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杨恒均之[百日谈]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穆骏:规范基层公安干警执法权
·穆骏:“习马会”巩固习近平“中兴领袖”地位
·穆骏:超越地缘政治 稳定中美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谢各位支持,但要走的路还很长!

   8月5日,本人的《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在和讯博客、博讯新闻刊出后,迅速被一些新闻网站、论坛和数十位博客引用或转载,引起广泛关注,本人在此对转载的网站编辑、转贴者和各位博主表示衷心感谢!
   短短十天,本人收到三十多封来信,对我表示关心和支持,我也在这里说声谢谢。针对一些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的来信中提到的一些问题,我觉得有必要简单写几句,解释一下我的立场。
   
   这封信虽然是写给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但我既不针对俞正声书记,也不针对随州市卫生局、医院等,对于有朋友写信要求进一步揭发他们,有些甚至提供了很多详实的资料,恕我无法接受。
   事实上,我对随州市领导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对俞正声书记更是了解不多。只是当随州医院和卫生局领导说他们无法解决,让我找上面的时候,我能够想到的最“上面”就是湖北省委书记。从信发出的第一天我就清楚,造成这件事的原因是制度和体制。

   我的公开信发出后,有几位朋友来信,告诉我俞正声书记在湖北是做了不少事的好书记,民望也不低,他们说如果俞书记能够看到这封信,一定会给我答复并解决此事。我想,正因为如此,我这封信才写对了。对于那些既无民望,又无政绩的书记,这样一封信不但于事无补,还可能招致打击报复。
   
   不认识我的朋友很关心后续情况,想知道我是否可以为母亲讨回她应得的退休金,但熟悉我的朋友就知道,我写信的目的并不是要讨回欠薪,虽然那是我母亲该得到的。与讨回母亲应得的抚恤金和退休金相比,我想为更多的老人说句心里话,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这绝大多数老人并没有一个像我这样有一定经济条件的儿子,更不用说有子女可以写这样的公开信并得到那么多热心朋友的支持——,我同时也想通过这封公开信提醒执政者,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执政为民”和“以民为本”。
   
   作为一名关心国家和民众的网民,过去几年我都是以关心社会底层和弱势群体为己任的。如果读过我写母亲的文章,就知道这是母亲言传身教的结果。但这并不是说,我就不支持改革开放,正好相反,我不但支持改革,而且我本身就是改革开放的获益者。可是即便是这样,却不能让我不去关心在改革中被遗忘被忽视和被欺负的人群。
   如果说弱势群体的形成真是改革开放后引进的讲究效益和自由竞争造成的,我也就无话可说。可情况并非如此,很多不公正和不平等并不是发展的必然规律,而是人为的体制和制度造成的。
   正因为旧体制和制度还在保护一部分人的绝对权力和最大的利益,所以他们会舍不得,会不惜一切去捍卫它。以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改革是一个跛脚的改革,在某些方面,我们的改革留下了社会主义制度中最糟糕、最需要改掉的那部分,同时又引进了资本主义制度中早被西方国家抛弃了的糟粕的部分。
   其实对世界上的任何一种制度,我们都应该、而且有智慧和能力作到“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为我所用,构建和谐社会,是中国最终作为一个民主和法制的国家崛起于世界的东方。
   
   在这里我要告诉各位朋友和网友,谢谢你们对此事的关心,不管这次是否能够讨回母亲应得的抚恤金和退休金,不管我如何向母亲交代,我想她老人家一定能够理解的。母亲生前一直鼓励和支持我关心社会、关心弱势,并常常告诫我在照顾好自己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为需要帮助的群体和个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我也想把母亲的这一朴实想法和期望转告给所有关心我的朋友和网友,并请记住:如果我们都能够对侵犯我们权利的事情不再保持沉默,如果我们都能够对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侵犯人权行为不再保持沉默,那么我们的世界一定会变得美好,我们的子孙后代一定会生活在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里!
   路当然还有很长、很长,但有你们一路相伴,我们总有一天会抵达美好的彼岸。
   
   (就在我写这篇短文的时候,湖北家乡传来消息:当地政府已经组织了包括宣传部在内的多个部门到母亲所在的医院了解情况……)
   
   杨恒均 2007-8-15 香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