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恒均之[百日谈]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杨恒均之[百日谈]]->[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杨恒均之[百日谈]
·杭州不安全,澳洲也不一定安全!
·我们今天需要什么样的启蒙?
·我为邓玉娇辩护——谢谢你用修脚刀启蒙了我!
·从“广场”到“法庭”的捷径是互联网
·戴上博士帽,我就是知识分子了吗?
·你是不是间谍?
·当国歌响起来…… 
·每一滴血,都是热的!
·是谁下令开枪的、到底杀了多少人?
·在柏林大屠杀纪念馆思考人性与制度
·我们需要家长,但不需要大家长!
·美苏间谍战给我们的启示
·在欧洲感受普适价值观
·改变游戏规则,许宗衡也许还能当深圳市长
·绿坝为花季护航,谁为公民的隐私护航?
·中国再也不需要时评了! 
·在德国波恩碰上一起“群体事件”
·29岁当市长没错,质疑29岁当市长也没错
·冲不破黑白边界的麦克尔越过了生死界
·对互联网上的谣言、暴力和混乱的一点看法
·躺在儿童医院的孩子们是如何受伤的?
·暴君给我们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遗产?
·人民军队要为旅游社的信用保驾护航?
·行走在消失的土地上
·七月七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世界上还有很多墙需要推倒……
·从欧洲的两个案子看他们如何清算前朝官员
·本次列车终点站:奥斯威辛
·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大陆富人应该“包养”大学楼而不是大学生
·失言的奥巴马与被忽视的北朝鲜民众
·苏联东欧转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一个博客写作者的理想是什么?
·改革开放三十年:从致富光荣到仇富有理
·从克林顿访朝看老干部发挥余热
·美国是靠什么度过难关的?
·赖昌星,祖国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海外华人比我们更爱国吗?
·留学澳洲的富家子是不是坏孩子?
·以和谐的心推动中国进步
·马英九、陈水扁是如何应对灾难和错误的?
·如何让热比娅、达赖在国际上寸步难行?
·一夜变天的日本能否维持稳定?
·我为啥活得像一名罪犯?
·民主价值观与民主制度之关系
·奥巴马总统竟然无权对中小学生演讲?
·吴敦义尝到了“民主发展太快”的甜头
·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60周年之:少拆一点,多建一些
·60周年之: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建国”
·60周年之:谁是共和国的敌人?
·60周年之:我们有幸见证无与伦比的时代
·60周年之:那满满一火车的鸡蛋到哪里去了?
·60周年之:党内民主呼唤有良知的党员站出来
·我的恶搞人生:打飞机、霹雳舞与间谍小说
·60周年之:我们应该怎样与国际接轨?
·为了健康活到60岁,我要绝食——减肥!
·不一样的舞台,掌声依旧响起来……
·网络危机四伏,间谍就在你身边!
·我们离法西斯、民主和诺贝尔有多远?
·有所敬畏,才能无畏
·赛车手韩寒泄露了国家机密?
·洗脚的妹妹说,美国人都要气死了……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中国人的进步:我不再从外媒了解中国
·外交杨皮书之一:索马里海盗“持剑经商”
·谈谈美国的霸权与“持剑经商”
·美国对华外交是基于“中国的稳定压倒一切”
·以夷制夷:用美国人的价值观来制约美国!
·我们用什么来制约崛起的中国?
·谁能回答钱学森最后的提问?
·老杨日记:看11月3日的新闻联播谈普世价值
·老杨日记:伍佰元面值欧元的秘密……
·李光耀为啥要拉美国制衡中国?
·老杨日记:向驻扎在伊拉克的美军致敬!
·网志年会发言:为“消灭”真理而奋斗!
·从亚洲崛起看文化与制度之关系
·互联网上的对话是可能的吗?
·北大校长比火车站的陌生人更值得信任吗?
·我的大江大海1989:海南在等什么?
·在北京享受着言论自由的台湾人
·我为何写博客?——奥巴马回答了这个问题!
·有一种致富是犯罪,有一种富裕是耻辱!
·一澳洲留学生说:我爸每天才赚75万……
·美国访民想见总统,只要打出这样一条标语……
·民主到来之前,我们该怎么生活?
·从深圳限制访民和官员的自由谈起
·什么是检验民主大辩论的标准?
·有感于CNN被选为推销“中国制造”品牌的电视台……
·马英九违反宪法,我要到台湾去维权……
·从台湾和澳洲选举看两地的民主差异
·我们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2012?
·杨恒均向你推荐《世界人权宣言》
·她们爱上了祖国母亲的丈夫……
·十年文革与十年互联网:我们向何处去?
·看《蜗居》有感, 我们都是绝对权力的二奶
·国家主席、宪法与普世价值
·中国农民工什么时候可以追上世界最快的火车?
·“民主是个好东西”为何需要耐心论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和好久不见的老朋友见面,我说到自己需要找一个工作,朋友老梁直摇头,满脸的悲天怜人,杨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错过了多少发财的机会你知道吗?我说惭愧惭愧。他却紧追不放,杨子,不是我说你,你混到今天这个样子,真是咎由自取。看看和你一起出来混的兄弟,没有起点比你高的,可是,——你看看人家,不是大官就是大款,三妻四妾不在话下。你再看看你,竟然还在找工作!
   我是真的很惭愧,错过了很多机会,无论是倒卖批文,还是圈地运动,还是后来的国企改革,我其实都可以分一杯羹,可是按朋友的说法,我是脑壳进水了。特别几年前在腐败成为我的那些渐渐位高权重的老朋友们发财致富的捷径时,我又突然跳出来反腐败。搞得差一点众叛亲离。现在又请人家找工作,挨训自然也得忍住。
   另外一个朋友给我夹了一筷子菜,说,杨子,现在找工作晚了,不过找钱还来得及,最后一个机会了,就看你自己何去何从。
   我诚惶诚恐,嘀咕道只要不伤天害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老梁说,那倒不必,没有刀山你上,也没有火海跳,我们说的是股海。
   说到这里,就有三个朋友几乎同时取出了手提电脑,五分钟后都连接了无线上网,然后有两位朋友把电脑推到我的面前。在我还没有来得及说我对股票一窍不通的时候,我的眼球就被吸引了。眼前是一条几成六十度角从左下朝右上的线条。

   虽然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股票曲线,但我不是蠢蛋,七分钟不到,我浑身燥热,额头冒汗。
   杨子,你明白了吗?不知道是哪个朋友的声音响起来,接着是一连串的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当然还有从身边传来的各种介绍声和感叹声,过了大概有十分钟,我开始自己在键盘上操作,又过了一会,我闭上眼睛,活动鼠标,任意挑选了十只股票,结果一样……
   我猛然清醒,我现在正看着历史上最牛逼的股票市场!从年初开始,任何一只股票几乎都暴升了一倍到三倍,我说的是任何一只,这意味着你不用知道什么叫股票,更不用掌握如何去炒股,你只要把自己的钱带过来,随便丢进股市,三个月后,运气好你的钱增加了三倍,运气差点你的钱翻倍,不要忘记,我说的是三个月时间的周期!
   2007年3月18日,我见到了当今世界历史上最牛逼的股市!
   当我在心中暗自算计如果年初我把账户上日渐减少的钱全部投入股市的话,现在手里会有多少钱时,心中顿时悔恨得差一点把刚刚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去年底回国时,就有消息灵通的朋友告诉我“没事不要到处打抱不平,炒炒股吧”,我却一笑置之,现在……
   几个朋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杨子,最后一个发财致富的机会,明天带你去开户吧。
   我说好,明天就跳入股海,随即我又犹豫了起来,我说,我看这一条条曲线,已经狂升了半年以上吧,还会升吗?
   朋友们哈哈大笑,说,有人在半年前这样问过,三个月前这样问,两个月前也这样问过,一个月前也还象你一样犹豫不决,没有人可以回答他们,但他们一定得到了答案,因为他们在银行的钱还是那么多,我们的却在一倍一倍地翻……
   我打断他们带些嘲笑的话,说,不用等到明天,吃完饭就去,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现在就去!
   3月18日,我在朋友的带领下,怀着一颗跳动的心走进了庄严肃穆的广发证卷交易厅。当天晚上,我的一位朋友向我们圈内熟人发了这样一条手机短信:“杨恒均进入股票市场,股海无边,回头是岸!”
   和朋友们比起来,我的资金相形见拙,可是我却比他们紧张。一开始看到每天都在升的股指,我始终不敢出手,也常常给朋友打电话询问来询问去,朋友们给了我几十只股票名字,可我还是不敢买。过了几天,我主动约朋友聚会,说,不好意思,我是想多听听你们的意见,我的钱不多,那些钱可是我的棺材本。
   朋友们又肆无忌惮的嘲笑了我一阵,问我是否买了他们推荐的股票,我说没有。他们又搬出了电脑,七分钟后,我自然又悔恨交加、捶胸顿足了一阵子。
   我说这次下定决心了,不会再打扰你们。老梁接过话头,说,杨子,其实这次我们也想向你请教一下。
   我谦虚地说,哪里敢,我对股市一窍不通。老梁听后严肃地说,别谦虚,你一直都是我们的老师……
   我一听更加惭愧,真想找个洞洞把自己塞进去!我这人好为人师,而且这些年,一见到在国内体制内过得很滋润的老朋友,我就对他们大谈中国前途、民主政治以及反对贪污腐败对我们民族的重要性等等,弄得他们不胜其烦。我说,我那谈的是政治,现在我们不是在谈经济吗。
   老朋友都安静了下来,老梁脸上带点微笑地说,啥政治经济,在这都一样,我们今天就是来讨教的。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在这里经济什么时候会离得开政治,以前我们不关心,是和我们钱包没有直接关系,现在炒股了,就不同了。我们今天正是请你来给我们上上政治课的。
   我看着他们,发现大家不是在调侃我,恢复了点矜持,喃喃道,有什么想知道的。
   杨子,告诉我们,中国会不会崩溃?有时听你讲中国问题还挺严重的,心里也没有底,中国什么时候崩溃也说了很久了,我们也不介意,再说大家也准备好了,崩就崩吧。可是现在不同了,我们的钱都在股市里,这中国一崩溃,股市不也就崩溃了,我们也就崩溃了。
   我暗中大吃一惊,发现老友们拉我这个异类进入股市的原因并不单纯。
   老梁大概看出了我内心,哈哈一笑,杨子,你好像上次还提到2008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瓶颈,还提到什么2010年中国有可能崩溃的预测,我们都记得,现在看到你也跳进股市,我们放了不少心,不过还是想听你亲口讲一讲。
   各位看官,按说我应该有受宠若惊的感觉才对,平时对他们讲这些政治问题和发表中国前途的讲话不是碰上白眼,就是冷嘲热讽。今天可是主动要求我作报告,我也就不客气了。我清了一下嗓子,又塞进一块海螺片,五分钟后用矜持的国内经济学家们常用的那种口气讲了大概如下的内容:中国股市停了这么多年,现在刚刚回升,盘子不大,应该还有升的空间;第二,老百姓手中的钱确实太多,银行的钱也找不到出路,房地产应该是个好地方,但三天两头传出要控制房价的消息,现在看来,还比不上股市;第三,奥运会在即,北京政府也不至于于下毒手扼杀股市,他们用加息等措施无法遏制过热的股市;第四……
   讲完后,周围老同学第一次用钦佩的眼光看着我,其中一个长期在情报界工作的朋友发话道,杨子,帮我分析一下,目前股市中至少有二十五亿美金来自国外,至今查不出来路,有人怀疑是不是中央情报局在后面操盘?当时他们用军火竞争搞垮了苏联,现在会不会暗中操纵股市,最终——
   我打断他,你别在那里意淫了,美国中央情局哪有那本事?再说,搞垮中国经济对美国有什么鸡巴好处?
   又一个朋友问,会不会是有国际大鳄在突击炒股,赚到钱后突然抽身走人,害死中国的股民……
   我说,这你就要问咱们搞情报的朋友,估计可能性也不大,因为中国的资金转出去并不自由,如果真是国外的资金,说抽走就能抽走吗?没有那么容易。话是这样说,不过我也长了个心眼。
   × × ×
   那一天的说词是否说服朋友们我不知道,但我自己就被说动了,第二天,我开始购进股票,等到银行的数字都变成一股股股票的时候,我的心里空落落的……
   接下来每天早上起床打开电脑,我不再是检查邮件和查看世界各地的新闻,而是蓬头垢面、提着裤子来不及穿上就用颤巍巍的手打开电脑,盯住股市曲线。由于刚刚买进,升幅不大,有时还跌下来,我的心也时起时落。
   在这中提心吊胆中,不知不觉一个星期过去了,查一下户口里的总数,竟然多出三千多元,这时心情才慢慢放松,但是只要一坐到电脑旁,不但茶饭不思了,而且这些微微弯曲却始终向上的曲线在我心目中比另外一条曲线——美女们玲珑剔透的曲线还要美妙百倍……
   我这样道来也许并无法突出我的主题“史上最牛逼的股市”,那么我就说说上这几天发生的事吧,我也不怕露财了。
   进入四月份,我购买的股票开始上升,短短十天时间里,股票就升了15%以上,但相对于日新月异的大市和每天创出历史新高的股指,我心急如焚。股市是靠信息来赚钱的,我这才想起很多多年没有联系的朋友,于是给他们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们老杨我进入股市了,有消息和情报尽管发过来,到时我发了的话,论功行赏,当天我就收到了大量的信息,除了一片惊叹、嘲笑、和欢迎之外,还有一些弥足珍贵的股票代码,其中一个就是ST长控。
   股票名字前加上ST字母的表示这个企业长期亏损,好多朋友推荐给我的都是ST字母的股票,我查了这些公司的资料,发现大多数是年年严重亏损,有些还是完全停产了,工人下岗了,我自然不敢买,可是朋友说没有关系。朋友说得对,这些TS的股票特别是有几家处于停产状态的企业在四月的第二星期连续暴涨,天天涨停牌。
   这件事促使我下决心买一些ST长控,我是四月十二日得到消息的,这个股票要到明天复牌,一想到明天是四月十三日,又是星期五,我心中一愣,黑色星期五呀。
   不过十二日这一天给我了信心,下午三点收市时,我打开电脑,竟然发现股票账户里一下子多了一万多块,急忙查股指——又创历史新高了。我决定第二天一早卖一些股票,买进两千股ST长控。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开市前我就爬了起来,还没有穿好裤子就按开了电脑,这时一个海外电话打进来,我一边听电话一边撒尿,尿撒完了,大谈维权的长途电话还没有结束。这个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放下电话时,肚子有点饿了,吃了点东西,这才想起电脑还开着,就冲过去查看,这一看,差一点昏过去,原来今天早上开盘时标价十四元一股的ST长控已经升到四十二元,我这一泡尿和一个电话让我少赚了四万块!
   ——我再次认识到,我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和一个最糟糕的时代,一个旷古绝今的牛屄哄哄的时代!
   四十二元一股对我来讲有点高,资金不够了,再说,这种升法也太牛屄了,于是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等待股市结束。
   这对我真是一个黑色的星期五,ST长控在中午达到八十二的天价,以六十七元收市,一天的涨幅是872%,按照我昨天的计划,我准备买两千股,如果不是那泡尿和那个鸡巴电话,我今天一天净赚十一万人民币。
   横眼世界,纵观历史,还有比这更牛逼的股市吗?
   昨天四月十五日是星期天,股市停业,可是我激动的心却无法停下来,我又召集老朋友,征求他们的意见,我说,十三日虽然我没有赚十一万,但户口里又凭空多了一万多块,我心里直打鼓,这钱也来得太容易,我怎么感觉道有点不踏实呀……
   我还没有说完,朋友们都畅怀大笑起来,有的骂我傻屄,有的以为我在玩黑色幽默,笑过之后我才知道,人家账户上星期赚进最少的也有十几万,都没有象为我这样坐立不安。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担心,他们说,希望不时跌一下,老这样升,也忒过分了。他们又提醒我,希望我能够广泛联系朋友,多搞点信息和情报,能够在股市崩溃之前,全身而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