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维权诗集
[主页]->[诗歌]->[维权诗集]->[廖亦武: 大 屠 杀]
维权诗集
·安均:这分分秒秒都在载入史册
·茅境:三月
·晓鸣:我和祖国之间隔着爱琴海
·力虹:写给爱琴海网友-----大地
·梦 笛: 爱琴海,我的爱人
·贾建芳:一切都没结束
·丁胜:致爱琴海网站
·海夫:数数海水----记念爱琴海
·盛世南雷:爱琴海水手群----蓝天的仰望者
·乡水: 灾难------献给爱琴海
·林辉:曙光照亮爱琴海
·老墙:爱琴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 力虹:除了内心的了痛……
·井蛙: 哭泣的安妮妹妹——献给杨天水
·安均:寻找
·林毅;六四的思念
·羽森:文革四十年
·茅境:静脉在黑暗的肉中扭动
·力虹:警惕啊!世界—写于中国文革四十周年
·安均:黑暗给我...
·羽森:愛情海《預感》
·敌敌畏: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
·东海一枭:自由战士
·俞心焦诗选
·廖亦武:天安门母亲
·赵飞: 中国,请你推平天安门
·茅境:中国矿工
·力虹: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陶君:广场
·欧阳小戎:一首哀亡的歌
·汪湖:《广场》
·安乐业:谁在乞讨(诗二首)
·安乐业:嗡嘛呢呗呢吽 _ 祭六四十七周年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草虾: 也来改回《江城子》
·何家炜:那年我们十七岁。。。
·林辉:《心中的鲜花》——献给十七年前“6.4”无名死难者
·鲁西狂徒:“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茅境:亲手杀人
·刘晓波: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
·娜仁花:清明
·白桦:再生
·林辉:嘿,老高
·力虹: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东海一枭:有一种疼痛永远无法止住
·趙造:中國,請你推平天安門
·花儿: -喜唰唰
·茅境: 六四招魂——看万润南寒山新贴有感
· 草根:不要在六四凌晨怀孕
·东海一枭:《五个字-----仿闻一多》
·安均:我绑架了黑暗的成员
·东海一枭:教我如何不反它?
·东海一枭:黑暗中我们彼此为灯
·曾德旷:纪念日
·曾德旷:纪念日
·抽刀断水:草体诗:民主
·姜力钧:遥望爱琴海——致铁闸下的力虹
·冷月:诗囚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草虾旧作诗词: 破阵子/李唐, 七律/桃园结义
·安均:这里少了一个诗人
·安均:自由纪念碑
·安均:我哭力虹!我哭文字狱!!
·安均:别放下、别放下
·安均:我在飘荡的乌云上镌刻我的诗歌
·羽森:英雄
·安均:如果我是个判官
·安均:为自由文化起义喝采
·安均:献给黑暗的功臣
·廖亦武: 大 屠 杀
·吴玉琴:词二首
·阿钟:寒冷的统治岂能久远
·吴玉琴:好 儿 郎
·吴玉琴:献给──高智晟律师
·许万平:等待 ──致亲密的战友欧阳懿——
·许万平:囚禁的心在荡漾
·安均诗选:第一集《黑暗的思考》
·姜力钧狱中诗存
·姜力钧: 狱中绝句二首
·姜力钧:牢中素描 三首
·姜力钧:狱中过年(秦城诗存)
·姜力钧:走秦城
·姜力钧:山坡羊;忆秦城
·姜力钧:戴着镣铐散步
·姜力钧:雨夜抒怀(秦城绝句二首)
·姜力钧:短歌行 笑傲江湖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安均:致草根君
·沈浩波: 诗人力虹被抓
·林泉:维权诗19首
·林泉:疯狂的拆迁
·林泉:骗人的上访制度
·林泉:政府和黑窑主合伙湮灭童奴证据
·林泉:伟大的母亲唐德英
·林泉:山西黑砖窑事件有感诗两首
·断臂武松:念奴娇 题砖窑壁
·林泉:恶有恶报的显例
·六月雪:京城—— 我的梦想,我的感伤
·林泉:胡锦涛时代新闻工作者的命运
·林泉:替辛艳华担心,等维权诗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廖亦武: 大 屠 杀

   
   
   [作于1989年六四凌晨]
   
   

   --选自《证词》
   
   
   
   
   
   谨以此诗献给法国大革命200周年;
   
   
   谨以此诗献给中国五四运动70周年;
   
   
   谨以此诗献给六四惨案的死难者。
   
   
   
   
   
    而另一种屠杀在乌托邦中央进行,
   
    总理一伤风,人民必须咳嗽,戒严令一次次下达,
   
    老掉牙的国家机器压向胆敢反抗疾病的人们,
   
    手无寸铁的暴徒成千上万地倒下,
   
    职业杀手披挂钢铁在血海里游泳,在紧闭的窗户下纵火,
   
    用死姑娘的裙子擦军用皮靴,他们不会颤抖。
   
    这些没有心脏的机器人不会颤抖!
   
    他们的电脑只有一个程序,一道漏洞百出的公文
   
    代表祖国屠杀宪法!
   
    代替宪法屠杀正义!
   
    代表母亲呛死孩子!
   
    代表孩子鸡奸父亲!
   
    代表妻子谋害丈夫!
   
    代表市民炸毁城市!
   
    开枪!开枪!向老人、向儿童、妇女开枪!向学生、工人、教师、摊贩开枪!扫射!扫射!瞄准那些愤怒的脸、惊愕的脸、痉挛的脸、惨笑的脸、万念俱灰和平静的脸扫射!尽情地扫射!那些潮水般涌过来又转瞬即逝的脸多么美丽!那些即将上天堂和下地狱的脸多么美丽!美丽,把人变成怪兽的美丽!引诱人去糟踏去诬蔑去占有去玷污的美丽!干掉一切美丽!干掉鲜花、森林、校园、恋爱、吉它和过于清纯的空气!干掉那些想入非非的念头!扫射!扫射!好过瘾啊!就像吸一次大麻、上一次厕所,在兵营里乱搞一次叫老婆的玩意!扫射!扫射!扫射!好过瘾,好过瘾啊!打穿脑壳!烧焦头皮!让浆汁迸出来。灵魂迸出来。溅向立交桥。门楼、栏杆!溅向大马路!溅向天空变成星星!逃跑的星星!长着两条人腿的星星!天地颠倒了。人类都戴着亮晶晶的帽子。亮晶晶的钢盔。有支军队从月球里杀出来,扫射!扫射!扫射!多好玩啊!人类和星星一起倒下。一起逃跑。分不出彼此。追到云上去!追到地缝和皮肉里去扫射!把灵魂再打一个洞!把星星再打一个洞!穿红裙子的灵魂!系白腰带的灵魂!穿球鞋做广播体操的灵魂!往哪里跑!我们要把你从泥土里挖出来,从肉上扯下来。从空气和水中捞起来。扫射!扫射!好过瘾!好过瘾啊!屠杀在三个世界进行。在鸟翅,鱼腹,微尘里进行。在无数座生物钟里进行。跳吧!嚎吧!飞吧!跑吧!你越不过一道道火墙。游不过一滩滩血。好过瘾!自由好过瘾!掐死自由好过瘾啊!权力永远会胜利。永远会一代又一代传下去。自由也会死灰复燃。一代又一代死灰复燃。像黎明到来之前那一丁点光亮。不。没有光亮。在乌托邦的中央永远没有光亮。我们的心一团漆黑。又黑又烫,像一座焚尸炉。一点点烧毁死者的幻象。我们会存在的。统治我们的政府会存在的,白昼快结束了。好过瘾!好过瘾啊!刽子手还在嚎叫!孩子。浑身冰凉的孩子,手握石块的孩子,我们回家吧。嘴唇苍白的姑娘,我们回家吧。肝脑涂地的兄弟姐妹,我们回家吧。我们无声无息地走。在离地面三尺高的路上走。一直朝前、总会有安息的地方。总会有听不见枪炮声的地方。我们多想躲进一根草茎。一片叶子。叔叔、阿姨、奶奶、爸爸、妈妈,家还有多远?我们没有家了。谁都知道,汉人没有家了。家是一个温柔的愿望。让我们死在愿望里!扫射吧扫射吧!让我们死在自由。正义、平等、博爱、和平这些缥缈的愿望里!让我们变成这样一些愿望。站在地平线,引诱更多活着的人去死!下雨了,不知是雨滴还是透明的灰烬。妈妈你快跑!儿子你快跑!哥哥你快跑!弟弟你快跑!小兔崽子,你快跑啊,咱们哥俩只能死一个。刽子手不会手软!刽子手,仁慈的仁慈的刽子手,放过这些妇女和孩子,放过这个妇女和孩子,给汉人留下一个种,就一个种。求您啦,刽子手!你不会手软吗?更可怕的白昼要来了。扫射!扫射!扫射!好过瘾!好过瘾呵……
   
   
   
   
   
    哭吧哭吧哭吧哭吧哭哭哭哭哭哭哭吧!
   
    趁你还没有被围歼,趁你还剩下吃奶的力气,哭哭哭吧!
   
    让你的哭声遗弃你,融入广播、电视、雷达,作为一次次杀戳的见证
   
    让你的哭声遗弃你,融入植物、半植物和微生物,
   
    开出串串白花,年复一年为逝者致哀,为你自己致哀
   
    让你的哭声被篡改,歪曲,被圣战的叫嚣淹灭。
   
    屠夫们从城东来,从城西来,从城南和城北来
   
    金属头盔闪闪发光。他们合唱着——
   
    太阳从东方升起,太阳从西方升起,太阳从南方和北方升起……
   
    腐臭的酷夏,人与鬼合唱着——
   
    你不要到东方去,你不要到西方去,你不要到南方和北方去。
   
   
   
    我们置身于光明却人人都是瞎子
   
    我们置身于大道却人人都不会走路
   
    我们置身于喧哗却人人都是哑巴
   
    我们置身于焦渴却人人都拒绝喝水
   
   
   
    不识时务的人,四面楚歌的人,企图射杀太阳的人!
   
    你只有哭,你还在哭,你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
   
    你被闷死,晒死,你浑身起火!但是你哭着
   
    你登台表演闹剧,你被游街示众,但是你哭着
   
    你的眼球爆炸,烫伤了围观的群众,但是你哭着
   
    你悬赏自己,侦破自己,陷害自己,
   
    你说你错了,这个短命的时代全错了!但是你哭着
   
    你被跺成肉饼,你哭着
   
    肉饼被踩成肉末,你哭着
   
    一只狗舔光了肉末,你在狗肚子里哭着!哭哭哭着!
   
   
   
    在这史无前例的屠杀中只有狗崽子能够幸存。
   
   
   
   
   
    廖亦武(老威)所著的《中國底層訪談錄》《沈淪的聖殿》等書數度被中國當局查禁,而中國沒有一家出版社敢讓這部《證詞》問世。
   
    從嬉皮士到反抗者 (王力雄)
    長詩《大屠殺》(配樂磁帶,1989年六四淩晨製作,因此入獄四年)
    幾十種川菜肉刑(讓人難以想像,催人淚下)
   
   
    (航空訂價USD22.0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