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九月的记忆(6)]
杨恒均之[百日谈]
·海外华语作家不应该是弱势群体
·四川发生过地震?北京即将奥运吗?
·对毒奶粉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干什么?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中国特色的教育,恶梦什么时候结束?
·谁能告诉我大陆民众是什么级别?
·我已准备好向杨振宁妻子翁帆求爱了
·让我们在博客、梦想和未来里再见!
·2008网志年会印象:简陋的会场,丰富的思想
·给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眼中的国富民强
·人民已经准备好了!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谁是人民?你咋知道人民没有准备好?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位置
民主之旅
·告诉我,你适不适合民主
·我的信仰是民主!
·我们离1984年有多远?
·在缅甸风灾的废墟上思考主权、人权和生存权!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比天灾更邪恶的独裁专制应该被推翻!
·下一场“文化大革命”离我们有多远?
·为中国特色的民主而奋斗!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让我们一起为国家正确的方向战斗!
·以传销的劲头推广我们的梦想!
·国庆节寄语:我们就是国家!
台海风云
·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国民党输掉了政权,赢得了合法性
·建议马英九访问大陆
·今夜,我们都是台湾人
·马英九,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陈水扁,这次你该知道民主的厉害了吧?
·民进党,你什么时再感动我一次?
·龙应台,台湾不需要你说的那种政治家
·我只想对马英九说一句话:把台湾的民主搞好
·台湾的乱象是民主太快造成的?
思想解放
·响应汪洋号召,我先解放自己的思想
· 解放思想,何不多设几种“政治特区”?
·在战天斗地中解放我们的思想
小说
·地震文学: 最后一堂课
·今天,我们都是那头猪!
·终极民主
2008北京奥运
·我们是不是忽略了最重要的奥运精神?
·让圣火照亮一条简朴、自然与和谐的路
·北京来信之:我们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北京来信之:期待国人关心体育超过政治
· 北京来信之:外国人比国人更爱中国?
·北京来信之:北京二、三事
·北京来信之: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北京来信之:今天,我是刘翔的粉丝
·北京来信之:一块金牌、十个亿和跑得更快的刘翔
改革三十年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光荣与梦想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孤独大侠茅于轼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人权是更“硬”的硬道理!
·用实践检验“真理”,用什么来检验“实践”?
·三十年回顾与展望:我的出国梦
城市风景
·城市风景之:一个垃圾桶的故事
·城市风景之:离天堂最近的路——人行道
·城市风景之:欲望都市——东莞
·城市风景之:一路风雨一路情——都江堰
·城市风景之:北京十日谈
重建中国人之核心价值
·火车站那让人心寒的温馨问候
·谁说我们缺乏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就是以你、我、他为本!
·她们的列车没有终点
·从奥巴马当选看我们自己的核心价值观
2008美国大选
·全世界都投入美国大选,拉登要用炸弹投票
·你可以不选麦凯恩或奥巴马,但一定要投自己一票
·好莱坞成就了奥巴马
·我有一个梦!——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的意义
老杨感悟
·柏芝、阿娇和许霆都是我的老师
·关于帐篷、血、汗、钱和我们的眼泪
·每天都是父亲节
·年年都有月圆时
·渣滓洞、刘文彩和那些孩子们的名字
·四万亿与奖励击毙歹徒的十万元
·老杨感悟:就凭这折腾,我一定要亲手统一中国!
·老杨感悟:用多少钱能够增强民众的信心?
·杨恒均之感想、联想、断想和胡思乱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月的记忆(6)

   9月7日
   
   上午九点半就开车到火车站,停好车后急忙奔进火车站站台。一如既往,来自襄樊的火车又晚点了——十次就有九次是一定晚点一个小时左右的。一直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把火车到达时间向后调一个小时呢?这样火车不是每次都能够准点到达?!
   
   十一点零五分,火车到站了。父亲在家人和亲戚的陪同下蹒跚地走出来。这样子接父亲很多次了,虽然这一次陪同父亲的人最多,然而,也惟独这一次让我看到了父亲的孤独。是的,父亲身后那个好像永远都要跟住他的人不见了。那个人就是我母亲……

   
   母亲去世后,我一直想让父亲离开一段时间,可是父亲一直等到烧完五七才肯离开。离开的原因还是不得不到广州治病。这一次父亲身后没有了母亲……
   
   不要提母亲了,不要提母亲了!母亲走后,我一直使用花天酒地的方式打发日子,而且故意让自己的日程排得满满的,我无法独处,更无心思独立工作。我不知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什么时候我才能安静地回忆母亲而不再独自伤心落泪?
   
   不提母亲了!母亲最看不惯婆婆妈妈的男人,我得振作起来。看到父亲孑然的样子,我强打起精神,顾左右而言他,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目的只有一个:让世界那个想起我的母亲时比我更伤心的人暂时忘记母亲,过得快乐。——这也是离去的母亲的愿望。
   
   把父亲安顿好后,我下午五点半登上了前往北京的T16特快。父亲在广州时我比较放心,因为这次和父亲一起来的还有专门照顾他的张姐。
   
   我喜欢坐火车,无论在上面看书还是思考问题,都别有一番风味。当然,如果想思考生与死这样的大问题,你最好去坐飞机。至于我,最喜欢的是脚踏实地的火车,特别是入夜,火车匡当匡当的,灯光从窗子一闪一闪地,有人打呼噜,有人叹息,还有小儿夜啼……这一切都让我脑子像火车一样快速地闪动。
   
   9月8日
   
   下午两点就到北京西站了,碰上前来接我的朋友,说酒店已经安排好了。可是我说,不用了,我就住火车站旁边的瑞尔威连锁饭店,和火车站主楼连在一起,很不错。再说,我不想住事先安排好的酒店,而且决定过两天就换一个酒店,至于原因,你们猜猜看。
   
   瑞尔威酒店不到三百元人民币可以住一晚,房间不错,最主要的是就在火车站里面,让我有时间时可以去和南来北往的人聊天。看到酒店是连锁的,我问服务员,另外几间在哪里。服务员不好意思地说,就这一间。
   
   呵呵,有意思。正准备问这间洋连锁饭店是哪个集团管理的,突然看到了饭店的英文名字,——原来这个“瑞尔威”洋名来自“Railway”(火车道)的直接音译,哈!北京真牛,我说呢,从来没有听说国际上有这个连锁的饭店。那么下个月要召开的共产党会议就可以说成:卡磨牛尼斯特党(communist)要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啦。
   
   这两天在火车上和在北京乘出租汽车,我认识了不下十个住居在北京的人,我们聊了很多,这也是坐火车的好处。和他们聊天时,我自然地把话题转移到十七大、政治体制改革、贪污腐败、社会公平以及中国前途等问题上,这些人的谈话很能启发我。不过也让我有些气馁,大家好像都不再关心政治体制改革。就拿这两天认识的据说比较关心中国前途的北京出租车司机来说,在我认识的四个中,竟然有三个告诉我(经过我问题的引导):幸亏我们国家有一党专政,否则非乱不可,你看台湾和香港,听说乱的都没法住了!
   
   以前听说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很牛也很敏感,原来是这样的。在火车上我碰上的人也基本上持相同的论调,当然我见到的这坐卧铺的人应该算中产阶级了吧。总之,还是有些出乎我意料,也许我应该了解再多一点。今后要用更多时间深入各个阶层,不要让自己的见识受到限制,从而影响我的判断。下次有机会再写写和这些路人交谈的内容和我的认识。
   
   当天晚上我约了这次北京之行最想见的人见面。该怎么描述他呢?因为描述他的人太多了,我认为可能我想不出更好的描述方法。我想见他,不是因为他做了那么多让人称道的事,写了那么多值得一读的文章,也不是因为他多少年孜孜不倦坚持理想痴心不改,更不是因为他是国内外最有名的名人……
   
   ——我想见他的理由很简单:我所有的朋友提起他,都会竖起大拇指——你知道我什么鸡八朋友都有,从民主斗士到间谍特务,从大知识分子到农民工,从士兵到将军,从流亡海外的异议分子到位高权重的领导人,都可能是我的朋友。你也应该知道,这些人在评价某个人的时候绝对没有统一的意见,特别是在他们评价一个人的道德水平和为人处事的方式时更是千差万别。
   
   但他们在评价我今天见面的朋友时,却不能不对他的道德水平和精神意志等竖起大拇指。当天晚上我们在航天桥附近的一个地下烤肉店里一坐就是三个多小时,相谈甚欢,也让我获益非浅。
   
   中文里没有大写小写之分,如果有,我想这个人的名字是绝对应该大写的。当然此人名字应该大写还有另外一个可笑的原因,那就是他的名字是敏感词,如果你输入文本的话,出现时就有可能变成XXX,如果你输入搜索引擎,你什么也找不到。就像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字一样,成为敏感的字词,需要小心对待,否则无法通过高科技的过滤技术。
   
   对了,晚上回到酒店时,突然想起了一句用来描述他的话,大家帮我看看是否恰当:
   
   一个为了能够自由地思想而不得不牺牲行动自由的人!
   
   有点别扭?那么这样一句可以吗?
   
   一个不得不用人身自由换取思想自由的人!
   
   他的名字就是刘*晓*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