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杨恒均之[百日谈]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美国越南白宫握手,中国应否紧张?
·埃及怎么了?——从穆巴拉克到穆尔西
·埃及怎么了?——你为啥要民主?
·埃及怎么了?——如果我是穆巴拉克
·法官集体嫖妓,咱群众也有责任啊
·对官媒刊登有争议文章的两点建议
·日本何处去,中国怎么办?
·日本真有那么优秀吗?
·法治社会反腐——刑必须上大夫
·“井冈山精神”能否遏制腐败?
·领导家变,怎么办?
·井冈山VS庐山:革命打败人文?
·打击“网络谣言”不应损“网络反腐”
·从“床上功夫”看中国经济崛起
·官员为民定底线,谁给政府划红线?
·苏联为何输掉冷战?
·这事你们真不该瞒着党中央
·谨记小平“不争论”,实干兴邦,空谈误国!
·昂山素季是英国的间谍吗?
·读者来信:好小贩与坏小贩,好城管与坏城管
·保险箱的故事:贪欲、情意、道义
·比贫富差距更可怕的是尊严差距
·读者来信:一位爱上妓女的屌丝的迷茫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对不起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中国外交:从寻找敌人到结交朋友
·勤劳的中国人为啥不受欢迎?
·从“杀光中国人”看美国的种族歧视
·新疆日记之爱在新疆
·中国反恐要吸取美国的教训
·盘点我在美国遭遇的种种歧视
·日本学生说,日本得了“和平痴呆症”
·网民视角解读《决定》改革计划
·磨磨叽叽的日本人让我发疯
·日本人自暴家丑:对中国是羡慕嫉妒恨
·老杨头谈改革与《决定》
·《决定》为何能让左右、内外、上下都满意?
·中日开战,日本准备好了吗?
·网民对推动《决定》改革功不可没
·中美之战,打还是不打?
·西班牙日记:天空、火腿、邮局与教堂
·在西班牙听闻曼德拉去世想到的三点
·中国高考改革为啥让美国不安?
·光有曼德拉和甘地是不够的
·“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东北亚成火药桶,中国准备好打仗没有?
·从毛泽东读书想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冲锋陷阵的共产党书记们加油!

我是绝不会为权贵们喝彩的,更不耻于为执政党摇旗呐喊,但今天忍不住狂叫一声:大大小小的共产党书记们,到了冲锋陷阵的时候,加油呀!
   虽然我们的国歌还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那个调调,但自从共产党在1949年执政后,虽然经历了社会混乱和民不聊生的阶段,但政局基本稳定,按说已经没有必要冲锋陷阵了,再说也没有地方冲锋陷阵。那么我又在这里起劲什么?
   我起劲是有原因的。因为还有一个地方需要共产党书记们带领几千万共产党员们冲锋陷阵——那个地方就是互联网。

   说起互联网话就长了,我就长话短说。互联网属于高科技,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互联网产生的自下而上的新闻、公民记者、BBS以及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博客和播客揭幕了一个崭新的信息社会,颠覆了传统媒体,自由和民主成为不可逆转的主旋律。目前已经超过一亿中国人加入网民的行列,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逐日扩大……
   实事求是地说,在互联网刚刚出现时,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推行互联网建设方面功不可没,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也使得中国成为发展国家中最先和最快拥有互联网的国家之一。当然最先出现的中文网站也是政府的新闻网站。凭借以往对宣传和媒体的极其成功的管理和控制经验,有相当大部分党和国家领导人以为在虚拟的互联网上占领舆论阵地和引导舆论导向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驾轻就熟。想一想也是,从第一次东躲西藏的党代会到二万五千里长征,之后八年里都没有被日本人灭掉,又靠小米加步枪把国民党四百万军队赶到小岛上,更厉害的还在后面,经过那种空前绝后的十年浩劫,竟然还可以牢牢掌握政权!哪一个不和执政党能够熟练掌握媒体和舆论关系密切
   牛逼吧,互联网——算个求!可能执政党就是抱着这种掉以轻心的态度,才使得互联网在中国迅速发展起来。发展起来的互联网一发而不可收拾,有些人就慌了,少部分领导人甚至有种潘多拉盒子打开,末日将至的恐惧。
   让我们看看在这个时期,党和政府是在如何管理互联网的。其实很简单,靠一些临时出台的并不一定符合法律的规章和制度,加上一些违反了宪法的法律,以及各地和各级领导们的个人认识和意见来管理互联网。结果大家也看到了,这个时期,动不动就关网站,甚至抓人,判刑。
   效果如何呢?收效甚微!不是因为抓人不力,也不是因为中国刁民太多,而是因为互联网实在是太厉害了,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媒体,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我行我素,而且花样翻新,不停有新的东西出现,让那些想控制它的人应接不暇……
   这一切都让那些想控制互联网上的舆论导向的人感到力不从心,也让他们显得有些滑稽和可笑。为什么?问题在哪里?我想问题就在于:互联网代表了人类进步的发展方向,任何想对抗甚至消灭互联网上新生事物的举动都把他们自己推到了历史错误的一边。
   谢天谢地,我们的执政党也认识到这一点,谁会愿意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弄不好还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呢。
   互联网在孙志刚案,在非典时期,都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可以说,这两件事,让整天猫在虚拟空间的网民们扬眉吐气地登上了公民的舞台、政治的舞台也是历史的舞台。在让执政党和政府感到巨大压力的同时,网民们充满了信心,也感觉到了力量。
   按说这两件事应该引起执政党的警惕或者觉醒了,但我们看到的还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理论派生出来的老一套管理办法:关闭网站,删除帖子,搞出越来越多敏感词语过滤,都失效的时候,继续抓人……
   这一套对于以前以报纸、收音机和电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体还是行之有效的,可是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是一个唯一没有控制中心的世界体系,这个平台的主人是会打字会说话的普通民众,不是腰缠万贯的媒体大亨,或者控制了所有电视电台的执政党。你当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控制所有网站,也可以在长时间里控制某些网站,但从长远来讲,你无法控制越来越多的网民的自由意志……
   由于互联网的特点,成千上亿的网民们开辟了自己的新领域(聊天室,论坛,博客等),在那里行使一个网民——也是公民的宪法赋予的权利,议论国事,向往民主,并享受一定的自由。这个网民的队伍还在不断扩大,而且,我们还不知道,不久的将来,网络上是否会出现比BBS 、博客更牛逼、更犀利的工具……
   且慢!说到这里,我提醒大家注意一个现象。那就是在各色各样的网民的队伍逐渐扩大的时候,有一种人却迟迟不肯露面。猜一下是谁?
   猜对了,就是共产党和政府各级公务员,这批人加起来应该超过一个亿了,但在自由的互联网平台上,你从来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他们不会上论坛,也不会开博客,更不会和你互动。他们在哪里呢?当然也在网上,否则你的帖子是谁删除的?网站是谁批准关闭的?那个在你发了几个帖子后,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以造谣罪把你抓起来的人又是谁?
   但奇怪的是,这些人从来都不公开露面,他们在担心互联网上的言论失控,舆论导向偏离方向,舆论阵地被占领等,可是却从来不以党和政府的名义出现在网络上同网民互动。他们都在干吗?当然,他们也自鸣得意地与民众同乐,例如在各级官员层层保护下到早就预定好的地方视察,拍照留念,与那些连脸上的笑容都被预先设计好了的民众握手、交谈……
   也难怪,正因为执政党和政府的这种态度和做法,使得他们自己越来越感觉到失去了网络上的舆论导向,哀叹舆论阵地沦陷,最终促使一些顽固不化的保守派在黑窑奴工事件后,要借济南水灾中一个小女孩发的帖子和北京的假包子事件“夺回舆论阵地”,力图在网络上也能够“引导舆论导向”。
   其实,按照我的想法 既然要夺回舆论阵地,那你就不要躲在背后,隐藏IP地址,鬼鬼祟祟,见帖删帖,害怕了就抓人,你应该勇敢地冲进网络,亮出你执政党的牌子,亮出你公务员的证件,面对网友,进行辩论,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有理就说理……可是,他们偏偏选择另外那种和信息时代格格不入的方法,继续使用手里的权力:删帖、关网、抓人、关人……
   怎么了?你害怕了吗?网络有那么可怕吗?可怕得让几千万党员和干部都发不出声音?不要这样,你们忘记了共产党的光荣传统,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多艰难,但挺过来了,为什么?因为每个心中都怀抱着要解放全中国受苦人的崇高理想。打国民党力量那么悬殊,也赢了,为什么?因为老百姓支持共产党彻底坚决地消灭腐败透顶的国民党。建国后就更不用说了,折腾得连民族都快灭亡了,可是善良的中国人民又给了党一次机会,为什么?因为相信共产党能够拨乱反正……
   反倒是现在有些党和国家领导干部不自信、害怕了吗?只敢在自己控制的报纸上发表宏论,在自己控制的电视和电台上唱唱赞歌和高调?把民众当成读者和观众,要用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道理”说服民众,而且,生怕民众开口说话。
   而网络就是一个民众可以开口说话的地方,不过网络不是日本人的碉堡,不是国民党的长江天堑,也没有雪山草地艰险,更不是龙潭虎穴。执政党和各级官员,要勇敢一点,到网络上去,不是要你躲起来偷偷倾听,而是要你主动和网民们互动。拿出共产党员的勇气,象以前一样,前赴后继,冲锋陷阵地冲进网络。
   当然在网络上冲锋陷阵有所不同,使用的武器不是飞机大炮,更不是小米加步枪,网络上用来战斗的是真理——是以理服人。只要你掌握着真理,你没有必要害怕。只要你坐得端、行得正,你也许会受到一些委屈,甚至被少数人冤枉和辱骂,但相信自己,更要相信广大的网民,时间会让真理最终取得胜利。
   还有一点很重要,必须牢牢记住:执政党和政府官员上网不光是帮网民解决问题,其实最终是网民帮执政党解决问题。正如胡锦涛主席指出的最严重的问题——腐败不解决,最终将亡党。
   是的,现在只有一条解决腐败、挽救执政党不至于灭亡的可行之路:民众的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而最快最有效果的捷径就是互联网。
   让人欣慰的是,情况有了转机,从哪里开始的呢?就从山西省长于幼军开始,在黑窑童奴事件后,在中央的支持下,于省长公开表态赞扬网民们在揭露黑暗、营救奴工中起的积极作用。不过,这还远远不够。为啥?因为于幼军是把自己放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你以为你是谁?自发的网民们不需要你的赞扬,你把自己的工作搞好,记住有无数的网民在监督你为他们工作就可以了。
   让我真正感到冲动,并在星期六中午起床就写这篇文章的主要原因是这个星期在《南方都市报》以及《南方周末》上的两篇文章。《南方周末》“市委书记为何冲入网络江湖”详细介绍了河南省洛阳市委书记连维良重视网络民意,亲自督促党政部门与网民互动,要求各主管单位领导对网民提出的疑问和投诉有问必答,对那些对地方官员有“负面影响”的信息也要认真对待,达到有贴必回的地步。
   最牛的是,洛阳政府发出公开声明:“对通过正常渠道反映问题的网民进行调查、威胁的做法是十分错误的,也是党纪国法所不能容许的。”
   连维良书记自己也亲自处理网上民意。在我的记忆中,他应该是第一位勇敢地冲进网络的共产党书记。他的做法为执政党和各级政府打开了一扇新的门户,让民众看到一线新希望。
   还有一件事情牵涉到我自己,不能不提。8月5日,我就母亲单位拖欠母亲抚恤金和退休金一事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写了一封公开信。我是在悲愤之下写的,加上按照以往的经验,也不指望他们回信和处理。公开信在网上帖出后不久,随州市有关部门就在市委市政府的亲自督促下,进行调查并处理此事。而且就在昨天,在网络上转贴的公开信后面,同时出现了一封来自随州的处理意见和处理情况。这封信一看就知道是来自市委某宣传部门的。
   这封跟在我《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后面的帖子出来后,我觉得无话可说了,为什么?因为我提的要求基本上解决了,解决不了的,人家也解释了,我们兄弟考虑到单位困难,也接受了解释,我还能说什么?我还要去激动吗?去上访吗?我反而开始检讨自己信中是否有过激言论——
   我不能代表所有的人,但我此时的心情应该可以代表一部分网民吧。是的,我们是善良的,我们不是刁民,我们不想激动,更不想失去理智。当那个纳税人钱供养的政府不再对民众置之不理,当我们的冤屈有处可伸,当我们有了一块说话的地方——哪怕是在虚拟的世界里,我们比谁都理智。
   我为洛阳市委书记连维良勇闯网络感到兴奋,也肯定湖北有关部门的做法,我想如果有更多的共产党书记能够直面网络,面对网民,一定有很多民众为他们加油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