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杨恒均之[百日谈]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现代民主只适合高素质的人类
·民主不一定是个好东西
·穿越时空:我见到的未来中国
·微博互动:英国骚乱与叙利亚骚乱的区别在哪里?
·一藏族青年说:汉人对信仰比藏人更执着
·永别了,卡扎菲!
·在西藏学习习副主席的“六个重要”
·卡扎菲的美女杀手带给我的思考
·美国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911十周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中美两国
·911断想:恐怖分子拉登真的输了吗?
·911是谁干的?美国到底登上月球没有?
·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反恐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如何阻止变态狂把你关进黑屋子?
·洛阳警方对“性奴”案的处理让我不安
·从“天宫一号”的高度解读“中国模式”
·“占领华尔街”冲击美国民主制度?
·为什么是孙中山?
·走,让我们到沃尔玛购物去!
·中国缺乏的是核心价值观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湖北省委俞正声书记,你好。现在向你反映一个情况。希望这封信能够转到你的手里。
   我的母亲叫李淑春,湖北省随州市开发区医院(原东城医院)退休医生。她是1951年参加革命工作的。十八年前,母亲六十岁时办理了退休手续。
   母亲退休时还能够拿到规定的退休金,但后来就越来越少,在她老人家去世前几年,每个月只能拿基本退休工资的百分之五十左右。我们子女都为母亲抱不平,但母亲却总是劝我们,说国家和集体有困难,单位改革了,没有钱,等一等再说。母亲还说,很多和她一样退休的老同志都无法领取应得的退休工资,有些比她年纪还大。前几年母亲所在单位的老职工到医院静坐请愿,要求多发一点应得的退休工资。当时母亲告诫我们,要讲道理,不要闹事。
   为了减轻子女的负担,母亲从六十五岁开始骑着三轮车卖花,一直卖到她七十多岁再也爬不上三轮车为止。随州很多条大街小巷的街坊邻居至今还记得一个老人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卖花的情景。那个随州历史上可能最年老的骑车卖花的婆婆就是我的母亲。

   母亲于今年七月三日因白血病去世。去世前,母亲留下遗嘱,要求把她的积蓄结算一下,付清她住院一年的医药费后,余下的捐献给家乡万和店(镇)农村老家有困难供学子读书的家庭。母亲坚持捐献的钱必须是她的工资和卖花的钱,不用子女给她的钱。其实母亲每个月领到手的那点钱根本不足支付生活开支,更不用说医疗费了。她自己的积蓄哪里还剩下多少?母亲的住院费都是我们子女分摊的。
   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心里很清楚,临终前她对我们说,子女长大了,不用她操心,她很满意,但想起老家万和和沙和(属于万和镇)的很多家庭的孩子考取学校却无钱读书,她就很不安。她想用自己的钱发起一个助学基金。母亲用微弱的声音说,她知道自己病了一年多,积蓄早就用光了。但她算了一下,等她死后,按照国家规定,要给一千五百元的安葬费和十个月的工资作为抚恤金。母亲兴奋地说,有一万多块呢。她说就用这些钱带个头,建立一个助学基金。这就是她老人家的最后心愿。
   母亲去世后,我们在收拾老人家遗物时,发现了几本用来记事的小日历本,上面记录了母亲生前卖花的每一笔收入明细,还有一些老人家的见闻和感想。从这些歪歪斜斜的字里行间,我们读懂了母亲。原来看上去乐观的母亲在过去十年都有一个难解的心结。母亲写道:“没有想到,工作了一辈子,退休了却拿不到钱。”“四(儿子)打电话说现在进一步改革了,可是我的退休金怎么越来越少?”“今天到单位问领导我的退休金哪去了,他们说没有钱,然后就不耐烦地赶我,还说要上访就去吧,反正没有钱。我到卫生局,他们对我打哈哈,把我送走,说如果我有劲,还可以到上面反映情况,他们是欢迎的,反正他们是无法解决的,他们反复告诉我的只有三个字:没有钱!”“我老了,也许我这样的老家伙死掉就好了,对改革有好处,对年轻人也好。真想知道为什么干了一辈子,却没有了退休金,三十多年都白干了?钱到哪里去了呢?” “问谁呢?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没有钱,他们说没有钱,可是他们还是在盖新楼房,整天出去吃喝,靠关系进入医院的人已经把医院的编制扩大了四倍……”“我不想用儿女的钱,我也是有工作的,年轻时比他们工作都卖力……”
   看到母亲生前留下的凌乱的笔迹,我们都很吃惊和难过,这才知道母亲虽然总是告诉我们理解国家和集体,可是她的内心其实一直很困惑和痛苦,她宁肯在七十岁时还骑三轮车去卖花补贴家用,也没有加入讨薪上访的人群中去。然而在母亲善良的心里一直存在一个没有人愿意给她答案的疑问。
   七月二十八日,母亲原来的单位东郊卫生院宋院长打电话让我们去领取母亲的抚恤金。当我看到宋院长让我签字领取的抚恤金数字比母亲算出的少了近一半的时候,我问宋院长怎么回事。他说,抚恤金是十个月退休工资,就这么多。我说母亲的工资应该不止这个数——宋院长打断说,你母亲过去实际拿的工资就这么多,我们没有钱。
   我这才知道,临终前母亲在病床上给我们算的是她的应得的退休工资,而她其实已经有好多年没有领到这份工资了。母亲大概以为,人已经死了,最后一次拿抚恤金应该不会被克扣了吧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认为?
   面对宋院长,我有些激动。我问,母亲生前一直只能领取一半左右的退休金,死后难道连抚恤金也只能拿一半?宋院长向我解释了医院的情况,最后告诉我的还是那个三个字:没有钱。他说,我很同情也理解你,但这不是你母亲一个人的事,都这样,这是我们的政策和规定。
   当我问他这是哪一级的政策和规定时,他又改口说是医院党支部开会决定的
   当我激动得想发火时,我想起了母亲的教诲。我说,多少年母亲都没有拿到自己应得的那份,死后照样拿不到。但今天情况有一点不一样,我母亲走了。我今天签了字,就等于割断了母亲和她奉献了一生的卫生系统的关系。在我签字前,我有两个问题:长期克扣我母亲的工资的政策和规定到底来自哪一层?是哪个具体的法律、政策或者领导决定只给母亲一半工资和抚恤金的?我想看到你们出具的任何书面文件或者记录。第二,第一种情况如果不存在,那么你们是否可以给我一个书面的说明或者解释,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们只发我母亲一半工资,而且无论是母亲还是我们这些子女都没有看到任何类似的文件或通知,每一次就让我们在领取一半工资的单据上签字,不签字连一分钱都领不到,而签了字就表明你已经认可被克扣这件事实
   最后我补充说,我们将放弃追讨你们欠我母亲的钱,抚恤金也只拿一半,但我们需要一个书面的解释,我只想让自己活得明白,也想在给母亲烧五七的时候,把你们的解释烧给我母亲,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要求被断然拒绝。宋院长说,只给你母亲发部分抚恤金是我们医院党支部的决定,我们的决定你不能看。我们不会给你写任何东西,你签字就拿钱走人,以前没有领到的工资不可能再补发,永远不可能,可以实话告诉你。
   我说我要找上级机关,我想弄明白。
   宋院长说,你最好去找随州市曾都区卫生局,我们希望你去上访,我们没有钱发,像你母亲这样的还有很多个,你如果去上访也许对大家都有好处。
   当天下午我来到随州市曾都区卫生局,接待我的卫生局领导态度很好,听了情况后,他首先告诉我,没有任何文件和政策规定只发一半工资,法律也不允许。但实际操作起来就不同了,下面没有钱,他们怎么做是他们的事,医院党支部决定的。卫生局没有办法。随后接待我的领导向我介绍了中国医疗改革制度的失败和他们的无奈。
   最后我说,我到卫生局已经不是想要母亲该得的抚恤金,更不是要以前卫生院长期拖欠她老人家的工资,我只想得到一份书面的解释,我就会立即离开
   接待我的领导说,爱莫能助,我们只能口头说,你用耳朵听,不会给你出具任何东西,更不会给你写与国家法律和政策相违背的东西。
   但你们正在做的事不但违法,而且和所有的政策文件都相抵触。我提醒领导说。
   领导苦笑了一下说,全国我不清楚,我们随州就是这样。你要上访,到哪里都可以,从我们来讲,反而希望你最好能够把这事情闹大,引起上面的重视,到时有钱了,不但解决你母亲的问题,还可以解决其他老同志的问题。那就是坏事变成了好事了。你看,我们这里还有一个抗美援朝的老同志死后也拿不到抚恤金……你要上访最好到上面去……
   我吃惊地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我陡然理解了母亲这些年遭受的挫折和屈辱感。没有任何法律、政策,甚至只言片语的通知也没有,他们就让你签字,领取只有你应得的一半的工资。而且这么多年,领导们除了告诉你“没有钱”三个字,不会向你解释为什么,或者简单地说一声对不起。
   俞正声书记,我母亲的事就讲完了。你也看出来了,我不是要追回单位欠我母亲的工资,也不想拿全额的抚恤金,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只想有人或者单位给我写一个简单的东西,告诉我为什么克扣我母亲的退休工资。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东西,从医院到卫生局没有一个人愿意写。他们当初就那么简单的一个党委支部会,就决定减少一个老人的退休金。对了,还远远不止一个老人。
   当初我本来想就母亲的事给你写一封私信,但当我在和医院和卫生局跑来跑去的过程中,我了解到像母亲这样的老人远远不止一个,所以我决定写一封公开信,也想随州或者湖北其他地方的像我母亲一样的老人都能够听到你的答复和解释。
   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让我母亲的在天之灵失望,让很多被侮辱和伤害的老人们失望。我使用“被侮辱和被伤害”这样的词句一点也不过分。想一想,那些像母亲一样的老人,他们把一生都贡献给了国家和单位,临老退休了,退休金却突然被克扣了。所有的人得到的只有千篇一律的那句话:改制了,没有钱
   老人们干了一辈子得到的就是这样一句冰冷的话,从母亲的日记中以及临终前期望能够发一次完整的退休金来看,母亲一直被你们深深伤害。而且据我了解,还有很多像母亲一样的老人并没有那么多子女,子女的收入也有限,他们的退休金也同样被克扣。他们晚年承受的伤害还要远远大过我母亲。
   他们聚过会,也颤巍巍地到单位门前静坐过,抗争过,可是他们面对的是国家、集体,以及比这都更加冠冕堂皇的理由:改制了,改革了。可想而知,这些无助的老人不但追不到本应该属于自己的退休工资,而且连一个解答他们疑问的解释都得不到。
   就在给你写这封信前,我查了一下过去几年你和随州市领导的讲话,发现你们谁都没有提到过拖欠退休老人工资的事,更不用说道歉和请求理解了。在你们的发言中,充斥着一片形势大好,改革如何进一步深入,经济如何以两位数字高速发展,社会如何和谐,人民如何安居乐业……
   我和母亲都理解并支持改革,拥护改制,而且我们知道有改革就有牺牲。改革是为了提高效率,为了提高竞争力,所以我们家姐弟都下岗了,我们也没有怨言,因为我们还有健康的手和脚,我们可以去创业,不管失败和成功,都无怨无悔。可是,你们再怎么提高效率,再怎么改革,再怎么竞争,也不应该伤害像我母亲这种人吧?她1951——也就是在你出生之前三年参加革命工作,在改革开放开始不久,就按政策退休了
   我母亲不但工作过,而且一工作就是三十五年,三十五年如一日!让母亲最感自豪的就是她的工作,作为妇产科医生,母亲亲手迎来了成千上万条生命,工作中从没有出过人为的医疗事故,从来没有收取一个红包,更不用说坑害病人了。这样的人不要说好人好报,至少让她们退休后能够拿到自己应得的那份工资吧。可是在她七十多岁的时候,退休工资竟然被克扣到不到一半,勉强维持生活,更不用说支付越来越高的医药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