的面孔像走马灯一样在我眼前晃过。要写出来太罗嗦,不过正好有一张在南京东路照的照片可以形象地反映我这两天的活动:无数过面孔。
   
   明天是9月18日,我会转到南京,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度过这一天。我想,这也许是我这次旅行中最有意义的一天。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