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杨恒均之[百日谈]
·各国领导人如何获得资讯?
·澳洲人怎么看藏在澳洲的中国贪官?
·能限制权力保护权利的法治才是真法治
·你们要怎样超越邓小平?
·今天,你改革了吗?
·奥巴马活得也不容易
·光棍节忠告:爱啥都不能爱人渣
·北京烟花让澳洲外交官得了忧郁症
·在中国没遇到抗议的安倍怎么想?
·一生中,你一定会当一次“异议分子”
·三块墓碑
·从朝鲜“越境执法”召回留学生想到的
·中国男人为啥配不上中国女人?
·中国官员为啥不辞职?
·中国出了个蒋经国
·国民党的输和赢:输掉选战,赢得合法性?
·美国为啥不抓白人警察来维稳?
·澳洲会配合中国海外追贪吗?
·写在“宪法日”:让宪法成为正能量
·你的后台是谁?
·公务员怎么了?
·从悉尼劫持事件看西方文明的困境
·反美人士为啥更容易得到赴美签证?
·24小时:一个都不能少
·中美两国的外交目标有啥不同?
·为啥要读习近平?
·抓20万贪官,保20年平安?
·2014,老杨头都写了些什么?
·抵制圣诞节?海外华人应警惕!
·周末剧场:秦城风云之越狱
·2014年总结:失望与希望
杨恒均2015年文集
·我给中纪委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千万别惹奥巴马
·中国外交如何才能走出困境?
·三思恐怖袭击与思想、宗教、言论自由
·习近平反腐动了谁的奶酪?
·周末剧场:荒岛生存记
·周永康为何要“大干一场”?
·王沪宁二、三事
·老杨日记:包容、屠杀、在一起
·美国更需要司马南这样的公知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无人喝彩的精彩?
·菊与刀:我在倾听沉默的声音
·公务员不支持习总反腐吗?
·英雄与敌人
·从街边的廉政公署说起……
·中国VS美国:服软了,还是搞定了?
·一党领导下的法治能否成功?
·2015反腐展望:还要抓哪几个大老虎?
·春节三记:年味、红包、爱情
·新年愿望:文艺写腐败,现实少腐败
·2015年习总执政有哪些看点?
·对香港断电断水断猪肉?
·这样的将军能保卫国家吗?
·“羊群”提案:中国“特务机关”应更透明
·防止官员从“乱作为”到“不作为”
·西方国家为啥不照搬中国模式?
·总理记者招待会的另类观察……
·我为啥支持习总的反腐与改革?
·中国能出李光耀式的“家长”吗?
·别了,新加坡家长李光耀
·你可以当李光耀,但我不是新加坡人
·“中国特工”和他的女人们……
·新加坡人今后怎么生活呢?
·如何看“广州区伯”的偏执与偏激?
·谁在抵制反腐?谁在支持改革?
·中纪委应介入调查“区伯嫖娼”
·毕福剑的事有那么严重吗?
·央视应续用毕姥爷的13条理由
·希拉里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吗?
·中国为什么遭遇“双重标准”?
·习总已定好官员公布财产的时间表!
·西方人羡慕中国特色的监督
·贪官二奶劝我赶紧逃跑……
·再见温哥华:朋友不曾孤单过……
·只有萨达姆才能稳定伊拉克?
·习总反腐,海外华商怎么办?
·被审判的不只是被告……
·国民党为什么会输?(2016年1月15日)
·重建中国商人形象
·我能不当杨恒均不?
·如何对孩子讲自由、平等、公正
·拜托,这不叫贿选
·《摔跤吧》传递的真能量值得商榷
·我们为什么言必称美国?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假如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成功了
·我的脚很累,但我的灵魂却逍遥自在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为啥失败了呢?
·对比一下这两条新闻,看看什么叫法治
·怀念我敬爱的沙叶新老师
·胡锡进被删的微博触动了哪条红线?
·香港累了
·蔡英文执政,两岸统一的三种途径
·走过台湾二十年
·只有“三个自信”才能救国民党
·在台湾,别穿这件衣服上街哦【两岸三地】
·台湾转型的功劳谁最大?蒋经国、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人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这次出国本来是要专心看儿子,加上要赶写论文,以及其他的某个不便明说的原因,我原决意是不要参加任何聚会和活动的,特别是所谓“敏感”的。不过,我的同情心让我在一下飞机就决定参加一个活动,而且还相当“敏感”。
   我一向同情“弱者”,这种同情心有时几乎让我丧失原则地站在“弱者”一边。当然,在我的所谓弱者中自然没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老头,或者活佛,此人以西藏精神领袖自居,全世界乱窜,却又几十年回不了西藏。过去十几年,凡是我呆过的地方,他几乎都一次又一次地光临,每一次都激起当地政坛风云甚至国际关系的震荡,不过我对他不感兴趣,也就不去见他。看他那前呼后拥,保镖森严的风光,自然算不上我心中的“弱者”。
   不过这次有点不同,我听到澳洲消息说,就是澳洲那个当了这么多年总理的霍华德因为害怕所谓中澳关系特别是担心影响澳洲商人在中国赚钱,所以至今无法决定是否会见达赖喇嘛。
   上次达赖来,霍华德是屁颠屁颠要见的,为什么?因为那时还要选举,他还想当总理,再说,那时中国对澳洲的贸易还不像今天这么重要。这次霍华德就牛逼了,想不见了,结果媒体纷纷报道,谴责这位总理。我也很关心这方面的消息,不过我的注意力是集中在达赖身上。这位精神领袖到澳洲共11天,除了和在野的绿党领袖会面外,可以让人看出他处处受到了冷落,早已经风光不再了。
   我最受不了这种事,一个老人,以前那么风光,现在受到冷落,虽然他还是强颜欢笑,但我就是受不了。再说,这霍华德真他妈的小人,连我刚刚从北京飞过来,都不用看那边的脸色,你又何苦?所以,虽然刚刚下飞机不久,脑袋还昏昏的,我还是决定参加14日下午在Wentworth 酒店举行的达赖活佛和当地华人见面交流会。而且,我给他以热烈的掌声。

   我对达赖的了解最深的就是他那几本介绍人生观和为人处世之道,尤其是教人如何快乐的书,我很欣赏他把佛理用于平常的人生态度的做法。这次他一开始也是讲到这一点,告诫大家要保持快乐心情的方法,拥有心里平安,要追求内心的和谐,内心一旦和谐了,外部也就和谐了。于是,他又讲到北京现在正在追求的和谐,而且巧妙地扯到一起去了。如果不是抬头看到这位光着臂膀的老活佛的形象,我还真有那么一会儿以为自己还在广州和北京观看中央电视台的和谐大讲堂呢。
   然后达赖先生提纲挈领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包括:他是半个共产党员,半个佛教徒,他认为解放时中国走的路子还是对的,后来党太喜欢权力和权力斗争才最终走上歪路,现在领导人追求和谐,又好了;他认为马克思和列宁的理论是好的,他一直都这样认为,是追求权力的人把它搞砸了;中国的问题是缺少个人感情;他不追求西藏独立,他要的是高度自治,他要自治的原因是要保存西藏的生态和文化完整;他正在积极和北京对话,他希望能够很快回到西藏……
   按说,达赖的这些主张我早就耳熟能背了,但为了“同情弱者”,加上耳听为实,我还是进去了,安心的坐在那里。只是听着听着,我就无法安心了。台上的老头说起佛教来头头是“道”,但当他说到政治,说到自己的思想和政治观点,说到他对人性、人心和政治制度的看法,说到所谓西藏前途和汉藏关系时,我不但坐不住,而且还出了一身冷汗。
   这就是万众瞩目的西藏精神领袖吗?这就是主持人介绍的充满智慧的活佛吗?这就是自称半个共产党,至今还崇拜毛主席的流亡政府的旗帜吗?这就是教人快乐的达赖喇嘛吗?我不想说多,但他的很多认识,不要说是活佛,就是普通人也应该知道,太离谱了。
   这位老先生话语间经常会回到解放初期,语言中不乏怀想和思恋,也难怪,当他告诉在座的华人他多次和毛泽东见面时,他脸上流露出无比的自豪和幸福。差一点让我跌破眼镜。
   哎,达赖老矣,尚能饭否?
   按说这位老先生在海外生活这么多年,也应该吸收一些先进的文化和知识,然而大概他是活佛,他不用其他的知识,他只需从佛经中体会,他充满智慧。可是光有智慧还不行,你还得有点知识。我原本以为这位到处流浪和流亡的老人也是饱学之士。现在看来,他大多时间用于念经了。他甚至没有时间学好他至今还推崇的马克思的所说的作为武器的语言——他竟然不懂汉语,偶尔说几个字,比洋人发音还别扭。而且,他的英文也很蹩脚。
   鉴于种种原因,我不想过多评价达赖活佛的讲话和他的各种观点,我只想提醒他一下,他说他要回到西藏,主要是要保持藏族文化和西藏的生态。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他回去才能保持?这事谁都可以做,北京政府也开始做了,而且还财大气粗,很有成效。
   智慧的活佛达赖自然知道怎么说话,知道如何提出自己的诉求才不会激怒北京,才能如何和国际大气候和谐一致,才能留存总有一天回去中国和西藏的希望。可是,你也不要以为我们这些俗人就没有一点智慧吧?你的讲话已经让我泄气,甚至都有点激怒我了。
   达赖讲了二十分钟后大家开始提问,我本来也有一两个问题,一是看到大家那么踊跃,二是电视镜头又晃来晃去,我也就“韬光养晦”了。我的问题是,达赖先生,时间已经不多了(这句话大家都明白吧),我想知道,为了能够回到西藏,回到中国,你是否可以接受“任何”条件?你是否可以屈尊政协或者人大的某个副职,然后闭上你的嘴巴,在西藏或者北京圆寂?到时还有国旗和国歌陪伴,那可是你崇拜的毛主席他老人家享受的待遇……
   唉!达赖老矣,尚能饭否?!如果还能听得进我的一句逆耳忠言,那么我就说吧。你应该言传身教,以发扬藏传佛教、光大藏传佛法为己任,然后利用业余时间再写一些教人快乐的书,至于你自己,如果想快乐,我的建议是,还是忘记西藏吧!
   
   (杨恒均于2007年6月14日星期四悉尼歌剧院咖啡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