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杨恒均之[百日谈]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穆骏:推广与践行核心价值观应为重中之重
·穆骏:指导国际新格局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穆骏:对网媒报道领导人讲话的几点建议
·穆骏:城区道路交通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穆骏:如何汲取前苏联“亡党亡国”教训
·穆骏:如何弘扬习仲勋的崇高风范
·穆骏:筑梦、解梦与逐梦
·穆骏:打击“网络谣言”,掌握“网络反腐”主动权
·穆骏:完善网络立法才能根治“秦火火”
·穆骏:反腐新局破解转型难题
·穆骏:美国大选中国议题变化的背后
·穆骏:从钓鱼岛危机看民族主义与公共外交
·穆骏:好政策岂能简单“顺应民意”?!
·穆骏:维稳的误区与新思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要为宣传部维权!

   8月24日下午,朋友来电告知,在南方网的岭南茶馆以及北青网的青年论坛里,我8月5日写的《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帖子后面出现了一个回应跟帖。这篇上千字的帖子以具体数据介绍了我公开信里反映的情况,肯定了我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文中说随州有关方面很重视,母亲所在医院已经“克服重重困难”、“特事特办”,解决了我信中提出的问题,“涉及面广”、无法解决的部分也和我哥哥达成了谅解。文中虽然没有对我针对体制和医疗改革的质疑给出满意的答案,但也做了说明。
   
   由于先前我们已经被告知,随州市有关部门在看到我发表在网络上的公开信后比较重视,由宣传部门带头督促有关部门前往医院了解情况,达两天之久。再结合这个跟帖的风格以及透露的只有政府才能掌握的信息,不难判断,这样一个回应信是出自当初负责调查此事的宣传部之手。这并不难理解,由于我的公开信发表在互联网上,而宣传部正是主管互联网的。
   
   随后我发现好几个论坛公开信后面都出现这同一个跟帖,而且使用了同一个笔名(szzkb)。不过不是所有的公开信后都出现了这个回应信。我来到我的和讯博客,也是我最早贴这封信的地方。结果竟然没有看到这个跟帖。等我登陆进入博客,这才发现,这同一个笔名其实已经两次给我留言,但却都没有能够成功。我想,大概是系统出了问题。

   
   我可以理解那位授命来代表政府回应帖子的朋友的着急,于是我试图把这封信转帖到我自己的留言版上,好让我的朋友和读者知道政府已经回应了。结果连续几次都失败了,失败的理由竟然是有敏感字词。我只好请教懂行的朋友,他们试了几次后,发现政府的回帖里至少有好几个是敏感词,例如政治局委员“俞正声”、“公开信”等。
   
   我这才明白过来,知道为什么在我有些公开信后面有注册szzkb的这封跟帖,而在另外一些却没有。我过去试了一下,发现果然都是敏感字词在作怪。我于是请朋友帮忙,务必要把政府的回应信帖上去。朋友有些不理解,但还是试着绕过政府设置的敏感字词去把这封宣传部的帖子帖到我公开信的后面。
   
   我这又想起来,我的公开信主要还是发表在海外中文网站,例如海外著名的新闻网站“博讯新闻网”、“多维新闻网”和“看中国”等等都以比较显著的位置刊登了我的公开信。博讯新闻更是让我的公开信在头版头条上停留了两天之久,造成的影响自然比国内只能在论坛上发表要大得多。想到这里,我立即使用代理进入海外网站,看一下政府的回应帖子是否帖上。结果是一个都没有帖上。
   
   现在情况应该很清楚了,湖北随州当地政府比较重视此事,责成宣传部亲自了解了情况,并督促母亲生前所在的医院妥善处理,也和我们达成了谅解,事情按说告一段落。但我的公开信却仍然在网络上流传,而且由于有一大帮朋友以及我的读者们的关心,即便在我写了一篇表示问题已经朝好的方面转变的短文后,公开信的内容仍然在扩散,一些朋友的情绪还是很激动。在这种情况下,随州宣传部门以短文跟帖的形式解释事情前因后果,公开回应我的公开信。我得说,这种方式是可取的,我能够理解和接受。
   
   我的公开信是在激愤的心情下写的,有些地方不乏过激言辞,而且对随州政府和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也是冷嘲热讽,相比之下,这封来自宣传部门的回应信显得更加理智。当然对于我的有些质问,他们也没有办法回答,这我完全理解。因为医疗改革和政治体制的弊端的根源不在随州市,也不是俞正声一个人能够说了算。
   
   这样一封由宣传部门主导的能够反映实际情况的回帖出现在我的公开信后面,说实话,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我的公开信造成的影响。按说,对经常在互联网上写写画画的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但我认为,为了公平起见,这个回帖必须要帖到所有我公开信出现过的地方。
   
   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写公开信反映情况是我的权利,政府妥善处理了,然后写一篇回应文章,则是他们的权利。双方的权利都要维护。
   
   然而,有人和部门出于某种目的,充当网络警察,删帖,设置敏感字词,建立阻隔信息流通的防火墙,像我这样的网民的权利被侵害和剥夺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可现在的问题是,由随州市宣传部门组织写的这一篇放映政府立场的回帖也因为敏感字词和无法突破防火墙而不能在我绝大部分公开信后面出现,他们的权利显然也被侵害了。
   
   所以,现在我要来维护宣传部的权利!
   
   杨恒均 2007-8-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