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九月的记忆(2)]
杨恒均之[百日谈]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北京的选择与香港的选举
·从习总吃包子说起……
·2014展望:反腐向何处去?
杨恒均2014年文集
·中、日、台、朝领导人元旦都说了啥?
·我们今天该如何当“国师”?
·富人如何赢得尊重?——邵逸夫的舍与得
·公务员该不该领取较高的养老金?
·维护中国稳定与颠覆美国政权的互联网
·外交官批安倍,勿忘最重要一点
·国共两党互相杀了多少特工?
·详解美国大片对中国青年洗脑的全过程
·朋友送女儿到澳洲呼吸新鲜空气
·官员贿赂民众的时代到来了吗?
·你愿意收下我送的红包吗?
·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指向何方?
·让人尊严扫地的美国移民局
·旅美日记之:最不幸的幸运儿
·秘书与太监
·做一名成功的戈尔巴乔夫?
·互联网与中美关系
·美国老太向我告状:美媒丑化中国
·北京人都可以免费到纽约购物啦!
·亚洲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飞机哪去了?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
·马航370给美国提供了哪些机会?
·当民主遭遇投票
·《纸牌屋》里的丑闻到底发生在哪里?
·克里米亚:理想与现实,光荣与梦想
·老杨头新闻点评:米歇尔、立法会与核武器
·我咋成了带路党、五毛与“正厅级侦察员”?
·周末剧场:周先生的“阴谋论”
·是的,这就是民主
·国内报道的习总讲话为啥有点变味?
·清明回乡偶拾
·大数据时代,各国秘密警察都在干什么?
·媒体的公信力是怎么失去的?
·习总这一年都做了什么?
·中国不是民主的敌人!
·大老虎哪去了?
·陆港便溺之争:文明与反文明只有一步之遥
·改革为什么失败了?
·今天你腐败了吗?
·不能为保国产剧而普降国人素质
·五一有感:工人哪去了?
·读者来信:很庆幸我没有贪污的机会
·读者来信:请别把孩子的成才同你的成功绑在一起
·北大学生听懂习总讲话没有?
·在港央企少数高管是如何贪污、卖国的?
·他们贪污、受贿的金钱哪去了?
·对中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落马高官的可恨、可怜之处
·今天你通奸了吗?
·制度反腐为什么必不可少?
·“独裁者”之女朴槿惠的总统之路
·写给落榜的同学: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普京治国
·老杨头新闻点评:官员“59岁现象”新解
·落马贪官们到底信仰什么?
·当官不贪亏不亏?
·老杨头新闻点评:公车改革要来真格的?
·培育核心价值观是一步很大的棋
·美国女国务卿为啥都找不到好男人?
·中国不是苏联
·从甲午之战中吸取什么教训?
·下一步改革会牺牲谁?
·消灭大老虎的唯一办法是法治
·习总能否解决“李约瑟难题”?
·西藏日记:美得透不过气来
·中国人为什么活得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月的记忆(2)

   9月2日,星期天
   
   
   
   睡得晚,可上午九点多就醒了。正准备拉开架势写论文,侄子杨一星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天河城。他是从三水广东商学院分校过来买电脑的。我和他一起到天河电脑城。这里是华南地区最大的电脑销售市场,而且规模还在扩大。

   
   
   
   我也不懂电脑,所谓帮他买,就是帮他砍价,这我很会的,我假装口袋里有一张纸,上面写着我在其他商店问的相同型号电脑的价钱,然后压这家点打折扣。
   
   
   
   买了电脑,然后装软件,当然是盗版软件,好像天河电脑城大部分新电脑都是装盗版软件。有时你问他们,是不是有正版的。他们会把你当外星人一样打量一番,然后嘴角带着嘲笑道,你如果喜欢正版也可以,多加几百一千,我去给你换上一个正版的。
   
   坚持正版,还是省下几百块钱,这就是问题。
   
   
   
   买了电脑开车送一星到广东商学院,进入校门才发现到处都布置了鲜花,还有招展的彩旗。这才想起9月是新生报道的月份。很有些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从大学毕业已经二十年了。这个月中,复旦大学8317国际政治系毕业后首次聚会,我本来日程安排满了,但还是放下其他的所谓“正事”,决定去。话说回来,人活明白了的时候,就会理解所谓正事(无非是工作、事业、金钱和名誉、地位等)都比不上亲情、爱情和友情。
   
   
   
   8317 中的83 指我们是1983年进入大学,17是国际政治系在复旦大学的编号。我至今记得自己的大学编号是8317037,因为这组数字曾经是我众多帐号的密码。不过现在都换掉了,不用试啦。
   
   
   
   晚上笑蜀兄请一帮哥们吃饭和唱卡拉OK,我因为有另外一个饭局无法参加,再说,我最烦唱卡拉OK,吵得灵魂出窍。
   
   
   
   晚上和我认识的两个农民工吃饭,陈洁和陈山。我上次回湖北的时候在火车站认识他们的,现在在佛山打工。他们两个月才有一个星期天休息,过来看我。我想从他们那里多了解一些农民工在工厂打工的情况。他们来广州后,我总共和他们见过两次。我得承认,他们讲的东西我都是没有听过的,对我很有启发。这次我们谈了一些工厂里工人互相结成小圈子(主要是老乡)保护自己,针对异类。听了他们讲的一些农民工欺负另外一些农民工的残暴的事,我心里很难受。
   
   
   
   陈洁还告诉我她不想那个管理不严格的厂里上班了,那里宿舍很乱,很多时候简直是男女混住。半夜三更,总有一些女工的男朋友偷偷进入到女工宿舍,整夜弄得床吱吱响,影响其他女工休息,而且有些根本就不管上错床没有,胡乱一通。很多男女工都没有到18岁。
   
   在有些工厂,打工妹做人工流产的比例非常高。陈洁告诉我,我都不敢相信。她说,那些偷偷做人流的诊所都是为她们服务的。我想,农民工特别是打工妹需要一些义工帮助,她们有很多人还是孩子。
   
   陈山讲的事情让我心情更沉重,是老板们用拖欠工人工资的办法强迫工人继续在厂里工作。工厂招不到工,就用这种方法。我上次和报社的提了一下,他们说如果需要可以派记者去采访,老板是很害怕的,也算是帮忙。可是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太普遍。工厂为什么招不到农民工,因为老板们把工资压得太低,低他们才能赚钱,低才有利润,低我们的GDP才能年年保持发展。也许我真该找马克思的著作重读一下。
   
   
   
   然后开车带两位在广州天和区转了几圈,他们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两人都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送走他们后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我赶到天河城附近的Top 卡拉OK,还好,没有散场。笑蜀兄穿上了他的招牌制服,一条摸上去滑溜溜的绸缎中山装短袖,精神抖擞,他的嗓子是我们男士中最浑厚的。
   
   还有好几位朋友在唱K,何雪峰是中国目前最好的那份报纸《南方都市报》(至少是我认为啦)评论部的首席编辑,看上去也就一个八十后,实际年纪也差不了多少。一张娃娃脸,真看不出是犀利的评论部的首席编辑。年轻有为,认真了得。
   
   翟云霆是《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驻广州记者站的新闻研究员,《南华早报》是国际上报道中国消息最多也相对比较公正和准确的英文报纸。云霆兄都是写英文报道,他的英文是自学的。
   
   张超目前在办岭南大讲堂,我去过几次,很不错。还有两位女士,一位是何太,一位叫何满,没有办法,我们有代沟,人家唱的歌都是新歌,我喜欢听,可一个也唱不全。
   
   
   
   活动快结束时来了一位叫浪子的诗人,是官方作协的会员。长发披肩,仙风道骨。一到就和唐明灯(令狐补充)一杯又一杯地猛喝洋酒。等到他和明灯、笑蜀和我一起去吃夜宵时,已经乱醉如泥了。
   
   
   
   这是近十年来我第一次和一个喝醉酒的人在一起,而且是诗人,可能就是因为小时候在湖北看到太多喝醉酒的人,我至今滴酒不沾。不过,浪子是诗人,可能有所不同,醉生梦死才能写出好诗歌,谁知道呢?
   
   
   
   好在只有明灯兄能够对付喝醉酒的诗人。只是在晚上送浪子回家时候,浪子死活不肯告诉我们他的住址(也许答不出),我们只能让他在路边下车了。我心里很不安。
   
   
   
   浪子还没有喝醉时,因为他给了我他诗的网址 (我坦诚地告诉他,我从来不读诗歌。他说,不读诗没有问题,做人一定要像诗一样。我当时没有明白,开车离开时,看到他站在路边孤单的影子,想到,也许这就是诗一样的做人。
   
   
   
   当天晚上我一个人开车回五羊新城的时候,突然下起了暴雨,真的很大。在我的记忆中,只有一次大雨可以和今晚的相比,那是十年前我开车从华盛顿到佛吉利亚州那个殖民保留地(忘记名字了)去游玩,路上碰上了超级暴雨,呵呵,车子打开紧急等,只能以五英里的时速在水中穿行。
   
   
   
   怎么会想起那一次?一晃都十年了,相同的雨,不同的地方和不一样的心情……
   
   
   
   又是很晚才睡。睡前发现床头两个星期前买的十本书竟然只看了一本半,不安。以前不看书,我就一个小党棍,现在不看书,也不过是一名老混混。从明天开始,恢复每两到三天读完一本书的习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