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九月的记忆(3)]
杨恒均之[百日谈]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穆骏:从国家战略层面思考“计划生育”
·穆骏:拜登访华是如何“投资”中美未来的?
·穆骏:陆克文任外长 吉拉德选对了
·穆骏:“弱势政府”掌舵 中澳关系或受掣肘
·穆骏:中美军事交流须跨越三障碍
·穆骏:山寨版领袖传记何以旺销海外
·冯崇义、杨恒均:华人海外参政之路缘何坎坷?
·杨恒均:反美浪潮背后的自由边界
·杨恒均:中国转型:从“不争论”到“讲清楚”
·穆骏:中国何以选择此时重返亚洲?
·穆骏:中国三代领导人的大智慧
·穆骏:中国如何面对越南挑衅?
·穆骏:慎对美国和台湾“大选综合症”
·穆骏:破除美国军事“透明度”的迷思
·中菲对峙:慎对美国角色/穆骏
·中国应加强对海外留学生的服务/穆骏
·农民工的幸福感从何而来?/穆骏
·中美人权对话观察/穆骏
·超越左右 走出困境/穆骏
·从关键词看中共十八大/穆骏
·习近平总书记讲话广获好评/穆骏
·从习主席首访看中国外交新态势/穆骏
·“丽媛风”提升中国外交软实力/穆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月的记忆(3)

   9月3日
   
   
   
   今天在家工作,上午下午加起来有四个小时,不错、不错。其余的时间读小说,一本《女心理医生》,一本《美国的众神》,感觉也还可以。特别是《女心理医生》,里面的很多小故事还算曲折,语言很流畅。

   
   
   
   下午快吃晚饭时出去散步,可惜没有像几天前一样下雨,否则雨中漫步,别有滋味。晚上和一个朋友吃“蓝与白”快餐,吃得有点饱,差一点让我的减肥计划再一次流产。
   
   
   
   9月4日
   
   
   
   继续工作,不过到下午的时候想起了纽约来的作家罗伯特,心中有些不安,总觉得失信于他。要是中国朋友,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解释清楚,说我忙,改天再见面,朋友会理解的。可是这位老外是从纽约来的,在这里也就住一个月左右,而我这个月又不在广州。怎么向人家解释?
   
   
   
   下午我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我带他去逛逛,然后一起吃饭。他说在家等我,他声音很兴奋。我想,如果我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有个当地人答应我要见面陪同我,我也会非常高兴的。
   
   
   
   见到罗伯特才知道他真是很期盼我们的见面,原来他感冒了,还很严重,但还是想跟我出来,所以没有告诉我。由于他是研究资本主义在广州的发展状况的,我带他去火车站附近的批发市场。再说,其实我也想买点东西。
   
   
   
   我们逛来逛去,就逛到专门卖假世界名牌的市场,罗伯特大开眼界,兴趣十足。他说他妻子不久也要从纽约赶过来和他会合,她从来没有来过。他妻子是瑞士人,英语说得不好。我们又谈起美国纽约的假货,特别是到处都叫卖的假香水。关于那些香水是哪里产的,我们有些分歧。那些香水很高级,香味难分真假。,应该不是我们中国人伪造的吧。别把什么都推到我们头上,呵呵。
   
   
   
   晚上一起吃饭,我请客,罗伯特连声说谢谢。这让我想起二十年前刚刚参加工作时,那时也接待外国人,也有些是私人朋友。可是由于经济状况相差悬殊,根本就不可能由我们中国人买单(当然公费除外,我们的公费一向是很大方的)。实事求是地说,这些年中国的经济确实发展了,中国人的口袋里的钱是多了很多。这是好事。
   
   
   
   吃饭的时候我们讨论起来美国研究中国的那些学者和他们的主要著作,我坦诚地告诉他我对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是有所保留的,主要的问题是他们的研究是从外国人的角度,包括外国人感兴趣的角度,这虽然没有什么不对,但对中国的实际作用就有限了,有些研究好像离开中国很遥远。当然学术研究也不能那么现实。所以我不适合搞研究工作。
   
   
   
   我建议罗伯特转移自己的研究方向,把目光放在中国问题上。我说要研究中国的最好办法,就是和中国人一样生活、工作一段时间,和中国人广泛交朋友。加上你们的国外教育和生活背景,你们会取得一些独特的见解的。至少我自己就是在使用这个方法,要了解美国,我不只是从书本上去阅读,而是让自己沉浸在美国的某个角落里,把自己的屁股放在美国人的位置上……
   
   
   
   罗伯特送我一本他写的英文原版书,是写亚洲国家大城市里的贫民窟的。也是我感兴趣的题材,我想这次到北京的路上可以研究研究,看一看一个纽约出生和成长的白人如何看待亚洲的贫民窟。
   
   
   
   (此日记写于前往北京的T16次列车上,列车员不肯打开走道里的插头开关,只好到火车车厢接头处去找电源,正好有一个旅客扯了一根很长的电线,我们合用,同是天涯旅客人,合用电源又何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