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杨恒均之[百日谈]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杨恒均2011年文集
·钱云会、国安部暗杀与新加坡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从海南看中国:异地做官就能防止腐败?
·老杨头看春节联欢晚会有感(由微博随感随发)
·在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既要给力也要淡定
·别了,穆巴拉克!
·在主流的社会发出非主流的声音
·中国互联网:从“广场”到“战场”,再到“网络问政”
·在香港大学国事学会的发言(引子)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坐着思考躺着的毛泽东与站着的孔子
·十日谈之:与微博网友谈谈香港
·辛亥没有失败,宪政还在路上
·三八节:写给女孩男孩、女人男人的信
·中国为何没有重蹈苏联与埃及的覆辙?
·微博集锦:给“农民工”换一个名字,他们就幸福了?
·开启“民智”不如开启“官智”
·仇恨、恐惧,爱,在路上……
·奥巴马为啥不回答卡扎菲的质问?
·走遍中国之:你的孩子在哪个国家啊?
·人类的发展与进步有赖“思想偏激”的人
·儿子进入这样的大学,我放心了!
·强大的政府都允许“一小撮”的批评
·比十年内变成亿万富翁更难实现的梦想是什么?
·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从华盛顿到孙中山:“国父”不好当啊
·我是谁——与奥巴马一起追寻答案
·滥杀无辜的拉登怎么成了英雄?
·在母亲与正义之间,你如何选择?
·儒家思想、自由主义与普世价值
·怎么看美国与台湾的大选
·底 线
·每人都有一个梦想
·中国“富国强兵”的百年梦想已经实现了
·如何实现公正、公平,让人活得有尊严?
·青年人如何坚守梦想
·美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看《建党伟业》的一点感想
·李登辉毁了国民党吗?
·七一寄语:对中共下一个30年的期许
·城市风景之:南京路上的母与子
·我在白宫门前散步,给奥巴马提意见
·红线在哪里?勇气来自何方?
·香港对话:高铁、网民与中国模式
·没有反对者,就没有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

   “7月18日,济南市城区被3小时的暴雨淹成泽国,至少34人因此丧生。市中心最繁华的银座地下超市,在半小时内变成了水箱。虽然官方称没有人员伤亡,但民间各种传言却一直不绝于耳。”
   上面是《南方周末》的报道,济南市电视台和各媒体倒很平静,着重突出了领导人重视市区灾情的情况,没有人说严重性,也没有人解释一下怎么三个小时的暴雨就把一个省会主要城区淹没了。
   就在这时候,网上传来消息:一位市民因为在网络上讨论灾情而被逮捕,罪名大概又是老一套“扰乱公共秩序罪”。
   
   无言。

   对于这些,我只有无言。反正我不是济南市民,那里有那么多老百姓,他们如果受得了,我自然不应该指手画脚,免得我也被扣上“别有用心”和“扰乱济南公共秩序罪”。
   但我的思想却无法停止,我想到了其他的事情,想到了非常离谱的事情。我想到了南京大屠杀,你说是不是有点离谱?(请原谅我的跳跃性思维)
   我对南京大屠杀无法忘怀的就是那个数字:三十万。我不怀疑这个数字,我认为日本人当时杀人如麻,这个数字就算差,也差不了几个。而且日本人在全中国杀人的总数子肯定有计算漏了的。
   让我耿耿于怀的不是这个数字,更不是小日本否认这个数字甚至南京大屠杀这个事实。让我难受的是,我们始终无法提供被屠杀的三十万死难者的名单。不但无法提供三十万,就连十万也远远达不到。三十万被屠杀的是我们的同胞,是我们的抗日将士吗?他们是谁?他们有亲人吗?他们有名字吗?
   看看美国的二战纪念碑,抚摩一下华盛顿的越战纪念墙,那一个个刻在石头上、凸起的名字,让我这个异乡人都感觉到震撼。我告诉你,在这里,没有一个战死的将士和被炸死的国民是无名的。
   再让我们到日本的靖国神社去看一下,所有战死的将士——甚至那些该死的战犯都有灵牌摆在这里,供大和民族供奉和瞻仰……
   然而,我们的三十万南京市民和抗日将士怎么绝大多数成了无名的孤魂野鬼?南京是当时的首都,有多少市民应该很清楚,抗日的军队也应该有自己将士的名册。可是恰恰相反,当兵中有很多拉壮丁的,无名无姓;南京市民中也有很多外地来的流浪人口,根本不被政府当正常市民看待(就像今天拥挤在济南和各大城市的农民工),难怪被日本人杀得血流成河,我们却叫不出同胞的名字——是叫不出,还是不屑叫?是日本人把我们的同胞当畜生?还是我们的政府从来没有把国民当人看?当时的政府对自己的人民和士兵又是什么态度?他们如果连自己的民众——交纳各种税收供养他们的民众的名字都没有,他们在干什么?!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知道我质疑三十万被屠杀民众的名字是不恰当的,我应该同仇敌忾,去干日本人。其实不然,日本人五十年前就投降了,我们已经胜利了,不是吗?可是,我们心中到底为什么总憋着一股子气,甚至让我们感觉到我们并没有胜利?
   我认为,如果我们现在的政府还是像当时的政府一样把自己的民众和士兵不当一回事,他们死了,我们叫不出名字,甚至隐瞒数字,那么也就难怪,我们没有一种胜利的感觉。
   
   再回到济南水灾。死了多少人?为什么政府和民众的说法都不一样?其实,虽然有人祸的因素(济南每年都受灾!),但主要的还是天灾造成的。政府没有必要隐瞒灾难中死亡的人数。
   可是民众为什么偏偏不相信政府的数字?是老百姓愚昧无知吗?当然不是,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也许有小部分人长期被蒙骗,也许有大部分人一时糊涂,但几十年下来,绝大部分的老百姓是彻底明白的,他们无法相信政府告诉他们的死亡数字:三年自然灾害死了多少人?文革中又有多少人被迫害至死?对越还击战死了多少士兵?各地煤矿下和黑窑洞里到底有多少冤魂?非典初期死亡的人数为什么要保密?1989年……
   如果政府每一次都能够诚实对待自己的民众,不再习惯性地向民众撒谎,不再在沾血的死亡数字面前做贼心虚。民众还会到处传播小道消息吗?你什么时候看到美国和其他所有发达国家的政府在公布灾难的死亡数字后,民众还在传播小道消息,还在“造谣”的?没有。因为他们相信政府不会在这样血写的事实面前撒谎。
   要知道,那些冰冷的死亡数字其实都是一个个热血的同胞,他们都有名字,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如果有可能,我们都应该像美国人和日本人那样把他们的名字用石头刻出来,用灵牌供起来,让亡灵安息,让活着的人变得安心,和高尚!
   大家想一想,拥有各种资源的政府本来应该是最能够准确统计出各种死亡数字的,如果他们都能够如实告诉民众,民众会怀疑、会传播小道消息吗?我们中国人,包括所有的网民并不是世界上最不诚实的刁民,我们是被欺骗怕了,被愚弄怕了。过往的经验告诉我们,恰恰是很多民众中流传的小道消息后来被证实为准确的信息,而政府高调推出的,反而是假的,是用来欺骗老百姓的!
   其实这些死亡数字,就好像各种灾难中的死亡数字既不会影响政府威信,也不会破坏和谐社会。相反,如果一味掩盖,等到真相揭露时,民众就会彻底失去信心,失去对政府和执政党的信任。
   开始说真话,开始勇敢地面对各种死亡数字,开始面对民众!
   到那时,我们不必再去逼迫日本承认南京大屠杀到底死了二十万、还是三十万人,因为我们已经把日本这个不敢承认事实的猥亵的民族远远抛在了后面,我们是高尚和优秀的民族,我们将屹立于人类的东方!
   
   杨恒均 2007-7-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