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杨恒均之[百日谈]
·台湾大选主题:你们比四年前过得更好吗?
·台湾大选观察:民主就那么回事
·到底是谁冲破了道德底线?
·解读温总:确立目标,凝聚共识,循序渐进
·革命是零和,改革才双赢
·杨恒均:香港选举那点事儿
·生日感怀:后悔做过,以及后悔没有做的那些事儿
·路边谈话:重建价值观,追寻中国梦
·农民工来信问民主,民主小贩不知如何答
·中美关系四十年,错位的人权对话
·大阪的街道为啥那么干净?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日本在文化与制度上给我的启示
·读者来信:求你写几篇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存的文章
·日本的眼神:从浅草寺到靖国神社
·《环球时报》对腐败的论述冲破了底线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
·杨恒均:海外留学生如何保护自己
·人生十论之“救国救人”
·杨恒均: 舌尖上的中华“软实力”
·人生十论之:养儿防老,还是养国家防老?
·为了民主,我不后悔
·从“一国两制”到“再造几个香港”
·靠自己的文字,而不是拳头说服对手
·恒均:青年人的两年阅读计划
·时评:昂贵的否决票与自由的代价
·杨恒均:中国向何处去?
·杨恒均:伦敦奥运开幕式,展示文化软实力
·我们要那么多金牌干什么?
·路边谈话:弱势群体的出路在哪里?
·时评: 谁让刘翔在大家心目中倒下?
·路边谈话:未来十年改革成败的关键在于法治
·杨恒均:三思中国福利保障制度
·闯入学术殿堂的草根与不接地气的学者
·中国向何处去,取决于你我向何处去!
·为什么民众把官员们都当成了“嫌疑犯”?
·澳洲小学如何给孩子们上政治课?
·钓鱼岛引发的不仅仅是领土危机
·香港日记:守望故国家园,守住心灵净土
·游行中的乱象不是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
·不要用军国主义那一套反对军国主义
·日本让步,中国赢了,赔钱吧
·中秋之夜:团团圆圆,相亲相爱
·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当权者
·从公众意见、公民参与到网络民主
·中美关系向何处去?
·从美国大选看“精英民主”
·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卖火柴的小女孩与垃圾箱里的小男孩
·路边谈话:我们的中国梦
·新一届领导人教官员们如何“说话”
·博客获奖感言:假如你打我的左脸……
·杨恒均:腐败不除,中国将再次回到原点
·依法治网,不但打击坏人,更要保护好人
·以史为鉴,顺应民意,慎用军警
杨恒均2013年文集
·2012年终稿之“公知篇”:立言、立功、立德
·老杨日记(2013.1.4):爱你一生一世
·悼念父亲
·我的边缘人生:远离中心,珍惜自由与生命
·路边谈话:谁改革,我就支持谁!
·秦人不暇自哀,老杨头哀之
·中国领导人的传记为啥由外国人写?
·十张照片解读邓小平
·小平与林肯:继承与超越
·[两会观察]能不能先把咱的人大制度说清楚?
·[两会观察]“刁民”把官员都当成了“嫌疑犯”
·杨恒均:为何改革?不改又如何?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最高法院获最高反对票,冤不冤?
·“天下第一村”的致富秘诀
·黑眼睛看世界:我们结伴去旅行吧
·从习近平和奥巴马的“鞋论”看两国外交
·黑眼睛看世界:我所体验的制度自信
·没有压力,执政者不会主动改革
·在拼爹拼关系的时代,屌丝拼什么?
·夫妻一个看微博一个看新闻联播,怎么办?
·粗制滥造的抗日剧羞辱了谁?
·以禁止孩子入学的方式惩罚家长是违法的
·十年网络,风雨写作,托起底线
·如何评价为国权与民族尊严奋斗的前辈?
·中国司法,不要弄到“挟洋才能自重”
·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快乐的孔夫子和欢乐的老杨头
·访澳中国游客为啥不去唐人街?
·港人的焦虑:香港走入死胡同?
·西方国家不允许“人肉搜索”吗?
·富翁、精英和穷人为啥都要送孩子出国?
·中国领导人为啥不去唐人街?
·中美最棘手的问题还得“私了”?
·一位“文科男”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
·情报、间谍与国家那些破事儿
·照镜子、洗洗澡与清党整风那些事儿
·公务员已成高危职业?
·少女爱大叔,有如老鼠爱大米
·我对儿子讲台湾
·英雄斯诺登为何穷途末路?
·第一夫人:从干政、从政到执政
·杨恒均:我与气功大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作为第一位在日本国会发表演讲的中国总理温家宝虽然赢得了让日本首相安培羡慕的热烈掌声,但经历过风雨的温家宝可能也清楚,他的这次“融冰之旅”真正能够融化多少冰,实在不是用他的亲民秀和那些掌声来算计的。就在温总理温情脉脉的时候,日本人正在加紧修改和平宪法,跨出让中国和亚洲国家非常不安的一大步。更不用说钓鱼岛、教科书和中国国内的仇日情绪了,这些单单靠温总理跑去和日本大学生打打棒球是无济于事的。
   温总理很清楚,他的中心思想为“中日上千年友好历史”的讲话赢得日本国会的掌声,可是也不一定可以得到所有人的掌声,何况,他也不会忘记当年朱镕基总理在美国的遭遇。而且,对于他的讲话,等大家回过味来后,很可能发现很多地方并不是味道。
   就在温总理发表重要讲话的第二天,在他和日本首相出现在中日友好团体的欢迎招待会时,温总理说,昨天上午在日本国会演讲后,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母亲,要她评价昨天演讲的表现。温家宝在讲这些话时显然是带着感情的,他说,“妈妈,我讲得怎么样?”他的九十多岁的母亲说:“孩子你讲得真好!”是用心在讲话。
   温家宝总理还特别加重语气补充道,从小母亲就要他讲真话,要讲心里的话。
   我当时从凤凰卫视上看到温家宝的讲话时,愣了足足有几分钟,没有回过神来,随即就开始胡思乱想,接下来就感慨良多了。我先从温家宝的政治智慧说起。

   温家宝的“融冰之旅”不同于“破冰之旅”,人家温家宝就是要用温情和“一千多年的中日友好——相对于不到五十年的不友好”理论去融化坚冰的,不是不择手段的或者态度强硬的“破冰”——冰即使破了,变成碎片,还是冰,但融化掉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且似水柔情了。我听了一下温家宝在日本国会发表的演讲,虽然不痛不痒,但在目前中日关系的情况下,不能不说算是成功的一次比较圆滑的讲话。然而,奇怪的就是,温总理在讲话后,不提日本人的反应,更不提他代表的十三亿中国人的反应,而是独独给自己九十岁的母亲挂个了电话,征求母亲的意见,而温妈妈的评价则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赞扬儿子用心在讲话。
   这恰恰就是温总理的政治智慧吧。
   大家都应该清楚,作为一个十三亿国民的总理出访重要国家的讲话不可能是即兴的,而且讲话后的后续评论更不会是即兴的,这样说就让人很想知道,温总理给他母亲打电话是早就安排好的,还是他也像我们一样想妈妈了,就在出访日本,一天安排了十七项活动的情况下抽空拿起了长途电话,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号码?
   一个大国的总理的讲话,如果得到自己年过九十的母亲的肯定,而且又被肯定为讲了真话——请问,接下来的任何人的评价还有意义吗?除了感动我们还能说什么?而且,就单单靠讲真话这个国人早已久违的品德我们就算想批评两句,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就是政治智慧,同志们,这就是温家宝的政治智慧!
   如果大家对历史和国际政治熟悉的话,就会发现这是温家宝总理独有的政治智慧,也就是说世界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注:中国以前国家第二号领导人出访时,出现过借用第一号人物的评价来肯定自己的,却从来没有拿母亲说事的)
   温家宝的政治智慧就说到这里,但留一个尾巴供大家思考,那就是温妈妈经常看儿子的讲话吗?温总理每年都要对十三亿人作总结和汇报性质的《政府工作报告》,温妈妈是否也看,看过后是否也会评价:儿子,你用心在讲话,讲得好!如果说温妈妈只对儿子出门在外的讲话感兴趣,那么温总理每年都要出国多次,温妈妈也都会看吧。我真想知道这位让人尊敬的母亲都怎么评价自己儿子的每一次讲话。毕竟是她老人家从小就教导自己的儿子——我们的总理:要讲真话,要讲心里的话!
   谢谢温妈妈,你把人类最优秀的品质传给你的儿子了,而你的儿子现在正负责十三亿人民的国家,他在用政策、法律、规章和宣传等各种国家力所能及的方式方法教育十三亿人民。
   我说的不夸张吧,在我们这样的国家,党和国家领导人也肩负着教育全国人民的责任,他们据说不但要操心我们的吃喝拉撒,而且更主要的还在思想上教育和指引我们,从幼儿园开始就教导我们如何做人,包括热爱党和社会主义国家。温总理作为共和国第二号人物,也直接肩负着教育我们的责任,可是这样一个总理在评价自己时,只是率性地引用了自己九十岁的老母的一句话:要讲真话!
   难道这比那至今让我没有完全理解透的三个代表和和谐的理论还博大精深吗?
   * * *
   还是点到即止,现在跳到我的第二个论点,也就是非政治的论点。最近国内有体制内媒体找我开专栏,条件是少谈政治,不要把什么都扯到政治上。好处自然是最高的稿费,可惜,我真不知道我这个政治动物是否能够做到。下面尝试一下从非政治的角度分析温总理给温妈妈挂电话这件事。
   温总理的讲话让我愣了几分钟,其中只有一分钟是在思考温总理的政治智慧,另外几分钟则已经想到了其他的。因为我最近也一直在和老人家打交道,和自己的父母以及家乡更老的老人打交道。而且多年不在国内长住,这次有机会多次深入农村、小城镇和厂矿,接触了上至在北京工作的老朋友、下至在外流浪打工的亲戚朋友,我深深体会到,中国目前面临一场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灾难。这灾难不是社会不公、贫富差距大,也不是中国什么时候会崩溃,更不是会不会稳定、以及和谐发展是否能够持续等等,我说的灾难是中华民族心灵上的灾难。
   现实社会中出现的世界末日的乱象几乎都是我说的这种心灵的灾难的直接结果。同人民公仆公务员打交道,才发现他们只要稍微有点权力,都把这权力变卖成金钱,或者换成美色了;翻开报纸,又有几个党和国家领导人在说真话?大多主宰这个国家的人在那里信口开河,假装自己是在讲心里的话,更糟糕的是他们道貌岸然,还装模照样地假装人民不知道他们是在讲假话。就在温总理讲话的同一天,我在广州亲历了两次大规模的欺骗活动,外加一位司机开车撞倒一位三岁的儿童,大概是为了节约医药费(撞死赔偿固定数额,撞伤则要一直负责医药费和残疾费),他停下车又把车倒回去碾上还没有撞死的孩子(见当地报纸)……回到家乡湖北随州,除了贪官污吏和他们的情妇二奶,整个城市都下岗了,市民一边痛骂政府和贪官,一边沉浸在麻将中……没有人再相信马克思和毛泽东思想,但也没有人再想得起被马克思和毛泽东思想彻底破坏了的中国传统文化,而且铁板一块的宣传和教育也使得很少人能够看到外面更先进的文化和制度。
   当今知识分子中的有识之士都在忙着对症下药,有的要全盘西化,有的要复活毛泽东的公平社会,有的要搞自由主义,有的要搞新儒,有的要搞新左派,有的在那里研究新加坡模式,有的在继续研究马克思主义,有的要把孔老二立为教主,有的主张还是法家有利于大国崛起,有的要用上帝拯救中国,有的声称中国民间的信仰(迷信)本来就是维系两千年文明的中国式的“十诫”,有的……
   其实,这些人做的都没有错,其中任何一点如果能够被中国人接受的话,我们的道德底线可能就此守住(从而反守为攻),中国就不会呈现目前世界末日的乱象。问题在于,他们只研究了各种理论,却忘记了要研究这些理论的接受对象——中国人。
   这些研究者不妨照一下镜子,然后再看看周围的人,然后静下心来自问一句:这些人包括我自己,真能够再次相信吗?
   1949年以后这些年,中共做的最恐怖的事就是对中国人心灵的专制和奴役。经济搞垮了可以追上去,教育落后了可以赶上去,科技滞后了可以靠间谍特务和科学家连蒙带偷跟上去……,唯独这心灵被专制了,被奴役了,被破坏了,就怎么也无法在短期内弥补和恢复了。在我接触的1949后生或者接受教育的中国人,我为他们心灵上打上的连他们自己也没有发觉或不愿意承认的烙印感到深深的悲哀。而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带着这种烙印?
   在我观察和接触的各种各色的人中,我发现文革那一代真的靠不住,甚至1949年后受到教育的一代都靠不住,这一代也包括胡锦涛和温家宝们。我做了一个统计,竟然发现,目前中国的贪官污吏和重大犯罪分子,几乎都是在文革时受到主要教育的那一代。这个统计不完全,不足为凭。但这一代人很难再有信仰了,他们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马克思,甚至经过毛泽东把他们像猴一样耍过之后,他们连自己也不相信了。
   我同时发现,旧社会过来的老人却还存有比新社会培养起来的新人要坚强和明确得多的道德底线和道德标准,而且他们对社会上一些现象的看法也有比较固定的说辞。简单的说,他们还有比较明确的善恶、好坏的是非观,例如是你的你才能拿,讲真话,讲心里话,不要欺负人等等,老人们都不会含糊,看见贪污他们就会骂,绝对不会说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经过的。
   可是在我接触的新社会长大的人中(1949年后),这个标准却显然模糊了,甚至不存在了,表面上看,他们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实际上却是使用新的理论和主义模糊和破坏约束民间几千年的标准。流传在民间(也就是那些老人中)的标准正如基督文明中的“十诫”一样,是高于皇权的多少具有约束力的道德和做人标准。可是1949年后,共产党拿一个哲学工作者的不成熟的(或者过时的)理论,再结合中国几千年集权统治中的糟粕最终形成了中国特色,把中国民间的一切道德和善恶标准都彻底摧毁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的唯一标准就是毛主席的话。
   那时我们一上学受到的教育就是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孩子,其他的一切标准和尺度都不存在了。听毛主席的话,我们可以父子反目、兄弟成仇,听毛主席的话,我们可以打砸抢,听毛主席的话,我们可以摧毁中国传统中的一起,听毛主席的话,我们可以让农田亩产几十万吨都没有问题……多少年后,我们骨子里,还流着听毛主席的话作毛主席的好孩子的血,我们却又从小道消息发现老毛只不过是一个暴君外加一个淫棍,可他至今还躺在天安门广场,请问,你还让我们如何分出好和坏、真和假呢?谁又可以让我们再相信一次?我们想说真话,可是我们甚至已经失去判断真话和假话的能力!
   我说这么多,又和温总理提起温母亲有什么关系?大有关系,就在我上下求索,刚刚发现温妈妈那一代要比温总理这一代更加知道善恶,也更能守住道德和做人的底线的时候,这位一国之主也抬出了他的妈妈,莫非温总理也感觉到,如果他说某件事很好,中国国民已经不再相信,而如果是他的妈妈说出来,则很多人都会像他一样相信并感到自豪?
   * * *
   话已经说完,还是点到即止,不过,我还想再留一个尾巴供大家思考:温家宝总理在这样重要的国际场合抬出了九十岁的温妈妈,而传递的信息又是如此之简单:讲真话,讲心里话!大家不妨再回到不久前温总理在全国作家协会上的讲话,那篇发言很长,但世人记得的大概只有这样一句话:作家要讲真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