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中国模式”下的文化与道德困境
·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中国模式”
·经济、文化与价值观是中美较量的战场
·我对时局的看法: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从“经济特区”到“文化特区”
·带你周围看选举:香港要假戏真做?
·重庆对话:一座适合实行民主的城市
·2012愿景与我对未来的打算
·老兵宋楚瑜:走不出威权的阴影
·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
·路边谈话:相约2012
杨恒均2012年文集
·我的2011:镜头下的瞬间与永远
·杨恒均:美国“春运”为何无人抱怨?
·民主后的台湾为何与美国愈走愈远?
·比“春运”更令人绝望的事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母亲节写给母亲们的一封信


   在母亲节写下面这样一封信肯定是很不合时宜的,只不过,也很难找到比这更合适的时候。再说,我也许是比较适合写这样一封信的人,不单单是因为我正在网络上连载的《伴你走过人间路》这篇纪实打动了不少读者和朋友,而且只要是我的朋友或者认识我的人都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大大的孝子。
   那么就让我在这个时候写这样一封信,一封给天下所有母亲的信,即便被指责不合时宜,即便被批评大逆不孝,我也无可奈何。
   从哪里说起,还是从我连载了半年的《伴你走过人间路》说起吧。在这篇纪实里,我啰啰唆唆、事无巨细地记录了母亲生病以来发生的一些事情,叙述了母亲含辛茹苦抚养我们长大成人的故事,以及我对母亲无限的爱和关心。我当初写这篇文章一是母亲生病触发了我对母亲的感情,二是我也想借助文字来克服母亲的绝症带给我的无法逾越的痛苦和对亲人即将离去的恐惧。事实上,写完《伴你走过人间路》第一部后,我内心的痛苦已经大大减轻,我也从恐惧中恢复过来。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么多阅读了这篇文章的读者被感动,他们在《伴你走过人间路》后面留言,给我写信,说他们在阅读过程中眼睛一直湿润。
   他们的留言和信又一次次让我感动,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很多读者告诉我,我描述的母亲和他们的母亲竟然那么相象。是的,因为她们都是母亲……
   然而,却也有例外,而且不止一个、两个……这些人大多是我的熟人,在她们看《伴你走过人间路》时的反应也是感动,我的母亲也让她们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可是——感动的同时却是心痛。一声叹息,当我问她们为何叹息时,她们几乎都会幽幽地告诉我同一句话:你的母亲真好。
   透过她们的表情和语气,我窥见她们的内心,在她们那一句充满羡慕和伤感的“你的母亲真好”的背后,是那些难堪甚至是痛苦的回忆和经历。
   天下的母亲都那么好吗?天下的母亲都那么值得爱戴吗?天下的母亲……
   在母亲节这一天写出这样的句子,任谁的心里都不会感觉到舒畅,然而,我认为却是绝对必要的。我希望为人父母的人能够读我这篇文章,再说,我们谁不会为人父母呢?社会上毕竟很少有只为人子女,而不会成为人父母的。
   孝顺父母是中华民族最值得保存的精华之一,也是中华民族几千年道德中最闪光的内容。但孝顺问题是一个道德问题,据我所知,目前世界上好像只有新加坡把孝顺父母纳进了法律范畴之内。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孝顺和抚养父母都不是法律问题,如果子女不供养老人,我们说孩子不孝顺,但却无法也不应该把他们告上法庭。可是,父母抚养未成年子女却绝对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法律问题。按照绝大多数国家的法律,为人父母的必须抚养自己未成年的子女,给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衣食住行,用不违反人道的方式方法抚养他们。很多国家特别是西方还有法律规定,父母必须送孩子上学。
   中华民族一直崇尚和宣扬孝顺,历史上给孝子贤孙树碑立传的书汗牛充栋。可是,看一下历史纪实和文学作品,却有很少的篇幅描写父母对子女的责任的,更少描写那些不尽职尽责的父母的故事。如果结合现实现状,这种情况就会让人大惑不解。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中国目前社会上,不孝顺父母的问题严重,还是不尽法律责任抚养子女的问题严重?
   作为一个对社会现象一直用心观察的我可以在这个问题上给大家明确的答复:子女不孝顺父母的严重程度远远比不上父母不尽责抚养子女的。在进一步解释前,我要说清楚一点,随着社会的发展,老有所养的责任应该落在社会和政府的肩上,而不是子女。子女的孝顺应该更多地反映在心意上,而不是供养父母上面,老年父母靠子女的工资来供养的情况必须改变。但无论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父母必须供养未成年子女的现象则无法改变,养育孩子首先是父母的责任,而不应该由社会和政府来负责。
   在中国,不孝顺的故事几乎都是一样:不抚养老人,把老人赶出家门,抛弃甚至折磨老人。这种现象在全国各地屡见不鲜,事实上每次我回到家乡湖北随州,周围的老人都会告诉我附近有哪几个不孝顺的儿女,他们的劣迹被广泛流传。在报纸和电视上也可以经常看到。
   可是,只要带眼观察的人就会发现,当今的中国家庭存在的最严重问题不是子女不孝顺父母,而是那些身为父母的人没有尽到当父母的责任——不但是道德的责任,更是法律的责任。
   拼命生孩子,但不负责抚养,让孩子流落街头,弄死女婴,卖掉自己的亲生子女,把自己残疾的或者年幼的子女弄去街头乞讨,把孩子活活打死,把孩子象自己的出气筒一样任意打骂,用恶毒的语言诅骂孩子,干涉即将成年孩子的意愿,阻碍孩子的健康成长和自由发展……我还需要举很多例子吗?如果大家看书读报,如果大家睁开眼睛朝周围看看,多打听一下,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就呈现在我们面前,上面说的这些现象和子女不孝顺父母比起来,何止严重十倍?
   这如果还不够震惊的话,那么让我告诉你,上面列举的那些在我们这个国度尤其严重的丑恶现象却都明里暗里和“孝顺”这个让我们感到自豪的品德联系在一起。中国文化中最糟粕的一句话就是“养儿防老”,于是父母们拼命生孩子,至于孩子生出来后是否会得到适当的营养,是否会健康的成长,很多时候并不被这些父母考虑在里面。我们说,想为人父母的人都是成年人,他们应该有思考的能力,当他们把生小孩子作为今后生活的存款的时候,他们已经失去了被子女孝顺的资格。
   正是在“养儿防老”的观念下,中国的半边天——女人,被歧视了整整几千年,至今不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严重,弄死一个个鲜活的女婴至今还在祖国大地上盛行!这些女婴不也是母亲生出来的?那些母亲知道有一个叫母亲节的节日吗?
   也是在“养儿防老”的观念指导下,父母把子女据为私产,按照自己的意志设计子女的一切,稍微不如意就拳打脚踢——在中国打骂孩子从来没有被判刑的,可是如果你是小学老师或者有当小学老师的朋友,你不难知道,中国打骂孩子的现象有多严重。我和一些朋友也被父母打骂过,而有些打骂,虽然过去这么多年,至今还会在心里隐隐作痛。这里就不用说那些经常挨父母打骂的孩子。大家可以看一看过去十年中国最邪恶的罪犯,查看一下他们的家庭历史,有几个罪犯曾经拥有过父母的爱?答案是明确的,大多罪犯不但缺乏家庭温暖,而且很多罪恶累累的罪犯都是在父母的打骂中长大的。
   可是相比较不孝顺这个社会现象,我们社会对父母对待子女的方式方法上较少关心。原因很大一部分是那种未成年子女是父母的“私有财产”的观念在作怪。如果社会上一个成年子女打骂了自己的父母,我们会愤愤不平,群起而攻之,但如果是父母在家里折磨自己的子女,我们大多是叹息一声,认为父母的“方式方法不对”而已。这一点和西方正好相反,西方人打骂孩子不管处于什么原因和“好心坏心”,父母绝对要受到法律制裁;而一个成年子女打骂自己的父母,则只不过是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法律会来判断对错。
   相比较走过了一生的老年人,未成年的孩子才更容易受到伤害,也更需要父母和社会的保护。而当未成年的孩子受到来自保护神般的父母的伤害的时候,那情形远比一个生活了一辈子的成年老人被子女抛弃要可怜和悲惨得多。作为成年人,每个人都有独立和自由的意志,在这种独立和自由的意志下,夫妻可以离婚,老人可以选择不和子女住在一起,而子女也同样可以选择不和老人住在一起。老人是成年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想到自己的老年时光,未雨绸缪,积极准备,唯独不应该的是把自己的子女当成自己的粮票,他们更不应该用养孩子的办法来“防老”。
   在我的家乡湖北,经常看到的是为子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老人,他们把孩子养到18岁还不放手,还要养到28岁,38岁,拿出自己一生的积蓄来为子女操办这操办那,老了还免费为自己的儿女的下一代当保姆,当牛做马,有些老人甚至把自己的房子也贡献给儿子和孙子结婚,最后一无所有,流落街头。他们这样做也许是出于爱,然而,他们这样做不但对孩子的独立没有好处,而且一旦孩子不愿意供养他们的时候——成年人有独立的意志,法律没有规定他们必须抚养老人——他们又装出一副被抛弃的可怜相,而恰恰是那副可怜相又暴露出当初他们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防老”,是一种投资,是一种在亲情掩盖下的交换,这至少和我目前心中理解的那种不求回报的爱相去甚远。作为父母没有权力选择是否要供养十八岁以前的孩子,但却应该选择是否要把自己的一生积蓄拿来“孝敬”成年的子女。
   说来说去,成年子女和父母的关系是成人之间的人际关系,是道德的关系,更是建立在自由意志上的关系。可是父母和未成年子女之间的关系就不同了,父母不能靠自己的“自由意志”来对待未成年子女,父母和未成年子女之间的关系必须受到法律和社会道德的双重制约。
   由于过去几年我常常深入农民工和农村,我看到一个个让人痛心的现象。有些父母为了多养子女,要老来享受儿孙福,不考虑自己的经济能力,不考虑自己的生存能力,随心所欲地生孩子,不要说在生孩子后无法送孩子上学,而且孩子从小就缺少营养,有些幼小生命从出生开始就生活在猪狗不如的环境里。而且这些年还有越来越多的父母把自己未成年的子女送去当童工。
   我常常思考一个问题,虽然说这样的父母是受到了“养儿防老”的毒害,受到了残酷社会现实(社会本来应该负责他们的养老)的逼迫,可是在生孩子上,他们毕竟有自由和独立的意志——再无耻和残忍的政权也没有逼迫人去生孩的——,当他们在自知无法养活孩子的情况下生出一个个没有人负责的鲜活的生命的时候,他们就不应该再和中华民族最优秀的词汇“孝顺”联系在一起!
   当然我上面说的读了我的《伴你走过人间路》后羡慕和忧伤地说“你的母亲真好”的那些朋友的父母不是养不起她们,而是在抚养她们的过程中,用父母可以自由支配的意志深深地伤害过她们。这些伤害在孩子视父母为唯一依靠、在孩子把父母当成自己的天和地时候造成,那种烙印将永远难以抚平……
   还有很多,我不能也不愿在此时此刻一一细说,仅仅上面这些,已经让我感到难受和难堪,毕竟今天就是母亲节。
   在这个母亲节,身为人子的我想对所有的子女问一句,你孝顺吗?你为自己的母亲做了些什么?
   但同样已经身为人父的我也想在这个母亲节问所有的父母:你为子女做过些什么?对那些即将成为母亲的我也想问一句,你能为自己的子女做什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