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九月的记忆(5)]
杨恒均之[百日谈]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战争离我们有多远?
·我认识的郭美美……
·中共三代领导人:革命、改革、创新
·我为啥得不到鲁迅文学奖?
·习近平挑战“不可能的任务”
·假如邓小平还活着……
·赌场谍影二十年
·军训不是让孩子们吃“苦头”
·假如中国不再有贪腐……
·习总对媒体与智库说了什么?
·写作十年还没堕落,我容易吗?
·习总哪篇“博文”最打动我?
·百年中国民主梦,十年香江中国心
·中国如何才能击败日本?
·美国如何靠“三片”称霸世界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老杨头说三道四:我是中国人
·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最合适?
·我们还能从香港学到什么?
·假如我们不喜欢你,你可以走吗?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炒?
·卖鹅蛋的婆婆哪去了?
·朝鲜出大事了……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不宜把祖国比喻为母亲的N个理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月的记忆(5)

   9月6日
   
   上午工作两小时,中午准备和从南海赶过来的和讯网友张先生(网名:民主风暴)见面。张先生在看到我的博客上我和民工朋友聚会后,留言到:杨兄就在广州吗?我想有空过来拜访一下。我在这里没有朋友,欢迎我这个农民工朋友吗?
   
   其实哪有不欢迎的道理?像这种情况一般来说都是我过去见他们,因为考虑到他们在各地打工不好请假,加上出门不方便。至于我自己,出去走走也是必要的,特别是到农民工集中的地区。可是今天我特别忙,有东西要做,明天又要出差。所以小张就过广州来见我。由于要转几道车,他路上总共花了两个小时。当我中午在五羊新村公共车站接到他时,我们两人都很高兴。

   他向我介绍了一些他的情况,我也介绍了我自己。小张(民主风暴)十年前来广州南海打工,现在夫妻两人开一个小店,也主要是为周围的民工服务。小张虽然已和那些打工的民工朋友稍有不同,但他仍然和那些民工保持密切联系。他还说到他们在QQ群上讨论中国问题和农民工前途的问题,有些农民さ哪昙椭挥卸嗨辏庑┒晕液苡衅舴ⅰR踩梦医徊饺鲜兜剑谋渲泄弥泄涞妹篮茫还馐蔷⒚堑氖拢筒忝裰谝脖匦攵鹄矗辽偎堑哪宰右鹄矗饪勘鹑死缇⒚牵窃对恫还坏摹?
   中午我带小张出去吃饭,邀上了唐荆陵律师和野渡兄。唐律师是一位实干的维权律师。这里引用他名片上的两句话介绍一下他。“法是人类社会治理活动中寻求确定性的努力的结果。”(唐律师)“我请读者同我一起向真理的上帝祈祷,求他赐给我思想、言论和行动中的非暴力的恩典。”(甘地)
   
   我很喜欢野渡兄楼下的那个餐厅,又便宜又好。野渡兄说上次一个日本的记者来采访他,在这里吃了一个冬瓜盅,回日本后还专门来电告诉野渡兄,他仍然在回味。呵呵,我们就点一个吧。
   
九月的记忆(5)

   
   四人吃的非常愉快,谈得也很热烈,都是围绕农民工的。我很高兴又多了一位农民工朋友,何况小张(民主风暴)是一位很有思想的农民工朋友。其实我有很多农民工朋友,有些因为目前正在基层做一些工作,不便多写而已。有些朋友以为我只和精英打交道,那是大大地误会我。我想在我周围的朋友中,很少有人像我一样,拥有那么多农民工和弱势群体的朋友。
   
   照片中人物:张先生(和讯博客名:民主风暴),野渡(吴伟),唐荆陵律师,杨恒均
   
   送走小张,下午急忙赶到一个朋友处,处理了一些生意业务。
   
   晚上和令狐补充、周虎城、冯三七、笑蜀兄到丽江花园酒吧聊天,明天要出差,我的事情也都处理得差不多了,按说应该很高兴。
   
   然而,中途两位在汕头打工的农民工打来电话请求我的帮助。她们两位找到了新工作,可是工厂老板不放,说如果走,两个月的工资就没有了。她们两位打电话向我求救。虽然两个月的工资只有两千多元,但对她们并不是小数目,我从她们打电话的口气中可以听出来。
   
   在我告诉了大家这一情况后,我们都停止了其他事情的讨论,立即开始商量如何帮助这两位女工。笑蜀兄更是亲自接通了两位女工的电话,询问具体情况,提出了几种方案。看到大家都这么投入地帮助两位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女工,我在难受之中也感到不少欣慰。
   
   然而,我想我们却无法帮到她们,因为她们在请求帮助时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千万不能得罪工厂主。她们说宁肯不要钱,也不能得罪,因为以前发生过使用劳动局、报社或者警察的力量把工资拿回来后,第二天那位拿到一两千元工资的农民工被打得半死的事。两位女工说到这里,声音里充满恐惧。
   
   不能通过劳动局、不能使用报社、不能起诉,这些我们能够使用的正常途径都行不通,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女工给我出的主意是,让我出面求厂长放过她们,发给她们工资,让我假装是她们两人的哥哥打电话,让我去求那个厂长。
   
   为了两位女工,我一生中第一次给一位有钱的厂长低三下气地打电话,但那个姓王的老板一听到我提起那位女工的名字,就粗声粗气地大声说,我没有时间。然后就关掉了电话。
   
   我们没有办法帮到那两位女工,更无法保护她们不受到黑社会富人的迫害。她们只有放弃了。我知道,像她们这种情况太普遍了。
   
   可我心里很难过。
   
   这些年我确实想帮一些弱势群体,可是除了写文章,我实际能够作的非常有限。有时不但帮不上他们,还弄得我自己情绪低落,茶饭不思。就像这次,我低三下气求那个厂长把可怜的打工妹的钱发还给她们,那个厂长却立即关了我的电话。
   
   我一生中也很少受到这种屈辱,按照是我以前年轻时候的性子,我真会拿起棍棒和他们干!莫非中国历史真地走不出几千年的恶性循环,莫非我的一位民工朋友说的是对的?他说,中国只有他们起来再来一次革命,把贪官和邪恶的富人干掉……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中华民族受不了的。求求执政党,求求富人,为了你们自己的子孙后代不被起义的民众屠杀,想想办法,保护富人,也保护穷人吧,限制一下你们的贪婪、控制一下你们的邪欲吧。
   
   我想,那位厂长关掉了我的电话,他关掉的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沟通渠道,关掉的是我想为富人说话的任何意愿……

此文于2007年09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